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鱼记小说完整版赵青青吴越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沉鱼记

小说:言情

作者:赵青青

简介:

第一章 赵客缦胡缨

黄昏时分,细雨乍歇,浓云初散,如洗的天空中,薄云如烟似雾,仿佛被泼散的墨,融入水中,随流云晕染,悄然无声地在天地间绘出一幅韵味无穷的水墨画卷。

在这幅….

角色:赵青青吴越

沉鱼记

《沉鱼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赵客缦胡缨(1)

第一章 赵客缦胡缨

黄昏时分,细雨乍歇,浓云初散,如洗的天空中,薄云如烟似雾,仿佛被泼散的墨,融入水中,随流云晕染,悄然无声地在天地间绘出一幅韵味无穷的水墨画卷。

在这幅画卷中,最动人的,莫过于碧水湖畔,荷叶从中,轻舟莲女,软糯吴语,清亮的歌声萦绕在蒙蒙雨雾中,给这春末的太湖夕景,平添几分生气。

然而,在姑苏城中,却有一条街,与这清灵秀逸的景色格格不入。

这是一条铁匠街,从街头到街尾,三十三家铁匠铺,每日十二个时辰从不停歇,叮叮咚咚的打铁声,成为姑苏城与众不同的一道独特景致。在这条街上,从农具锅具刀铲到十八般兵器,只要你说得上来的铁器,这里都能买到,哪怕这世间不曾有过的,只要你画得出来,铁匠们就做得出来。

这样一条街,看似做着最下等的生意,却是城中最繁华的一条街。

长街上来来往往的,大多是佩剑带刀的侠客,形形色色的服饰,混杂不一的口音,显然大多并非本地人,而是来自十国二十六城的江湖客。需知当今世上,若论兵器之首,莫过于剑。若论神剑之首,莫过于越。

越民铸宝剑,出匣吐寒光。当年越国剑神欧冶子一生铸剑无数,留于世间的名剑有八,乃是昔日为越王所铸的湛卢、巨阙、胜邪、鱼肠、纯钧五剑,后来为楚王所铸的龙渊、泰阿、工布三剑。吴越之战后,越国名剑皆归于吴,夫差喜不自胜,命人举办此次试剑大会,一则悬赏天下,若有巧匠能铸剑胜过五剑者,赏金万两。二则昭告江湖,若有剑客能于试剑之日技压群雄者,可得名剑一柄。

天下熙熙,皆为名利。

姑苏试剑,名利双收,如何能不让天下人趋之若鹜?

即来姑苏,这铁匠街自然不可不来。三十三家铁匠铺这几日都忙得不可开交,只不过其中生意最好的,还是莫过于三家兵器店——薛家剑,风家刀,王家枪,店中无不挤满了这两日进城的剑客。

然而,有荣必有衰,这铁匠街的尽头,却有一家打铁铺,无刀无剑,门可罗雀。只有个大汉红果着上身,架着块生铁在反复锤炼,火花四溅时,偶尔有火星落在他身上,遇到他一身的汗水,发出滋滋的声音,冒出股白烟,转眼消失不见,而他的身上,却丝毫不见伤痕。

“有剑么?”

一个青衫女子头戴斗笠,牵着头黑驴在他面前停下,忽而一问。那声音脆生生的,不似吴越之地女子的软糯,如同黄莺儿般的活泼,却丝毫不受周遭人声打铁声的干扰,清晰地传入那大汉的耳中。

“没有!”大汉干脆地应了一声,连头也不抬,继续重重地一锤锤砸在手中的铁砧上,每一锤下去,声音低沉黯哑,并不似隔壁那些打铁铺里里那些清脆响亮的锤炼声,不像是在打铁,倒像是在打桩,一桩桩砸入污泥,绵软无力。

“有刀么?”

“没有!”

“有枪么”

“没有!什么兵器都没有!”大汉显然有些不耐烦了,口气格外的冲,压根没有半点揽生意的自觉。

“有钺么?”青衫女摘下斗笠,竟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虽是一身短打青衣,布巾束发,依然灵秀动人,笑盈盈地站在黑驴旁,对他的恶劣态度丝毫不以为意,反倒笑得格外明丽。

“咣!——”

这一锤显然砸歪了,没落到铁砧上,反倒砸到了旁边的架子,只一锤,就将那生铁铸就的架子砸跨,顿时稀里哗啦地从上面掉下一堆残刀断剑废铁块。

那大汉压根连看也没看被他砸毁的东西,扔掉手中的大铁锤,一个箭步就冲出了铁匠铺,蒲扇大的巨手一伸,抓住那青衫少女的双肩,将她整个人拎起来,转身又冲回铺子里,穿堂入室,直接进了内院,方才放手。

“青青?你是青青?”

大汉看着面前的秀丽少女,搓着手,瞪着眼,面膛赤红,原本昂藏七尺的男儿,如今居然露出些许羞涩之意,若非她这熟悉的话语,光看模样,完全与记忆中的女娃儿对不上号。

赵青青灿然一笑,眉眼弯弯,双颊上露出一对圆圆的酒窝,“钺哥不铸钺,则天下无钺也!”

“青青,真的是你!”大汉闻言大喜,一双铜铃似的大眼笑得眯成了缝,“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你居然还记得钺哥,真好!真好!”

“见不到?”赵青青笑容却是一敛,神色微冷,晒然道:“你回越国,自然能见到我。见不到我,是不想回去,还是不能回去?钺哥,莫要忘了,你姓欧,可不姓吴。”

欧钺神色一僵,长叹一声,苦笑道:“姓欧又如何,区区一介铁匠,还不是任人摆布?一入姑苏,非死不离,纵使我想回去,吴越两国,哪个能放我回去?”他语含悲意,末了,又忍不住问道:“青青,我娘可好?”

“欧大娘尚好,就是常念起你,盼你回家。”赵青青环顾四周,只见这铁匠铺后院也不过一间正屋,一间灶房,一眼便可尽收眼底,当真是穷酸简陋之极,不禁微微皱了下眉头,问道:“我阿爹呢?”

欧钺一怔,瞪大眼看着她,像看个陌生人一般,好一会儿,方才吃吃地说道:“师父……师父入吴第一年便以身殉剑,你……你们难道不知?”

“以身殉剑?”赵青青一愣,只觉得脑中嗡地一声,身子微微一晃,手中青竹棍飞快地点地撑住,方才稳住身形。

“青青!”欧钺见她如此形状,方知她当真不知师父的噩耗,心下更是难过,上前一步,双膝一曲,面南而跪,失声痛哭起来。

“越国三百铸剑师入吴七年,如今还活着的十不存一,我侥幸立功,脱了奴籍,虽能在此开铺,却终身不能离开姑苏城半步……生不能侍奉老母,死不能魂归故土,欧钺……枉为人子啊!”

“十不存一……”

赵青青浑身发冷,连握着青竹棍的手也颤抖起来。七年前,她还是个八九岁的孩子,越国战败,连国君众臣都入吴为奴,以倾国之财方才赎回国君勾践。后来岁岁贡,年年纳币,进献了无数美女财宝不算,吴国还以越国出名剑为由,征集三百铸剑师入吴。其中,就有她的阿爹赵戬和师兄欧钺。

阿母一直告诉她,阿爹是越国最好的铸剑师之一,到了吴国,一定会受到上等供奉,只要熬过十年苦役,终有归家之日。可如今七年过去,阿母的身子越来越差,她怕阿母熬不到阿爹归来之日,念及曾听人说起师兄欧钺如今就在姑苏铁匠铺开炉,方才独自一人,偷偷潜入姑苏寻父,想求他归乡一探。却不曾料到,阿母尚有时日,阿爹却早已魂归剑庐。

“为何?为何要殉剑?”赵青青只觉得喉头发苦,声音干涩,以往纵使七年不得一见,她们母女总有个盼头,可如今方知,早已是人鬼殊途,诸般想念,尽数成空。

欧钺跪在地上,重重地磕了几个头,泣不成声地说道:“我们入吴一年,未能铸成一剑。吴王大怒,欲将我等斩首祭剑。师父当时挺身而出,言道吴水多绿苔,不如越溪清澈,纵有吴越精铁,若无水之精华,剑魄难聚,故而难成一剑。吴王闻言,便命人开河筑渠,引水入吴,期间累死病死民工无数,众人皆道是师父之故。谁料师父在开炉剑成之日,竟然投身剑庐,以身殉剑……”

“殉剑……那剑——剑铸成了么?”赵青青握紧了手中的青竹棍,浑然不觉间,那柔韧的青竹棍在她手中竟被捏得丝丝裂开,又被握成一束,只是手心被那裂开的竹丝不知割开了多少道口子,一缕缕鲜血从指缝间缓缓流下,染红了青竹,她却浑然不觉。

“那剑……未成。”欧钺摇摇头,抹了把泪,说道:“师父所铸之剑,见血封刃,竟然变成了一根铁棍,奇钝无比,而且重锤不毁,刀斩不断,犹如废铁,已被吴王弃置。其他铸剑师所铸,锋利有余,坚韧不足,百斩易折,吴王不满,命人反复试炼,每次试炼都有铸剑师殉剑,至今铸剑师十不存一,已不足应对剑庐所需,吴王方才广传天下,召开试剑大会,重金悬赏名剑和剑客。”

“阿爹的剑,在哪里?”赵青青心中悲痛,根本无心理会什么试剑大会,只想找回阿爹最后的这把剑,带回去也算给阿娘一个交代。

欧钺指了指王宫方向,“王城西南有剑冢,收藏这吴王九百多柄废剑,师父的血滢亦在其中。”

“血滢,原来叫血滢。”

赵青青点点头,手一松,青竹棍已裂为无数根青竹丝,沾染着点点鲜血,倏然散落一地。她撒手转身,衣带如风,头也不回地朝外走去。

“青青!你要去哪里?”欧钺一惊,刚要起身拦住她,才走出一步,就发现那满地的青竹丝,比刀劈得还要细密,以她方才所站之处为中心,如团扇般散落一地,千百根青竹丝,竟然无一丝凌乱,比一根根细细铺展还要均匀。

欧钺定睛一看,不禁骇然失色,方才知道,这个昔日只会在山间嬉戏玩耍的小师妹,如今的一身功夫,绝非他所能想象。再抬头之时,已不见了赵青青的身影,等他追出打铁铺,连那头黑驴也不见了。

外面热闹喧扰的长街之中,依旧充斥着叮叮当当的打铁声,根本无人注意到这样一个女子的来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沉鱼记》

原创文章,作者:赵青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282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