《妻从天降》小说全文在线试读,《阿涛林天伦》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妻从天降

小说:言情

作者:阿涛

简介:

这是一个海滨城市,终年如春,海风徜徉。

大海的边上或者海的中间坐落着大小的岛屿。岛屿上,大多是些商人承包的私人会所。比如高尔夫球场,赛马场,度假庄园,温泉酒店,游乐场之类。<….

角色:阿涛林天伦

妻从天降

《妻从天降》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从天而降

这是一个海滨城市,终年如春,海风徜徉。

大海的边上或者海的中间坐落着大小的岛屿。岛屿上,大多是些商人承包的私人会所。比如高尔夫球场,赛马场,度假庄园,温泉酒店,游乐场之类。

绿树成荫的青山牧场里,除了奔跑的野马之外,还有那一片花白相间的奶牛,悠闲自在的无视一切,埋头吃草。

一眼望去,此起彼伏的草场,山丘延绵。绿草如茵,在烈日当空下,沁人心脾。

两匹高头大马从牛群中穿过,大奶牛骚动着,往一旁挪了脚步。牛群散开后,露出挤牛奶的男人,满脸的不悦。

“能不能别添乱?左隔壁岛就是高尔夫球场,右隔壁岛是温泉酒店。你们不能去那里吗?马上给我滚!”

男人精短的寸头,不足一米八的身高。脖子上挂了围裙,衣袖上套了袖套,正挤牛奶时,奶牛被惊跑了,于是他懊恼的起身指着马上的两个人骂。

抬起头看见马上两个男人,一个阳光灿烂,一个面无表情。

“师兄,你连牛都控制不了,怎么控制自己的人生?”面无表情的男人嘴角带着嘲笑和讽刺。

“你给我下来,我保证不打死你!”他真的就一把将他的师弟出马上拉下来。他的师弟反应倒也快抓了她的围裙,稳稳的落在地上。

“来啊,让师弟看看你是挤牛奶在行还是打拳在行。”这小师弟带着挑衅一丝坏笑,引发挤牛奶男人的暴脾气。师弟竟然挑战师兄!

师兄扔了她的袖套,抬起拳头放在眼前,让人专业的格斗姿势在绿茵草地上打斗。拳拳到肉,脚底生风。两人犀利的眼神中,都是不服,每次吼的一声,每次发的一拳,都是发自肺腑的力量。

“两位别打啦……”马上那个阳光灿烂的孩子额前的刘海遮住了额头。他一身潮流的休闲服,从马上跳下来,想拦架。

“阿涛,闪开!小心溅你一身血。”挤牛奶的师兄,健硕的身体,铁板一样的体格,直接将阿涛推倒。

阿涛立刻就人仰马翻。

“我没使什么力气啊,你怎么跟个娘们似的?我碰到你了吗?你就倒了!”挤牛奶的师兄拉他起来,然后顺口说了一句:“百无一用是书生,你这小白脸……”

没想到阿涛还不高兴了:“你懂什么,我明明可以靠颜值吃饭的,但是我靠的是才华。”

趁自己的师兄不注意,挑事的师弟伸了他的大长腿,踢了师兄一脚。他明显看见他的师兄怒气腾升。于是撒腿就跑,并且大喊他的小弟:“阿涛,快跑!”

“林天伦!你大爷的,有种别再来!”他挨了一脚,追了两步就放弃了。

“萧南哥,我们林总跟你开玩笑呢,你别跟他计较。”

“我要是跟他计较,他死了不止十次了。哼!”嘴上说着不计较,还是很气愤的,狠狠的往树上打了一拳。然后树叶刷刷的往下落。这倒是把阿涛吓得不轻,赶紧追着林总跑去。别等一下这拳王把自己当发泄的工具,狠狠地揍上两拳,他这倾世的容颜可就毁了。

在小岛和城市之间通享着一座座大桥。也就是说,在安静的生活和繁华的都市之间是靠这些大桥连接起来的。大桥下面是这个城市里最大的人工河――西河。河上面漂的是一搜搜渔船。

“林总,萧南哥为什么不再打拳了?”阿涛开着车,旁边是他的林总,林天伦。

“他最后一次打拳时,他的父亲病逝了,但是没有人告诉他,大家都瞒着他,因为怕影响他的发挥。家里的人都在悲痛欲绝的时候,他却在台上兴奋不已。下了台之后,大家才告诉他,他觉得,自己虽然赢了对手,但是输了人生。”

阿涛似乎略有所懂的点了点头。

“你是个靠才华吃饭的人,若是真没了才华还可以靠脸。他不一样,他只能靠打拳。”

这个林天伦并不是那么冰冷高傲,相反,在熟人面前,他有些小温情小幽默。他在讲述萧南的过往时,仿佛还如在昨天,历历在目。

他当时作为萧南的临时助理,在萧楠上台的那一刻,接听了医院打来的电话。

电话的那头是主治医生,罗书献。

“阿伦,萧南的父亲可能不行了,现在呼吸已经很弱了……”

他看了看萧南,看见亢奋异常的脸,这次是他最想要的比赛。赢了这场比赛,他就是他们省的金腰带。这是萧南多年来所打拼来的,这是他最终的梦想。

萧南走过来,他的拳击手套轻轻的碰了他一下高兴的说道,嗨年轻人。

他忧郁的挂掉了电话之后,立马露出笑脸。他以为如果比赛来的快,半个小时之内就可以结束,也许萧南还能见上父亲一面。于是她瞒着萧南,露出勉强的应付态度。

比赛热火朝天的进行,父亲却是一口气比一口气弱。萧南的很顺利,他甚至没有释放出自己所有的力量。

正当裁判举起他的手宣布他胜利,金腰带刚刚拿上来,还未系到腰上。林天伦在渔网外大声喊到:“你爸爸病危!”

他从格斗台上冲出来,开了车往医院跑。一路超速,闯红灯。旁边做的林天伦差点被甩晕过去。

到医院的时候,罗医生正推了一个过逝的人去往太平间。

“爸――”

林天伦记得,那一声,撕心裂肺。他连上衣都没穿,还是拳击赛的短裤,普通一声跪在手术床前。整个走廊,除了两边病房莫名其妙的眼光外,就是他坚实落寞的背影。

“你爸爸说,他特别不支持你打拳,怕你伤着,也怕你心高气傲输不起。家里的牧场以后就交给你了。”主治大夫是外科主任,他也是萧南父亲的朋友。五十多岁,正直当年。罗医生扶了一把眼镜,伸手擦了一下眼泪,又将眼镜带上。

那是林天伦永远不能望的事,萧南的自责难过,自己的愧疚自私。

下了十里大桥,就是十里生态地。公路两旁,黄灿灿的油菜花,随风一层一层的翻着黄色的花浪,甚是赏心悦目。

“砰”的一声,车顶被砸了!阿涛紧急“嘎”的一声踩了刹车,差点把两人甩出去。

“这十里空地,没风没雨,什么声音?!”

“什么东西?”林天伦感到自己的车顶像被压扁了。他和阿涛一脸惊恐的赶紧下车查看。

可是……正打开车门时,车门两旁落下花色的布料遮住他的车窗。

“撞鬼了?”阿涛一脸讶异。

“这是降落伞……难道……车顶上是人?”林天伦一下就看出来了,他慌张着打开车门,将布料掀过去,还没看清眼前的状况,扑扑通通的声音,有人从他的前窗玻璃上滚到地上。

“我去……”地上那被降落伞包裹的像蚕蛹一样的人,疼的只能骂这一句。然后就没了声音,没了动静。

“林总……这……这怎么办?”

“叫救护车。”林天伦原地不敢动,他让阿涛打电话,自己慢慢走过去,一点一点将庞大的降落伞拿开。此时下午四点,还不是车流量的高峰期,大路上也没有多少人。

等他将人刨出来,救护车来了,于是他跟着去了医院。

“林总,要不你先开车回去,五点公司那边要来人找你签合同,这里我盯着。”

“那好,我完事给你打电话。”林天伦自己走后,阿涛看着急诊室里灯灭了。

“罗医生,怎么样?”

“没事,摔的皮外伤。检查过了,没有内伤,身上有些擦伤,休息一下就可以走了。”说完跟坦然的走回自己办公室。

阿涛这下长长松了一口气。

“你,过来!”一个女人披头散发,一七零的身高,白皙的皮肤,眼睛不大,但是相当严厉的瞪他一眼。穿了降落比赛的衣服,对他勾勾指头。

阿涛回头看一眼,确认没有人,她就是叫自己。然后慢腾腾的走过去,还微笑着问她一句:“您就是坠落在我车上的天使?”

“少贫嘴,你撞了我,你得赔钱。”

“什么?我明明是正常行驶好嘛!您是从不正规轨道跌落的,我可是靠右行驶,而且不超八十,正常轨道,正常速度,正常行驶,凭什么赔你钱?再说,你看你,一点事没有,我还没让你赔我车顶呢……”

“医生,我头晕。”说着还顺势倒下,看着就是装的,但是阿涛又束手无策。

“哎……哎,你这是敲诈!”阿涛又不敢上前去扶。别再来一出非礼的戏码,他可是受不住。

“你赔不赔?”她趴地上手指着他撒泼。

“我等我们老板来处理好不好?我没带多少钱……”阿涛将自己钱包翻个底朝天,只有几百块钱的现金。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妻从天降》

原创文章,作者:阿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93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