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城乱:王妃可入药》小说全文在线试读,《贺兰芳萧冉天》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倾城乱:王妃可入药

小说:言情

作者:贺兰芳

简介:

这里,是曾经令天下无数人羡慕敬仰的贺兰王府。

贺兰氏自开国时,即裂土封王,嫡女世袭。

百年来,无论是太平盛世还是天下动乱,贺兰王府只以绝世医术挽救天下生灵,从不沾染朝中任….

角色:贺兰芳萧冉天

倾城乱:王妃可入药

《倾城乱:王妃可入药》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月桑惊变(一)

这里,是曾经令天下无数人羡慕敬仰的贺兰王府。

贺兰氏自开国时,即裂土封王,嫡女世袭。

百年来,无论是太平盛世还是天下动乱,贺兰王府只以绝世医术挽救天下生灵,从不沾染朝中任何权斗,故而能保全自身。就连两年前牵连甚广、震惊天下的“苍稷之乱”,也不曾牵连到贺兰氏身上。

可如今,仅仅一夜之间,祥和安稳享受荣光的贺兰王府却发生了一场惊天之变,鲜血、杀戮、惨叫……仿若人间炼狱。

此时已将近子时,天空中风卷云涌,贺兰王府被无数火把照亮。光影与血腥弥漫之中,一个身着蓝色锦袍的中年女子仗剑而立,尽管身边已经躺了无数尸体,可是她的脸上却没有丝毫惧意。

她正是贺兰王府的主人贺兰芳。在她身后,一个身着黑色锦袍的男子身中数箭,奄奄一息,可是一只手却不舍地抚摸着身边小女孩的脸颊,沙哑地唤着:“菀悠……”

小女孩只有六七岁,原本甜美的脸颊上沾染了不少鲜血,一双乌黑灵动的眼眸泪水弥漫,她握住男子的手,说:“爹爹不要怕,菀悠给您疗伤!最近娘亲教会菀悠疗伤了,菀悠一定能救爹爹……”

她想要给男子将身上的箭拔下来,但男子拉住了她的小手,眼睛看向旁边的蓝衣女子。他想说:“阿芳,是我对不起你!当初与你成亲之时,若不是我执意将萧冉天留在月桑城,也不会有今日之祸!是我害了你,害了我们的女儿,害了月桑城无辜的百姓……”

他想说的话很多,可是现在,他似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他的手渐渐松开了小女孩,然后带着无尽的自责与遗憾闭上了双眼。

“爹爹–”小女孩扑倒在他身上,伤心地大哭起来。

贺兰芳痛苦地回眸看来,当她看见男子那紧闭的双眼,她的目光震颤了一下,心似乎在滴血!

冉珏,我不怪你,不怪你……这是贺兰氏注定的劫难……

她再度握紧手中的剑,对着数十步开外一身铠甲,双目冷戾的中年男人,她问:“萧冉天,你真的要做到这个地步不可?”

萧冉天的目光正好看着已经死去的萧冉珏,当他决定做这一切的时候,他大概没想到他会亲手杀了萧冉珏–他的堂兄,他的救命恩人。

可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一切都已经容不得他不忍了。

他凝凝眉,冷声道:“贺兰芳,看在兄长的份上,我可以饶你不死!但是……”

萧冉天看向一旁伤心流泪的小女孩,稍有犹豫,可最终还是字字清楚地说道:“但是,你必须交出菀悠!”

贺兰芳身形一晃,哼然冷笑,终究还是躲不过啊!

一个月前,当王城传来消息,丞相洛文穆之女洛流苏身中赤焰毒的时候,她就想到也许会有这一日。赤焰毒乃至阳之毒,唯一能解此毒的,便是贺兰氏嫡女处子之身时身体里的鲜血–七七四十九盏。想不到贺兰氏费尽心思保存了这么多年的秘密,洛文穆仍然有办法查得到。

可是菀悠,她的菀悠太小了,如果强从她身体里取四十九盏鲜血,只怕血还未取足,她就已魂断气绝。

贺兰芳抬眸,她看向萧冉天,冷冷一笑,一字一句地说:“你想带走她,除非,杀了我!”

“对!杀了我们!”府内剩下的十几名侍卫不约而同地挡在了小女孩的面前。他们毫无惧意,只有愤恨!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身为副城主、沐风公子的爹的萧冉天,竟然会发动叛乱!城主对他们那样好,沐风公子和菀悠小姐一起长大,两人也那样好……

萧冉天冷冷地看着这一幕,对他来说,杀了这些人比杀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他抬起手,欲下杀令。

谁也没想到,就在这时,小女孩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小小的身影从侍卫们中间走了出来,她说:“萧叔叔,你要菀悠有何用呢?是不是菀悠答应了你,你就不会杀害娘亲,不会杀害侍卫叔叔?”

“菀悠!”贺兰芳和侍卫们忧心地大喊,贺兰芳更是将菀悠揽入怀中。

萧冉天微微一怔,那张冷戾的脸上似乎有什么东西一晃而过。他没有回答菀悠的问题,而是缓缓举起长剑,对贺兰芳道:“你已经没有选择了,你的生死,他们的生死,都在你的一念之间!我问你,交还是不交!”

小女孩目光纯澈,她拉了拉贺兰芳的衣襟,声音沙哑地说:“娘亲,菀悠不怕……”

极少流泪的贺兰芳,此刻也忍不住泪流满面!天啊!她救了那样多的人,此刻却救不了自己的女儿!

侍卫们大喊:“城主,不能交!不能把菀悠小姐交出去啊!”

贺兰芳一手拉住菀悠的手,一手紧紧握住锋利的剑,就在这时,侍卫们突然冲向萧冉天,一名侍卫用尽全力嘶吼:“城主,快带菀悠小姐走!不用顾及我们,快走啊!”

其他人也在喊:“城主,快走!要保住贺兰氏的血脉啊!”

“城主,快走,求您了!”

“城主……”

侍卫们一个又一个地倒下去,贺兰芳浑身冰冷,眼睛被这一幕深深灼伤。菀悠无助地站在那里,哭着喊:“老杨树叔叔……丸子叔叔……南瓜叔叔……不要,你们不要死啊……”

声音令人心碎。

萧冉天看向贺兰芳,目光复杂,可是口中却说道:“杀–”

数十名兵士向着贺兰芳砍杀过来,贺兰芳心痛地看了地上的萧冉珏一眼,又看了那些拼死一搏的侍卫们一眼,最终她俯身抱住菀悠,飞身而起,冲向茫茫夜色。

萧冉天冷喝:“追!”

他似乎并不心急,贺兰芳的武功怎样,他心知肚明,所以他相信,她逃不了多远。

夜色苍茫,贺兰芳抱着菀悠一路狂奔。只是渐渐的,她的速度慢了下来,脸上除了鲜血更有汗珠涔涔。菀悠在夜色中仰头看向她的娘亲,她想,娘亲一定很累,所以她说:“娘亲,让菀悠自己走,菀悠走得动。”

贺兰芳心中酸楚,菀悠,娘亲还能抱你多远,护你多久?

她咬咬牙,用尽全身力气,可是身后的追兵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在一个路口,贺兰芳突然停了下来,她飞快地将菀悠藏在一个灌木丛中,然后用带血的双手捧起她的脸,她说:“菀悠,答应娘亲,就待在这里,无论发生什么,也不要出来,好不好?”

菀悠怔怔地看着贺兰芳,眼泪莫名其妙流了出来,她说:“娘……”

贺兰芳心疼地看着菀悠,说:“菀悠乖,快答应娘亲吧!答应娘亲啊!”

小小的菀悠咬着嘴唇擦擦眼泪,说:“好,菀悠答应娘亲。”

贺兰芳含泪亲了亲菀悠的脸,她说:“菀悠,过了今晚,把这一切都忘了,只要你好好活着,娘亲和爹爹就开心了。你是贺兰氏唯一的血脉,一定要好好活着,好好活着……”

马蹄声越来越清晰,火把的光影越来越近,贺兰芳再次亲吻了菀悠,然后她拉住菀悠的衣袂,猛然用力将其撕下。她转过身,再也没有任何犹豫,疾步走开。

“娘亲……”菀悠伸出手,无声地呼喊。

贺兰芳没有回头,她朝着路口那边走去,还没走多远,萧冉天的人就已经追了过来,数百兵士将贺兰芳围在中间。

萧冉天骑马走近,却没想到看见的只是贺兰芳一个人。他的双眉明显一皱,大声道:“搜!”

当兵士准备朝小路上搜寻的时候,贺兰芳拔剑而起,用自己的身躯阻挡着士-兵的搜寻!萧冉天坐在马背上冷眼旁观,士-兵们似乎得到无声的指令,对于贺兰芳再也不留丝毫情意。

一刀、两刀、三刀……

灌木丛中,贺兰菀悠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看着刀起刀落,看着娘亲一个人奋力拼杀。她的嘴唇被自己咬出了血,稚嫩的手用力地抠进泥巴里,但是她没有出声,更没有冲出去。

她答应了娘亲,无论发生什么,也不会出去。

小小的她渐渐明白,爹爹、侍卫叔叔,还有娘亲,他们都在用自己的生命为她铺一条活路,他们都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让她好好地活下去。

菀悠的泪水模糊了双眼,可是依然能清晰地看见贺兰芳犹如一片落叶般飘然倒地的身影。她倒在了地上,鲜血淋漓,一名士-兵举起了手中刀,火把的光影中,刀刃的寒光那般醒目,在今后多少年里,都如同魔咒一样出现在菀悠的梦中。

刀终究没有落下去!一个身穿蓝色衣衫的少年飞身而来,那般冷冽地用自己手中的剑刺进了那名士-兵的身体!

“沐风!”萧冉天从马上飞身而下,面目狰狞!他大约没想到,被他关在家里的儿子,竟然还有本事追到这里,并且胆敢在他面前杀掉他的士卒!

沐风转过身,清俊的面容满是痛苦,他迎上萧冉天的怒容,咬牙问:“爹,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

萧冉天怒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掺和!来人,把公子送回府中。”

沐风却执着地退后一步,他护住贺兰芳,冷声问:“谁敢过来!谁敢!!!”

十来岁,还是一个未脱稚气的孩子,此刻却把所有人都震住了,没有人敢靠近,兵士们都望着萧冉天。

这时候,一名兵士在那条小路上发现了一块白色的衣襟,衣襟挂在一根刺藤上,微微随风摆动。

萧冉天看了血流满身,倒地不起的贺兰芳一眼,又看了看那块白色的衣襟,终于扬起手,说:“追!”

所有兵士都跃上马背,沿着小路搜寻而去。

沐风蹲下面,眼睛湿润地看着鲜血满身的贺兰芳,他想要扶起她,可是他的手不知道该碰哪里,哪里都是伤啊!

“芳姑姑……”他声音哽咽。

贺兰芳虚弱地笑了,她问:“风儿……你还会向以前一样……保护……保护菀悠妹妹吗?”

沐风痛楚地忍住泪水,用力地点头。

贺兰芳似乎稍稍放心,身体里的鲜血却像流不尽一样,越流越多,染红了大片的土地。

沐风急切地问:“芳姑姑,菀悠呢?菀悠在哪里?”

贺兰芳的心在叹息!风儿,你还太小,芳姑姑无法将菀悠交给你啊!她暗暗看了一眼灌木丛的方向,握剑的手终于无力地松开,缓缓闭上了双眼。

我的菀悠,好好活下去,不要怕……

“芳姑姑–”沐风痛苦地喊了一声,身体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他的心在呐喊:芳姑姑,告诉我,菀悠在哪里!我要怎么做,才能保护菀悠啊!

灌木丛中,菀悠的眼泪簌簌而落。她知道,疼她爱她,时而温柔时而严厉的娘亲,已经走了,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她匍匐在地上,一点一点地往后退。

沐风似乎感觉到了什么,突然站起身看向灌木丛这边,那般期待地问:“是你吗?菀悠,是你吗?”

菀悠僵在原地,一直忍着的哭泣,一直忍着的疼痛,一直忍着的委屈,突然在这一刻崩塌。就算咬着唇,还是发出了微微的啜泣。

夜色中,沐风的脸上全是心疼,连那好看的薄唇也在微微颤抖,他轻柔地说:“菀悠,别怕,出来吧,我是沐风哥哥啊,沐风哥哥会保护你的……”

菀悠的泪水流得更凶。她知道,他是沐风哥哥。可是她更知道,方才杀死爹爹、杀死娘亲的人,是沐风哥哥的爹爹。

沐风等不到他期待的身影,于是抬脚往灌木丛这边走来。可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几个士-兵的声音:“公子,副城主放心不下,让我等送公子回府。”

沐风微微蹙眉握紧双拳,他心心念念灌木丛中的菀悠,可是他的脚步却不得不停了下来。他不能让菀悠被这些人发现啊!

士-兵走近了,几名士-兵抬走了贺兰芳的身体,还有几名士-兵走到沐风身边,说:“公子,请吧。”

沐风犹豫许久,终于还是抬起脚,跟着这些人向着月桑城的方向走去。黑暗中,他回头看向灌木丛,心中犹如哀求一般地说道:“菀悠,等我,沐风哥哥一定会回来找你的,你一定要在这里等我啊!”

周围突然变得好安静,只剩下偶尔的虫鸣。

贺兰菀悠抽泣着走出灌木丛,百般依恋与不舍地看着娘亲与沐风哥哥离开的方向。许久,她转过身,朝着月桑山跑去。

阴沉的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紧接着是电闪雷鸣。贺兰菀悠沿着山间小路,用力奔跑。

菀悠,活下去!菀悠,一定要活下去啊!

娘亲的话一遍又一遍地在菀悠的耳边回响,曾经那样怕黑怕雷电的她,此刻却什么也不怕了。她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快跑,活下去……

没有人会注意到,此时月桑山的山坡上,一辆精致的马车正停在雷鸣闪电与风雨交加之中。一个十三四岁的俊逸少年身着浅色的锦袍立在马车边,他看着月桑城的方向,如墨的双眸中微微有些冷意。

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拿着油纸伞,为少年遮挡着疾风暴雨。男人说:“公子,看来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想不到萧冉天竟然会被洛文穆收买,甚至不惜血洗贺兰府。”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凝眉。

男人又说:“公子,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是就此放弃呢?还是暗中派人搜寻贺兰菀悠的下落?”

少年依然没有说话。

突然间天空几道闪电划过,闪电的光芒短暂地照亮了大地:风雨中,一个小小的身影正朝着山坡跑来,她摔倒了,向山坡下滚去,可是很快她又爬了起来,再继续跑。不,与其说是跑,不如说是爬……

少年与男人都有些惊讶,男人说:“这个时候,怎么会有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倾城乱:王妃可入药》

原创文章,作者:贺兰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312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