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签小说完整版安兮兮顾隽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上上签

小说:古典架空

作者:纸薇

简介:京城首富安家与御史顾家因陈年恩怨结仇,在长辈的熏陶下,两家后代也互相敌对。十八岁这年,安兮兮与顾隽在庙里争抢签筒,却不想一起摇出了一支祸国殃民的极品下下签,震惊龙颜。鉴于两人求的都是姻缘,圣上表示:那就网开一面,赐他们孤独终老吧!
本以为这就是结局,却不料几年后,两人阴差阳错地上了同一张榻,从此结盟…
展开

角色:安兮兮顾隽

上上签

《上上签》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1.第一章 华光庙

京城的灵隐山寺庙众多,向来是香火鼎盛,每逢初一十五,香客似云而来,将山路挤得车马不通。但也赶不上七月初七这样的好日子,年轻男女半夜便在华光庙外等着,就等着天一亮冲进去求菩萨赐自己一段天赐良缘。

当朝御史李源的夫人坐着轿子刚到庙外,抬眼看着天边刚翻鱼肚白,就被乌泱泱的人群给吓到了。怎么今年七夕来上香的人这么多?若不是为了帮刚满月的女儿求个平安符,她也不用星夜起身赶过来。到底是比不过年轻人,罢了。

好在此番还带了几个小厮,李夫人吩咐他们去排队,自己则坐在轿子里等着。未几,晨风吹起轿帘,李夫人这才注意到,山路另一侧也停着一顶轿子,红色掐金丝绸缎贴面,金丝楠木的把手,一看就价值不菲。

正寻思着是什么大官家的夫人也来进香,对面的帘布翻起,露出一张明艳动人的少女脸庞,浓眉长睫,歪着脑袋合着眼,正睡得香甜,一只脚都伸到了轿门外头。

“小姐小姐,快起来,”婢女见天亮,急忙出声喊人,然而那位小姐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甚至微微张开了嘴。

睡得更酣畅了。

眼见庙门口的人群因天色变化攘动起来,婢女一下子急了,脱口而出:“小姐,顾少爷来了!”

“在哪里?!”轿子里的人瞬间跳了起来,脑袋直接磕到了轿顶,砰的一声,整个轿子剧烈晃动了一下。她却丝毫不在意疼痛,钻了出来,到处张望。

“人呢?”

婢女微微瞋了她一眼:“我要不这么说,您能醒来吗?天亮了,庙门马上就开了,小姐不是说一定要抢在顾少爷之前上香吗?”

“对啊。我明明听见顾隽那小子说今天要来求签,不可能不出现啊。”

“也许顾少爷还没醒呢,他一定想不到小姐半夜就在这里等着。一会儿门一开,咱们立刻就进去,等他来了,咱们都已经回家……哎呀。”

婢女话还没说完,脑门上就吃了一记敲打。

“他要是不出现,我抢这么早有什么意思?我就是要当着他的面,让他知道只要我安兮兮所到之处,就没有他顾隽的活路。”那位小姐说完,又有些焦急地催促身旁困得迷糊的下人,“还不赶紧去山路上蹲着,看看顾隽来了没。”

原来竟是首富安家的千金,怪不得那顶轿子如此奢华。那么她口中的顾家少爷,定是前御史顾永年大人的独子了。李夫人虽只是个妇道人家,但也听相公李源提过,其恩师顾永年和安老爷年轻时曾因一些私人恩怨结怨,已经交恶了二十年。顾大人辞官后,顾家家道中落,安家便逮着了机会落井下石。只是没想到,上一代的恩怨竟延续到了这一代。

李夫人正唏嘘不已,安家的下人跑了回来,说是见到顾少爷上山来了,马上就到。

“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安兮兮问。

“准备好了。”

李夫人内心捏了把汗,安家是京城首富,财大势大,安老爷又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必定是捧在手心里养大的。方才听口气便知道这安家小姐天不怕地不怕,是骄纵惯的,可别搞出什么事情来才好。若是真冲突起来,顾家少爷必定吃亏,相公蒙顾大人栽培,恩情尚未报答,她也只好冲出去替顾少爷挡个一二了……

短短一瞬间,李夫人已经在内心排演了一遍仇家厮杀,她于混乱中将恩师之子救出来的场面,又排演了一出安小姐羞辱顾少爷,顾少爷临门一跪之际,她扑身过去扶住他膝盖,义正言辞提点“少年人,男儿膝下有黄金”的戏码,差点把自己感动落泪。

结果一回头,她看到了什么?

安家下人从轿子里抬出来的,竟是满满一箱钱,盖子打开的瞬间,银光大闪,李夫人下巴也无声地跌落。身为当今御史的夫人,她甚至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反倒是安家下人们早已司空见惯,个个脸上无动于衷。

另一边的山路上终于慢悠悠地晃上来一道清瘦而高挑的男子身影,穿着单薄的青衫,系着回字纹腰带,束起的头发在额头处略显凌乱地耷拉下几缕,脸色蜡黄,脚步因饥饿而虚浮,把顾家的家道中落体现得淋漓尽致。

这便是顾家少爷顾隽了。

安兮兮挥了挥手,两个下人立刻冲过去伸手拦住顾隽。安兮兮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开口:“真有缘啊,咱们又见面啦,顾少爷。”

看见她,顾隽立刻流露出厌烦的神情:“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听说你要来求姻缘,就过来帮你啦。”安兮兮拍了拍身边的那箱子钱,笑容里是毫不遮掩的讥讽 ,“你们顾家如今温饱都成问题了,你怎么好意思娶个老婆陪你一起吃苦?只要你说一句‘顾家的人都是骗子、乌龟、胆小鬼’,我就把这箱子钱送给你,让你娶老婆,怎样?”

“可笑,”顾隽嗤之以鼻,“你以为谁都跟你们安家的人似的,掉进钱眼里去,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吗?”

这句话不知挑动了安兮兮哪根脆弱的神经,她突然愤怒地抓起银子就往顾隽身上砸过去:“你胡说!”

随后,她一声令下,安家下人一个个麻利地从箱子里把铜钱元宝从箱子里抓出来,往顾隽的方向砸过去。铜钱便罢了,元宝可是沉甸甸的,每每砸中顾隽一下,他整个人都吃痛地停住脚步,做出闪避的姿势,安兮兮和下人们便会笑得乐不可支。

欺人太甚,钱不是这么用的!李夫人正欲掀开轿帘去阻止这青天白日下的霸凌,却见安兮兮抬手止住下人的攻势,似乎有话要说,于是赶紧又坐了回去,静观其变。

“你认不认输?”安兮兮挑眉问顾隽。

顾隽刚白了她一眼,元宝铜钱又像暴雪似的打过来,其中一个差点打中他的眉心。他一直隐忍的表情终于转为愤怒:“够了,安兮兮,你再丢我一次试试!”

“好啊。”安兮兮立刻又丢了一个过去。

“你有胆子再试试?”

“试就试。”

两人你一来我一往,顾隽始终只停留在嘴皮子的较劲,显得软弱不堪,完全比不上安兮兮一手一个银锭子的力量。李夫人替他急得心头直打鼓,连今天来这边干什么都忘记了。

几个来回之后,顾隽似乎意识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二话不说就往庙门口走:“我不跟你吵,我今天是来求签的。”

安兮兮哪里能放过他,快步拦在他面前:“想求签,排队!”

“排队就排队,你还不是要排队。”大约是被欺负多了,顾隽早已学会了逆来顺受,转头就走到了队伍的最后。

就在此时,安家的人抬着银两箱子走了过来,招呼道:“我们家小姐要上香,谁愿意让位的,过来领银子。”

话音一落,谁还顾得上排队,全都涌到了箱子前面。什么姻缘,什么求签,也没有天上掉下来的雪花银重要。就连李夫人带过来的几个小厮,见到那箱银子,也一下子忘了主子的吩咐,疯了一样地冲过去。

所有人中,对银子无动于衷的只有顾隽。但他却并不能从原地挪动半步,因为那些人让的并不是他,而是安兮兮。

他羞红了脸,就这么呆呆地站在那,望着安兮兮一步步向他走过去。

“想进去?没门!”安兮兮耀武扬威一笑,“等我进去,我就让他们都在这里排着,你想上香,明年吧。”

说完,这位安家大小姐领着自己的婢女小厮,就这么大摇大摆地以胜利者的姿势进门去了,留下顾隽呆若木鸡地立在原地。

实在是惨绝人寰,催人泪下,若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天子脚下,竟还有如此仗势欺人的事情存在。李夫人捏着帕子在眼底按了按,准备出来安慰这个可怜的小伙子,结果脑袋才刚钻出轿门,就见顾隽反身撤到庙外的一个角落蹲下来,手指搭在唇上一吹,方才领完钱的人便一窝蜂地围拢到他身边,开始上交“份子”,边交边不迭地表达内心的崇敬之情。

“顾少爷真是料事如神,等在这里果然有钱派。”

“托顾少爷的福,咱们都过上了好日子。”

“只可惜我是第一次来,要是早些认识顾少爷就好了。”

原来,这些人居然是顾隽雇来排队的。李夫人下巴都快震惊脱了,就是抠破脑袋她也不可能想到一向清廉的顾大人居然有个这么聪明且狡诈的儿子。

最后一个人交完钱,顾隽将所有钱放进自己准备好的袋子里,这才开口,声音清冽:“你们答应过我的事,没忘吧?”

“放心吧,顾少爷,我们一定不会出去乱说的。”众人异口同声地说,毕竟这种好事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个人分钱,何况,他们都是穷苦人,以后还要靠顾隽发财呢,当然不会违背顾隽的意思。

“行了,散了吧。”

顾隽一挥手,那些人立刻跑得没影,比下人还听话。而此时的顾隽哪里还有方才落魄颓废的样子,满眼的算计和精明。那些人刚走,一个小厮打扮的少年立刻抱着个包袱跑过来:“少爷,钱都捡回来了,有五百多两。”

“怎么这次才五百多两?”顾隽对这个数目并不满意的样子,“我刚刚演得不够卖力吗?”

“少爷,我都说了,卖惨不是长久计,安大小姐会麻木的。你打一条落水狗久了,也不免会有恻隐之心吧?”

顾隽斜了他一眼,成功让他乖乖闭嘴,随后给自己找了个台阶挽尊:“幸好我早有准备。”

他从庙旁的老树上扯下一个包裹,从里头拿出一套崭新的衣裳直接换上,将散落下来的头发束回冠中,又掏出手帕浸湿按在脸上。当手帕移开,方才面如土色的少年消失不见,只剩下有着明亮皮肤和深邃眼眸,端的是玉树临风的公子哥儿。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李夫人怎样都无法将眼前这个风流倜傥的贵公子跟刚刚的顾少爷联系到一起。

换好行头,顾隽开口:“阿福,我们这就去刺激刺激这位安大小姐。”主仆二人意气风发地走进了庙里。

李夫人全程坐在轿子里,却感觉自己方才仿佛被人抬着上了山颠,又下了悬崖,又上了山巅,又下了悬崖,好不刺激。而且,直觉告诉她,这会儿不跟着进庙里,会错过更大一场好戏。

于是,她把小厮们叫过来,也马不停蹄地跟了进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上上签》

原创文章,作者:纸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678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