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为奴.公主不妥协》夏傲雪赵大夫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一朝为奴.公主不妥协

小说:言情

作者:夏傲雪

简介:

漆黑的天空下,夏傲雪就这样静静的躺着,周围散发着一股很浓重的血腥,空气之中飘过腐烂味道,没有任何的光线,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周围静极了。不,仔细听,能听到轻微的啃咬皮肉的声音。由于天气炎热,那些尸….

角色:夏傲雪赵大夫

一朝为奴.公主不妥协

《一朝为奴.公主不妥协》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重生

漆黑的天空下,夏傲雪就这样静静的躺着,周围散发着一股很浓重的血腥,空气之中飘过腐烂味道,没有任何的光线,也没有任何的声音,周围静极了。不,仔细听,能听到轻微的啃咬皮肉的声音。由于天气炎热,那些尸体腐烂的更快,除非是饿极了的老鼠或是秃鹫,其他的肉食动物怕也要绕道而行。

夏傲雪面无表情的翻了个身,手臂触到一截千疮百孔的手臂,夏傲雪拿起来放在鼻子下面嗅了嗅,摇摇头,好久没运死人过来了,这边已经没有新鲜的肉可以让她吃了。夏傲雪想咬一口,但那浓重的腐烂味让她不由的干呕起来。

三年了,亡国整整三年了。夏傲雪冷笑一声,夜越来越深,吹来的风已经带有几分寒意。每到这时候,夏傲雪的腿便开始痛,让人无法忍受的痛。如果这时有光,你会看见夏傲雪的裤腿是空的,被人硬生生截去了双腿,扔到了这死人坑里。腿部传来的痛楚,让夏傲雪意识到自己还是有感觉的。

她以为亡国只是噩梦的开始,没想到她仇人竟然还将她扔到军营,供士兵们整日玩。夏傲雪每日在军营里饱受非人生活,因为中了软骨散,她只能听天由命,就是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没有。或许是天见犹怜,瘟疫在军营里蔓延开来,夏傲雪也染上了。怕传染整个军营,军头便把染有瘟疫的士兵连夜焚烧,但是却唯独放过夏傲雪,只是砍去夏傲雪的双腿,将她扔到了这死人坑,日日夜夜与死人为伍。

而如今,明明已身染瘟疫,仇人却还是不肯放过她,挑断她的手筋和脚筋,丢进死人坑,死亡不可怕,但是在等待死亡的那些恐惧,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我夏傲雪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老天爷要如此待我!夏傲雪仰头冲天撕心裂肺地喊叫着:“宣承恩,北安容,若有来生,我也要你们尝便我所尝过的一切痛苦!”她说完这句,忽然一口血喷了出来,渐渐的失去了意识。

“三小姐跳水了,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冤孽啊,怎么会这样啊。”

夏傲雪只觉得自己变得十分沉重,呼吸困难,好像有一块大石头压在胸膛之处,怎么也透不过气来。她艰难地想睁开眼睛,可还没睁开就感受到了水温和水带来的压迫。

夏傲雪马上闭上眼睛,这声音,这感觉,这温度,自己是在水里?可自己不是应该在死人坑里奄奄一息吗?怎么会在这水里?

好在夏傲雪水性还算不差,她试图冲出水面,才蹬了一下,她更加不可思议了,她本被挑断经脉的手和脚,竟然可以动。

来不及多加思考,夏傲雪只觉胸口越来越闷,她深知再不出去,马上就要窒息而死,她动了动,却不想脚上竟然还绑着块石头。

夏傲雪转过身,摸索到脚上,套着个绳套,她使劲地解着,可这绳套结打的十分牢固,她身子本就虚弱,加上又是在水里窒息的厉害,手哆嗦着怎么也解不开绳套。

“有人落水啦,快来人啊。”

“这姑娘看起来有几分眼熟啊。”

“可恨我不会游泳,不然我便下去救这姑娘。”

岸上三三两两几个百姓假惺惺的喊着,哭着,众人只觉得眼前一晃,有道身影一闪而过,紧跟着就听到了扑通一声。

夏傲雪只觉得自己的意识越来越模糊,彻底陷入昏睡前,看到一道人影拼命地向她游过来,死命解着自己脚上的绳套。

四周漆黑一片,是哪里有人成亲吗?喜庆的唢呐声,还有一身大红嫁衣的新娘子,可真漂亮。可是,她为什么倒在地上哭?

“你不说,我就剜这婢女一刀,半刻钟不说,我就继续剜,我倒要看看,究竟是我的刀硬,还是你的心狠!”是谁如此狠毒?

“大宣的军队破城后,在夏侯国城内毫无顾忌的烧伤抢夺,有的面目全非,有的缺胳膊断腿,有些妇女甚至不堪侮辱,投河自尽,一时之间,城外的护城河上浮起密密麻麻的尸体。”又是谁在绝望地哭诉?

夏傲雪只觉得自己好似置身于一片大海中,身不由己的上下波荡起伏着,心一下比一下要刺痛,痛的似乎要喘不过气来。她伸手想抓住些什么,可除了空气,就只有绝望。

“赵大夫,您一定要救救小姐。”一个瘦弱的婢女,跪在床沿边,拉着床上昏睡不醒女子的手,“只要赵大夫能救活小姐,平安做牛做马毫无怨言。”

“赵大夫,这孩子怎么到现在还没醒?”帷布不远处站着一高贵端庄的女子,手里拿着一串佛珠,边滚着佛珠边说,“阿弥陀佛,这孩子可真命苦。”

“大太太,老夫也尽力了,只能听天命了。”赵大夫提起医药箱,先行离去。

“这选秀的名额下来了,反而出这样的事,她也是无福的命。”另一女子擦拭着眼角的泪水,叹了口气,“姐姐也别太难过,你对她,自是不能好的再好,她也会明白的。”

两人皆是摇头叹气,一些事项再三交代后才走了出去。

“姐姐,这是办的如何?”那人掩嘴而笑,刚刚在屋子里的悲伤难过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得意,“即便不死,名节也没了,凭什么去参加选秀?”

大太太闻言并不回答,“斩草不除根,只怕祸害不省心啊。你还是要多留个心眼。”

“是。”

夏傲雪好像觉得此刻自己又好似置身于火海之中,铺天盖地的大火围着她,将她的头发,衣服全都烧焦了,嘴唇干的裂开了,想开口呼救,却发现已经嘶哑的说不出话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些可怕的场景都不见了,仿佛还能听见有人在说话。

“小姐,您再不醒来,可真的是要撇下平安,跟随夫人去了吗?”那人哭的声音都哑了,似乎还伸手探了探床上人的鼻息,发现竟没有任何气息了,当下哇的大哭一声,“既是如此,那小姐等等平安,平安马上就过去照顾你。”

说完头竟是毫不犹豫就朝着床沿上撞去,刚撞下,平安却是吃了一惊,怎么不痛?

“唔……”却另有一人痛的闷哼一声。

平安一个激灵,抬起头却看到有只手挂在床沿边,刚刚就是这只手挡在自己额前,才避免了自己寻死,她激动的看着床上的人,只见她痛的微微蹙眉,还闷哼出生,喜的平安一下子扑到床上,紧紧抱住:“小姐,您终于醒了,小姐!”

夏傲雪缓缓睁开双眼,木兰花雕刻的红木木床,身上盖着江南棉的锦缎被子,屋里散发着淡淡的檀香味道,还有这抱着自己哭哭啼啼的小丫头。

这,是哪里?自己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而且手脚灵活,根本就不是之前在死人坑里等死的自己。

“再抱下去,我快要断气了。”

夏傲雪沙哑而又陌生的声音,连她自己吓了一跳。

平安破题而笑,将脸颊的泪用袖子胡乱一擦,小姐能醒过来实在是太好了,激动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小……小姐,太好了,没死,没死……”

夏傲雪这几天虽一直身处恶梦,但总可以听到有人在说话,她原本以为只是其他人出现在自己的梦境里,此刻看来只怕他们以为自己是昏睡的,却没想到都可以听到他们的对话。

“把镜子拿给我。”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夏傲雪让这小丫头把远处的铜镜递给她。

平安双手端着铜镜,哭了好几天的眼睛肿的比核桃还大,“小姐,这几天可把奴婢吓坏了。”

夏傲雪看着铜镜里那陌生的女子,这根本不是她本来的样子,镜子里的女子,一张十足的心形脸蛋,小巧挺拔的鼻子,柳叶般弯弯的眉,薄薄的嘴唇,那浓密的青丝有些凌乱地贴在脸颊边。

这具身体是别人的,可意识还是自己的。真是天不亡我!夏傲雪只觉得这是老天也看不下去了,给她重生的机会,让她复仇,让她查清楚当年灭国的真相,让她把当年承受的痛苦,一样一样让他们都承受一遍!

只是不知道自己重生到了谁身上,想到这夏傲雪揉着太阳穴,故意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眼前这小丫头一脸的自责,道:“奴婢原本是打算和小姐一起去天沐寺祈福,可奴婢中途去后院给小姐拿斋饭,回来就一直找不到小姐了,回府才听说小姐落水被人救了送回来。”

“小姐,都是奴婢的错,是奴婢没看好小姐。”小丫头扑通跪了下去,“小姐,您怎么罚奴婢都没事,只求小姐好好活下去,就算……”她几次三番想说下去,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就算什么?”

“就算不能参加选秀,依照小姐的条件,嫁户普通人家,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一朝为奴.公主不妥协》

原创文章,作者:夏傲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397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