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君纪\/女君纪》小说全文在线试读,《宋真宗刘娥》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女君纪\/女君纪

小说:古言

作者:米兰Lady

简介:“桑中卫女,上宫陈娥,或沉湎于情爱,或困顿于家庭,而你看向闺闱帘外坚定的眼,有岁月和磨难泯不去的光艳。”“你很爱自己,也不吝于爱人。你有宁为玉碎的决绝,也有上善若水的慈悲。我在心中称你

角色:宋真宗刘娥

女君纪\/女君纪

《女君纪\/女君纪》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9.秦王

他目光若水宁和,温言道:“没事了。”

数十天来的惊惧、奔波、劳累,以及面对的困境、所受的威胁,好似都随他这寥寥数字被晚风吹去,他的语音带着温柔的情绪,令刘娥感觉到此刻的安稳不容置疑。她心微微一颤,双目有阔别已久的,将要盈泪的湿意。她仓促地垂下眼帘,避免他看入自己的眸心:“刚才我听见马蹄声……你就是那个骑马的人?”

他以淡淡一笑表示默认。

刘娥站起向他裣衽一福,他以手虚扶:“姑娘不必客气。”

龚美此刻也从晕厥的状态中醒寤,左右看看,发现刘娥,立即冲了过来:“妹妹,你没事吧?”

刘娥摆首:“我没事,是这位公子救了我。”

龚美戒备地打量那男子,目测不是歹人,方才朝他抱拳施礼:“多谢公子仗义相救。”

男子和言道:“不必客气。看二位模样,应该是异乡人吧?京城一向安定,劫掠盗匪甚少,我今日遇见,原该严加惩戒,却不慎让他们逃走,一时疏忽,对不住了。”

刘娥道:“公子哪里话。若非公子出手相救,后果不堪设想,我与大哥十分感激。”

男子微笑,又问:“姑娘要去哪里?若蒙不弃,我送你们一程。”

刘娥迟疑,但看看他明澈的眼睛,终于还是直言道出目的地:“我们要去秦王府。”

男子有些讶异:“秦王府?姑娘去秦王府有何贵干?”

刘娥亦坦诚相告:“我是孤女,父亲曾是秦王麾下将领,父母曾说走投无路时刻来投靠秦王……”

男子了然颔首:“我明白了。正好我也要去秦王府,这便送你去吧。”

刘娥道谢,启步欲行,但刚走一步便又跌倒,手捂足踝痛苦不堪。

龚美关切地过来扶她:“怎么了?”

那男子随即低身,轻轻拨开鞋袜查看了刘娥的足踝,然后道:“想是刚才被歹人摔下时扭伤了足踝……姑娘乘我的马吧。”

刘娥一惊,立即推辞:“不!公子愿意相送,我已感激不尽,怎能再乘你的马。”

男子道:“你足部受伤,若不骑马……或者,我背你?”

他挺直鼻梁下的双唇薄如刀削,弧度柔美,此刻一侧唇角悄然扬起,似一指挑动琴上丝弦,清越的乐音随之在她心间萦转。

刘娥但觉双颊灼热,有千缕暖流沿着血脉于这短短一瞬涌上自己的脸。而那男子偏还作势在她面前蹲下,镇静地背对着她,似在守候。

龚美忽然像发现天生异象般,不合时宜地高声道:“咦,妹妹,你脸红了!你居然脸红了!”

刘娥自幼在乡间与女伴相处,一直以她们的保护者自居,极少显露女儿态,对龚美也坦率如兄弟,毫不扭捏,是以龚美几乎不见她羞涩神情。如今龚美这般惊诧,听起来倒像是她脸皮一向忒厚。刘娥尴尬之下朝他掠去一道近乎凌厉的眼风,勉力站起,单足一蹦一跳地朝马走去。

男子笑笑,起身过去,将她扶上马。行动之前先引袖蔽住自己双手,再伸臂扶她,不失礼数地避免与她肌肤相触。

刘娥乘马,那男子牵马,与龚美一起步行。沿途街道植有槐花,已开至盛期,风舞之下花朵从月光中飘落,簌簌地拂响他们并肩而行的影子。刘娥将目光从男子身影上移至前方,仰首感觉扑面而来的淡淡花香。将老的春光,褪色的街市,一切好像与起初无异,一切又似将焕然新生。她听着悠扬若有旋律的马蹄声,露出微笑。

走到秦王府门前,两名守门的侍卫看见那男子,立即上前行礼,抱拳躬身,态度十分恭谨:“楚王安好。”

男子点点头,转身去扶刘娥下马。

刘娥惊讶地打量他:“你,是楚王?”

他浅笑,未直接答,只道:“我姓赵,名叫元佐。”

龚美大为惊喜,忙上前深深一揖:“原来我们的恩人是素有贤名的楚王。”

楚王元佐是皇长子。龚美与刘娥此番赴京,越接近都城,遇见的百姓就越爱议论时局,其中有不少便是关于楚王元佐的。说他从小便聪颖警慧,才思妙敏,又精于骑射,且容貌颇似今上,因此皇帝格外钟爱。楚王良善,做过许多扶助平民的事,甚得民心。如今国本未立,许多人都在猜测皇帝会将储君之位给时任开封府尹的秦王廷美,还是给爱子楚王元佐。

此刻的赵元佐只是对龚美微微摆首:“传闻难免浮夸,我平素所为都是些无关民生的小事,算不得什么。我们快进去见秦王吧。”

赵元佐带刘娥、龚美进入王府堂中,秦王赵廷美立即迎了出来。

刘娥举目望去,见秦王比自己想象的年轻许多,不过三十四五光景,仪表不凡,举止儒雅,见了赵元佐即展颜笑,目光和煦,观之可亲。

赵元佐欠身行礼:“元佐给四叔请安。”

赵廷美近身相扶,嗔怪道:“说过多次了,你我无须如此客气。“旋即又笑问,“今日怎的这么晚来?花厅里给你温的酒都凉了。”

赵元佐道:“今日我去玉津园射柳,回来时路上遇劫匪强抢一女子,所以耽搁了。后来得知这姑娘的父亲与四叔还有些渊源,便把她带了回来。”

赵元佐示意门边的刘娥和龚美进来。龚美扶着刘娥入内,两人向秦王施礼。

赵廷美犹疑地看着刘娥:“这位姑娘是……”

刘娥应道:“我叫刘娥,我父亲是刘通,曾任虎捷都防御使、嘉州刺史。”

赵廷美顿时明了,看向她的目光旋即变得柔和:“原来是刘通之女。快请坐。”

众人分别坐下,在赵廷美要求下,刘娥叙述了身世和遭遇,直讲到遇见赵元佐。听得赵廷美连声叹气,道:“当年刘通随我从征太原,出生入死,曾救我于危难之中。他战死沙场后,庞夫人要回娘家,我还道她有意改嫁,未加挽留,却未料到你们在舅家生活如此不济。若我当初把你们接到京城居住,你们便不会受这么多年苦。”

刘娥摆首:“我母亲一向不爱白白领受别人恩惠,也不想叨扰秦王,所以宁愿默默在华阳生活。”

赵廷美道:“这些年真是委屈了庞夫人。如今你既来到我府上,我必不会亏待你,会好生供养,如同女儿一般。”

刘娥闻言起身作揖:“谢大王恩典,但刘娥不愿无功受禄。大王收留我在王府中做一名侍女,让我做点事,每月和府中众人一样领点月钱,我便心满意足了。”

赵廷美讶然道:“那如何使得。你父亲有恩于我,我不能亏待你。”

刘娥决然道:“我不想做被人供养的花儿鸟儿,只想凭一己之力养活自己。大王尊重我的心愿,便是善待我了。”

赵廷美无言以对,无奈地朝赵元佐笑笑。

赵元佐亦赞同刘娥选择,劝赵廷美道:“四叔,刘姑娘性子强,颇有主意,既不愿无功受禄,四叔就成全她吧,给她找些事做。”

赵廷美想想,对刘娥道:“既如此,你就学学点茶,在我书斋伺候茶水吧。”

刘娥露出喜色:“谢大王成全。”

赵廷美看看她身边的龚美,问:“龚师傅会做首饰?”

龚美答道:“是的,小人在益州各地打了十年首饰。”

赵廷美颔首:“我府中女眷甚多,若不嫌弃,你也留下来,为她们做首饰吧。”

龚美喜而下拜:“谢大王恩典,小人感激不尽。”

刘娥与龚美此后便留于秦王府中。龚美见刘娥为苦练点茶起早贪黑,格外辛劳,颇为不解,问她:“秦王此前已经表示会像待女儿一般养你,你顺势在王府中做半个郡主即可,又何必苦学技艺,让自己这般劳累?”

刘娥反问:“如果你家中来了一个穷亲戚,一事不做,整日待在家里白吃白喝,你会高兴么?”

龚美犹豫,半晌道:“但来的是个小姑娘,我不缺钱的话,养着也无妨。”

刘娥笑了:“若你有妻妾,她们看见夫君莫名其妙养着一个小姑娘,会作何感想?”

龚美恍然大悟:“你是怕王府中人不满。”

刘娥浅笑不语。她从小游戏于街市,见识过市井妇人眉飞色舞传播流言的功力,不想自己因贪恋位高者一时关照而沦为妒嫉之心的牺牲品。秦王正值盛年,在其身侧亦须警醒,她希望他多关注自己的职事而非容貌。何况,多学一门技艺总是不会错的,双手、技艺和头脑,许多时候都比他人的庇护可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女君纪/女君纪》

原创文章,作者:米兰Lady,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41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