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帷凰战巫鸾圣浩天,巫鸾圣浩天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锦帷凰战

小说:女尊天下

作者:鸿雁情

简介:一朝惊变,她从无知的幸福中醒转,才知皇帝夫君恨她入骨,双胞妹妹早欲取而代之。被背叛,被胁迫,为保爱子安危,她只能以身献祭葬身火海。烈火焚身之际,却亲眼见爱子被推落高台,身骨无存。恨意滔天烈过火,凤凰涅槃她重归人世,不想竟是一身毒疮遭人嫌的弃女。弃女如何?丑陋如何?被人嫌弃又如何?今生她不再做任人宰割…
展开

角色:巫鸾圣浩天

锦帷凰战

《锦帷凰战》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1.第一章最亲的背叛

寒风凛冽,如刀子一般刮过面颊。

拾阶疾上,百丈观星台,三千三百道台阶,巫凰恨不得一步迈过去。

台下神山渐亮的簇簇火光,就是催命符,在提醒她死亡正在逼近。

裙摆迤逦,身上的皇后礼服重得让人透不过气来。

气喘吁吁,哪怕膝盖刺痛,几度要跌倒在地,她仍未放慢急促的步伐。

要快些、再快些——现在只有她,能救小妹了……

迈出最后一步,看到负手而立,俯视神山的背影,巫凰的脚一软,差点就跌倒在地。

拼着最后一股力气,她踉跄扑前,跪倒在地,“陛下,请收回成命。“

随着她的疾呼,背对她的男人慢慢回过身来。

黑色的冕服绣着五爪金龙,在火光映衬中,长身而立,广袖款摆的他庄重如神。

静静凝视她,他缓缓道:“皇后,你终于来了。“

他的声音很是平静,头顶“通天冠”垂落的十二旒白玉珠遮住了他的眼,让巫凰看不清他的眼神。

来不及多想,巫凰只是哀声求道:“浩天、陛下,我巫氏一族祖先是大巫,能勾通天地之说不过是个传说,陛下怎么能因为一个传说就信以为真,用我妹妹祭神呢?陛下,求你念在你我夫妻之情,阻止这场荒唐的祭神礼吧!”

她哀哀告求,圣浩天却似没有听到,只是淡淡道:“巫氏千年来都被称为神族,两百年间历代族长都为圣朝天官,可如今灾星凌空,天将降祸于朝,天官居然没有办法可想,难道你巫氏全族都如你一般舍不得荣华富贵,不愿为国分忧?!”

声音稍顿,他又道:“这一代巫氏女,只有你与双生妹妹巫鸾,你贵为皇后,那就只能用与你血脉相通,一母双生的妹妹献祭了,皇后,你该庆幸自己是皇后才是。”

“陛下,鸾妹是我的双生姐妹,自幼情深,如今我怎么可能庆幸献祭的不是我呢?陛下,求陛下赦免我家小妹——我愿……”

“你愿什么?”圣浩天突然大喝,逼近俯视她,“莫非你愿以身相代?”

声音一顿,巫凰无言以对,只能频频顿首,“求陛下开恩,求陛下开恩……”

头重重磕下,不多时,汉白玉地石上已洇出一朵血花。

圣浩天却没有看她,只是转过头去,幽幽问道:“你可听到了?”

此时观星台上空寂无声,刚才巫凰登上台时并未见到他人,此刻却突听一声幽叹。

她愕然抬头,却见观星台尽处神殿中绕出一人。

正红曲裾深衣,身绣金丝凤纹祥云,乌发上嵌九凤衔珠冠,面容姣美,目若秋水,就如一面镜子映出她惊讶的面容。

“鸾妹?”惊疑不定,巫凰却只是惊问:“你怎么样?可受伤了?”

目光幽幽,巫鸾只是静静地望着巫凰,似乎伤心到了极点。

圣浩天却是沉声喝道:“为巫鸾小姐除服!”

巫凰一惊,起身疾奔,想要护住亲妹,却不想那一群应声而出的侍从居然围住了她。

“放肆——”她大喝出声,惊惶而不安,“谁敢动本宫!”

“浩天,你……”喝止那一群青衫侍从,巫凰凝神望向圣浩天,涩声低问,却到底没有成句。

反是圣浩天淡然道:“既然你怜惜鸾儿,那不如就代她献祭好了。”

“你让我献祭?让我?!你的妻子,旭儿的母亲,圣朝的皇后献祭?!”

盯着圣浩天,巫凰只觉得荒唐,“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我夫妻七载,共同经历了多少,你就这样对我?”

“夫妻?!”圣浩天冷笑,虽然看不清眼神,但那冷厉的目光,却如实质般透过白玉珠帘,令巫凰遍体生寒。

“如果不是你以嫡长身份相欺,七年前嫁给朕的,就是鸾儿,不是你巫凰了!”

听得发怔,巫凰禁不住回首望向同样一身后服的巫鸾,“我以嫡长身份欺压你?巫鸾,你就是这样说的?”

“姐姐……”巫鸾只是哀声低唤,凝望着她,缓缓摇头。

“你不用对鸾儿发狠,我什么事都知道!”圣浩天怒视巫凰,“这些年,你对鸾儿种种迫害,我都不追究了,你今日以身相替,就算你偿还自己的罪。”

“我——偿罪?!”巫凰低问?怔怔地看着那并肩而立的一对壁人,突然爆出一阵大笑。

多古怪,那明明是她的夫婿,却用那样憎恶的眼神看着她。

一样的后服,一样的面孔,她恍惚觉得是在看到自己依偎在他的怀里。可,纵是一模一样,终究不是她。

她巫凰从未如此小鸟依人般倚在圣浩天怀里。

“我何罪之有?”狂笑着,她终于出声喝问:“在你地位低微时嫁给你,又为你生子育儿,我有罪?助你夺嫡登位,我有罪?还是当年为你挡先帝责罚,替你在寒冬腊月苦跪殿前有罪?再不然,我的罪过难道是替你以身挡住飞来毒箭?”

嘶声喝问着,她怒视圣浩天,猛地扯开衣领,现出锁骨,白晳的肌肤上,却有一个圆形的丑陋疤痕,“若不是我挡住这支毒箭,你圣浩天早已魂归黄泉,还有命做皇帝,还能来质问我的罪过?浩天,我为你可舍去性命,你怎么能怀疑我、质问我?”

泪流满面,她抚着膝盖,低声问道:“你怨我坏了你与鸾儿的姻缘,可这七年来,我们难道不是恩爱夫妻?我当年为你在殿前跪足一日夜,风寒入骨,每到阴湿天即犯风蔽之症,你不也是怜惜万分,亲自为我敷药暖体,甚至为我流泪吗?难道你对我的怜惜,还有那些相依相伴的日子都是假的?!”

圣浩天微合双目,闭唇不语,似有犹豫,就在这时,巫鸾忽然挣扎,低泣道:“浩天,让我去献祭,不要再为难姐姐。”

她一挣,圣浩天立刻醒过神来,紧握巫鸾的手,他冷冷望向巫凰,哑声道:“除去后服,自踏火海,朕便赦你欺君之罪——巫凰,你既然一心为朕,又怜惜鸾儿,为何又在此刻不肯牺牲?!”

“牺牲?!心甘情愿的,叫牺牲!被逼迫的叫迫害!”巫凰冷笑,面颊泪痕未干,却已经没了悲恸之色。

她伤心她流泪,是因为心底有爱,而她的爱是给她忠爱的丈夫,还有她可爱的小妹,不是眼前这两个陌生人。

身子猛地转动,裙裾飞扬有若彤云飘过,巫凰扑近离她最近的侍卫,“咣”的一声拔出他的佩剑,转身挺剑相对。

“圣浩天,我不自踏火海,你又能耐我何?!我倒要看看,谁能来捆我不成?!”#####新书上传,希望亲们能多多支持!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锦帷凰战》

原创文章,作者:鸿雁情,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663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