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逆流年代》易火的小说最新章节,秦曼,秦凤英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逆流年代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易火

简介:秦淮的重生太惨了,那一年全村饥寒,那一年全家吃不上饭! 那一年妹妹拿不出一块五的学费,那一年邻村结婚只需一袋大米! 记忆的峥嵘年代,往往那么令人回忆遐想, 如果岁月可以重来,自己势必不会辜负这短短的几十年!

角色:秦曼,秦凤英

重生逆流年代

《重生逆流年代》第1章 躁动的时代免费阅读

秦淮坐在村口的石台上,远处传来阵阵锣鼓声和鞭炮声,他知道村里在唱大戏。

全村人都去了,不论什么时代,乡下人都好像特别喜欢看热闹。

仰头看了看天,石台挨着的皂角树已经结了荚,再等些日子皂角老一些,大妹妹丫头就会带着二妹小米过来,摘了皂角捣碎洗衣裳,秋天的风吹过,微硬得皂荚壳发出噗噗的撞击声,像白噪音电台,很治愈。

看似一个风雅淡定的少年,其实肚子在咕噜噜叫,前心贴后背得那种饿,发疯似得想吃东西。

可是乡下哪有什么吃的?就连田里的老鼠出现,村里人都像疯了一样去抓,只有这棵皂角树下的风声让他狂躁的心平静下来,脑海里却不停快速演化上辈子各种美食。

啤酒、奶茶、火锅、麻辣小龙虾……越想越饿。

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而是来自未来的2022年,那天他翻弄着手机里的朋友圈,照片是一线城市的市区大别墅和豪车,配文说:“三十五岁才有车有房,给八零后丢脸了。”

在凡尔赛文案按下发送的下一秒,他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道拉扯,昏头转向地来到了这里,朦胧中,似乎有一个光着身子的妇女对他怒目圆睁:“真是个没用的东西啊……”

但只是一瞬他又昏了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肮脏的土炕上,一个年纪很小的女孩子,神色异样地帮他提裤子,系好裤腰带。

他下意识地捂住了下身,女孩说:“哥,你醒了,是秦凤英把你背过来的……”等了好一会她又说:“没有人看见。”

秦凤英是谁,你又是谁?你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不等他发问,一股庞大的信息直冲而来,他的脑子嗡地一声又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躺在土炕,消化了那些信息,他才知道,自己所处的地方是秦家庄,他已经从三十五岁的中年秦淮,变成了只有十七岁的少年秦淮。

秦家庄的人都叫他小瘸子,为什么来到这里?如果说两人有共同点的话,那就是都叫秦淮,就因为这个被带到这里,真是冤死了。

少年秦淮死去的原因很羞耻,才被他莫名从未来穿越而来,占据了这具不太光彩的肉身。

那个可怜的孩子,仅仅为了几斤粮食,便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太不值得了。

你死就死了,害我干什么啊,我好好的小老板当着,小日子过着,你把我弄这里,我怎么这么倒霉?

可惜质问没有人回答,原主彻底死去了,他也不敢把自己的秘密告诉别人,在愚昧的农村,敢说出去,很有可能把他当成鬼怪打死。

胸口有东西拍了他一下,胸前感觉到一个温润的东西。

拿起来看了一下,玉质还不错,据说是家人留给原主的信物。

看着破败不堪的家,秦淮心中不甘,上辈子他虽然开始颠沛流离,日子过得很艰苦,可后来生活变好了,夜夜纸醉金迷,来到这里却是吃了上顿没下顿,原主死亡的原因居然是为了一袋子粮食,像一头耕田过度的牛,活生生被累死了。

这死因,简直就是听者伤心闻者流泪。

村里人敲敲打打的路过了皂角树下,很多人的眼睛射过来,秦淮坦然地与人群对视,有人惊讶地说:“咦,小瘸子不怕人了。”他的声音很大说完被身边的人推了一下,他又说:“本来就是瘸子嘛,还怕人说。”

秦淮冲他笑了笑,他才尴尬地也笑了一下。

村里人都知道秦淮的瘸腿是营养不良造成的,不是真正的瘸子,只要吃三天饱饭,他就能站得笔直,跑得比马还快,可就是有人在喜欢叫他小瘸子。

今天村里在唱大戏游街,各种戏曲扮相的人混在人群中,热火朝天得秦家庄今天比过年还热闹。

之所以这么热闹,全是因为后面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她的不光彩的行为,不仅害了自己,更害了全家。

融合了少年秦淮的记忆,他知道这个人的名字,今天的热闹都是她倾家荡产带给全村的,秦曼被五花大绑木然挪动着脚步,一路土坷垃、菜叶子,小石块不停往她身上扔。

村民喊的是:”破鞋,破鞋啊,大家来看破鞋啊。“

秦曼未婚先孕,村里人觉得丢脸,出了伤风败俗的丑事,她的家人被逼着出钱请戏班子,请全村吃饭,女孩的爹娘也要站在人群中,看着自己的女儿被人凌辱。

做母亲的想哭,被父亲拉住不让。

游街示众是在逼问奸夫的名字,但是秦曼始终不愿意开口。

村里游手好闲地二流子闲汉白老六,以前穷得裤子露着腚,现在却不知道从哪弄了身半新不旧的衣裳,破草鞋也换成了老布鞋,他正声泪俱下地愤慨地声讨她给宗族丢了脸面。

村民提醒说:“老六,她姓秦不姓白。”

白老六马上说:“她丢了咱村的脸面,村里的女子名声都被她带坏了,以后想嫁好人家不容易。”

“这个不要脸的破鞋,自己贱还要害人。”

大家跟这个女孩并没有血海深仇,她平时在村里高高在上,骄傲的像只金凤凰,看都不会看他们这些土里刨食的老农民一眼,现在却落在自己手里,欺凌这样的人,会给他们带来奇异的快感。

但当人群来到面前,秦淮看到被绑的人时,心神为之一震,怎么是她?

上辈子对他最好的那个人。

不是她,秦淮用力摇头,这个女孩叫秦曼,有自己的父母家人,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

秦曼虽然被折磨憔悴到不行,却没有一点低头的意思,她的眼睛扫到了树下的秦淮一眼,见他死死盯着自己,似乎对他笑了笑,秦淮心里暗想,难道真是她吗?

女孩的举动激怒了沿途围观的村民,激怒了沿途围观的村民,他们愤怒地说:“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还对我笑,她一定是想勾引我。”

白老六在人群里说:“这时候还想勾引中看不中用的瘸子,真是个烂逼啊,大家打死她。”

粗俗的语言村民却都很爱听,一个女人走出来大声骂说:“你们这些乱嚼舌根的货,个个不得好死,秦淮已经够可怜了,你们还这么欺负他。”

“哟,红寡妇心疼了,小瘸子还挺有女人缘呢……”

秦淮捡起一块石头砸向白老六,离得很近白老六差点没躲开。

砸完又大骂说:“白老六你这个狗日的,再胡说老子不砍死你就不姓秦。”

白老六不屑地说:”来啊,就你这怂货。“

一个威严的中年人鼻子里哼了一声,有些杂乱的人群立刻恢复了平静,全村押送着那个女人游街示众。

那是队长秦老栓,在村里有无上的威望。

白老六回头狠狠盯了秦淮几眼,两人的仇是结下了。

原创文章,作者:易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3073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