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平凡的平凡生活》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步平凡的平凡生活》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步平凡的平凡生活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雨儿山

简介:小爷我真是悲催到家了。调戏了一朵桃花,变成了我姐。又调戏一朵桃花,又成为我的好妹妹,不不不,小爷不要姐弟恋,小爷要好好谈恋爱。好不容易,找个一个徐娘半老富的流油的富婆,居然又变了我娘 ,哇哇哇,这世道,小爷不活了,眼前一朵桃花也没有,只有一条活蹦乱跳,又麻又辣的臭鱼,天天在小爷面前嘚瑟,可恨小爷还奈…
展开

角色:步平凡小凡凡

步平凡的平凡生活

《步平凡的平凡生活》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1.第1章 原来,丹霞和小凡子是同一个人

“娇娇、好娇娇,好姐姐,来,香一个。”步平凡搂住一个摸了半天,都摸不到根的骨头、赘肉横飞的肥婆,亲热的把嘴朝她涂了三尺厚的胭脂水粉的老脸上蹭。“哎呦!不要呀,小凡凡,不要这么淘气嘛?”那肥婆一面娇羞的躲,一面娇样俏语的挑逗他。

“死肥婆,不要什么不要?瞧你春风荡漾的模样,分明是希望小爷快点。奶奶的,小爷二八年华,天生一张帅脸,碰到你这块老皮豆腐,算是小爷倒霉,你倒是装腔作势起来了。”步平凡的心里早就对她生起了屎一般的厌恶,但是为了那闪闪发光银子,他当她当做祖宗一般伺候着。

步平凡的嘴锲而不舍的追了过去,蹭啊蹭的,蹭的半天,鲜嫩性感的嘴唇贴在了插满金银的发簪上:“嘿,是金银的香气。亲亲小爷最爱的金银香气,比亲亲那死肥婆好多了。”。

“小凡凡,你可太淘气了。”面前的中年女子身子一扭,步平凡顿时没有了依靠,俏脸摔在她的桶粗般的软腰上:“哎呦,疼死我了,我的脸受伤了。”步平凡一面趁机抱住她肥肥的软腰,一面娇柔、委屈的大叫。

“小鬼,哪里受伤了,给姐姐看看。”娇娘掰开步平凡挽在她腰上的白嫩的、骨感的小手,快速扭头,想要把步平凡抓到怀里看得清楚。

步平凡哪里肯给她这个机会,一把攥住她的双手,脸顺着她厚实的腰围上滑到她的肩膀上,在她白嫩嫩、肥软软的耳边哈气:“有娇姐姐你心疼我,小弟就是疼也便不疼了。”

“小鬼,就会贫嘴。”娇娘扭头,朝像是狗皮膏药黏在她身上的步平凡看了一眼,那双精明、贪婪的眼睛充满了溺爱的神情。

步平凡接受她溺爱的神情,更加肆无忌惮了,一双不安分的手朝她腰里摸,有意的把她腰间的佩戴解开。“小鬼,你干什么?”娇娘一把按住步平凡往她腰里游走的双手:“娇姐姐,天太热,小弟让你凉快凉快。”

“小鬼,你的鬼心眼可真不少。”娇娘宠爱的伸指点了一下步平凡的脑袋。“今天,姐姐不凉快了,姐姐一会要会见几个大人物。你乖一点,娇姐我一会带你见识几个大人物。”

呸,什么大人物,小人物,老子只想拿了钱快点走,这死肥婆不脱衣服,不上当怎么办。”

嗨,有了,她不脱,小爷我自己脱。

“小鬼,你干什么?快穿上。”转眼间,步平凡全身上下只剩下一个裤衩。

“好姐姐,小弟热啊!”步平凡做着各种搔首弄姿的勾人姿态,撩拨娇娘,弄得娇娘心里的邪火腾腾,把她的丰腴的脸蛋烤的红腾腾的。

“小鬼,姐姐不是跟你说了吗?今天不行,有贵客来,改日好不好,改日姐姐一定好好犒劳你。”

改日你个大头鬼,老子都安排好了,今天要宰你这肥羊,就算天皇老子都不能坏了小爷的好事。

步平凡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头栽在她怀里,上蹭下揉,猴急的扯她的衣服。

“啪”一记巴掌飞来,打得步平凡愣怔了:“臭小子,老娘跟你说了,今天不行就是不行,你那么猴急干什么。”。

“臭婊子,你敢打老子。”步平凡反映过来,第一反应就是要破口大骂,转念又一想,话到嘴巴,换成哇哇大哭:“好姐姐,你打我,你不要你的小凡凡了。”

“哎呀,小凡凡,姐姐我疼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要你。”娇娘急忙表白,急得眼泪汪汪,梨花带雨。

这婆娘真不愧是婊子的头头,说哭就哭,真像是死了丈夫一般。

呸,老子可不是这贼婆娘的丈夫,这臭婆娘给我当丫鬟,我还嫌她老呢?

“娇姐,怎么了。”她门口豢养的狗奴才听到声音,忙不迭地朝里面喊,就怕喊慢了,被按上不忠心的帽子。

步平凡口中的好姐姐,唤作程娇娘,是洛阳红满楼的老鸨,四十出头的年纪,吃的是身肥力壮,保养的面如桃花,最喜欢年轻貌美女子和年少俊俏的公子,女子被她当作她赚钱的机器,男子是她闲暇玩乐的工具,在步平凡之前,她养了三个男宠,步平凡来了半月之余,独宠专房,让她把其他的发配回家,好实施他独一无二的计划。

“没事,别乱喊。”娇娘两眼一瞪,声吼如牛,吓的门外的奴才乖乖闭嘴。

“小凡凡。”娇娘满面堆笑,娇声细语的喊。

呕,他胃液翻涌,好想吐。

恶心死小爷了。

步平凡转身,露给她一个阳刚的、白嫩、肌肉分明的后背。

看的娇娘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十八九岁的少年,正是血气阳刚的时候,所有风情万种的女人看了都会忍不住。老娘险些也要忍不住了。

娇娘犹豫再三,一点点靠近步平凡的后背,用肥软的手指的摸索步平凡结实、凸起起伏的肌肉。

哈哈,鱼儿上钩了。死肥婆,敬酒不吃吃罚酒。

步平凡不动声色,大步一迈,翻身上床,面朝里而卧。

娇娘被闪了无趣,在腹内腾腾的欲火的怂恿下,亦步亦趋的跟上前,歪在他身旁,娇喋喋喊:“小凡凡,生气了,哎呀,小鬼,是姐姐不好,打在你心,疼的姐心啊!叫你打我的小凡凡,我打你。”娇娘见步平凡不理他,右手打起左手来。

“别打,别打。”步平凡腾的一下跳起,压在她身上,攥住她的双手,贴在胸前:“打坏了姐姐的手,小弟可是要心疼的。姐姐要是真心赔罪,就让小弟香一下。”

“人早晚都是你的,急什么。”娇娘红着脸、羞答答地说。

呸,搔货,谁知道你的身子给了几个男的,小爷才不稀罕要你,爷爷要的是你身上的银子。我亲亲爱爱的银子,马上就要到手了。

步平凡眼角含笑的朝她抛了一个媚眼,噘起绯红的嘴唇朝着她额头靠近,娇娘害羞一笑。亲你,还不如亲我亲亲银子,最后,香唇几不可查的落地娇娘额头的珍珠花钿上。

“好姐姐,你要见大人物,小弟不拦着,可是你欠我一场风花雪月,我一定要讨回来。”步平凡眨巴眨巴邪魅魅的凤眼,温柔的暖波把娇娘半个身子都麻酥了。直等到步平凡抽她腰间的帛带,捆绑住她的双手,她才反应过来,面带春光,柔意浓浓地问:“你干嘛绑我?”

“我害怕好姐姐,你又动手打我。”步平凡直起身,坐在她两腿之间,用阴沉、邪魅的眼光盯着她看,嘴角露出坏坏的笑。

娇娘见惯了男女之事,嘴角、眉眼之间露出了然于胸的淫笑,用满是宠溺的语气说:“小鬼,和谁学的,不做好事。”

“那些做好事的,姐姐又该不喜欢了。”步平凡轻轻弯腰,一点点靠近她的脸颊,朝着她丰腴厚面粉脸上不停吹气,吹得她脖颈子、面上痒痒的,惹得她摇头晃脑,咯咯大笑。

“别吹了,我痒痒。”娇娘闭着眼睛笑着说。

死肥婆,一会你就不痒了。

步平凡机不可失的一把扯下她腰间的红环带,抓起她的双脚,迅速缠绕起来,一面捆绑,一面笑着说:“好姐姐,咱们玩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娇娘此刻还在咯咯笑个不停,笑着笑着,她就觉得不对劲了,因为她的手脚全部被捆绑住了,步平凡离开她的身子,站在床沿冷冷的看着她。

“你,你干什么…….”说尚未说出口,口里填满了臭袜子。

步平凡取出事先藏在床底下的麻绳,得意在她眼睛晃了晃。

“好姐姐,那是你自己的臭袜子,你自己的味道不嫌丑吧!”娇娘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立刻察觉出眼前的粉面玉郎不是平凡之辈,眼睛里的柔情、戏谑立刻消失不见,眸光里多了一层阴鹜的寒冰。

“死娼妇,别用这样的贼眼睛看着我。你打了小爷一巴掌,按理,小爷该打你十八掌,看在你为小爷供奉银子的份上,那一把巴掌我打轻点。”步平凡好不正经的在她脸上打了一巴掌,接着,把她头上的金钗玉环、珍珠花钿扒拉了干净,装进娇娘的梳妆匣子里。

“好姐姐,小弟还有大礼送你呢?”步平凡贼兮兮一笑,把娇娘浑身上下贼溜溜看了一遍,搓了搓手,贼笑:“好姐姐,对不住了。”两手并用,把娇娘扒拉了干净,紧跟着,步平凡用麻绳 把她里三层、外三层一缠,那些裸露的赘肉,被麻绳扎的凸凸凹凹。

“所谓玉体横陈,也不过如此。好姐姐,要不要小弟让外面的人进来,看看你的玉体。”

“呜呜,……..”娇娘惊恐的摇头,用哀求的目光盯着步平凡。

“你还不想啊,我还怕别人看了你的身子,恶心得吃不下饭呢?”步平凡厌恶地掩了掩嘴,一脸嫌弃之色。“不过啊,你的衣服小爷不嫌弃,瞧瞧,上好的绫罗绸缎。就是拿出去卖了,也值得几钱银子呢?”步平凡一边说,一边麻溜的套在自己身上,娇娘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就像是套在了一个大风口袋:“你说你平时吃那么多干嘛,害的小爷我穿上都不合适。”

死龟孙子,不是你的衣服,当然不合身了。娇娘恨得牙齿痒痒,奈何喊不出口,只好在心里把步平凡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遍。

“好啊,小爷,不跟你啰嗦了,小爷要办正事了。你给小爷老实点。”步平凡警惕的瞪着了她一眼,以示警告。

转身,打雕花窗户,看到翠竹旁的墙角里窝缩着三个小撕打扮的人,步平凡暗暗窃喜,拿起案几的花瓶,顺手丢下去,花瓶碎落的声音,正掉在三个心神不宁的小厮跟前。

三个高低大小不一的小厮一跃而起,惊喜的看着步平凡,步平凡朝他们眨了眨眼,三个小厮,会意的点了点头。

其中一个高一点、浓眉大眼的的小厮,拍了拍胸膛,用嘴型似乎在说:“放心”等字眼。

绣楼里的娇娘见步平凡和外人互通消息,急的她团团转,左扭右扭,挣扎不开绳子,心一横,一头把床沿的小案几撞翻了,瓜果、茶水跌落一地。

坐在梳妆台化妆的步平凡大惊,快步走到娇娘跟前,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低声呵斥:“我只要银子,不想伤你性命,你不要逼我杀了你。”

娇娘接触步平凡阴冷、威胁的眼睛,眼睛登的犹如铜铃一般,说不出的震惊,愤怒。眼前的步平凡穿着她的衣服,穿着打扮成一个娇滴滴女子的面孔,而且这个娇滴滴的面孔居然是她前两天亲自接到红满楼的新歌姬。

天啊,她受骗了,这小贱人告诉她,她是小凡子(步平凡)的妹妹,叫丹霞,想做她红满楼的头牌,原来,丹霞和小凡子是同一个人。

龟孙子,敢骗我,早晚有一天,我要扒了你的皮。娇娘赘肉横飞的脸,刹那间变得狰狞、伶俐。

“叫什么,都滚,坏了小爷和娇姐的好事,小心娇姐扒了你们的皮。”步平凡一声怒吼,果然门外的奴才识趣的倒退三尺之外。

“娇姐,小妹谢谢姐姐的抬爱,没有姐姐,小妹还不能出入花满楼呢?”步平凡装扮成娇羞、艳丽的少女,迈着小碎步,躬身福了福。

娇娘,气得直翻白眼。

步平凡矫揉造作,摆手弄姿,故意气她,让她眼睁睁看着,他把她柜子里的珍宝盒子盗掘一空,用金银珠宝把平平坦坦的胸部,堆成肿胀的小馒头。

“哎呦,真舒服了,用票子做的鞋垫就是不一样,又软又轻,我都垫了十层了,就好像没垫一样。”

步平凡嘚瑟得肉疼,娇娘心疼得肉疼,十层,一层一张票子,一张票子代表着一千两银子,十层就是一万两,两双脚垫的就是两万两银子,我的血肉钱啊,天杀的龟孙子,不得好死。

步平凡听到门外边有脚步声响,忙一步并做两步跳上前,躲到门窗下面,求爷爷告奶奶:“我最亲亲的,亲亲的各路神仙,千万保佑是我的人来了,别让老贼婆的大人物来,小的以后天天给最亲亲的各路神仙烧纸钱。”

“城东的李大官人请咱们红满楼的牡丹姑娘唱曲。”外面小厮的声音传入小凡子的耳朵,喜的步平凡又是一通求告:“亲亲的各路神仙,你们真是小的生命里的福星,小的日后发达了,不忘各路亲亲的好神仙。”

“丹霞”整整衣衫,迈着小碎步,扭着小蛮腰从门缝挤出来,把看门的两个奴才惊了一跳,两人不约而同睁大色眯眯的眼睛,惊奇的盯着步平凡看:“丹霞姑娘,你怎么从里面出来了。”

“丹霞”摸摸发鬓,朝他的同伴瞟了一个媚眼,转而,扭腰摆胯,贴在一个穿皂色罗衫的看门男人身上,柔声细语说“哥哥,奴家一直都在里面,怎么还反问奴家怎么在里面。”

“你在里面?”那男子一时也被她弄得迷惑了,弄不清楚她是什么时候进去的。

“奴家当然在了?在我哥哥和娇姐回来之前,奴家就已经在了。”说着,“他”柔媚到迷死人不偿命浪荡眼睛机朝着门窗后面回眸一笑:“现在哥哥和娇姐干好事呢?我就不方便呆在哪里了,哥哥,你懂得的?”又一个媚眼抛过去,砸的看门的奴仆神情荡漾,目光迷离的点头傻笑:“懂,懂,小人懂。”

“好了,知趣就行,千万别在娇姐的兴头打扰她。”“丹霞”捏着兰花指,声音清脆婉转,一点都听不出是男人的声音,简直比女人还要娇嫩三分:“娇姐让我送红牡丹去李大官人哪里,娇姐还说了,让我跟去学学本事,见见世面,以后好做头牌。”

这死小子扮演起女人来真是有模有样,好在我事先知道,他是男人,否则我可容不下这么漂亮的娘们在我眼前转悠。他的搭档红牡丹竟然嫉妒起步平凡装扮的“丹霞”的美色来。呸呸呸,要死了,死到临头,还争这个。红牡丹暗暗掐了自己一下,精神十足的看着步平凡表演。

“你们两个是李大官人家的童儿。”“丹霞”忽然发问。

“是,我们是李大官家的家生奴才,我们大官人听说红满楼的牡丹姑娘曲儿唱得好,命小的备好轿子,接牡丹姑娘去。”其中一个小厮,站出来流利地说。

“好了,我知道了,前面带路。”“丹霞”声音清脆,如出谷黄莺,两个搭档一时听得痴迷了,不动不动。

“蠢货,还不走,等到主人赏呢?”步平凡垫起脚一跺,凤眉倒竖,嗔怒同时出现在小巧精致的粉面羞红脸蛋上,透亮、邪魅的眼眸里透出不怒自威凌厉之色。

原来,老大生气起来,这么可怕。两个李家小厮不敢偷窥“丹霞”的魅色,麻不溜得小跑着上前带路。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步平凡的平凡生活》

原创文章,作者:雨儿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677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