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渣女顶流离婚了》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和渣女顶流离婚了》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和渣女顶流离婚了

小说:娱乐明星

作者:吉吉如绿令

简介:作为创世之神,酷爱八卦吃瓜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元灵有天会被锁在渣女顶流的憋屈前夫体内,绿帽盖顶还要被迫养娃。抛夫弃子的渣女还想洗白?还好他有个好徒弟是财神,开挂横扫娱乐圈,打脸虐渣不手软,看谁笑到最后!

角色:吴星小仙童

和渣女顶流离婚了

《和渣女顶流离婚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1.第1章 一觉醒来喜当爹

他被一阵孩童啼哭声惊醒了。

抬手揉揉惺忪睡眼,刚想喊小仙童倒茶,就被眼前完全陌生的景象惊住了!

熟悉的洞府变成了狭促的公寓,昏暗的房间里充斥着奇怪的味道。

而在他的臂弯里,竟赫然躺着两个粉妆玉琢的小娃娃!

其中一个在哭,另一个则闪烁着辰星般的眼眸好奇地望着他。

第一反应是:哪个孽徒又在整我?

作为女吴星星主,创世之神——源常年住在苍穹之巅极乐洞府,座下四大弟子个个仙力通天。

都是爱玩乐的主儿,拿师父整蛊的事常有,他又随和,见怪不怪。

想着随手捻一个仙诀,解了幻境便是,却使不出仙力来。

这可是开天辟地从未有过的。

垂眼一看,原来这具身子根本就不是自己的。

他是神袛,本没有世人眼中的躯壳。

没有躯壳的好处就是,无形无相即是万相,居无定法,变化万千。

但通常他会以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面目示人,不为别的,看起来使人尊敬而已。

然而此刻的他,却在一个青年男子的身躯之中。

这身体既没有世人眼中的健美体魄,也没有修炼任何仙根,普通得不能再普通。

“有点意思。”

源嘴角勾了勾,在想是哪个好徒弟的杰作。

“能把为师的元灵困在凡人体内,不是一般长进,让我知道是谁一定重重有赏。”

说这话并非气恼,是真的有点欣赏这次“恶作剧”,因为还挺有趣的。

“哇——哇——”

臂弯里的孩子见他不理自己,哭得更大声了。

而另一个,竟懂事地将自己的一根小手指塞进了哭的那个嘴里。

哭的那个得到了安抚,立刻止住眼泪,吮吸起别人的手指来。

“谁家的娃娃?”

源自语道。

当凡人是有点好玩,不过总要先搞清楚状况。

没有仙力就是不太方便,否则打开天眼一看便可知晓凡人的前世今生,来历去处。

但他现在能做的,唯有闭上眼睛回想之前的事,寻找蛛丝马迹。

昨日,极乐洞府深处,他正在乾坤镜前“吃瓜”。

这是他作为创世神最大的乐趣所在。

女吴星有两块大陆,一曰“泛洲”,一曰“渔洲”。

泛洲物产丰茂,人人丰衣足食,饱暖思欲,最大爱好是“追星”。

而渔洲土地贫瘠,十年九荒,不适农耕,却盛产俊男靓女。

是以,渔人便将本洲貌美男女包装出口,到泛洲贩卖“明星效应”,换取各类资源,谓之“渔乐业”。

千百年来,泛人重色,渔人逐利,倒也各取所需,相得益彰。

徒弟们常打趣他:

“师父,你是不是为了满足自己‘吃瓜’的爱好,才故意把泛、渔二洲创造成这样?”

源从不回答,只高深莫测一笑……

乾坤镜中,泛洲大街小巷人声鼎沸,《渔乐圈》杂志遭到哄抢,只见其头条赫然写着:

“惊天巨瓜!顶流女爱豆潭星儿隐婚抛夫弃子,疑似出轨经纪人!”

看看这标题,看看这关键词!

隐婚、抛夫、弃子、出轨……

啧啧,任何明星沾上其中一个都是妥妥的头条热搜。

不愧是你潭星儿,这天生热搜体质绝了,居然一人独占四样!

据说,爆出这一巨瓜的不是别人,正是潭星儿的隐婚对象——池远。

在此之前,这个男人在泛洲群众心里不过是蹭潭星儿热度的小白脸而已。

他们一起上过恋爱综艺,池远全程跪舔星儿,后来传过一段时间绯闻便销声匿迹了。

有人说,池远在泛洲欠下巨额债务,逃回渔洲躲债去了。

而潭星儿前几日刚在一档生活慢综上透露自己仍是单身。

谁也想不到,这两人居然早已秘密领证,还在两年前诞下了一对龙凤胎!

“龙凤胎?”

源猛然睁开眼睛,低头重新审视怀中的两个小娃娃。

爱哭的那个眼睛大大的,双眼皮,小翘鼻,样子很像潭星儿,好像是个女娃。

懂事的那个一双丹凤眼,直鼻薄唇,英气逼人,像池远,大约是个男孩儿。

这么说,他这具身体的主人就是……池远?

既然如此,他大概猜到这次的“恶作剧”是出自谁手了——

昨日“吃瓜”的时候,大徒弟宿心湖来送过茶,问他:

“师父,今天的‘瓜’是否和您胃口?够不够劲爆?”

“从未见过如此精彩之瓜。”

“您满意就好。”

“等一下。”

“师父,还有何事?”

“这一切,不会是你……”

宿心湖笑了一下:

“怎么可能?”

“那就好。”

他挥挥手,示意宿心湖离开,但想想又加了一句:

“记住,我虽爱‘吃瓜’,却从不插手世间因果。”

宿心湖沉默了一下,几不可闻地说了句:

“是吗?”

当时他没有多想,喝了茶便去睡下,一醒来就变成了池远。

现在想来,那杯茶有问题,大意了。

他暗自思忖:

宿心湖那只小狐狸,难道是想看看为师如果成了“瓜中人”是否还能继续置身事外?

“也太低估为师的铁石心肠了。创世万年,看尽沧海桑田,除了你们几个,为师何尝多管过一桩闲事?”

源无奈地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许是感觉嘬手指不过瘾,“女娃娃”又哭了起来。

“男娃娃”见安抚不了,奶声奶气地向他求助:

“爸爸,弟弟饿。”

“弟弟?”

他微微惊诧:

原来那个大眼睛爱哭的是男娃,那这个丹凤眼懂事的难道是女娃?

“你是姐姐?”

小女娃眨眨眼睛,不解地望着他:

“爸爸,你怎么了?”

没有否认,那就是了。

男生女相,女生男相,这俩小娃娃当都是有福之人。

呵,也对,能遇到他,肯定是有福啊。

“爸爸,弟弟饿了!”

小女娃又一次摇他的手臂,微蹙的小眉头像一对相望的小山。

但真正让他烦躁的是那男娃娃的哭声,吵得脑仁儿疼!

“好吧,给他吃什么?”

小女娃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爸爸今天怎么怪怪的?

“唉……”

见没有回答,源只得起身去寻找可以喂食的东西。

但是刚下床——

哐地一声巨响,他被什么东西绊倒在地。

起身一看,是一个燃尽的炭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和渣女顶流离婚了》

原创文章,作者:吉吉如绿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625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