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别虐了,盛总才是你的白月光》月夜disc的小说最新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夫人别虐了,盛总才是你的白月光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月夜disc

简介:“盛初生,你爱上我了?好啊,那就跪着爬过来吧。”姜尖尖爱了盛初生十年,他对她的爱嗤之以鼻。十年后,姜家倒台,他却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娶了别的女人。心如死灰,姜尖尖决定不爱了,转身联手对自己追求已久的财阀大佬。不曾想,她订婚的消息传来,疯的,却是盛初生。据说那天青龙寺前大雪纷飞,骄傲如他,却在雪里一步一跪,到底没能等来她的一个回眸。【男主身心洁】【到底谁才是替身?】【双双追妻火葬场】

角色:

夫人别虐了,盛总才是你的白月光

《夫人别虐了,盛总才是你的白月光》第1章 他和别人的订婚宴免费阅读

“施主,雪下得这样大,您还是快起来吧!”

身着金色袈裟的方丈举着把油纸伞,沉重的叹了口气。又是个爱而不得的可怜人。

跪在青龙寺门前的男人身形高大瘦削,一张脸宛若精心雕刻而出的艺术品。尤其是那双桃花眼,雅痞而深邃。

此刻,那双漆黑如夜的墨眸中却只剩下天地茫茫的白色。

他不吭声,在大雪里固执地一步一跪,拾级而上。

大雪压垮了青龙寺前的折竹,也压垮了男人高高在上的自尊。

“尖尖,你能不能…回头看我一眼。”

大雪纷飞,男人从青龙寺门前的第一级阶梯,跪到了第九百九十九级。

一级台阶,一跪,终于爬到了她面前。

他伸手,想要牵住她细弱无骨的手腕。却被她猛然躲开。

“就一眼……也不行吗?”男人呆愣地跪在原地,双膝已然失去了知觉,卑微如蝼蚁。

可女孩却连头都没有回一下,淡漠冰冷的声音飘进他的耳畔。

“盛初生,要我回头?”

“你也配?”

熟悉的话语。不同的是,那一年,开口的人是他。

*

两年前。

黑色的迈巴赫在盛世会所的高门前缓缓停下,女人修长白嫩的腿迈出车门,一身黑色香奈儿高定礼裙,冷艳美傲。

又细又尖的高跟鞋尚未来得及着地,却卡入车门的缝隙里。姜尖尖微微蹙眉,俯身卡住细跟往外拔。

淅淅沥沥的雨水顺着姜尖尖后背姣好的线条滑落。

这样矜贵的千金小姐,本该有个人撑伞才对。

“小姐,您的租车服务已经结束,请您马上下车。”

前排冰冷的声音响起,豪车是租来的,司机也是租来的,身上的礼裙和脚上的鞋子不是,不过是高仿的。

“知道了。”姜尖尖一边小心地将鞋跟往外拔,一边抱怨,这年头开豪车的司机都看不起人了。

“哟,这不是姜姐姐嘛?还开着这台迈巴赫呢,都是几年前的老款了。不过车牌号怎么换了?害得我差点没认出来呢。”

头上的雨水突然停住,尖锐的女声划破寂静。

姜尖尖抬起头来,却瞥见了那张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再见的脸。

霎时,她想要逃避,想要尖叫,喉咙却仿若被人扼住。

男人站在黑夜里,一张脸瘦削清冷,狭长的眸子漆黑如夜,愈想深入愈发现他的眼底只有一片凉薄。

不过她很快发现,这把伞不是举给她的。

尖锐女声的主人从男人身边探出来,居高临下讥讽地看着姜尖尖,“怎么?姜姐姐,你见到初生哥哥就说不出话的毛病还没改过来吗?”

然后姜尖尖看见聂羽曼将手自然的插入了盛初生微微弯着的手臂间,亲昵地贴在他身上。

盛初生明明说过的,他不喜欢被别的女人碰。

姜尖尖收回目光,回给聂羽曼一个从容优雅的笑容,“都是小时候的事了,难得你还记得。既然今天是你们两位的订婚宴,那我们进去再说吧。”

订婚宴。

说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姜尖尖的心脏仿佛被人扯了一下,悲凉的情绪从心底蔓延开来。

她今天盛装出席的,是她喜欢了十年的男人的订婚宴。

和,别的女人。

聂羽曼明显地被姜尖尖大方的反应愣了一下,看到她湿淋淋狼狈的模样,立马别有意味地轻笑一声。

“没想到姜姐姐倒是比我们两个还着急,初生哥哥,你说是不是?”

男人的身形一直藏在黑夜里,犹如地狱的撒旦,姜尖尖等着他的审判。

盛初生始终不曾将目光吝啬给她一眼。仿佛他的眼里只容得下聂羽曼一个人。

“嗯。外面站久了小心着凉,小曼,乖?”

他的回应只有一个字,嗯,不轻不重砸在姜尖尖的心口上。

盛初生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冷冽,似乎只有在面对聂羽曼的时候才有了些温度。

“好啦,初生哥哥,那我们进去吧。”聂羽曼像只小猫倚偎在盛初生高大的身躯边,一副女主人的做派,“姜姐姐,你也是哦,别吹的感冒了快进来吧。”

男人像是收到了指令,毫不留情地将伞举起,越过姜尖尖,一路小心翼翼地为聂羽曼撑起伞。

伞的一端严重倾向聂羽曼,任由自己一边宽大的肩膀被雨水浸湿。

都说爱藏在细节里。是不是真正爱一个人,从细节里就能看出来。

姜尖尖在背后看着两人般配的背影,只觉得自己可悲。

她喜欢了盛初生十年。

她曾把一切送到盛初生面前,他不要。

现在,她一无所有,只剩下一颗真心。

他只会践踏。

推开会所的大门,浓烈的威士忌和香槟的气息扑面而来,暖黄色的灯光打在姜尖尖身上。

“小姐,您好。请问您有请柬吗?”

姜尖尖刚准备进去,门边的服务生就拦住了她。

请柬?

姜尖尖皱眉,瞥见了聂羽曼讥讽的目光。

原来在这等着她。

“哎,姜姐姐,我好像忘记发请柬给你了耶。不过这盛世一直是这样,规矩严的很,不如你就刷一下会员吧。”

聂羽曼回过头,“善解人意”地看向姜尖尖,等着看她的笑话。

盛世会所,缁城富人圈里人手一张会员卡,姜尖尖也有,不过是曾经。

现在她已经被除名了。聂羽曼不可能不知道。

果然,作为主角的聂羽曼高调的声音一出,全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来。

大家很快发现了被堵在门口进不来的漂亮女人就是姜尖尖。

“哎,这不是姜家的大小姐吗,她今天打扮的格外好看啊,身上这件好像没在官方店见过,难道又是定制款?!”

“切,也就比往常好看一丢丢,不过她怎么不进来了?”

“你还不知道啊?听说姜家的资金链出了大问题,马上就要破产了!盛世是什么地方?估计她进不来了!”

“你胡说,姜家那么大一个公司,怎么可能说倒就倒?这种谣言都传了多少次了?我觉得姜尖尖穿这么好看就是来砸场子的,我可听说这个盛初生和姜尖尖关系匪浅啊!”

“呀,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五年前,那件事不是闹的沸沸扬扬吗?!啧啧,怎么现在他成了聂家大小姐的未婚夫啊?”

“我跟你说……”

纷纷扰扰的议论声传进她的耳朵里,姜尖尖低下头,眸子里划过一道暗光。

聂羽曼难道只会玩她玩剩下的吗?

可是她能求助谁呢?她只要敢开口求助,无异于把自己和整个姜家丢在地上供别人践踏。

姜尖尖抱着一丝希望,抬起头来,对上了盛初生淡漠冷冽的寒眸。

姜尖尖在心里默念,盛初生,别让我失望。

然而。

他就那么站在那,脸上不带一丝表情,不像是看她的笑话。

可悲的是,更像在看一个陌生人。

姜尖尖认识了他十年,依旧没能在他眼里泛起半分波澜。

红唇微颤,希望破碎。

多讽刺,聂羽曼连欺辱姜尖尖的手段,都是从姜尖尖那学来的。

“羽曼……”

话未说完,盛初生却陡然开口:“让她进去。”话里带着不容拒绝的命令。

“初生哥哥,你?”聂羽曼抱着拳,仰起头不满地看向盛初生,“你是不是又想帮……”

盛初生长手一捞,大掌擒住了聂羽曼的腰肢,俯身耳语,“王局的车到了,她站在门口,碍眼。”

两人就这么亲密地沐浴在众人的目光下,郎才女貌,叫人移不开眼。

在场的人都讨论起聂羽曼命好。她的未婚夫盛初生可是x国最负盛名的天才设计师,二十七岁的年纪,已经执掌了一家顶级设计公司。有才多金不说,一张脸还生的极其妖孽。简直是熟男界的yyds!

两人真是门当户对,天作之合。

羡慕的目光纷纷落在聂羽曼身上。

“好,初生哥哥,我听你的。”

声音又甜又腻,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聂羽曼过的多幸福甜蜜。

姜尖尖呆站在原地,原来…不是帮她。她又自作多情了。

碍眼。

他对她的评价,简单到只有两个字。

可是他知道聂羽曼身上的光环是从谁那抢来的吗?

是她的。

原创文章,作者:月夜disc,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3110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