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成了上门女婿》小说角色骆绍东许麒麟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我居然成了上门女婿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我是张无忌

简介: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十年前,被未婚妻一家嫌弃家里穷,没本事,十年后,骆绍东成了大名集团秦家的上门女婿

角色:骆绍东许麒麟

我居然成了上门女婿

《我居然成了上门女婿》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我是来退婚的

  一辆双色车身的迈巴赫S680在一个老旧的胡同口停了下来,前面驾驶位上走下来一个扎着马尾,穿着一身黑色小西装,脚上蹬着一双尖嘴皮鞋的青年。

  青年一身名牌,下车后走路的姿势有点嚣张,随即走到后排车门边,打开车门,恭敬地退到一边,一个穿着比较普通的青年走了下来。

  看起来马尾青年比后面下车的青年还要有气场,可是马尾青年却摆足了小弟姿态,恭恭敬敬地对后下来的青年说:“东哥,真不需要我陪你去吗?”

  后下来的青年名叫骆绍东,现在江南道四大财阀秦家的准女婿,在江南道也算一号人物,但今天却穿着一件一百元的夹克,八十元一条的牛仔裤,脚上的皮鞋也不过一百多元,很是廉价。

  骆绍东笑道:“赵雄,这种事情你也帮不上什么忙,去了也没用,你先回去吧,我办完事会打电话给你。”

  “那好吧,东哥!”

  赵雄点头答应,旋即转身上了车子,开着车走了。

  骆绍东旋即回头看向后面的胡同,老旧的巷子,里面铺在路面上的石板已经破损不堪,路面崎岖不平,臭水沟里散发着令人恶心的臭味。

  但这儿却是骆绍东从小生活的地方,有太多他的回忆,还有他最牵挂的父母,很有亲切感。

  “小东,是你吗?”

  就在这时,刘婶提着一个菜篮子走来,十年没有回来,刘婶老了很多,最明显的还是头上的白发和脸上的皱纹。

  刘婶看到骆绍东很惊讶,毕竟十年没看到骆绍东了。

  骆绍东笑着打了一声招呼,刘婶忽然响起一个事情,一拍脑门叫道:“差点忘了,你快去许玲家。”

  骆绍东满头雾水,说:“去许玲家干什么?”

  许玲是骆绍东的前女友,在骆绍东离开之前,二人本来已经订婚了,可因为许家嫌弃骆绍东穷,人又没本事,并不是很愉快,后来骆绍东就出去闯荡了,这十年来有不凡的经历,而且还得秦远的青睐,要招他为女婿。但秦可晴不知道从哪儿知道骆绍东曾经订过婚的事情,非要骆绍东回来解决清楚,否则打死都不同意。

  这次骆绍东回来,最主要目的就是要和许玲解除婚约。

  刘婶说:“许玲今天和庄少凡订婚,你爸妈知道了,一大早就去许家了,你快去,许家那个许麒麟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许麒麟?

  骆绍东想了起来,不就是以前那个讲话很刺耳,最喜欢欺软怕硬的小屁孩吗?听到刘婶说的情况,骆绍东也不敢耽搁,和刘婶说了一声,就急急忙忙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许家。

  许玲家和骆绍东家并不远,穿过两条街就到,不过许玲的父亲许石亮开了一个超市,生意还不错,家庭条件比骆绍东家好了不知道多少,这也是当初为什么反对许玲和骆绍东的原因之一。

  骆绍东一路赶到许家大门口,一眼就看见许玲家原来的一层楼的平房现在又加了两层,看起来这几年真的不错,许家大门外人很多,大家都是笑容满面喜气洋洋的。

  今天正好是许玲和庄少凡订婚的日子,外面还是一片祥和,庄家的亲朋好友们笑呵呵的,都很高兴。

  谁也没有注意到骆绍东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

  骆绍东下了车,看了一眼现场,心中暗笑,还挺热闹啊,随后又看到前面不远处停着一辆宝马525,金色的车身,在阳光照耀下,很是绚丽夺目。

  车子还没有上牌,只挡风玻璃上贴了一个临时牌照。

  “看到没有,那辆宝马,就是庄家的庄少凡送给许玲的,许玲真是好福气,能嫁给庄少凡这样的有钱人。”

  “那是,相比以前的那个骆绍东,也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那个骆绍东啊,有什么好比的,他有什么?人家庄少凡可是要家底有家底,要学历有学历,要钱有钱,要人有人。”

  旁边几个女的正在指着那辆宝马五系比较骆绍东和庄少凡。

  骆绍东心下不禁又是一笑,听起来,自己好像真的被完爆了啊。

  秦家掌握的大名集团是江南道最大的集团公司之一,骆绍东即将订婚的就是大名集团董事长秦远的掌上明珠秦可晴,极有可能继承秦家的数百亿资产,骆绍东在大名集团地位也很高,多少人追捧,可是现在却被一个庄少凡给比了下去,自然觉得可笑。

  “听说骆绍东的父母都来了,正在里面和许玲的父母交涉。”

  “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啊,会大打出手吗?”

  那几个八卦女的讨论还在继续。

  忽然其中一个认出了骆绍东,眼睛登时睁得大大的,指着骆绍东,说:“骆……骆……”

  “什么,骆什么啊,你结巴了?”

  旁边一女的说,说话间也是看到了骆绍东,同样一副震惊无比的表情。

  骆绍东倒是显得十分淡然,没有理会这几个八卦女,径直迎着许家大门走去。

  越来越多的人看到了骆绍东,越来越多的人议论起来。

  许玲订婚当天,前男友来了,而且婚约还没有解除,今天会发生什么?

  骆绍东跨过许玲家的大门,就看到里面的热闹场面,相比外面,里面更加热闹,十多张桌子,每一桌都坐满了人,划拳的声音以及各种欢声笑语声自四面八方,源源不断地传来。

  很多人看到了骆绍东,表情有的瞬间凝滞,有的则叫了出来。

  骆绍东来了!

  在现场的许家的亲朋好友们眼里可不是什么好事,今天的订婚只怕不会顺利。

  骆绍东在离开之前只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小子,所以别人对他可没什么好感,他和许玲的婚事更是被认为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骆绍东没有理会院子里的人,继续往对面的正门走去,许玲家的一个亲戚看形势不对,急急忙忙小跑进屋,先去通知了。

  但那个许家的亲戚刚到门口,里面就传来砰地一声巨响,紧跟着许麒麟愤怒的声音就清晰无比地传来:“老家伙,少他么给我在这儿叽叽歪歪,我姐和你儿子骆绍东的婚事早就作废了,哼!你儿子骆绍东,一声不吭就跑了,十年没有音信,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了,难道还要我姐为他守活寡?至于那十万块的彩礼钱,就当我姐的青春损失费,你们还想要回去啊?”

  当年许家狮子大开口,要十万的彩礼钱,骆绍东的父母并没有什么收入来源,只是靠在街边卖小菜为生,东拼西凑,跟所有亲戚借了一个遍方才凑足十万块钱,这钱对现在的骆绍东来说不算什么,可对于骆建立夫妇来说却是一笔天文数字啊。

  二老本来想着就算儿子和许玲的婚事吹了,要回彩礼钱天公地道吧,可哪想到许家根本不想还钱。

  骆绍东听到许麒麟的声音,担心父母会吃亏,正想加快步伐,冲进去,制止可能发生的情况,但没想到就在这时,听得骆建立的一声惨叫,紧跟着就看到骆建立佝偻的身影被人从大门里扔了出来,落在门外的走廊上,旋即扑通扑通地翻滚下来,额头鼻子都是血。

  骆绍东快步冲过去,扶起骆建立,叫道:“爸,你怎么样?”

  听到骆绍东的声音,骆建立回头一看,却是当场怔住了,骆绍东回来了?

  老人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用袖子擦了擦眼睛,再次看清楚,方才确定真的是骆绍东回来了。

  “真的是你,儿子?”

  骆建立激动得喜极而泣。

  骆绍东点了点头,说:“爸,是我。”

  话才说完,就听得门口又传来许麒麟霸道的声音:“老巫婆,和你男人给我滚,这儿不欢迎你们,我们许家和你们骆家没有任何关系。”

  骆绍东抬眼一看,只见母亲刘明芬也被许麒麟粗暴地推了出来,在门口失去重心摔坐在屋檐下。

  刘明芬当场就无助地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叫道:“你们许家太欺负人了吧,悔婚不说,连彩礼钱也不退。”

  许麒麟抹鼻子瞪眼睛,叫嚣道:“还敢提彩礼钱,骆绍东害我姐荒废了这么多年的青春,我们还没找你们骆家要补偿呢。老巫婆,我再警告你一次,你滚不滚?”说完扬起巴掌,又要打刘明芬。

  “许麒麟!”

  骆绍东的怒火哪里还能忍得住,怒吼一声,便迎着对面的许麒麟,踏着台阶一步一步,杀气腾腾地往上走去。

  许麒麟终于看到了骆绍东,当场就冷笑起来:“骆绍东,是你啊,你终于回来了,我姐和你的事情今天正好了结了吧。”

  骆绍东走到母亲刘明芬面前,先是扶起刘明芬,刘明芬看到骆绍东,表情很激动。

  骆绍东说:“妈,你先站一边。”将刘明芬扶到一边,旋即看向许麒麟,面无表情,一字一字地说:“跪下,道歉!”

  许麒麟听到骆绍东的话,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凑过脑袋,说:“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骆绍东面色森冷,重复了一遍:“跪下,道歉!”

  许麒麟当场大笑起来,看着骆绍东笑得前俯后仰,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笑完脸色一冷,狠狠地道:“骆绍东,我不跪不认错又怎样,你咬我……”

  “啪!”

  许麒麟的话才说到一半,骆绍东忽然暴起,狠狠一嘴巴将许麒麟下面的话给打回了肚子里。

  许麒麟当场就懵了,在他许家,骆绍东敢动手?随即又是感到没面子啊,周围这么多亲朋好友看着呢,更是恼羞成怒,怒吼一声,一拳就往骆绍东面门砸去。

  “找死!”

  骆绍东冷哼一声,一手探出,闪电般抓住许麒麟的拳头,跟着用力一扭,就将许麒麟的手背到了背后。

  许麒麟感觉手都快被骆绍东扭断了,痛得额头直冒冷汗,口中大骂:“骆绍东,放了我,我草你……”

  “还敢嘴贱!”

  骆绍东又一脚踹在许麒麟的小腿上。

  许麒麟登时扑通地一声跪倒在地上。

  四周的许家的亲朋好友们看到许麒麟挨打,都是骚乱起来。

  骆绍东恼许麒麟对父母动手,嘴巴还贱,也没管多少看着,冷声道:“再给你一次机会,认不认错?”

  许麒麟哪肯服软,口上叫道:“我认你……”

  还想说脏话,骆绍东一边点头,一边冷笑:“好,有脾气,我喜欢你!”说着揪住许麒麟的头发,将许麒麟的头提了起来,照准旁边的门框,猛地一下撞了下去!

  砰!

  许麒麟被撞得眼冒金星,摇头晃脑,口中还是犯贱,骆绍东更是恼火,揪住许麒麟的头发又是几下猛撞。

  砰砰砰地好几声响,前面一个女的比较胆小看到这一幕,吓得失声叫了一声出来。

  许家的好几个亲朋好友看不下去了,冲骆绍东叫道:“骆绍东,你干什么,到这儿来逞凶,真当没有王法吗?”

  骆绍东听到这些话,不禁冷笑一声,说:“王法?他刚才打我爸妈,你们怎么不说王法啊?”

  “骆绍东,你干什么?给我住手!”

  骆绍东的话才说完,里面忽然传来一声娇喝,却是许玲听到外面的响声,走了出来。

  骆绍东听到许玲的声音,回头看向许玲,只见许玲今天明显精心打扮过,一身长裙,极为贴身,显得身段婀娜,曲线玲珑,脸上抹了一些粉,不算浓,涂了口红,娇艳欲滴,确实很不错,很有味道,相比以前更有韵味了。

  不过许玲虽然长得不错,身材也很好,但和秦家的秦可晴相比,登时又黯然失色。

  骆绍东多少还给许玲一点面子,放开许麒麟,转身看向许玲,说:“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许玲看了看骆绍东,又看了看许麒麟,答非所问:“你今天来干什么?”

  骆绍东说:“听说你今天订婚?”

  许玲说:“我和你订婚已经十年前,那个时候我还年轻,不懂事。”

  骆绍东笑道:“你这么说什么意思,要悔婚吗?”

  许玲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现实一点吧。”说完打量了一下骆绍东,看骆绍东虽然穿着整齐,可一身衣服实在太廉价了一点,不禁更是鄙夷,说道:“你能给我什么?”

  骆绍东冷笑道:“你想要什么啊?”

  许玲说:“我要的很简单,开宝马,住别墅,就这样而已,你能满足我吗?”

  骆绍东听到许玲的话不禁笑了起来,只是宝马,别墅?也太看不起自己了吧?

  虽然骆绍东这次是来悔婚的,可是看到许家的态度,改变主意了。

  许玲说:“笑什么,做不到是吧,是不是觉得我势利,拜金?”

  骆绍东说:“我要不同意呢?”

  “你同不同意结果都是一样,我家许玲今天和庄少凡订婚已经是定局,你同不同意都不会改变结果。”

  就在这时,许石亮吧唧吧唧地抽着旱烟,走了出来,一脸不屑地看着骆绍东。

  骆绍东笑道:“你们许家还真是强横啊,一点道理都不讲吗。”

  许石亮冷笑道:“在这个世界有钱才是硬道理,你小子有吗?”

  骆绍东笑道:“没有。”

  许石亮说:“那就给我滚!”

  骆绍东说:“我要不滚呢?”

  许麒麟在边上接话:“那就打得你滚!许峰,许浩,许明,你们都傻了,还不给我出来!”

  许麒麟喊的这几个人,全是许麒麟的堂兄弟,平时和许麒麟关系不错。

  三人听到许麒麟的话站了出来,另外还叫了四五个人出来,冲上来就将骆绍东团团围住。

  一个个看着骆绍东,一边冷笑,一边握拳,威胁的意味十足。

  骆建立夫妇看到这一幕,怕骆绍东吃亏,叫道:“小东,咱们回去,算了。”

  骆绍东一咬牙,说:“今天我非要他们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否则我今天不走了。”

  许石亮怒道:“骆绍东,你真以为不敢打你啊?”

  骆绍东环视四周,说道:“要打我就来啊,我倒要看看许家的人有多少能耐。”

  许玲说:“骆绍东,算了吧,好聚好散。”

  骆绍东看向许玲,说:“你说算就算啊。”

  许玲说:“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同意?”

  骆绍东说:“要我同意,三个条件。”

  许玲说:“你说说看。”

  骆绍东看向许麒麟,说:“首先他给我爸妈磕头认错。”

  许麒麟当场叫了起来:“你他么做梦还没醒呢。”

  骆绍东也没理会许麒麟,继续说道:“那十万块钱的彩礼钱马上退给我爸妈。”

  许石亮登时反对:“不可能!我家许玲等你这么多年,青春损失费还没找你骆家赔呢。”

  骆绍东说:“第三个条件,以后跟其他人说起,得说是我看不起你,不想要你了。还有,你当众说一声,你是贱货!”

  “什么!”

  许麒麟听完当场叫道,旋即手一挥,大喝道:“上,给我打死他!”

  七八个人同时响应,一起往骆绍东扑去。

  到了这时,就连许玲也不想再息事宁人了,骆绍东太过分了,居然提出这样的条件?

  许石亮更是双目绽放冷光,心想今天非得好好教训这小子不可,让他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但紧跟着令人目瞪口呆的画面出现了。

  七八个人同时围攻骆绍东,只是见得人影交错,一阵眼花缭乱,紧跟着哎哟妈呀的惨叫声就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许麒麟等七八个人清一色被放倒在了地上,哼哼唧唧。

  骆绍东冷笑一声,说:“就你们几个,还嫩了点。”

  许玲目瞪口呆,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许石亮抽旱烟的动作石化了。

  这小子怎么这么厉害?

  旁边的许家的亲朋好友们原本还想看骆绍东被打的衰样,可是没想到结果却恰恰相反,也都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骆绍东转身往许麒麟走去。

  许麒麟这下怕了,吓得往后退缩,一边退缩,一边叫道:“骆绍东,庄家可不是好惹的,他们马上就来了,等他们来了有你好受的。”

  骆绍东笑道:“好,我就在这儿等他们,看他们今天能把我怎么样。”说完转身走到院子里的一张桌子边,拿了两根长凳,就这样放在大门口,先扶骆建立夫妇坐下,跟着坐在另外一张长登上,当真要等庄家的人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我居然成了上门女婿》

原创文章,作者:我是张无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812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