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道兵师》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李飞慕容》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极道兵师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高钙鸡蛋壳

简介:李飞沉是个退伍的伙头兵,只想陪在老婆身边做个上门女婿,可是有人非要逼他出手,既然如此,只好让你们灰飞烟灭!

角色:李飞慕容

极道兵师

《极道兵师》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楚家女婿

  南极,万年冰封之地,一直以来都是人类禁区。

  数百年前,世界人类政府签署了一项重要的条约。

  禁止所有政府,以任何名义开发南极。

  不过只有一个项目是例外的,就是寒冰地狱。

  在佛教中,寒冰地狱是以寒风冰冻责罪之地狱,八寒地狱的总称。

  世界人类政府集合了所有的力量,在南极恒久不化的冰山之中,建造了这处名为寒冰地狱的建筑,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关押世界上最凶恶的罪犯。

  空中,一架直升机,几乎被暴风雪所掩盖,顶着风雪,缓慢降落。

  一个穿着绿色羽绒服的女人从直升机中下来,对面两名荷枪实弹的士兵警惕地注视着她。

  “我有上面的命令,要去大红莲地狱。”

  两名士兵一惊,觉得眼前这个女人一定是疯了。

  “不怕死的话,你就去吧。”

  大红莲地狱,寒冰地狱的最后一层,也是最为残酷的地方。

  这里常年温度都在零下80摄氏度,根本没有生物可以在那里生存。

  女人跟随着两名士兵,乘坐电梯,一直下到了地下50米的地方。

  电梯门打开,只有一条走廊,竟然一名士兵都没有。

  “这里为什么没有警卫?”女人惊讶地问道。

  “因为没人敢待在这里。好了,你自己下去吧,再往前我们就不负责你的生死了。”

  女人看了看警卫,犹豫半天,终于还是跨出了电梯。

  大红莲地狱,果然寒冷异常,就像没穿衣服,完全暴露在低温之下。

  女人小心翼翼地迈出一步,缓慢地沿着通道向尽头走去。

  通道里,到处都是白色的冷光,只有在尽头的牢房里,泛着一股淡蓝色的光线。

  也许是为了防止里面的人逃出来,牢房没有门,就像一次用的钛合金盒子,被镶嵌在冻土之内。

  突然,牢房里爆出一阵震耳欲聋的狂笑,吓得女人差点崴着脚步子。

  “哈哈哈……蛇哥,王八叫你抽走了。”

  “你大爷的,李飞沉,把把都你赢,你是不是出老千了?”

  “拜托,蛇哥,我要出老千你会看不出来?”

  女人愣了一下,牢房里还有别人?不可能啊,不可能还有别人,这里只关着一个人,或者说全世界只有一个人能关在这里,就是三年前贝拉格战役中,灭掉冰之国12万人的血浮屠首领,北境战神。

  好奇心战胜了恐惧,女人快速跑过去,透过铁窗,牢房中果然只有一人,而那蓝色的光线也不知所踪。

  难道说北境战神得了精神分裂?可那蓝色光线是什么?

  牢房里,一个穿着白衬衣的男人正整理着床上的纸牌,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衬衣!在这么冷的地方,他竟然只穿着一件衬衣!

  “你是谁?”男人说话了,声音平静地就像是在河边钓鱼的佛系宅男。

  可这里是大红莲地狱啊,零下80摄氏度,难道这就是北境战神的真实实力?

  女人尽量让自己镇定一些,说道:“我……我叫劳拉,是长孙鸿祯让我来的。”

  “哦,那个老流氓让你来干啥?”李飞沉手里洗着牌。

  女人愣了一下说道:“长孙先生说,您可以出狱了,但是有个条件。”

  “我不需要条件。”

  李飞沉眼神一变,砰的一声,钛合金做成的栏杆被硬生生削断,若不是北境战神手下留情,恐怕此时劳拉的脑袋已经离开了身体。

  劳拉出汗了,没想到在零下80摄氏度的地方自己也会出汗,只不过瞬间,汗水就变成了冰晶,挂在了脸上。

  现在劳拉知道了,北境战神不过是不想离开,否则,他只凭手里的扑克牌就能将牢房拆得七零八碎,至于外面的严酷低温,怕是连热身都不够。

  “战……战神,长孙先生说只要你忘记血浮屠的仇恨……”

  “这不可能!那是我的3000子弟兵,跟了我五年,几乎全死了,我发誓,要灭了冰之国,把那个男人剥皮拆骨,纪念我的兄弟。”李飞沉怒吼着,就像一只来自地狱的凶兽,要把阻挡他的一切都彻底灭亡。

  “可是你不想回去报恩了吗?”

  刚才犹如进入癫狂状态的李飞沉瞬间冷静了下来。

  劳拉紧接着说:“长孙先生说了,只要你忘记血浮屠的仇恨,你俩的纠葛从此一刀两断,而且你也可以回去报恩,与采药女童过平静幸福的生活。”

  “她怎么样了?”李飞沉深深一叹。

  劳拉摇了摇头说道:“不太好,她的两位哥哥正在密谋将她从家族的中心位置排挤出去。”

  “好,你回去告诉那个老流氓,我答应他的要求!”

  楚家,宁安城有数的几个大集团之一。

  每年年底,楚家的后辈都得凑在一起,开年会,向老祖宗汇报这一年来的成绩。

  “老祖宗,这是孙儿公司今年的总营收,比上一年提升10%,明年我们打算在电子制造上再投入一笔资金,已经与H国三月电子签订了大宗合同订单,每年的进货量在三千万件以上。”第一个上前汇报的是楚家的长孙,楚唯。

  老祖宗点了点头,对这个长孙的表现十分满意。

  “老祖宗,孙儿公司今年的营收不如哥哥,这是今年的业绩,比去年只提升了8%,但是我们打算明年进入教育领域,已经入股国内的教育巨头新西南,预计年增长率在10%以上。”第二个汇报的是楚家的次孙楚言。

  老祖宗坐在用黄花梨雕的太师椅上,笑眯眯地瞅着这两个宝贝孙子,眼睛里说不出的得意。

  这时一位穿着时装的漂亮走到老祖宗面前,松开手,施了个万福。

  “孙女楚寒见过老祖宗。”

  楚家老祖宗似乎格外宠溺这个孙女,握着楚寒的手环视了一圈微笑着说道:“在座的,有我的儿子,女儿,孙子,孙女,在这里我要宣布一个好消息,楚寒已经与慕容家的大公子订婚了,将来,我们楚家与慕容家已结成商业同盟,将来整个宁安市都将是我们楚家的。”

  慕容氏,雄踞整个云下州的商业大鳄,能够与慕容联姻,是楚家老祖宗一直以来的愿望,这次楚寒与慕容家长孙定亲,带来的商业价值真的可以用潜力巨大来形容。

  楚寒的父母坐在一旁脸上也着实有光,兄弟姐妹无不投来赞许的目光。

  这时,楚寒凑到老祖宗耳边,小声嘀咕着:“祖奶奶,该轮到三叔家了。”

  老祖宗哈哈一笑,显然心情非常好,说道:“怀山啊,你负责的公司今年业绩如何?”

  楚怀山左右看了一下,目光有些躲闪。

  这时楚怀山的女儿楚水走了出来,低着头说道:“老祖宗,这是我们今年的业绩……比去年下跌了50%。”

  老祖宗拿起拐杖敲得地面咚咚作响,呵斥道:“什么?下跌50%!楚怀山,你到底在干什么?想败光我们楚家吗?”

  这时,楚寒说道:“祖奶奶,您消消气,别发这么大的火,我听说哈,三叔最近才招了个上门女婿,估计是一时高兴,顾不得公司的业务,业绩下滑也情有可原。”

  “什么?上门女婿?怀山,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楚家的孩子成亲岂能如此草率!”

  楚怀山此时也顾不得脸面,拉着女儿楚水,当着众多兄弟姐妹还有晚辈的面,跪在老祖宗面前说道:“娘,你总教我们,做人要言而有信,那个孩子是我当年的结拜大哥的遗孤,早年我们就指腹为婚,现在这孩子来投奔我,我自然不能食言。”

  老祖宗听完,脸上的表情顿时凝滞,就连其余在等着看笑话的人脸上都不禁一惊。

  在场的,只要是稍微有点岁数的都知道,楚家老三楚怀山,当年有个姓李的结拜大哥。而这个姓李的大哥就是几十年前擎南李家的长子。

  而像慕容和楚家这些家族,几十年前,在擎南李家面前,怕是连当马仔的资格都没有。

  可不知为什么,擎南李家却突然衰落,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也因此不少家族借着这次机会迅速崛起,慕容和楚家都是如此。

  所以当所有人听说那个上门女婿是擎南李家的遗孤时,整个楚家的人都闭上了嘴,眼巴巴地等着看老祖宗如何抉择。

  “哦?既然是他的儿子,那就叫上来让我们见一下吧。”老祖宗毕竟是执掌楚氏几十年的老枭,倒也没有失了体面,坐得还算四平八稳。

  李飞沉,擎南李家的长孙,可是这却不是他真正的身份,事情还要从一千年前说起了。

  一千年前,炎龙帝国,战功赫赫的大统领李飞沉为奸人所害,皇帝赐炮烙之刑,被人绑在大铜柱上,活活烤死,只剩下一具形如黑炭的尸体。

  李飞沉幼年从军,本就是个孤儿,打了十几年仗,也不曾娶过妻妾,自然也就没有儿女。

  生前统领百万雄狮,死后却无人收尸,被扔在荒郊野外,只能沦为山狼的口中食肉。

  好在一个进山采药的女童发现,虽然害怕,也感叹死者的可怜,便将李飞沉埋葬,以免暴尸荒野。

  李飞沉来到阴间,为了报答采药女童的安葬之恩,足足等了一千年,才得到破解孟婆汤的解药,投胎擎南李家,想用一辈子来报答女童。

  可谁知李飞沉投胎之后不久,擎南李家便迅速衰落,李飞沉与父母逃到了国外,辗转多年后,父母因病去世,李飞沉就成了孤儿。

  李飞沉走进大厅,楚家老祖宗只觉眼前一亮,心中不免惊叹,与几十年前擎南李家的长公子简直一模一样,心中又惧又喜。

  “你叫李飞沉?”

  “是的。”

  老祖宗满意地点点头,接着问道:“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我没念过书,12岁时父母就去世了,只能外出谋生。”

  李飞沉话一说完,刚才还感觉有些紧张的楚家人立刻轻松不少。

  “12岁就辍学,怕是连初中都没上过吧。”长孙楚唯笑着说道。

  “哈哈哈……在我们楚家,就是开车的司机也得是本科毕业,楚水啊,真不知道你这都找的什么女婿。”次孙楚言说道。

  老祖宗眼神微眯,问道:“父母早逝,幼年辍学这是不能选择的,可是过了这么多年,你也没有再念过书吗?”

  “没有。”李飞沉说道。

  “哈——祖奶奶啊,你看看楚水这都找的什么女婿啊,这么大的人了,连这点上进心都没有,也难怪四叔的公司业绩越来越差。”

  “对,这就叫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老祖宗盯着李飞沉又问道:“你这些年一直没再读书,那是如何生活的?”

  “我在国外当了几年雇佣兵,18岁回国,便一直留在部队,后来回到宁安,完成父亲生前的遗愿,找到了楚叔叔。”

  老祖宗眼光突然一变,问道:“当雇佣兵那是在刀口上舔血的生活吧。”

  “也不是。”

  “那是什么样的?雇佣兵不是总会出现在极危险的地方吗?”

  “我在雇佣兵里只是做些煮饭之类的工作。”李飞沉的声音铿锵有力,一点都没觉得煮饭有什么会让人瞧不起。

  可旁边众人立刻大笑起来。

  一旁的楚怀山和楚水更是难掩不堪的神色,真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煮饭的!我说楚水啊,你家要是缺厨师,你跟我说啊,哥哥的酒店里可有不少大厨,随便拿出一个也好过在军队里做大锅饭的啊!”

  “哎呀,要是早知道妹夫是做大锅饭的,咱们全家人聚餐,以后这宴席就交给妹夫做好了。”

  “那可不成,我听说军队里只吃土豆白菜的,我可吃不惯那些粗糙的东西。”楚寒说道。

  老祖宗一挥手,制止了众人言论,然后说道:“怀山,咱们楚家的规矩你是知道的,所有子女的婚姻只有一个目的,必须是能够让楚家越来越兴旺、强大,你看看楚寒,与慕容世家的大公子订婚了,这就是表率,对慕容和我楚家都是百利而无一害,可是你这女婿什么本事都没有,能助我们楚家什么?你老婆就只会嚼舌头,你闺女现在又找个窝囊废,你们一家到底想干什么?”

  楚怀山站在旁边,一声都不敢吭。

  “行了,本来今儿挺高兴的,让你们一家搞的一点兴致都没了。楚水,这门亲事我不同意,等老祖宗给你安排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听到了吗?”

  楚水双拳紧握,似乎是决定了什么,走出来,虽然声音不大,却清清楚楚。

  “老祖宗,请您原谅孙女,这件事我不能答应。”

  老祖宗眼睛一瞪,在楚家,还没人敢忤逆她的意思。

  “怎么!你敢不听我的话!”

  “老祖宗,楚家家训,做人要言而有信,既然我与李飞沉是指腹为婚,那我就得做李飞沉的妻子,就算他有万般不是,只要他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我都只能跟他结婚。”

  楚家家训是楚家一代代传下来的,就算是老祖宗也不敢违逆,当即说道:“好,既然路是你自己选的,你可不要忘了,楚家是不收无用儿女的,若是你们明年还没有什么进展,就别怪我执行家法,将你们逐出楚家!”

  楚水咬着牙,默默地退下去,李飞沉想上前安抚一下,却被楚水狠狠甩开。

  “听说宁安的市中心花园项目要启动了,你们谁有把握拿下这个项目!”

  李飞沉的事情显然只是个插曲,楚家的老祖宗自然还有正事要说。

  “老祖宗,这事交给我吧,我与规划署的署长是老朋友了,他一定会帮我这个忙的。”

  楚言突然站出来说道:“老祖宗,交给我吧,工程招标的负责人可是我的老同学,我有把握拿到第一手消息。”

  老祖宗微眯着眼,却一句话没说。

  这时,身旁楚寒突然说道:“我听说慕容家也想拿这个项目。”

  “什么?”老祖宗面色有点着急。“慕容家的大本营在几百公里外的庆安城,这手伸得可是够长的啊。所有人听着,既然慕容要抢,我们就必须加快速度,谁要是把中心花园项目拿下来,谁就能独立开发这个项目。”

  老祖宗一句话,所有人的眼睛都瞪起来了,独立开发中心花园项目,简直就是捡了个超大的金鸡,躺在被窝里数钱。

  李飞沉拽了拽楚水的衣角,小声问道:“咱只要能拿下这个项目,老祖宗就不会再给咱们脸色看了吧。”

  楚水白了一眼,说道:“那你也得能拿下来再说。”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极道兵师》

原创文章,作者:高钙鸡蛋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814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