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运农家:神医娘子不好惹抖音微信小说姚蝉邬易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福运农家:神医娘子不好惹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糖兜

简介:刚穿越就跟公鸡拜堂?!拜堂还没结束,相公就要死了?!
姚蝉表示看不懂这操作。
她堂堂医学天才,这点小病还不是手到擒来。
于是全村人就看着以前病歪歪的穷秀才——邬易的科举之路仿佛开了挂,连中六元,一路从农家跳到朝堂。
茅草屋遮头顶的邬家也如同碰到了锦鲤,开始发家致富,财源广进。
村里人连连感叹:算命先…
展开

角色:姚蝉邬易

福运农家:神医娘子不好惹

《福运农家:神医娘子不好惹》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1.第一章,连做五回

清明时节,雨雾氤氲,当劲风拂过松林,如隐隐涛声,朝她扑面而来。

“新郎官来了,都让开!”被大力摇醒后,耳边满是诸如此类叫声,姚蝉打了个激灵,难道……

手忙脚乱摸着胸口,还好,该有的都在,不过……低矮的房屋,被熏黑的墙面,还有年久失修的家具,这是在哪?

“愣着做啥,快接着!”婆娘要将公鸡塞给她,姚蝉退后几步婉拒,“谢谢我不饿……”

这下对方愣住了,脸上褶子挤成一团,气的手指直颤,“胡说什么!这公鸡是替你男人拜堂的,你还记得自个是谁吗?”

姚蝉莫名其妙报上名字。

“还好没全傻,我是你婆…”

姚蝉试探回应,“你是我婆婆?”

张婆子跺脚,“我是你婆家邻居,哎呦这可咋办,买来冲喜的新媳妇,竟然傻了!”

风夹着腐朽味儿,从半掩的窗子吹来,两人面面相觑,张婆子心道不妙,给她盖好盖头,赶紧出门喊族长了。

屋子哗啦涌入几人,七嘴八舌,倒让她弄明白了来龙去脉。

这小姑娘跟她同名同姓,今年十六,一年前爹娘相继过世,跟一对龙凤胎弟妹在后奶手里讨生活,

她后奶知道邬秀才一只脚踏进鬼门关,急需冲喜,就把她卖过来了。

恰巧邬易也是爹娘双亡,婚事只能由族长主持全局,眼下那老头打量了她几眼,不大在意,“吉时到了,先拜堂!”

姚蝉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傻不至于,约莫被拉来冲喜,心中郁结,过几天就好了。

三言两语被人安排好终身大事,饶是还在云雾里,姚蝉也十分不快,欲打断婚事,却被人以为要发疯,左右被人架着,几乎强迫着她拜堂。

“一拜天地!”

脑袋低下,两段毫无交集的记忆交叠穿梭,如破碎镜面快速拼凑粘叠。

“二拜高堂!”

暗沉的光线透过盖头,入目的鲜红,门外炮仗,嬉闹童声,无不提醒着她,这不是梦,而她,真的穿越了!

冲击太大,姚蝉手一松,公鸡瞅准时机逃跑,带倒喜烛,掀翻了供奉,还落到一小童脑袋上,挑衅似得啄着他脑门。

“堵门,快,别让它跑了!”

慌乱中有人撞了她一下,姚蝉头顶的红盖头掉落,喜堂瞬间鸦雀无声。

以前的姚蝉头发遮脸,胆小如鼠,如今头发都梳了上去,露出琼鼻精致的鹅蛋脸,瞳仁又黑又亮,隐约带着骄矜。

分明长着妩媚风情的脸蛋,却因眼中飞扬神采,整个人变得明亮殊丽起来,可惜盖头马上盖住,再见不到佳人面容。

墙角传来的声儿打破了寂静,“新,新郎官咽,咽……”

什么?!咽气了?

“不,不是……”

青年本就紧张,被人误会愈发着急,梗着脖子,青筋都露了出来才结巴吐出,“新郎官,艳,艳……艳福不浅!”

被人训斥一番后年轻人委屈缩回墙角。

闹了这么一出,众人心有戚戚,估计是怕新郎那边情况不妙,抓回公鸡后,就送她进洞房。

只是刚走到院里,就听见房门啪的下被人打开,一个年轻人跌跌撞撞跑出来,嘴里还大喊着,“不好了,邬易他,他断气了。”

“大喜日子别说浑话!”

跟狼来了一样,众人还没从喜堂闹出的误会走出来,面带不悦的告诫他别乱说话。

年轻人急的声音都变调了,又高声重复一遍。

这下终于有人信了。

相熟的人匆忙赶往那里,但又在门外不约而同的驻足,顾忌着传言中他得的痨病,不敢进去。

但在这时,却有人推开他们闯了进去。

“姚蝉?”

姚蝉没在意身后的议论声,进屋后就闻见了刺鼻的煤味儿,赶紧打开门窗,将仍在冒烟的炭盆搬至院外。

触他呼吸察他面色,掀开眼皮看他角膜反应。

嘴唇殷红,面色潮红,高热,明显一氧化碳中毒!

邬家族人此时也闻讯赶来,族长不顾家人阻拦强硬闯进来,发现邬易确实没脉搏呼吸,难过的眼眶发红。

邬易学问好,年纪轻轻就得了秀才,未来肯定有大造化,可谁知……

院里弥漫着窃窃私语。

“姚蝉真是倒霉,还没洞房男人就死了。”

“没公婆孩子,长得还俏,往后日子难过啊!”

“是啊,爹娘死了,丈夫成亲当晚也死了,命真硬……”

邬族长没功夫理会这些长舌头,正要跟人商量该咋办后事时,耳畔传来惊呼。

扭头看时,姚蝉正在摆弄邬易尸体,族长惊讶,难道姚蝉真跟外人猜测一般,被刺激傻了?

其实姚蝉此时再冷静不过了,心脏骤停,这种情况下该如何急救,上辈子她在急诊室已实施过无数次。

清理掉口鼻异物,摆出仰卧姿势,在他后背垫着一块平整被褥,右手掌放他胸骨下段,左手放在右手手背。

压下四厘米左右,手腕再放松,以一分钟六十次有规律的按压,做心肺复苏。

一边做一边观察他症状。

“姚蝉,人死了你就让他好好去吧,别折腾他了。”村里人哪儿见过这种怪异举动,大声指责她不敬亡人。

时间被拉长,姚蝉汗流浃背,可她手上动作依旧没停,渐渐的,周围的劝说声,也逐渐变成毫不留情的指责。

怎么连做五回还是没反应!

是耽搁的时间太久了?

先前还抱有希望的族长,此刻也颓然叹气,悲痛道,“姚蝉,接受现实吧。”

跟邬家相熟的邻居,已经张罗起寿衣棺材挽联的琐事,姚蝉不顾周围拉扯,仍坚持着手上动作。

就在大家已经失去希望时,姚蝉手下那人,大大的喘息了一声,继而声嘶力竭的咳嗽起来。

张婆子喃喃道,“这是活了吧?哎呦,老天爷显灵了!”

气氛诡异起来。

在场的人看着姚蝉,神色难辨,如果没看错,刚刚人是她救回来的吧?

难道她会医术?这也难说,毕竟她爹以前是铃医,不过抛去种种猜测,唯一能肯定一件事,姚蝉哪儿克夫,她分明是福星!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福运农家:神医娘子不好惹》

原创文章,作者:糖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671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