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阎罗女婿》小说全文在线试读,《严罗刘澜》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阎罗女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小葱拌豆腐

简介:宋家臭名远扬的上门女婿,岳母眼中一无是处的废物,老婆厌恶至极的屌丝,亲朋好友嘴里的瘟神——严罗,走投无路之时突然觉醒。他本是阎罗十世最后一世,执掌凡间生死!且看阎君归来,这一世他要悄然崛起,让所有看扁他的人后悔不已!

角色:严罗刘澜

阎罗女婿

《阎罗女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无尽屈辱

人来人往的墨海市第一医院中,一个20多岁的男子不顾众人侧目,蹲在走廊的角落撕心裂肺的恸哭。

“你妈食道癌恶变,再不赶紧交钱二十万的手术费,那就没得救了。”

“医生,能不能先给我妈手术,钱我保证……”

“哒哒……”

“医生,医生!求求……”

主治医生漠然离去的白色身影还有二十万的手术费如同毒刃扎入严罗的心中,痛的严罗恨不得当场从十二楼跳下去。

两年前,严罗的养父严武在海上失踪,养母李慕晴被查出食道癌不得不入院治疗,刚刚毕业尚且稚嫩的严罗不得不扛起家庭的重担。

两年来严罗饱经生活摧残,家中积蓄早已花光,他不得不四处借债,受尽亲戚白眼,甚至去借了私贷,后来严罗还去墨海宋家冲喜,成为了万人唾弃的上门女婿。

然而为了母亲的性命,严罗死死咬牙坚持了下来,用自己的尊严换了四十万,这才暂且保住母亲的命。

而现在,四十万转眼耗尽。

如今一无所有的严罗如何拿的出这二十万?他现在除了一个破手机,连一分钱都没有了!

怎么办?难道要眼睁睁的看着母亲死去?

“不行!我不能放弃!”严罗咬着牙站起来,擦干眼泪,“我一定要救回我妈!”

严罗打开手机,开始寻找任何能借钱的机会。

“喂,哪个龟孙找你老子?”

“表舅,是我……我严罗,我妈妈手术……”

“关老子锤子事。”

“嘟嘟……”

“二叔,我妈……”

“嘟嘟……”

“林大哥……”

“哐……”

被无数人拒绝电话的严罗只能登门拜访住在墨海的大伯。

“干嘛?来还钱?”伯母一脸晦气的看着严罗。

“不是,伯母,您的钱我一定还,只是现在我妈妈……”严罗赶紧解释。

“不是就滚,什么狗屁亲戚,连一百块都不还,还好意思再来要?你还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伯……”

“滚滚滚,看到你这废物我就来气,你怎么不出门被车撞死呢?你们娘俩都是晦气货色,我家摊上你们这样的亲戚真是的倒霉催的…….”

在尖酸刻薄的咒骂声中,伯母一边将严罗推搡出去,一边狠狠的关上了门。

严罗一时间既是绝望又是愤怒,尽管他有心理准备,但是谁知道抢走父亲财产的大伯一家居然真的如此凉薄。

严罗在门外浑身发抖,站了好久才决定接着前往下一家。

可是结局都一样,不仅没人愿意帮他,甚至还有人警告他,再来就报警。

用极度卑微的语气应付了贷款公司的夺命威胁还有房东的催租狂呼后,身心皆疲的严罗倚坐在花坛边,双目失神。

发愣了好久的严罗终于下定决心,硬着头皮拨通了在夏威夷度假的妻子宋雨菲的电话。

然而就在严罗张口说钱的时候,宋雨菲便厌烦的挂掉了电话。

举目无亲,山穷水尽。

严罗行尸走肉般走在街上,不知道何去何从。

近乎无知无觉的严罗下意识的走到了一个地方,忘忧天。

忘忧天是墨海一家新兴的酒吧,生意火爆,严罗这种穷人自然和这种地方没有交集,但是他却和这酒吧的老板却大有渊源。

这家酒吧的老板叫做刘澜,是严罗的前女友,被墨海不少好事者封为高冷女神的人。

然而准确来说,忘忧天这个酒吧其实是严罗的前舍友王强,给严罗的前女友刘澜开的。

因为忘忧天的火爆,现在王强和刘澜俨然成了墨海富二代圈子里一对金童玉女,受无数人称赞,而严罗也自然成了笑话。

严罗看着忘忧天堂霓彩的招牌,想着母亲昂贵的手术费,深吸一口气,终于走了进去。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糜奢而华贵的气息让严罗感觉到一种自卑,让他本就忐忑的心更加惴惴不安。

“严罗?你来干什么?”

走进酒吧以后,几个衣着光鲜的男女便看到了有些畏缩的严罗,一名打扮火热的高挑女子有些嫌弃的开口了。

这人是刘澜的闺蜜袁芳。

袁芳开口后,严罗仿佛有些回过神来,下意识打量了一下对面的人。

坐在主位的王强,油光满面,意气风发,看着严罗的眼神中只有浓浓的戏谑和不屑。

王强旁边的正是刘澜,这位被称为女神的女人,上身穿了低胸的背心,露出光滑平坦的小腹,叠放的两条修长洁白的大腿上只有一条极短的热裤,加上艳丽的长相,实在让许多男人为之火热。

只不过刘澜面色却是冰冷高贵,颇有一种让人不敢接近的气场。

刘澜看着严罗,就像看着一条狗。

“严罗,几天不见你哑巴了?”袁芳有着活跃的表现欲,尤其是在贵公子王强的面前。

严罗终于开口了,“刘澜,我……”

“你个癞皮狗,也配喊刘澜的名字!”见严罗无视自己,袁芳尖声打断了严罗的话。

“袁芳,你别欺人太甚!”严罗几次被羞辱不由恼怒起来。

“啪!”

回应严罗的是一个清脆的耳光。

全场霎时静默,无数人看热闹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严罗,你个窝囊宋家女婿在墨海市谁不知道?还敢回来找我们刘澜,癞蛤蟆就是癞蛤蟆,就算宋家施舍你几百万,那也是上不得台面的癞蛤蟆!”

袁芳见到王强嘴角勾起满意的笑,不由更加卖力的讽刺严罗。

此时酒吧众人都知道了原来这位是墨海最近最出名的废物女婿严罗,不由哄笑起来。

这种场景下,严罗双目近乎赤红,牙关死死咬着。

若非是有求于人,若非是袁芳是个女人,严罗此刻说不定已经暴走了。

严罗深吸一口气,紧攥着颤抖的手,道:“刘澜,我有事找你,我们出去说。”

“嗤——”

话音刚落,便有人嗤笑出声。

这次开口的是酒吧真正的主人翁王强,王强后仰靠着真皮沙发,右手慢慢划过刘澜的肩头,挑弄着刘澜的秀发,居高临下,玩味无比的看着严罗:

“严罗,刘澜是我的女朋友,可不是你说找就能找的。”

“是吧,宝贝儿。”王强说着又在刘澜身上狠狠的抓了一把。

刘澜居然配合的娇哼的了声,微微靠在王强怀里。

而随后刘澜冷漠的看向严罗,“给我滚出去,别脏了忘忧天客人的眼睛。”

刹那间严罗的面皮红到滚烫,感觉脑海都在发热。

“对对对,赶紧滚!”袁芳也跟着起哄。

严罗艰难的闭上眼睛,终于咽下这口气。

强忍着心底对刘澜的失望还有难过,严罗强作镇定的开口:“刘澜,我想跟你借二十万。”

斯人已非昨日,严罗明白无论如何都不会有机会了,于是他机械的说出了自己的请求,做出保证。

“我一定会还你钱的,可以算利息,我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抵押……”

“二十万?你怎么不去抢?!”袁芳尖叫起来,“就你这个穷酸样,你拿什么抵押二十万?凭你那张臭脸吗?”

严罗不去理会袁芳,直接看着刘澜,“我妈妈病重,希望你看在老同学的份上可以帮个忙,这是我妈妈的病历……”

哗啦。

严罗递出的病历直接被王强拍在了地上,严罗的面皮狠狠的跳了一下。

这时王强才厌恶的开口,“严罗你个傻狗,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人?”

“给你面子让你在忘忧天堂待一阵,不给你面子,你这种货色也能进这种高等地方?”

“你看看你这一身地摊货,谁不知道你在宋家是个没地位的废物,而且你爹失踪了,家里的财产都被你亲戚吞了,你连个工作都没有,凭什么敢借钱?”

这一句句如同尖刀扎入严罗的心,让他既是愤恨又是无地自容。

这两年他只在最初工作过一段时间,剩下的日子都是在照顾母亲,伺候宋家的奔波里度过,如今自然是无业游民。

“刘澜,就发一次善心吧,你记得我妈以前对你多好吗?”严罗近乎哀求道。

“你妈对我好,关我什么事?你妈的死活,关我什么事?”刘澜冷笑道。

“你!”严罗万万没想到刘澜会说出这样绝的话,一时间眦目欲裂。

“严罗,你玩够了就快点滚,我没心情陪你。”

“别自作多情以为我们之间还有联系。”

“我刘澜的圈子,不是你这种乐色能进的。”

“对了,拿回你的平安符,滚吧。”

刘澜将不知从哪里拿出来的一个地藏佛像挂坠扔给严罗,随后昂起白天鹅似的脖颈,不屑于再看严罗。

刘澜的一举一动让严罗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羞辱。

严罗攥紧了手中的地藏像,心中近乎滴血。

“癞蛤蟆终究是癞蛤蟆。”刘澜不带感情的说了一句。

“哈哈,你还嫌丢人不够吗?快滚吧!”袁芳等人也是嘲弄着僵立在原地的严罗。

就在严罗绝望之际,忽然有人开口了。

“我倒是可以借你二十万。”

严罗眼睛蓦地一亮,赶紧抬头看过去,那人却是王强。

王强戏谑的看着严罗,严罗此刻心中只想着母亲的手术,顾不得其他:“王强你说的是真的?!”

“那当然,我王大少在墨海是什么人?”王强傲然道。

“你有什么条件!”严罗赶紧问道。

王强嘴角挂着恶劣的笑,将三个空瓶子摆到到桌上,慢悠悠道:“我听说人的头骨很硬的。”

这一番话,让严罗面色惊变。

而围观的其他人却露出了看好戏的笑容。

“今天你要是能用你脑袋磕碎三个啤酒瓶,这二十万我王大少就送给你了!”

王强笑着开口,周围人跟着起哄,都在怂恿严罗。

为了母亲的病,严罗明知王强是故意为难自己,但是也毫无办法。

“你说话算话。”

“废话那么多,要干干不干滚。”

严罗钢牙一咬,把心一横,直接拿起一个啤酒瓶便往自己的头上砸去。

“砰!”

玻璃炸裂的声音恍惚的在严罗耳边响起,只是一下,严罗便感觉视线模糊了许多。

“喔!”

“刺激!”

严罗满脸鲜血瞬间激发了酒吧里年轻人的猎奇和兴奋,一时间到处都是人在喊叫。

“一个!”严罗定了定神,强撑着看向王强。

“哈哈哈哈!”

“砰!”

第二个瓶子爆裂的时候,严罗感觉自己已经是脑震荡了,几乎站不稳了。

严罗轻轻晃晃头,却感觉整个世界都在摇晃,而且有液体在不断甩落。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

“你们快看这个傻逼!居然真的给自己脑袋开瓢。”

“刘澜,你说他哪里是狗,这简直就是猪啊!猪都不如啊!哈哈哈哈哈!”

而就在严罗艰难找回意识的时候,却听到了一阵狂笑。

严罗用颤抖的手抹开了眼前的血,在血红的视野里,看到的是拿着手机录像的王强恶毒而痛快的狂笑。

所有人都在大笑,仿佛在看一只猴子拙劣的表演。

“王强,你骗我!”

严罗明白自己被戏耍了。

“哈哈哈,傻缺!真是傻缺!”

“就你这智商还想和我借钱?哈哈哈,早知道你这么脑残,我就让你去吃屎了!”

王强笑的前仰后合,袁芳等人更是大呼痛快。

“给我闭嘴!”

严罗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抄起第三个啤酒瓶砸向王强的脑袋。

“靠!给老子干他!”王强见到严罗胆敢反抗,顿时勃然大怒。

一时间风声不断,严罗感觉无数人的拳脚向自己砸来。

本就虚弱无比的严罗再也扛不住了,像麻袋似的被砸到墙边,左手紧攥的地藏像也松开来,染上了额头流下的血。

在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的情况下,一抹红光在地藏王的眼中突兀闪起。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阎罗女婿》

原创文章,作者:小葱拌豆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813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