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凰后:废柴师姐拿了爽文剧本》谈宁的小说最新章节,齐师兄,小师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逆天凰后:废柴师姐拿了爽文剧本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谈宁

简介:(空间+爽文虐渣+1v1)一场巨变,昔日宗门天才少女修为被废,残害同门,背师弃义,变成人人皆可喊打追杀的废物。说我是废物?那我便重回来时路。怀至宝,拜名师炼绝丹,收魂兽,人人想高攀的魔界大佬竟是她小弟?当天下与她对立时,唯有世人心中至高无上的神殿圣子愿护她平安,给她开辟一方道路,云度:“我愿意给出我所有的诚意,只希望她回头看我一眼,这如她期待的世界,就是我给她的一封情书。”

角色:齐师兄,小师弟

逆天凰后:废柴师姐拿了爽文剧本

《逆天凰后:废柴师姐拿了爽文剧本》第1章 初始,牢狱之灾免费阅读

“清越,小贱人,痛吗?”下颚被生生攥着,不断收紧,清越吃痛地醒来,见到面前面目狰狞的脸复又笑道。

“师姐,怎么了,连平时的伪装都没有了吗?”

初筠憎恨,见到清越醒来,平时积攒的仇恨和嫉妒让她一巴掌挥的毫不犹豫,清脆的声音在这牢狱里格外的清晰。

“小贱人,你怎么还是这副样子,你以为你还是高高在上的长老首徒吗?”

清越脸被打偏在一旁,自嘲的笑笑,是啊,自己如今怎么可能会再是长老首徒了呢。

一年前,清越这个名字在修炼界小有名气,是冉冉升起的明日之星,是拥有冰火双元素,十七岁就修得玄灵三阶的天才少女,现今,却是一个灵脉被废,残害同门,修炼禁术,杀死师弟的落水狗罢了。

“你知道吗?”初筠突然想到了什么,腼腆一笑,轻轻贴在已经被铁链拴入墙壁的清越耳边。

“齐师兄说他喜欢我,齐师兄说他最讨厌你这副高高在上的死鱼样子,齐师兄说他早就看不惯你许久,若不是掌门师尊吩咐他根本不愿意去搭理你。”

一字一句,一声一语,如同魔耳入音般传入清越耳边,清越心下吃痛,面上不显,到这时候,还有什么承受不住的吗。

师妹的诬陷,师弟的死去,师父的大义灭亲,恋人的离开,仇人的百般羞辱,足以让早已千疮百孔的心更加惨重。

“来,师妹,你都活不了多久了,师姐我好心地再送你一个礼物吧。”初筠疯狂地笑着,她等这一刻等了许久,有什么快乐,能比看见曾经的天之骄子在自己脚下苟延残喘来的实在。

初筠按动机关,机关启动,铁链松落,清越如同破败的玩偶一样倒在了初筠的脚边,灵脉被废,每日遭受鞭刑的她早已无法起来或反抗。

初筠踩到清越身上,蹲下看着清越苟延残喘吐血的样子。

“来,师妹,这个时候,你告诉我,谁才是废物?”初筠拿出匕首,轻轻在清越脸上试探着。

“师妹,你不让我高兴的话,你这张小脸可就保不住了。”初筠说着,内心却狠毒地想着如何把她这脸毁了,省的齐康适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对这小贱人的脸念念不忘。

清越扯了扯嘴唇:“师姐不就是想听一句我是废物的话吗,你直说师妹怎么能不让你高兴呢。”

初筠抑制不住心里的激动,自三年前门派比试时被清越说成废物已经成为了她挥之不去的阴影,她每晚醒来都恨不得在清越的脸上多划几刀。

眼神一狠,初筠毫不犹豫的朝清越脸上划去,刀刀见骨,白嫩的肉翻开鲜血溢了出来,清越控制不住的惨叫,在这牢狱里回响,叫声痛彻心扉。

初筠舔了舔嘴角溅上的鲜血,忍不住地多划两刀,“叫吧叫吧,师妹,你叫的越惨我越高兴。”初筠已经疯狂。

清越捂着自己流血的脸在地上翻滚,脸上的痛意和此时的羞辱让她恨不得与人同归于尽,她眼神一定,抱着破釜沉舟的想法,打算拉着初筠一起沉沦。

腿用力向前一踢把初筠成功绊倒,清越飞身一跃骑跨在了初筠的身上,用力握着初筠的匕首向初筠脖颈上推去。

初筠吓了一大跳,不留神间被清越控制住反击,她大叫,这贱人怎么还有力气,暗怀玄力一掌把清越拍出好远。

清越被击中,一股心头血抑制不住的涌出,喷落在地上,清越躺在地上,彻底没了反抗的力气,清越闭了闭眼,心如死灰,那就这样吧。

初筠脖子上渗出了血丝,衣衫不整,发丝凌乱,身上还沾满了清越的血。出声气愤,准备上前一掌拍死清越,省得清越在她面前碍眼。

“住手”齐康适还未完全进来,看着面前的场景,不悦地初筠呵斥道。

初筠一改常态,娇滴滴地向齐康适抱怨,指着脖子边的血丝道:“你看,她欺负我。”

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谁欺负谁,齐康适一言不发,看了看旁边面容已毁,苟延残喘的清越,心下帮谁已明了。

齐康适上前揽住初筠轻声安慰道:“现下不能杀她,小师弟的家族已连夜启程赶来,向宗门申请要手刃仇人。”

“你现下为一时之爽杀了她,岂不是陷宗门于不义之地。”

“掌门师尊就是准备拿清越来跟小师弟的家族赔礼道歉的。”

齐康适亲了亲初筠的脸颊,初筠顿时得意起来,缩进他的怀里,轻轻把头放在了齐康适的肩上。

初筠没有看清齐康适眼中一闪而过的不耐,“蠢货”齐康适心里暗骂。

“杀了我。”

齐康适揽着初筠刚走了两步,传来清越的声音。

清越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语气平淡,面如死灰。与齐康适的次次见面宛如刀割般地凌迟着她,满心欢喜的爱恋到最后竟是一场欺骗。

“你们最好现在就杀了我,别待我以后有反击之力,那我必杀其命,喝其血,食其肉以解心头之恨。”

初筠手里凝聚玄力,清越到这时候了居然还这么嚣张,再说清越天赋那么强现今是灵脉被废,万一……

齐康适握住初筠的手,他极其自负,料定灵脉被废,重伤的清越逃不出御天宗,而且他留了后手,依着以前的一丝丝感情,他决定让清越再活一段时间,不被初筠羞辱致死。

齐康适心里叹息,清越是个很好的爱人,但在利益和前途面前,谁也阻不了他的路。

清越躺在地上,忍受伤口鲜血肆流,她好似已感受不到疼痛一样,意识逐渐昏迷。

清越没有看到,滴滴心头血洒落在挂着的平安锁上,逐渐被浸透吸收,释放出柔柔的白光。

“主人,主人”焦急的含着关心的声音呼唤着清越,清越不想醒来,不想再去面对那个昔日仇敌的挑衅了。

人如中天时,奉承声不断,人一旦坠入低谷,身旁的人都要落井下石,百般报复。

清越已对御天宗死心了。

“主人,主人”声音不停地叫着,不停地喊清越,清越醒来。

面前一片白雾,不似牢狱,也不似御天宗的任何一处地方。草屋耸立,石桌矗立,是一处简陋却又僻静之地。

原创文章,作者:谈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2973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