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我带着千亿物资在古代逃荒》浮生一念的小说最新章节,顾安然,王玉莲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空间:我带着千亿物资在古代逃荒

小说:种田

作者:浮生一念

简介:【逃荒日常+美食+种田经商】前一秒还在末世杀丧尸,后一秒就穿越到了古代逃荒路上。但是囤满物资的空间在手,顾安然表示别慌!逃荒路上面黄肌瘦?缺衣少食?那都是不存在的!人美路子野的顾安然左手空间,右手异能,一路逃荒种田,发家致富。还顺手捡了两个奶甜奶甜哒小崽崽,收获一众迷弟迷妹,更是逃荒村民人人夸。

角色:顾安然,王玉莲

空间:我带着千亿物资在古代逃荒

《空间:我带着千亿物资在古代逃荒》第1章 砍下头颅免费阅读

“这身材真他娘的好!”

“让爷好好爽一把!”

赵大光一手撕扯着眼前昏迷不醒美艳女子的衣领,一手解着自己衣衫上的扣子。

他眼睛眯成一条缝,咧着一嘴的黄牙,满脸都是猥琐模样。

顾安然的意识开始回笼,知道即将发生什么。

这样的事情,在末世每日都在发生,没有自保能力的女人,完全沦为玩物。

可惜,她顾安然不是软柿子!

默默催动空间异能,意念一动,一把凤头斧赫然出现在顾安然的手上。

她猛然睁开眼,挥动凤头斧,毫不犹豫的砍向眼前这个猥琐男的脖子。

丧尸和人渣,都该死!

正在陶醉的脱自己上衣的赵大光,只见寒光一闪,斧头就到了脖子上。

他甚至都来不及叫嚷一声,头颅便滚落在一边,双目圆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

温热的鲜血四处喷溅,顾安然躲闪不及,被溅了个满脸。

她还没有完全恢复,只是这么一下,又立马瘫软在地,大口的喘着粗气。

缓了许久,顾安然才若有所思的看着头颅和身子已经分家的猥琐男。

这人,穿的十分奇怪,好像自己从前看的古装片里边的衣服。

这屋子也奇怪,末世里,哪里有这样的茅屋?

顾安然很确定,末世的人们没有心情拍戏,或者玩cosplay。

她低着头,拎了拎自己脏污的运动衫,确实是自己在末世穿的衣裳。

她开始回想着当时杀那只高等级空间异能丧尸的情形。

那丧尸的空间异能,好像并不是为了能存储东西。

而是可以发出空间能量粒子,将人进行时空置换?

所以,她应该是被那只丧尸进行了时空置换,到了异世界?

那她岂不是变成了黑户?还杀了人?

但是片刻后,顾安然便冷静下来。

毕竟她的空间里边什么都有,实在不行就躲空间里去,再寻求回去的办法。

但她依稀记得,有人救了她,给她喂了水,似乎……还替她阻拦了方才杀掉的这个猥琐男。

她这个人不喜欢欠人恩情,有恩必还!

缓过神来后,她慢慢起身,提着还在滴血的凤头斧出了茅屋。

茅屋门口,一个满脸痛苦神色的老太太半躺在地上呻唤,嘴角隐隐带着血迹。

还有一对小娃儿也瘫在地上,额头上鼓着一个大包。

突然,不知道从哪冲出来一个长相尖酸的妇人,厉声道,“怎么就你出来?我儿子呢?”

顾安然冷眸瞥了她一眼,嘴角挂着嗜血的笑容反问,“你说呢?”

说完,便不再理那妇人,转身蹲在老太太和两个娃儿身边问,“老太太,方才是……你救了我吧?”

王玉莲苍白着一张脸,虚弱的摇头,“姑娘,你……你没事吧?是我用,没护住你。”

顾安然摇头道,“老太太,不关你的事,是他该死。”

“我背你去对面的屋子里去歇一歇。”

王玉莲已经逃荒了半个月了,因为又累又吃不饱,身体很轻。

顾安然几乎没用什么力气,就把她背在了身上,走去了对面的茅屋。

将王玉莲安置在啥都没铺的炕上以后,她又出去了一趟,一手一个将两个娃儿也抱回来了,还顺带将门给插上了。

外面此刻却传来妇人凄厉的尖叫声。

“啊!!!我儿子死了!”

“你个贱蹄子,居然敢将我儿子的头给砍下来,我要杀了你!”

话音落,一阵激烈的撞门声响起,带落一片灰尘。

“开门!老娘要杀了你给我儿子填命!”

顾安然提起血迹还未干的凤头斧,准备开门。

王玉莲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以后,连忙阻止,“姑娘啊,你真的杀了赵大光?”

“嗯!”顾安然言简意赅。

“那你别出去,那赵大光还有个弟弟叫赵大富,也是个杀千刀的,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顾安然没理王玉莲的话,将门栓抽出来扔在一边,直接将门敞开,凤头斧直直的往前一指。

尖酸妇人和赵大富被逼的连连后退,气焰瞬间降了大半。

顾安然仰着头,声音不带一丝感情。

“莫非,你们认为自己的脖子格外硬,我这凤头斧砍不断?”

尖酸妇人和赵大富看着那柄凤头斧上还没有干透的暗红色血迹,不由自主的瑟缩着脖子。

他们十分确定,若是他们敢闹事,眼前这个女杀神,会毫不犹豫的扬起斧头,结果了他们母子俩。

都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小人报仇一天到晚。

虽然如今官府不管事了,但都是一起往南逃荒的,总会让他们找到机会,将这女杀神给杀掉的。

于是,母子俩对视了一眼,十分默契的小跑着远离顾安然的门口。

顾安然看着母子俩的笑容,唇角勾起一抹嘲讽,但是并没有补刀。

倒不是说她有多仁慈,毕竟末世五年,她的心早已经坚硬如铁了。

但是,这是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们的国家制度还没有崩坏。

当众杀人这事,做起来不是十分明智,而且屋内还有两个四五岁的小孩,他们不适合看这么血腥的东西。

顾安然不管外边那些人的表情,满脸冷漠,“啪”的一声将不咋结实的门给关上了。

她去了屋子的一个角落,拿出了消肿化瘀和治疗跌打损伤的药。

走到炕前,她收起了冷漠的神色,脸上挂着担忧的表情问道,“老太太,你有没有伤到骨头和内脏?”

毕竟,她嘴角出了血迹,很有可能被伤及脏腑了。

“没有,嘴上的血迹是在地上磕了一下留下的。”王玉莲摇头答道。

顾安然又看向两个娃儿,她还未说话,两人就乖巧的说道,“咱俩也只是伤到头了。”

“这个治疗跌打损伤的药给你们,你们路上用的着。”顾安然将一瓶拧开的云南白药放在炕上。

祖孙三人倒是没有过多推辞,将里头的药膏往自己被撞伤的地方抹。

等他们三人都涂完药,顾安然才随意的坐在地上问,“这里是哪里?你们要到哪里去?为何这么狼狈?”

王玉莲看着顾安然,眼神里闪过一抹同情。

这姑娘怕是伤着脑子了,啥都不记得了,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原创文章,作者:浮生一念,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3165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