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离后,公主她被迫饲养病娇反派》南凰的小说最新章节,楚青,楚青凰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和离后,公主她被迫饲养病娇反派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南凰

简介:【男强女强+爽文+双马甲+病娇】命运捉弄,九州大陆最强帝姬重生在西齐花痴小公主身上,一朝苏醒,震惊天下。渣男指着她鼻子骂?她冷煞喝令:“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商界霸主是她手下,九州最尊贵天子是她大哥,威名远播大将军是她二哥,天下最牛逼势力之主是她老爹。哦对了,她身边还有一个病娇獠牙小狼崽,凶残时杀人如探囊取物,奶萌时如蠢蠢小兔子……只是这小兔子总是不安分地想爬墙,怎破?

角色:楚青,楚青凰

和离后,公主她被迫饲养病娇反派

《和离后,公主她被迫饲养病娇反派》第1章 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免费阅读

脖子上传来一阵刺刺麻麻的痛感,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咬她,就像雪貂的爪子在挠她的脖子一样,只是这疼痛稍微有些不太一样。

“殿下,”少年的声音回荡在耳畔,“殿下,我……”

颈间痛感越发清晰,楚青凰蓦地抬手一挥。

砰!

少年被她一掌掀翻,从床上摔了下去!

楚青凰睁开眼的同时,眼底一片煞气。

蹬蹬蹬。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忽然传来,十几个带刀护卫簇拥着一个白衣锦袍男子匆匆走了进来。

目光扫视殿内一周,男子看着楚青凰,眼底的嫌恶被很好地隐藏了起来,俊美如玉的脸上露出一派不敢置信的铁青:“这是在干什么?”

那表情,活像看到妻子跟人偷情似的震惊愤怒。

楚青凰没说话,缓缓从床上坐起身,沉默地打量着这华丽贵气的殿阁。

雕梁画栋,富丽堂皇。

绣纹繁丽的云帷垂落,高处悬挂的凤鸣宫灯照得殿内一片灯火通明。

跟她以前居住的寝殿大致相似,只是这间寝殿风格太过奢靡,跟她的性情不太相符。

目光微转,落在被她踹下床的男子身上,楚青凰眸色深了深。

少年一袭黑衣,身形修长矫健,已在最短时间内翻身而起,此时正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姿态恭谨,却无端显出几分桀骜不驯。

额前墨黑发丝垂落,却没有遮住脸上那半片鹰纹面具。

但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此时状态不对,此时纵然凭着一股强大的自制力在克制,却依然无法垂在身侧的双手因攥紧而泛白,甚至冒出道道青筋,像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楚青凰用最短的时间在脑子里整理着此时的情况。

“身为公主影卫,不但以下犯上冒犯公主,居然连下毒的手段都使了出来?简直不知死活!”冰冷的声音出自白袍男子口中,凤瑾之冷冷看着楚青凰,“请公主殿下立即下令将扶苍处死!”

楚青凰思绪被打断,有些不悦,面无表情地抬眸看他:“出去跪着。”

黑衣少年薄唇微抿,正要起身离去,却听楚青凰再度开口:“凤瑾之,本宫说的是你。”

什么?

凤瑾之不敢置信地看着她:“楚青凰?”

楚青凰冷冷重复:“本宫让你出去跪着,你听不懂?”

凤瑾之闻言,面上骤然泛起愤怒之色:“堂堂公主殿下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跟男人行鱼水之欢?”

此言一出,殿内空气瞬间降至冰点。

楚青凰眼底色泽逐渐凝结,看着凤瑾之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死人。

然而凤瑾之却像是没发现似的,鄙夷嘲讽的声音听着毫无感情,除了厌恶还是厌恶,“楚青凰,如果这伎俩是你试图激怒我的方式,那么我告诉你,就算你用尽手段,我也绝不会对你妥协!这辈子我都不可能喜欢上你!更不可能和你圆房!”

“跟你成亲是圣旨所逼,是你动用公主特权强求而来!你能逼得了我的人,却控制不住我的感情,我喜欢宜灵,只喜欢她一个人!”

“你得到我的人,却得不到我的心!”

“你给我听好了,我不喜欢你!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上你!”

一句句强调,像是歇斯底里的咆哮。

“闭嘴!”

“楚青凰,如果你还要一点脸,请你以后不要再使出这么下作的手段——”

“本宫让你闭嘴,你没听见?”楚青凰蓦地抬手一挥,还在愤怒叫嚣的男人瞬间被一股大力甩了出去,沉冷的目光落在男人的脸上,少女嗓音如冰,“敢以下犯上,对本宫出言不逊,你好大的胆子!”

凤瑾之被狠狠地摔在地上,摔得他眼冒金星,脸色疼得扭曲:“楚青凰,你疯了?!”

楚青凰没什么表情地注视着摔在地上的男人,嗓音清冷:“凤瑾之,你冒犯本宫,按照皇族律法,就算当场处死也不为过。”

凤瑾之表情一僵,正要爬起来的动作缓缓顿住,抬眸看着楚青凰的目光变得阴沉:“你说什么?”

“本宫说的话,你听不明白?”楚青凰目光冷漠。

凤瑾之站起身,拂了拂袍袖,目光鄙夷地看着楚青凰:“你又在搞什么鬼?以为这样就能吸引我的注意力,让我就此喜欢上你?楚青凰,我告诉你——”

“来人!”楚青凰骤然冷喝一声,虽嗓音嘶哑却丝毫不掩冷厉气势。

凤瑾之声音一卡,随即听到齐刷刷的脚步声响起。

殿外很快进来四个身穿甲胄黑袍的侍卫,齐齐单膝跪下:“公主殿下!”

“凤瑾之对本宫不敬,以下犯上侮辱谩骂本宫,拖出去重打三十大板!”

什、什么?!

不但凤瑾之脸色猝变,便是跪在地上的四个侍卫也齐刷刷愣住:“公主殿下?”

他们没听错吧?

公主殿下是要把驸马凤瑾之拖出去打板子?

“还愣着干什么?”少女声音清冷悦耳,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冷硬,“拖出去!”

四个侍卫这才确定他们没听错,公主殿下的确是让他们把驸马拖出去打板子。

“是!”四人表情一振,高声应道,“属下遵命!”

话落之下,四个侍卫站起身,如狼似虎一般把凤瑾之拖着往外走。

他们早看这个驸马不顺眼了,仗着公主喜欢他,真把自己当成了天王老子一样,处处贬低嘲讽,在公主府里对其他人颐指气使,动辄打这个骂那个,眼高于顶,目中无人,甚至连皇上最宠爱的公主都不放在眼里。

真以为自己是金子做的?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凤瑾之被粗鲁地拖至门外,才从僵滞中反应过来,连忙厉喝,“放肆!你们敢对我无礼——”

“请驸马恕罪,属下奉的是公主殿下的命令,只能委屈驸马爷了。”

凤瑾之简直不敢置信,失控地吼道:“楚青凰!逼我娶你的人是你,手段下作的人也是你,你不知反省,反倒恶人先告状!你竟如此卑鄙无耻——”

“堵上他的嘴,再加二十大板。”

冷漠平静的命令从殿内传出来,嗜血无情让人心悸。

凤瑾之脸色彻底变了,他还想再说些什么,然而很快,侍卫塞到他嘴里的东西堵住了他所有的声音。

随即他被人按倒在地上,沉重的板子噼里啪啦砸下来,霎时疼得他脸色惨白:“呜呜呜……”

楚青凰!

四个侍卫早已看他不顺眼,平时又受了太多的窝囊气,这会儿逮着机会几乎使出了所有的力气,板子专挑不致命却脆弱的地方下手,疼得凤瑾之几乎在地上翻滚。

惨叫声全部被堵在喉咙里,哪还有一丝风度可言?

公主府里的下人听到动静,不由自主地全部围观了过来。

看见驸马被按在地上噼里啪啦打板子,而且打得那么惨烈,三下五除二的功夫,袍子下的白裤就已经看见了一片血色,个个脸色剧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驸马爷挨打?

这是怎么回事?公主以前不是最喜欢驸马爷吗?

虽然作为被赐婚的驸马,凤瑾之自打跟公主殿下成亲之后就一直表现得极为不满,动辄对公主冷嘲热讽,从来不愿意跟公主在一张桌子上吃饭——事实上,按照皇家的规矩,驸马若是不得公主召唤,是根本没资格跟公主一起用膳的。

但公主殿下喜欢他,为了他愿意打破一切规矩,只是凤瑾之不识好歹,根本不领公主殿下的情,处处甩脸子。

公主一直忍让,因为喜欢,所以委曲求全,然而公主越是退让,凤瑾之越是变本加厉,以至于从最初的冷漠不满到后来的冷嘲热讽,再到现在,几乎都敢指着公主的鼻子侮辱谩骂。

没想到今天居然被当众打板子。

公主殿下这是突然间开窍了,还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南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3000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