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后,她靠瓷器在古代乘风破浪》一只小鲸落的小说最新章节,云烛,苏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后,她靠瓷器在古代乘风破浪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一只小鲸落

简介:她是著名钧瓷陶艺大师的得意门生,却不料一朝穿越到了一个14岁的商贾之女身上,奈何此女还是个灾星命格不受生父待见,从小被寄养在乡下农庄,一朝重回家门,为求生存她斗姨娘,为求金银她巧经商,谁说女子只能待闺房,她便要抛头露面把声扬,因祸得福烧出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钧瓷,一跃成为大齐第一女首富,瓷器远销四海,一时之间她成为大齐闺阁女子的偶像,却不料卷入众皇子的皇位之争中,莫名其妙她成了香饽饽招来不少烂桃花

角色:云烛,苏煜

穿越后,她靠瓷器在古代乘风破浪

《穿越后,她靠瓷器在古代乘风破浪》第1章 落水相救免费阅读

在一处崇山峻岭中,两岸山石奇峻,一条河流沿着崖顶蜿蜒而下。

咚—— 一道窈窕身姿呈弧线落入水中,那身影肤如凝脂,白皙如羊脂玉,两道锁骨性感妩媚,一头青丝如锦缎流泻而下。

站在岸边的婢女云烛,捧着怀里的衣服呆呆地望着自家小姐像条鱼一般在水里游来游去,来去自如。 看见自家小姐如今这性感妩媚的身体,云烛仍觉得好似大梦一场。

谁能相信一个月前她家小姐还是一个身宽体胖的胖子,如今却摇身一变身姿绰约,令身为女子的她都艳羡不已。

“小姐,奴婢觉着这地儿还是不安全,万一哪个上山砍柴的樵夫和猎户闯了来,传了出去,有损小姐清誉。”云烛暗暗抓紧手里的衣服,警惕地朝着四周看了看,低低地劝解道,“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

苏长念刚沿着河流两岸游了两个来回,探出头右手掬一捧水沿着左臂缓缓倾泻而下,并不理会云烛的劝解,脑海里还在思考着现下自己的处境。

苏长念怎么也没想到只会出现在电视剧里的穿越竟然发生在了她的身上,她本是21世纪钧瓷艺术大师朗奇的唯一学生。 一日她从一位古董商人手里购买了一件罕有的钧瓷碗盏,本想带回工作室好好研究碗盏的制作工艺,没想到在驱车回去的路上被迎面而来的货车撞入路边的河里,她只记得在丧失意识之前,那件被她买来的碗盏在离她不远的水中发出盈盈绿光。 待她再清醒之际,便附身在了苏长念的身上,来到这个世界,更奇怪的是她的脑海里竟还残留着苏长念的记忆。

说起这俱身体的主人也是个可怜人,苏长念本是瓷器商人苏煜的长女,苏家虽不是什么商贾大家却也家境殷实。 在苏长念4岁之时,一位云游道人来到苏家,说苏长念是扫把星转世,是个灾星,若继续将她留在苏家,会影响苏煜的运势,苏煜看着乖巧可爱的长女也是不舍,在苏长念生母乔氏的哭诉下,苏煜便未将道人的话放在心上,继续让苏长念留在了苏家。 谁料几日后苏家的窑口竟发生了火灾,一场大火烧毁了整个窑口,苏家险些破产,苏煜这才又想起了道人的话,只得狠下心将苏长念打发到了苏家乡下的一处农庄里养着。

陪着苏长念一道去农庄的就只有泰嬷嬷和半路上从人牙子手里买来的云烛。

一晃眼十年过去了,在这十年里苏长念从未再回过苏家,也再未见过她的生母乔氏。 一日不知怎的,苏长念在山间玩耍的时候贪嘴吃了树上带毒的果子回到农庄,刚踏入大门便倒地不起,被眼前情景吓坏的泰嬷嬷回过神来,立刻吩咐云烛去请了大夫,当大夫赶到时,已是无力回天。

泰嬷嬷听完大夫的话后,伤心欲绝,眼前一黑差点晕死过去,得亏云烛扶住,大夫掐住她的人中,才苏醒过来。

正当屋里一团乱时,躺在床上的苏长念却突然坐了起来,门口的大夫和泰嬷嬷等三人见苏长念死而复生,个个吓得目瞪口呆,还是泰嬷嬷最先回过神来,推了大夫一把,大夫才战战兢兢的上前再次替她把脉,脉象平稳竟无丝毫中毒迹象。

泰嬷嬷和云烛顿时喜极而泣,却不知自家小姐早已仙去,现在的苏长念却非以前的苏长念。

苏长念醒来后,是极度震惊且难以接受的,震惊的是她居然穿越了,难以接受的是,她居然穿越在了一个体型肥硕的女子身上,行走几步便气喘吁吁,心跳加速,对于身材管理严格,且又是散打高手的她而言,现在的这副身体简直令她嫌弃不已。

依照这副身体的身体素质,行动不便不说,三高的患病率简直大大增加,还会严重影响她找寻方法回到21世纪的进度。所以有强迫症的她不得不开始了漫长的减肥之路。

每日俯卧撑,臀桥,游泳成了必备项目,是以云烛才不得不每日黄昏时陪着自家小姐来到这深山密林里,苏长念下河游泳,云烛便在岸边守着她的衣服,替她望风。

“啊!” 苏长念还在沉思之时,耳畔传来云烛的惊呼声,将她拉回了现实。

“怎么了,咋咋呼呼的。”苏长念回首便瞧见岸边的云烛跌倒在地,满脸惊惧之色。 “小姐,你看那……是不是……血……”云烛颤颤巍巍指着距离苏长念不远的河面说道。

苏长念沿着云烛手指的方向望去,不禁皱了皱眉头,只见离她不远的河面变成红色,似红霞般妖冶,正向她这边蔓延开来,似是从上游漂下来的。

她起身向岸边游去,一边快速穿上衣裳,一边安慰着云烛:“你别惊慌,也许是山间的禽兽受伤也说不定,我们去上游看看。”

“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听庄里的农夫说这林里夜里常有野兽出没,万一真是野兽,那我们可怎么办?”云烛望了望日头,在听了苏长念的话后,心里更是恐惧,心跳都加快了。

“要真是野兽,也是负伤的野兽,不足为惧,你要是害怕,就留在这儿,等我回来。”苏长念抬眸看了看云烛,淡淡道。转身迈步向上游走去。

“小姐别丢下我,我跟着你去就是了。”云烛一咬牙,跺了跺脚,跟了上去。

主仆二人到了上游,苏长念远远便瞧见一名男子漂浮在河面,不断有血液从男子身上流出氤氲开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苏长念跃入河中将男子拉上岸。

“别愣着,快来搭把手!”本就游了半个时辰,现在再次下水救人对苏长念的体力消耗极大,到了岸边,她和云烛一起拖着男子的身体,将他放在了一块大石上。

“世间竟有如此俊朗的男子!”云烛在看清男子的面容后忍不住赞叹道。

苏长念探了探男子鼻息,气息微弱。立即不断按压男子胸口,就在苏长念快力竭时,男子呛了口水,缓缓睁开了双眸。

苏长念暗自松了口气,累得瘫坐在一旁,这才得空细细打量男子的面容,剑眉星目,鼻若悬胆,浑身上下散发着冷冽的气息。他的左肩似乎受了伤,仍有鲜血不断汩汩溢出。

男子醒来眸间有片刻的迷茫,随即猛地坐了起来,警惕地注视着眼前的苏长念和云烛,由于动作太猛,牵扯到了左肩的伤口,令他不禁皱紧眉头。

“我家小姐不是坏人,方才是她救了你。”见男子面色不善,云烛慌忙替自家小姐解释道。 男子这才侧身凝视着瘫坐在一旁的苏长念,神色微微有些怔愣,片刻后星眸闪过一抹沉思。

“既是如此,小姐今日的救命之恩,改日定当回报。”男子说着将系在腰间的玉坠取了下来,迎着苏长念探究的目光递给了她,“此为信物,若哪日再见,小姐需要帮忙,在下一定在所不辞。”

见苏长念接过玉坠,男子起身捂着左肩的伤口,脚步踉跄地离开了。

苏长念看着男子消失在密林深处后,垂眸凝视着掌间的玉坠,此玉色泽通透细腻,一看便是上乘的玉坠,绝非普通人家所出,再联想到男子的外貌气质,此人身份非富即贵。

“这人可真奇怪。”云烛见自家小姐站在原地半晌未动,垂眸沉思,忍不住上前扯了扯苏长念的衣袖,提醒道,“小姐,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心下道,小姐自从上次起死回生后,就好似变了个人,先不说近日体型的变化,无论是气质还是品性都与以前大相径庭,以前的小姐贪吃不爱运动,性格单纯,现在的小姐气质清冷,遇事也变得沉着冷静起来。

云烛想着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想不出来,但总的来说现在的小姐也是极好的,她也就懒得去想那么多了。

“嗯,我们走吧。”苏长念收回思绪,望了望天边落下的夕阳,转身往山下走去。

原创文章,作者:一只小鲸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2950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