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颂林菀周嬷嬷,林菀周嬷嬷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平安颂

小说:言情

作者:林菀

简介:

五月万物生长,鸟语花香。

距离锦州城三十里开外的地界,古老的光岩禅院,在郁郁葱葱的草木衬托中,更显灵气四溢,庄严巍峨。

相传这座寺庙迄今已有近八百多年的历史,它面临碧波万….

角色:林菀周嬷嬷

平安颂

《平安颂》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风起,生变 1

五月万物生长,鸟语花香。

距离锦州城三十里开外的地界,古老的光岩禅院,在郁郁葱葱的草木衬托中,更显灵气四溢,庄严巍峨。

相传这座寺庙迄今已有近八百多年的历史,它面临碧波万顷银光闪耀的东太湖,背靠诸峰连绵重岩叠翠的九巍山,园中有汉朝皇室长公主亲手栽植的四棵古柏。庙中佛像均塑金身,高大威严,以亘古不变的姿势注视着芸芸众生。

庙里香烟缭绕,络绎不绝的信男善女赶到这里,他们双手合十,举过胸口额头,然后跪拜在佛前,诚心祈愿。一到五月便天天如此,以致庙内许多石板都凹了下去。

林菀每次到来都行色匆匆,难得有时间观赏庙中景色,倒是因为心中有所惦记,便也从不忘记跪拜大殿正门所供佛的一尊释迦牟尼佛。

此刻,已经快到晌午,跪拜完毕的林菀便起身准备前往寺庙后院。

庙中有一高个儿面善和尚见到林菀,分开人群,上得前来,亲切的为她指路:“小娘子,方丈已经等你半日功夫,赶快去吧。”

“谢谢不二师父,我这就去见方丈。”

12岁的林菀,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粉色对襟襦裙,用浅蓝色绸带简单系结;梳了几缕刘海,扎了两个垂头小髻,一张小脸带着温柔笑容,惹人喜爱,此刻听说要见的人正在等她,便在回礼后径直奔至寺庙后院。

穿过几处佛堂亭殿,顺着一处装饰精美的间墙拐弯,踏进一处清幽的小门,便来到了人烟稀少的后院。只见几棵郁郁葱葱的树木之间,枣红色亭尖的八菱柱亭里,一位身着灰色袈裟的僧人正盘腿坐在亭中闭目沉思。

这位僧人生得眉清目秀,虽然已是中年人模样,却较普通僧人生得更加俊朗伟岸,倒像不似出家人般,更像是城中翩翩贵公子。当他睁开眼眸,那漆黑如墨的眼中,平静得不染世俗的神情,干净得如同雪域苍穹,无欲无求,让人无端敬畏,倒像他就是这寺中僧人了。在他身侧站着一位小沙弥,一脸稚气,见到林菀,似大人模样对她浅浅一笑,露出两个酒窝,甚有几分可爱。

林菀回他一笑,面对僧人恭敬道:“师父,徒儿来了。”

“嗯。”僧人一动不动,只收了手中盘着的佛珠,算是允许林菀上前。

林菀放轻脚步过来,将手中的包袱放下,推至僧人面前诚恳致歉:“对不起师父,徒儿今日来晚了些,我娘她病得愈发重了,我不放心,待她喝过药后再赶过来却已迟了。”

“没关系。”

僧人不多言语,从林菀拆开的包袱里,捡起一颗佛珠,这佛珠乃是一般花梨木雕刻而成,颜色尚新,却自有几分浑然天成之感。

“不错,你进步了。”僧人用手指指腹抚摸佛珠,感觉佛珠珠身光滑平整,应算得上是中等品质。

“这半月来,徒儿因为娘的病情耽误了些时日照顾她,只雕了三串佛珠,共三百余颗,师父,徒儿未能完成六百颗佛珠的任务,请你责罚。”

“为师不罚你,因为你完成了为师对你的考验。”

林菀有些不解:“可是徒儿并未完成师父布置的任务啊。”

“你从六岁起便跟着师父学习雕刻,虽说你的初衷是为了谋生计,但是到了现在,从你对待佛珠的这份态度,我已知道你已有了‘匠心’,这半月时间如若精细雕刻,以你的水平如何也只能完成至多三百余颗,今日你做到了,并未为了追求数目降低品质。为师要奖励你,给出比平日多两百钱的工钱购买你的佛珠。”

林菀脸上闪过一丝惊喜:“徒儿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师父你了,师父你既教给我雕刻手艺,又购买我的雕刻品,让我能够赚钱替我娘看病,这份恩情,徒儿没齿难忘。”

“言重了,为师也只是行个方便,这开光的佛珠,由你这等灵气之人雕刻而成,也算是福缘。”

“无论如何徒儿还是要谢谢师父,如若不是师父你指给的这条路,我娘怕是早就没了……”

林菀一阵心伤,忍不住有几分哽咽,红了眼眶。

僧人一声叹息,举起佛珠喃喃低语:“我佛慈悲。”

这低沉的四字一出,林菀知道师父又要闭关念佛了,便跪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小沙弥从怀中拿出一个荷囊来,递给林菀:“女施主,时辰不早了,请自去庙里用斋饭吧。”

林菀拭泪接过,说了声谢谢,准备离开。此时却听见身后不远处有人喊道“小娘子”,其言语间竟是有几分急切。

林菀从凉亭望出去,只见是自家娘亲的老仆,当下有几分疑惑:“周嬷嬷,你怎么来了?”

年约五旬的老仆拖着稍显笨重的身体,气喘吁吁的走上前来,上气不接下气的对林菀解释道:“小娘子,你娘她怕是不行了。就在你刚走后半个时辰,你娘便吐了几口血,看来是熬不过今日了,你那阿婆见此,就去刘员外家寻了人找过来,看样子是要等你娘一走就要将你……”

“你说我娘她不行了?这怎么会,我离开时她还好好的,不成……我得马上回去看望我娘!”林菀没有心思听后半句,连小沙弥刚刚给的钱袋掉了都不知道,拔腿便向门口跑去。

“小娘子,你等等老奴啊!”周嬷嬷捡起林菀掉了的钱囊,跟上前去,满脸却尽是一副担忧之色。

两人沿着山路一路急行,待赶至锦州城内也耗费了两个多时辰。

穿过锦州城热闹的市集,来到城西偏僻的巷子一隅,一幢门庭冷清的院落,便是林家所在。林菀一路赶回,顾不得衣衫不整,就要推门而入。

周嬷嬷却一把拉住林菀,捂住她的嘴道:“小娘子,听老奴一句话,这正门你今天进不得。刚才一路且赶急赶,奴家几次要与你说关于刘员外的事情都没有机会,这下好歹到了家,你得听我把话说完啊!”

林菀见此,慌忙点头。

周嬷嬷见她终于算是冷静了几分,便放开捂住她嘴巴的手,将她拉到一边,压低声音同她说道:“你也知道你阿婆自从你爹爹死后,一直不待见你们娘两儿,除了瞒下你娘的大半嫁妆,还指望着你娘做绣活儿省下来的银子过活,这可正是让你娘年纪轻轻就累得病倒的原因,可她哪里有过半分悔意?想她平日不管你们死活也就罢了,自从你娘病倒以来不曾有过半句关切话,还动不动就指桑骂槐,说你和你娘拖了林家的后腿。如若不是这两年我强拦着那市井泼妇的一般的势利眼,唯恐她早已将你娘两儿赶出这林家院子了。

殊不知今日早晨她却突然到你娘屋里去看望你娘,那个时候刚好遇到你娘吐了血,你阿婆看见了却不如往日那般嫌弃,反而笑语盈盈的安慰你娘好好养病。你娘不放心,便让我跟了上去,我见你阿婆一出门便去找了你那瘸腿小叔,凑近了方听见你阿婆对你小叔说道你那娘怕是熬不过今两日了,嘱咐你小叔快去将刘员外家的管事叫来,只等你娘一落气,就要将你卖了去做刘员外的童养媳。这会儿,估计那刘员外家的人就在院子里等着看人呢,你这一去恐怕就会被他们控制起来再也见不着你的娘了。”

林菀听得发急,怒道:“他们要将我卖掉,我偏生不如他们的意!我要和他们理论去!”

“现在不是着急自投罗网的时候,赶快随我去见见你娘吧,她这会儿恐怕已经不好了……”

“谢谢麽麽,待我见过我娘后再和他们理论!”

林菀点点头,一双眼里含满感激的泪光。

周嬷嬷爱怜的握住她的手儿,领着她走了后院,谁知道后院紧锁着,两人合力也推不开来。周麽麽急得直跺脚,林菀看着并不太高的院墙,一横心,便向上攀爬而去。

这墙壁早已经斑驳脱落,成人一跳一跃便能够着顶端,奈何林菀方才12岁,周麽麽见此也顾不得太多,自管蹲下,让林菀踩着自己的背,林菀这才爬上院墙。到了院子里,林菀找来竹梯接了周麽麽进来,两人当下直奔林菀娘的住处。

照不到阳光的简陋屋子里,五月天气也透着一股阴郁之气,根本不是病人养病的好住处。林菀走进屋子,径直来到床头,撩开了蚊帐。床头躺着的妇人,双目紧闭,一张脸上没有丝毫血色,瘦弱无骨的双手耷拉在胸前,竟是没有知觉般一动不动。

“娘。”林菀见此,焦急呼喊。

这妇人没有丝毫反应,竟不似平日喊了便会悠悠睁开双眼,林菀慌了神,拍拍妇人的脸,接连喊了几声,这妇人依然没有丝毫醒转的迹象。

“娘,你怎么了,你不要吓莞儿啊,你赶快醒过来啊!”林菀急得哭了起来,“娘,娘你醒醒啊!”

妇人被吵闹,神情更加痛苦,却醒不过来。

“周麽麽你快过来看看,我娘她到底是怎样了,为什么她不睁眼看我呢!”

周麽麽见此情景,走过来,仔细一看妇人额头满是汗水,便让林菀扶起妇人,伸出大拇指弯曲着用力按向妇人的人中穴,如此一番,妇人这才悠悠醒了过来。

“娘,你终于醒了,你知道吗,你刚才差点吓死莞儿了。”林菀扶起妇人,一张小脸眉头紧皱。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平安颂》

原创文章,作者:林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5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