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女传说最新章节阅读,秦大伯安静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恶女传说

小说:言情

作者:秦大伯

简介:

冬日的乡间是闲适而美丽的,地里的庄稼都收了上来,离明年下种时候还远,田间地头都是一片空荡荡。孩子们在田野间玩耍,平日早起晚睡的女人们此时也闲了很多,往往要到太阳都升了起来才揉着眼睛起床,做饭洗衣….

角色:秦大伯安静

恶女传说

《恶女传说》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1、剃度

冬日的乡间是闲适而美丽的,地里的庄稼都收了上来,离明年下种时候还远,田间地头都是一片空荡荡。孩子们在田野间玩耍,平日早起晚睡的女人们此时也闲了很多,往往要到太阳都升了起来才揉着眼睛起床,做饭洗衣之后就再没别的事情,多有聚到外面闲磕牙的。

  劳累了一年的男人们不再去管女人们的闲磕牙,也聚在一起或喝酒或小赌一把,尽情享受着这一年里最难得的农闲日子。

  这样的闲适安静,让人只觉得慵懒舒适。但在村口的一户人家里面,此时突然传出的咆哮似乎连飞过上空的鸟都惊了一下,翅膀颤抖地往下看。

  发出咆哮的很明显是这家的主人,他双手捏在一个年轻妇人的肩膀上,平日温文尔雅的脸上此时写满了焦急和不相信:“你再说一遍,姐姐她真的不见了?”妇人嫁过来已有两年,这还是头一次看到自己夫君这样焦急,眼里差点流下泪,但还是回答道:“是,今早我做好早饭去叫姐姐的时候,她就不见了,相公,这可怎么办?”

  一紧张妇人就开始绞起手来,看她也一脸紧张焦急的样子,男人放下握住她肩头的手:“姐姐她竟然要出家,算了,你在家看孩子,我去观音庵寻一下。”妇人那已出眼眶的泪又忍了回去:“可是相公,这都一早上了,姐姐她只怕已经剃度了。”

  男子转身,咬牙切齿地道:“剃度了就还俗,难道我还养不起个姐姐。”看着男人脸上的狰狞,妇人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可是你定拗不过姐姐的。

  男人的身影已经消失,妇人站在恢复安静的院里,直到房里响起婴儿的啼哭这才快步走进房里去哄孩子。

  男人的匆匆离去让正聚在村头茶棚里喝茶的人眼里一亮:“那不是秦秀才吗?他怎么这么慌张,出什么事了?”有人摇一下酒壶,往自己杯里倒了酒才说:“你们还不知道吧?秦家大姐这段时日都说自己要出家,看这样子,只怕是走了,秦秀才去寻她的。”

  出家?这个消息如同一个鞭炮在人群里炸开,有人啧啧一声:“她出家也好,不然就她那名声,谁敢娶?”哧,旁边有人笑了出来:“只怕你是怕自己压不服吧,况且人家也看不上你这个老光棍。”

  被说的那人也不生气,只是喝了杯酒就说:“去,你也别说我,你不也成天在秦家门口晃悠?不然那额头上的疤是怎么来的?”有疤那人不自觉地摸了下额头,这是秦大姐用菜刀砍的,从没见过那么美貌但性子也那么烈的女子啊,可惜现在这个女子就要去侍奉佛祖了。

  短暂的沉默过后,有人小心翼翼地问:“那个秦家大姐,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老听你们说她有多凶多凶,可全村这么多的女人,没有一个长得像她那么标致,说话那么和气。”说话的是个年轻小伙子,别人推了他一巴掌:“你啊,才跟你爹从外面回来没几年,当然不晓得,这个女人,哼,十三岁就敢拿着菜刀把秦家大伯从家里赶出去。”

  这一开了话头,别人也七嘴八舌地开始说起来。说起这位秦家大姐,那话可就长了,她闺名芳娘十三岁那年没了父亲,一向游手好闲的秦家大伯见自己弟弟死了,没有半点哀伤反而高兴无比,弟弟留下来的田地家产自然是归了自己。

  几个侄子侄女里面,小一点的侄女就把她卖到城里人家做丫鬟,芳娘虽然定了亲,可她一张面皮长得好,想办法退了亲,到时寻个有钱人家把她送去做妾,又是一大笔钱财。

  剩下一个侄子也翻不起天,每天给点吃的养大了,等十三四岁就让他去外面做伙计养活自己,到时也老而有靠。

  秦大伯算盘打的精,等丧事一办完就急不可耐地对众人表示要搬进秦家,照顾他们姐弟。这在乡间也是常事,众人还有说秦大伯好心的。谁知秦大伯话音刚落,芳娘就说多谢大伯的好意,只是二十年前已经分了家,况且祖父去世之前也说过,弟兄们各是一家,以后再无瓜葛。

  见芳娘如此说,邻居们也有记起当初秦家祖父还活着时说过的话,于是各自散去。秦大伯那里甘心,还要再说,不料芳娘竟拿出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来,说大伯打的什么主意她是清楚明白的,大伯今日要敢进了这屋做了这家的主,那就先问问过不过得了这把菜刀。

  秦大伯本以为芳娘不过弱质女流,纵然聪明伶俐些也不会太过,刚要伸手往她脸上打一巴掌,就被菜刀劈了下来,差点劈掉一个大拇指。秦大伯好吃懒做,手上哪有几分力气?又看看侄子侄女们都站在芳娘身后不发一言狠狠地瞧着他,晓得今日这便宜是占不到了,只得发几句狠话就走了。

  秦大伯这一走,芳娘这凶悍名声就传了出去,也有几个小痞子想去占占秦家的便宜,谁知都被芳娘轰了出来,这样芳娘的名声越传越厉害,她原本的婆家也借此退了亲。

  退亲之后更是各种议论都有,芳娘却像没听到那些议论一样,白日里带着弟弟在田里耕作,做饭洗衣的事就交给了年方九岁的秦家小妹。到了夜间姐弟三人就在灯下,秦家小弟念书,芳娘做些针线,秦家小妹也学几个字,免得做那睁眼的瞎子。

  秦家小弟是个聪明的,把秦家家传下来的半柜子书念完时候,文章也做了出来,三年前进了学,这时才有人上秦家议亲,当然议亲的对象绝不是芳娘,而是她的弟妹。

  给弟弟娶了妻,把妹妹嫁了出去。秦秀才娶的娘子是个温柔和顺的人,知道这位大姑子恩情重,服侍她如同服侍婆婆一般。众人都在想芳娘也算苦尽甘来,若有合适的人,只怕还能出嫁。

  毕竟她虽已经二十三岁,可是这年纪做人家填房也不算老,谁知竟得了她要出家的消息,怎不引人议论纷纷?

  观音庵只是座小庵,里面只有几个尼姑,秦秀才一张脸都红了,双手在上面如同擂鼓一样:“开门,快些给我开门。”叫了许久才有个小尼姑来打开一条缝,看着秦秀才道:“秀才,你姐姐说了,她心事已了,该了断尘缘,以后你和你娘子好生过日子去。”

  说完又要把门缝关上,秦秀才趁这个机会把门使劲一推就挤了进去,嘴里喊着姐姐。这样的变故让小尼姑瞪大了眼,刚要去追他门口又走来了个人,这人穿着华贵,气质高雅,一看就是那种手里有钱的施主。

  看见这人来,小尼姑也顾不上去追秦秀才,只是打了个问讯道:“这位施主,小庵今日有事,改日再来烧香。”来人微微一笑,伸出一只芊芊玉手把门推开,款款地道:“我今日不是来烧香的,是来找我儿媳妇的。”

  儿媳妇?小尼姑的眼眨了又眨,这庵里总共不过四五个尼姑,况且大都粗鄙,而看这人通身的气派,一看就不是普通人,这里哪有她的儿媳妇。

  来人唇又勾起:“我儿媳妇姓秦,闺名芳娘。”说着这人就走了进去,小尼姑的嘴巴一下张大,秦芳娘,那个远近闻名的凶悍女子,今日就要剃度的新尼姑,竟是面前这位太太的儿媳妇?

  观音像前,秦秀才满脸激动地拉着已换上僧衣,长发披到腰间的芳娘:“姐姐,做弟弟的究竟做错了什么,你打我骂我都可以,求你千万不要出家。”说着秦秀才想起那些姐弟三人当场互相扶持的日子,那泪就往下落,没了姐姐,这日子可怎么过?

  庵里的老尼手里拿着剃刀,地上还有一缕剃下来的头发,面上神色左右为难,芳娘来自己庵里那当然好了,她名声大,到时还可以说是佛力无边才让她出的家,那时香火银子可就多多地往自己手里来。

  可秦秀才这样哭泣,谁看见了都会伤心,这到底要怎么劝?为难之时,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媳妇啊媳妇,你不说一个字就跑来出家,到底我这做婆婆的哪里对不起你?”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恶女传说》

原创文章,作者:秦大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377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