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见成姻缘》张世荣吴妈妈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三见成姻缘

小说:言情

作者:张世荣

简介:

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到地上,躺在树下榻上的琳箐身上榻上地上都有了斑驳的影子。琳箐睁开眼看着树枝,太阳有些刺眼,不一会儿琳箐就觉得眼睛有些发酸,闭一下眼,耳边似乎又听见娘温柔的声音,哪能这样躺着,快起….

角色:张世荣吴妈妈

三见成姻缘

《三见成姻缘》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1、议亲

阳光透过树叶洒落到地上,躺在树下榻上的琳箐身上榻上地上都有了斑驳的影子。琳箐睁开眼看着树枝,太阳有些刺眼,不一会儿琳箐就觉得眼睛有些发酸,闭一下眼,耳边似乎又听见娘温柔的声音,哪能这样躺着,快起来进屋换衣衫去。睁开眼,琳箐叹了口气,可是娘已经没了,去年七月,娘殁在扬州,到八月时候就收到老家的信,祖父在六月去世,正任扬州知府的父亲张世荣带着全家举家回来。

  没了娘,又换了个新地方,六岁的妹妹琳琅怎么都适应不了成日哭泣,兄长不能照顾,长姐已经出嫁,只有自己安慰妹妹。仿佛是一夜之间,琳箐就被迫长大,从娘怀里的娇娇女变成能理家务能照顾妹妹的大人。琳箐抱住膝盖叹了一声,多希望娘还在身边,这样就可以依旧撒娇。

  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接着是六巧焦急的声音:“六姑娘,出事了,出大事了。”琳箐的眉微微皱了皱转身看着她:“能出什么事,现在全家上下都在守孝呢,又没客又没什么的。”六巧的眼瞪大,双手比了下:“六姑娘,的确是大事,方才吴妈妈叫我倒茶进去,听到什么要给老爷寻门亲事。”

  轰的一声,琳箐只觉得头上有什么东西炸开,弯腰要去找鞋,六巧已经给琳箐穿着鞋,嘴里可没忘了继续说话:“我还听说,什么是个刚十四的如花似玉的大姑娘。六姑娘您听听,刚十四,比大姑奶奶还第三者岁呢,怎么就要做老爷的填房?”

  琳箐急匆匆穿了鞋也不想接六巧的话就往外走,走了两步猛地醒悟不由哑然失笑停下脚步,六巧没想到她会停下脚步,差点整个人都扑到她身上,站定了才说:“姑娘,您怎么不走了?”

  琳箐坐回榻上,对六巧勾勾手:“祖父去年六月刚去世,爹要守孝,总还有两年才满孝呢,哪个人这么不长眼这时候给爹说亲?”六巧面色更急:“六姑娘,奴婢本来也是这样想的,谁晓得那媒婆说啊,现在先悄悄定下,等满了孝再嫁过来才叫好。现在那个人的兄弟还坐在厅上呢,老太太很满意,还说,”

  六巧话没说完,琳箐已经往厅上跑,六巧没想到琳箐跑的这么快,忙跟在后面。张家老宅并不大,琳箐很快就跑到前面,正准备进厅,已有个妇人拦住她:“哎,我说六侄女,你这慌慌张张做什么?不是常说我那没福得见的三嫂子,可是大家闺秀,怎么教出来的女儿就这样慌慌张张,我瞧啊,还比不上我那两个闺女。”

  琳箐抬头看见是张四太太,眉微微皱一皱但还是停下脚步行礼道:“四婶好,不知四婶几时来的,还请到里面奉茶。”张家分家已久,张老太太原本和张大老爷一起住,但张世荣一直在外做官没有在老家置办宅子,这回家奔丧守孝也不能没地方住。就由张老太太做主,把张家老宅一分两半,由张世荣给张大老爷一千两银子,东边住了张大老爷,西边安顿张世荣一家老小。

  张老太太又以张世荣没了妻子,家里孩子无人照管为由,搬进张世荣家里照管家务。这让眼巴巴盼着张世荣能住进自己家好沾些油水的张四太太大失所望,但张老太太做的主,她也不敢有二话,只面上带了笑,打着来探望这两个没娘的孩子的旗号常往这边跑,好哄过了这两孩子的心得了些好处。

  谁知琳箐虽年纪小,跟着张世荣在任上又有张太太的教导,早瞧出张四太太的打算,只是吃亏在年纪小些,难免言语上带了些不恭敬。张四太太吃过几次言语上的亏,晓得从这里入手是不成的,对琳箐也不满起来,常借机用了长辈架子奚落她。

  琳箐见张四太太又奚落自己,也不理她就往厅上走,张四太太气的在背后跺脚,这样没家教没长辈的孩子,等后母进了门,才该好好受些教导呢。六巧经过张四太太身边见张四太太在那嘴里念念有词,听了一耳朵不由皱眉,这怎么说来说去都是咒六姑娘的,有这样做长辈的吗?

  张四太太念了几句,见六巧瞧着自己,甩下帕子就扭身往外走,下巴还高高翘起,主人没有主人样,下人也没有下人的样子。

  六巧还在背后喊了声:“四太太,您不进去喝茶?”回答六巧的只是四太太的一个背影。吴妈妈已过来对六巧悄声道:“方才老太太给了四太太没脸,四太太心里正恼着呢。说来,想要些好处也是人之常情,只是这做的也太过火了些。”

  见六巧还一脸懵懂,吴妈妈伸出手指点六巧一下:“也只剩的你们几个丫鬟了,你可给我记住了,你千万要照顾好六姑娘,九姑娘那里,也要叮嘱七福照顾好了,半步都不能离开。”六巧忙忙点头,吴妈妈又叹气,若不是老太太发话,六巧这样的人哪能贴身服侍姑娘?姑娘们身边的大丫头,规矩礼仪行动做派,可是比那些寒薄人家的小姐还要好的。

  可回了这老家,老太太就嫌姑娘们每人身边配的丫鬟太多花费银子,又说居丧人家事事都要简朴,把下人们遣散一大半,两位姑娘身边都只留的一个奶妈两个小丫头,若不是碍着自己是死去太太的陪房不好打发回京,只怕连自己也要被遣走。真要被遣走,到时可就辜负了太太临终时的叮嘱了。

  想到自从回乡以来,事事顺从张老太太的张世荣,吴妈妈又要叹气,就不知道六姑娘能否阻挡住老爷续娶?毕竟男子家续娶也是常事,可就按张老太太的脾气,吴妈妈忧心地望了眼厅里,也不知道六姑娘能否劝得住老爷?

  死去的张太太是尚书爱女,父亲虽然致仕,兄长却还在朝中任官,数代仕宦,张世荣中进士后官升那么快和娶了这么位出身显赫的妻子有关。自然嫁妆也是丰厚的,田庄铺面首饰衣料丫鬟下人,光嫁妆上每年的出息就足有上千银子。

  这些嫁妆在张太太死后,就放在张世荣那边,说好了等以后这三个儿女各自嫁娶时就按单子上的分。张老太太一直想从张老爷手上把这份产业接过来,但事事都听从的张世荣唯独这件事不肯,说君子当守诺。张世荣既如此说,张老太太也只能打别的主意。这续娶什么的,只怕就是头一步。

  张老太太生平有两得意,一得意自己儿子年不过二十就考上进士,二得意中进士后儿子入了时任户部尚书的亲家的青眼,娶了尚书爱女做媳妇,嫁妆丰厚能耀花人眼。但张老太太生平最不欢喜的两件事也就由此而来,一是儿子中进士后就在外做官,二十来年就回家三次,二是尚书女儿的儿媳妇从没服侍过自己一日,摆不了做婆婆的架子。

  所以张太太的去世,张老太太虽也掉了几滴眼泪,心里却着实欢喜,这第二位儿媳妇可就能由着自己的心意来了。等新儿媳妇一进门,前头儿媳的嫁妆自然就要交出来,自己做老人的,总不能瞧着几个儿子有人过的不好,总要一碗水端平才是。

  此时张老太太满面喜悦地看着坐在下面的秦长安,对张世荣道:“你瞧瞧,秦家果然不愧是大族,光这么一个孩子,都这样有礼。”虽则张家所居之处称镇,但镇外就是一条大江流过,通向四县的官道又汇聚在此,客商常在这歇脚。故此镇上十分热闹,客栈酒楼南北货店比比皆是,一个镇足有上万户人家。

  张秦两族都是这镇上的大族,聚族而居也有百来年,只是奇怪的是,张秦两族虽在镇上比邻而居,两家却从没结过亲事。此时秦家主动说起,张老太太也是满心欢喜,张世荣微微一笑:“是,母亲说的是。”

  这样的称赞让秦长安有些坐立难安,望着上面和张老太太攀谈的叔公,秦长安的脸一阵阵发烫,虽说张世荣是做官的人,养尊处优看来比农人年轻的多,但鬓边已然飞霜,面上一笑就满是皱纹,难道自己的姐姐就只能嫁给这么个比自己父亲还大的人做填房吗?

  秦长安想起身离去,但临来时姐姐的话又在耳边,嫁到张家也没什么不好,能借张家的势保全住父亲的家业,为了你,姐姐嫁给一个老头子又算得上什么委屈?秦长安只有握紧拳头坐在椅上,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响起,接着秦长安只觉眼前一花,就看见一道影子飞掠过眼前,如乳燕投怀一样扑进张世荣怀里,接着是带有些许娇憨的声音:“爹爹,女儿方才梦见娘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三见成姻缘》

原创文章,作者:张世荣,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387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