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在上:小郡公病弱得宠着》一口蛋黄派的小说最新章节,小倌,池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王爷在上:小郡公病弱得宠着

小说:纯爱

作者:一口蛋黄派

简介:【双男主+双洁+甜宠爽文】  池玉身为大将军唯一的嫡子,却偏偏长了一副娇气身子,打小就体弱多病,三步一喘,五步一咳,是京都公子哥里出了名的身娇体弱。  一朝重生,病弱池玉他支棱起来了!  复仇斗恶、虐渣打脸样样精通。  然而,某一日,池玉被某人看的心惊胆战,颤颤巍巍的问:你在想什么?  玄陌支额,意味不明的回道:在想,你何时才能长大……  池玉:(惊悚脸)你想对我做什么?!

角色:小倌,池玉

王爷在上:小郡公病弱得宠着

《王爷在上:小郡公病弱得宠着》第1章 让他走的销魂点免费阅读

月明星稀。

京都郊外的一处雅致别苑之中,池玉浑身狼狈的被两名五大三粗的壮汉抓着手臂按着肩膀,红着眼睛看着眼前正居高临下的站在他面前的三个人。

“你们……”

一身淡青色长衫,手执折扇的三皇子玄明卓冷冷的睨着他:“将军府的嫡公子,不仅断袖喜欢男人,还在别苑圈养男宠,甚至不甘寂寞,趁着夜色正浓出来同男宠苟合,奈何身体太弱,竟然被生生弄死在了床上……”

玄明卓语气一顿,俯身用手中的折扇勾起池玉的下巴,看着他那双染上了愤怒的眸子,挑了挑眉,笑道:“你觉得,这个死法够不够精彩?”

池玉双眼睁大,挣扎着想要甩开身后按着他的人,脸色惨白:“你们……为何……咳咳……咳咳咳……为何要这么做?”

池玉气的一阵气血上涌,头晕目眩,眼前一阵阵恍惚,他涨红着脸咳了好几声,才断断续续的说完了这句话。

旁边一名面容姣好的女子挽着在场另一名男子的臂弯,冷哼一声接道:“为什么?我堂堂九公主,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女儿,怎么可能嫁给你这么一个要死不活的病秧子?所以,你必须死!”

池锦明安抚的拍了拍玄芊芊的手,对着她宠溺的笑了笑,开口的话却是对着池玉说的。

“本来我们还想要多留你的小命一段时间,慢慢的再弄死你,可没想到皇上竟然这么快就下旨让你娶芊芊,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们让你早点下地狱了。”

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狠毒。

池玉强忍住了咳嗽,微张着嘴喘着气,身子虚软,眼尾泛红,视线从眼前三人的面容上一一扫过。

最终,落在了玄明卓的身上。

他闭了闭眼睛,眸中闪过一抹轻嘲,“原来,你之所以接近我,是另有目的……”

也是,玄明卓是皇后所出,乃当今圣上的嫡皇子,怎么可能会屈尊降贵,甚至抛开世俗的眼光来追求他?

想必他们三人早就已经狼狈为奸,串通一气了吧?

他早就该猜到的……

玄明卓双手环胸,嗤道:“不然呢,你以为我堂堂三皇子,真的会喜欢你一个娘们唧唧的病秧子?如果不是因为你是池将军的嫡子,又挡了我们的路,本皇子连正眼瞧你一眼都觉得恶心!”

池锦明扫了一眼池玉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轻笑两声:“三皇子,莫要再跟他废话,春宵苦短,我们还是早些离开,让他自己在这好好的享受吧。”

临走之前,池锦明走上前在池玉的面前俯下身子,眯着眼睛恶毒的看着他。

“二弟,别怪为兄心狠,你若是不死,娶芊芊的人永远不可能是我,在这将军府,我也永远都只能是个庶子,反正你这身体想必也活不了多久了,早死早托生不是?”

“你们两个,好好的伺候本公子的弟弟,让他走的……销魂点~”

“哈哈哈……”

爽朗愉悦的笑声渐行渐远,池玉呼吸急促,眼前一阵阵恍惚,喉间溢上一股腥甜,他咬牙切齿的盯着眼前那三人远去的背影,心中满腔都是浓浓的恨意。

今日他若侥幸不死,必会将他所受之辱千百倍的还给他们……

不,就算是死了,他也必化厉鬼,亲自去找他们报今世之仇!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是要从眼前这两人的手下成功逃脱。

他从小就体弱多病,三步一喘,五步一咳,是京都名门公子哥里面出了名的身娇病弱。

刚才挣扎了好一番,身体已经有些吃不消了,而眼前这两人长得五大三粗,肌肉壮硕,一看就不是一般人,他该如何才能逃脱?

正心焦着,那两人已经开始上前来拉扯他了。

池玉踉跄着跌倒在地,因体力不支,身体疲乏,正捂着唇难受的喘息低咳着。

他身前的衣领有些凌乱,修长的脖颈微微低垂着,后颈上的肌肤莹润透白,如绵软的山顶细雪。

一枚质地极好的暖玉摇摇晃晃的悬挂在他的脖颈之下,他伸手抓住衣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然深吸了一口气,发了狠的起身撞开两人,跌跌撞撞的朝着门外跑了过去。

然而,刚刚跑到门口,就被人从后面抓住了头发,粗鲁的又拽了回去。

头皮上传来尖锐的刺痛,他双眉拧紧,瘦弱的身体被狠狠的砸到了地板上,痛得他浑身痉挛。

“妈的,还敢跑?!”

一口气还没喘上来,眼前的男人啐了一声,忽然冲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一拳头狠狠的冲着他砸了下来……

***

“唔……”

头上传来隐隐的刺痛感,池玉皱了皱眉,长如蝶翅般的眼睫轻扇,他伸手捂住头,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眼前的景象一点点的清晰起来,一双迷蒙恍惚的眸子里含着水润的光亮,倒映着周围这些色泽艳丽,暧昧轻柔的纱幔。

看清眼前的一切之后,池玉愣了一下,脑子一时间有些转不过来弯。

这是……何处?

他记得,他方才似乎是在京都郊外的别苑里,而且马上就要被两个男人给……

床幔叠叠,薄纱轻摇,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声从旁边传过来,池玉葱白的指尖按了按微微刺痛的太阳穴,转头看向了床边。

只见,一名穿着招摇,衣衫半褪的男子正低头脱着自己的衣服,而池玉看着那张略有些熟悉的脸,表情一时有些愣怔。

他喃喃的张了张唇,“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记得很清楚,三年前他被池锦明设计弄到了京都最大的青楼里,还故意给他招了个男小倌,然后带着一帮官宦子弟,以大哥的身份和担心他身体为由直接将被打晕后刚悠悠转醒的他和那名小倌‘捉奸在床’。

这件事迅速在京都疯传,一时间,大将军的嫡子池玉喜欢男子,甚至还跑去招男小倌的谣言闹得人尽皆知,他更是声名尽毁,被人戳着脊梁骨讥讽了三年……

而眼前这个正在脱衣服的人,如果他记得不错,就是当年的那个小倌,事后被池锦明灭口,想办法给弄死了。

他还见到过他的尸体。

闻言,那人脱衣服的动作顿了下来,有些诧异的看向池玉,“你怎么这么快就醒了?”

原创文章,作者:一口蛋黄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3000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