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中世纪做教父》威廉古堡的老斑鸠的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到中世纪做教父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威廉古堡的老斑鸠

简介:一个郁郁不得志的打工人,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穿越了。而且是穿越到魔法横行的中世纪,差点就死在两只癞蛤蟆的水系魔法下。他慢慢利用自己的知识,结合了这个次元的魔法元素,稀里糊涂做了一个小领主儿子的教父。统一这个王国的篇章正式打开。

角色:

到中世纪做教父

《到中世纪做教父》第1章 癞蛤蟆呀,别杀我免费阅读

一日清晨,一个小土洞的洞口,一个半躺着男人醒了,用手掌搓着双颊,他感觉自己的脸木木的,用双手的食指,横着揉着双眼。感觉自己眼睛被糊住了,揉着双眼,眼睛湿润了,他费力打开双眼。

他眨巴着自己的双眼,清晨的光线并不能照亮这个山洞,外面还是黑乎乎的,只能依稀看清面前的火堆灰烬,熄灭了有段时间了。

他眨巴眼睛,努力回想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还是摇摇头,貌似要把一些不切实际的猜想甩掉。

他用手掌撑起来,准备把半躺的姿势换一下,用力几次,用力一猛,直接往前倾,差点摔了个狗坑泥。

他继续蹲着,感觉能行了,颤颤巍巍站了起来,半躺的姿势睡了一夜,浑身发麻,特别是小腿,好像抽筋一样,生疼到呲牙。

他躬身出了山洞,在洞口伸了个懒腰,长长的,喉咙里,用力清着嗓子,喉咙呃着,感觉有口痰上不来,下不去。终于,一口浓痰,被咳了出来,哦,呸,把浓痰吐到一边,整个人都轻松了。

他伸完懒腰,看着外面,灰色的,雾蒙蒙的,四周望望,自己在一个光秃秃的山上,从山脚到山顶都是光秃秃,连树都是半人高的小灌木,也是光秃秃的,只有依稀几棵树。他现在这个山洞,其实就是一个石头洞,顶上一块大石头,被下面的两块大石头顶住,形成的一个背风的窝坑。他想不到自己居然在这个鬼地方过了夜。太不可思议了,他觉得自己不会来搞这些所谓的野外求生的折腾,脑海里浮现出两个人,贝爷和德爷,他们才是野外求生的猛人,他怎么也不会跟这些猛人有任何的关联。

山下,有个石头滩,一条快干的小河。他想着去洗漱一番。

他拖着清晨疲乏的身体,往下走,很慢。

他到了石滩,找一块稍微平整的石板,蹲着,撸起袖子。用手掌舀水,凑到嘴边。水真的凉,吸了一口水,咕噜咕噜漱口,把水吐掉。感觉不干净,又舀水,吸了一大口,把右手的食指塞进嘴里,搓呀搓,扣呀扣,没牙刷也难不倒他。

把水吐出来,水里居然有血丝,他觉得他的牙周病还是犯了。又舀起水,咕噜咕噜,继续漱口,吐出来,反复几次,看着吐出来的水,没了血丝,他觉得止血了。

双手捧起一大捧水,扑在自己脸上,搓起了脸,感觉自己的左眼角有一条伤疤,从眼眉,横着伸进了左耳上面的发际线。他不记得自己有这么一条明显的伤疤呀。

他停了下来,想用小河的水面当镜子看看自己的,水流潺潺,水波荡漾,根本形成不了镜面,只有一个自己半蹲的黑影。

他正努力看着,准备看清。突然一大团水打在,自己右肋,差点打了踉跄,生疼生疼,他扭头一看,右边河里,有两只磨盘大小的怪物,正在一蹦一蹦,嘴巴里,一鼓,又一大团水,冲着自己过来,他吓到了。

那磨盘大小的怪物,居然是加大版的癞蛤蟆,头顶的两只眼睛还是猩红色,他扭头就跑。癞蛤蟆他见得多了,这么大的癞蛤蟆就没见过了,癞蛤蟆变异了吗?

他从石滩跑到山脚,两只牛蛙蹦着追了过来,他觉得跑不过这癞蛤蟆,毕竟癞蛤蟆磨盘那么大,一蹦就三四米远。

他边跑边喊:“好大的癞蛤蟆啊,快来人啊,别杀我。”

他跑得跌跌撞撞的,他四下摸索,摸到一个拳头大石头,看着蹦过来的癞蛤蟆,其中一只正蹦起来,露出白花花的肚皮,他一下把石头砸过去,正中白花花的肚皮,咚,沉闷的一声,好像砸到棉被的声音。

那个被砸到癞蛤蟆,失去了往前扑的势头,直接从半空摔下来。后腿撑了几下,趴正了,嘴巴又吐出来一团水,居然不是白花花的水了,这次是红色的,难道受内伤了?

说时迟,那时快,这一团红色的水团,扑面而来,他往旁边扑倒,堪堪闪过。那个受了一击癞蛤蟆,好像熬不住了,趴在那里不动了。

另外一只,继续蹦跳扑过来,他刚才为了躲开那记红色水球,正趴在地上,眼看着,没受伤的癞蛤蟆,杀到近前。突然癞蛤蟆,大口一张,一条白花花,舌头甩过来,正缠在他的左脚的脚踝上,舌头猛力一缩,他就被扯了个大踉跄。

他扭身,让自己正面这只牛蛙,左手抠在地上,一个着力点都找不到,地上全是砂石,手指被拖到生疼,十指连心。

右手,在自己身上摸索,看看能不能找到武器,摸到左腰部,腰带上有一把匕首。他把匕首拔出来,说是匕首,比匕首长一点,说是短剑,又只有二指宽,比剑还窄上一分。

他腰部用力,左脚也用力,双脚弯曲,右手用力,把匕首插进缠着脚踝的舌头,匕首透过了舌头,插在地上。癞蛤蟆受疼,不敢用力再拖动了。

他猛力划了两剑,把舌头,划断,翻身,连滚带爬,远离这只舌头受伤的牛蛙。

这只癞蛤蟆猛甩舌头,貌似要把这疼痛甩出去。甩了几十下,终于把舌头,缩回到嘴巴。嘴巴一张,又一团红色的水团,喷射过来。

他双手紧握短剑,在红色水团扑面之际,猛力前劈,将水团,一分为二,硬生生打在自己双手,水团的力道已消,一点也不疼。

他觉得自己有武器在手,他认为癞蛤蟆就这两招。于是小心翼翼上前。

口里嘟囔着:癞蛤蟆,该死的畜生,碰到路爷爷我,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那只舌头受伤的癞蛤蟆,见状,又甩出了那条白花花的舌头。

他左手一伸,一捞,企图抓住那舌头。

舌头满是粘液和鲜血,滑溜溜的,没抓住。

舌头一卷,又缠在左前臂。

他趁势抬手,把舌头当成麻绳一般,挽了起来。右手短剑一挥,又把舌头砍去大半。他不管了左手的残舌,双手再次握紧短剑,猛地往前冲去几步。

舌头已经砍到只剩三分之一的癞蛤蟆,后腿用力,猛地窜起,企图用身子扑倒他。

他双手奋力,把短剑往上一捅,顶进了牛蛙两个前爪中间的前胸位置,短剑已经全部没进去癞蛤蟆的身体。癞蛤蟆的重量和这个扑过来的势力,让他感觉吃力,顺势,双脚形成弓步,双手回弯。头顶已经顶到了癞蛤蟆的肚皮。感觉到,癞蛤蟆的势力已经卸掉了,弓步发力,双手发力,直接把癞蛤蟆反向掼倒,肚皮朝天。把癞蛤蟆前胸贯穿,猛力一压,直接把癞蛤蟆的头和嘴巴,切开。白花花的脑子,混着血液流了出来。

他双腿往后一蹬,撤开几步远,

这个头都被切开的癞蛤蟆,短小前爪,还在扒拉,修长的后腿,还在一撑一撑,这就是最后的挣扎。

他小心看了一眼,还在挣扎的癞蛤蟆,确定已经不会再攻击了,看向那只还在趴着的牛蛙,警惕防守,缓步上前。

他又开始嘟囔了:“你兄弟走了,这下轮到你,一起走,有个伴,你路爷爷来帮你。”

可是,牛蛙还在趴着。他近前,用脚踢了一下癞蛤蟆。加大力度,再来一脚,都把癞蛤蟆踢到挪开半个身位了,可是癞蛤蟆还是没反应。

他反握短剑,嘴里嘟囔着:“老天有眼,路爷爷这就送你上路,你兄弟不会孤单了。”

他把心一横,奋力对着癞蛤蟆的两眼之间的脑壳,猛地一插,再用上全身重量,用力一压,往癞蛤蟆的鼻尖,又切开了癞蛤蟆的头。原来这牛蛙已经死了不能再死了。

他长吁一口气,检查一下伤势,脚踝的青了,左手的前臂也青了,指甲盖翻了一只。他现在才反应过来,疼得他龇牙咧嘴的。休息了好一阵。

他嘴里还是说着:“哎哟,这对扑街畜生,差点搞死我,哎哟,老子就交代在畜生手里,肯定死不瞑目的,幸亏路爷爷我,手段也不差,保命有法啊!”

他觉得早餐还没吃,这两只癞蛤蟆,不能浪费。

去旁边的灌木丛,扯下不少的干枯枝条,从山洞里找到自己的背囊,找出了两块打火石,点燃了一个火堆,切下那两只癞蛤蟆的后腿,扒皮。烤了起来。

他一边烤着大肉腿,一边想,我是谁,这是哪?为什么这里的癞蛤蟆那么大?而且还会吐水球,这就很不科学,很不合理。

他想了好久,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这个荒郊野岭的,连个问话的人都没有。起码要找到人,才能问出个结果。

他啃着癞蛤蟆后腿,没味道,又在背囊找到了一布袋子食盐,撒了一点,有了味道,吃了一只。觉得饱了。剩下的三只后腿,找了根藤,绑好。正好提在手上,背上背囊。

他想着,顺着河流,一直走,肯定会找到人家的。既来之,则安之。起码要活下去吧。

原创文章,作者:威廉古堡的老斑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3123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