迢迢时光里,住了一个人最新章节阅读,韩慧云汪默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迢迢时光里,住了一个人

小说:言情

作者:韩慧云

简介:

初黎回到A市时,正值酷热的七月。来火车站接她的,是半年未见的爸爸。她站在出站口,看着眼前这个眼底都是满满疼爱之情的男人,高兴却又克制地笑了:“爸爸。”

汪默成也笑了,接过女儿手中的东….

角色:韩慧云汪默

迢迢时光里,住了一个人

《迢迢时光里,住了一个人》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01 楔子(1)

初黎回到A市时,正值酷热的七月。来火车站接她的,是半年未见的爸爸。她站在出站口,看着眼前这个眼底都是满满疼爱之情的男人,高兴却又克制地笑了:“爸爸。”

汪默成也笑了,接过女儿手中的东西,边走边说:“看看A市变化大不大,你小时候特别喜欢去的那个游乐场,就在这条路上,还记得吗?不过前两年已经被拆了,现在盖了好多高楼。你不在我们身边这几年,我和你妈老说,还是应该把女儿放在身边养。你看看,一眨眼,你都快十六了,我还没来得及看看你呢,怎么一下就长这么大了。”汪默成慢慢说着。

初黎心头一酸,与阔别八年的父母相聚,她不是不高兴。但毕竟中间有八年的时间没有在一起生活,她此时心中想的更多的是该如何跟父母相处。却乍一听父亲一声叹息,一时间儿时的点滴回忆涌上心头,终究是血浓于水的亲情。她将已泛至眼眶的眼泪生生忍了回去,亲昵地抱着爸爸的胳膊,仰着小脸笑:“我不是回来了嘛!”

汪默成点点头,慈爱地牵着女儿的手:“是,我姑娘回家了,走,你妈给你做了好吃的!”

初黎在八年前因为父母工作太忙被送去B市的爷爷奶奶家,走的时候他们一家还住在老式的家属楼里。这几年,初黎只回来过一次,父母倒是年年过年都会去B市看她。汪默成近年在事业上愈发顺利,所以在琢磨着将女儿接回来上高中时,便在A市一处新楼盘买了房。说来也巧,汪默成的好友章怀声恰巧也看上了这处楼盘的房子。两人一合计,干脆买了对门。

一辈子的老朋友住了对门,两人都分外激动,更何况自打初黎小的时候两家就是隔壁。章怀声喜欢女孩,但偏偏生了个儿子。初黎刚出生的时候,他家儿子正好五岁多,虽然后来初黎从老爹嘴里听闻章家那个儿子其实很乖,但男孩的天性毕竟带着几分调皮,往往把章怀声闹得想杀人的时候,汪默成就会很“恰好”地抱着初黎溜进章家,说什么“诶诶老章,瞧瞧我这闺女,看看像不像我”之类的。

后来,不用汪默成抱,章怀声常常自己溜过来把初黎抱走玩玩,至于吃在章家住在章家更是常事。在初黎去B市前,汪章两家依旧是隔壁,对于章怀声的那个儿子,初黎可是熟悉得不得了。

走到停车场的时候,汪默成才说:“你章叔叔家跟我们家是对门,还记得你章叔叔吗?”

初黎点点头:“记得啊!”

汪默成笑了笑:“以南可争气了,前年高考,考了个A市状元,现在在C大。”

初黎叹道:“哥哥那么厉害!”

汪默成一边开车一边说:“以南现在长成大小伙了,跟小时候带着你玩的那个哥哥可是不一样了!”

汪默成把车开出火车站说:“坐了一晚上火车累了吧,先眯一会,这会高峰期,堵车。”

初黎抬眼一看,果然才出火车站,前面已经排起了长龙。索性听了爸爸的话,歪在座椅里,歪着歪着,渐渐有了些睡意。

初黎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A市的主干道堵得一塌糊涂,汪默成开开停停,她也睡睡醒醒。半梦半醒间,她依稀听到爸爸在打电话,好像在说什么“回来了”、“你家的呢?”但浅薄的意识终究抵不住席卷而来的睡意,还没听清汪默成下一句话时,已经又睡了过去。

初黎是被汪默成推醒的,她迷迷糊糊睁开眼睛,显然一时还没弄清楚自己身在何处。汪默成打开车门看了她半天,问:“醒了吗?”

她这才揉着眼睛慢吞吞下车,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醒了。”

父女两人拎着箱子一进门,就闻到厨房飘来的香味。初黎向爸爸打了个手势,蹑手蹑脚地溜进厨房,一把吊在韩慧云的脖子上:“妈妈,我回来了!”

正在炒菜的韩慧云被吓了一跳,转头一看见女儿,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初黎在心里默叹一声,故作老成地安慰妈妈:“哎呦,我都回来了你还哭个什么劲啊!”

韩慧云泪眼婆娑地看了女儿一会,这才破涕为笑:“好好,我不哭。老汪,你看老章他们在不在家,在家一块叫过来吃饭。”

汪默成一边拿碗筷一边说:“哪还用我去叫?昨天听说黎黎今天回来,立马表示中午过来蹭饭。”

最后一个菜出锅,韩慧云说:“以南没回来?”

汪默成摇摇头:“老章说以南去D市参加一个什么比赛,好像是他们那个专业很权威的一个比赛,比完就到月底了,以南这孩子又上进,还要去投行实习,估计是回不来了。”

韩慧云说:“唉,还想着这两个孩子都快十年没见面了,看来今年是见不上了。”

“什么见不上了?”一声中气十足的男声从客厅传来。

汪默成笑道:“得,你章叔来了。”

初黎跟着一块出去,就看到一个英姿勃发的中年男人坐在她家的沙发上。

章怀声最近刚被提为A市公安局一把手,他年轻的时候人长得很是玉树临风,随着年龄增长,愈发显得沉稳非凡,再加上所处职位的特殊性,整个人看上去倒真是应了那句“男人四十一枝花”。虽然此时眼前这位大叔已经快要奔五,但岁月沉淀下来的东西,到底是不一样。

当然,这些都是初黎从她老爹那听来的。此时对于初黎来说,章怀声算是半个陌生人。她有些腼腆地走过去,“章叔叔好!”

章怀声看着她笑的嘴都合不拢:“快来快来我看看,哎呦呦,这几年前还在我家爬高上低的姑娘一眨眼都长成大姑娘了,看看这大眼睛,跟你妈一样一样的。”

初黎下意识地说:“但是都说我像爸爸。”

章怀声点点头:“是,你除了眼睛,剩下的就跟你爸一个模子刻的!”

韩慧云年轻的时候是正儿八经的美人胚子,汪默成只算得上是儒雅。可惜韩慧云的优良基因初黎除了眼睛什么也没遗传到,不过和那长得像极了汪默成的小嘴巴小鼻子一搭,倒也算得上是清秀可人。

两个老友调侃完了汪家闺女,自顾自坐在一边讨论时事。初黎这才注意到章以南的妈妈秦韵阿姨不知什么时候早去了厨房,给自家老娘帮忙去了。剩下刚刚还被捧在中心的汪初黎,郁闷地原地转了一圈,钻进自个屋里收拾东西去了。

饭桌上两个男人聊男人的话题,两个女人聊女人的话题,再度被忽视的初黎决定速战速决回屋睡觉。正在她吃的痛快的时候,原本聊得正欢的两路人马突然有了交集。韩慧云问秦韵:“以南有没有女朋友?”她这句话声音不大不小,恰好饭桌上的人都能听见。

喝酒喝到兴头的章怀声闻言,转过头赶紧接道:“我跟他妈都急了,他自个倒是一点不着急,我说你都快大三了,找个女朋友谈两年就毕业了吧?毕业了工作一稳定就可以结婚了吧?他可好,说什么再等两年,唉,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好等的!”

韩慧云不在意地笑了笑:“现在的小孩不是都晚婚么,哪像咱们那会,你看,我和老汪二十六有了黎黎,你和秦韵也是二十五六有的以南吧?也就比以南现在这个年纪大了几岁,照咱们看,他现在找女朋友最好,那人家自个不着急,你能怎么办?儿孙自有儿孙福,别管了,你们还好,是个儿子,我还发愁我这闺女以后没人要怎么办。”说罢,还情深意切地叹了几口气,好像自家女儿现在已经是个老剩女似的。

初黎忧郁地看了亲妈一眼,两眼,三眼……亲妈的目光愣是没转到她身上。

秦韵拍拍韩慧云的手,安慰道:“咱们黎黎长得漂亮,又乖又听话,现在那是还没到年龄,等上了大学,追她的肯定多着呢!放心!再不行,我们家章以南,你要不嫌弃,我送你做女婿。”

听到做女婿三个字,饶是只顾埋头扒饭的初黎也红了脸,心道:秦阿姨啊秦阿姨,我小时候可是把章以南叫哥哥啊!

饭后,两个女人厨房洗碗,两个男人沙发上看电视。第三次被忽视的初黎哀嚎一声,懒懒打了个招呼就回屋睡觉了。不过这次,她做了一个长长的,旧梦。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迢迢时光里,住了一个人》

原创文章,作者:韩慧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62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