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玫瑰》小说全文在线试读,《杨峰》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野玫瑰

小说:言情

作者:杨峰

简介:

“侬——催——命——哪——”

敲门声咚咚地响了二三十下,苏烟才懒懒地从床上爬起来,对着外面不耐烦地应了一声。晌午时分的日光透过蕾丝窗帘打进来,丝质的睡衣滑落肩头,轻轻地笼罩着她的身体….

角色:杨峰

野玫瑰

《野玫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楔子

“侬——催——命——哪——”

敲门声咚咚地响了二三十下,苏烟才懒懒地从床上爬起来,对着外面不耐烦地应了一声。晌午时分的日光透过蕾丝窗帘打进来,丝质的睡衣滑落肩头,轻轻地笼罩着她的身体,在地上落了几层斑驳,人影和树影交错,充满魅惑。

苏烟一边开始哼起徽南小调,一边徐徐地让侍女给自己穿衣——苏绣的红旗袍将她身段衬托得妖娆。苏烟微微浅笑,便从镜子看见了眼角的皱纹,像是一尾尾小鱼在游动。可她不在意,她知道,如今的自己分明比二八年华时更具风韵。

侍女是新近招来的,十五岁,和当年的她一样,笨手笨脚,几次三番,连盘扣都系不好。

苏烟不耐烦了,将她晾在一边,自己开始拾掇。

就着日光,苏烟微昂着头,对着镜子轻轻地抚摸自己的脸。从微卷的头发开始,到扑闪的眼睛,高高的颧骨,挺拔的鼻梁,最后停在嘴巴上。

苏烟细细地打量着自己樱桃般的小嘴,那是杨峰最喜欢的地方。接吻时他总是喜欢反复吮吸,甚至死命地咬,恨不得把她的整个唇瓣都咬破,好让渗出的血将两个人给吞没。

杨峰的女人就有一副这样的嘴唇,可那个女人死得早,苏烟却有种不能说出口的庆幸,那个女人不死,还有自己什么事儿?

哦,杨峰……这个男人此刻就站在外面的院子里,一株百年银杏旁边。苏烟撩拨起窗帘一角,看到了杨峰笔挺的背脊,一动不动,像是山。

苏烟冷笑一声,她早看穿了他的junguan做派,明面上端着,可心里早不知道猴急成什么样了。还是海棠说得好,男人哪,脑子长在下半身。

男人急,你便要他等。这才是苏烟懂得的道理。

苏烟合上窗帘,坐在梳妆镜前开始化妆,还有漫长的一套流程:头发要卷,白粉要抹,眉毛要画,她要保持最美的姿态,那便样样急不得。

果然,妆化到一半,走廊已经传来了踏踏的脚步声,一二一的节奏,沉稳而有力度。细节处最暴露一个人,这么多年,杨峰这铿锵的习惯都没有改变。

她画的是时近流行的小山眉,眉笔在尾巴处勾完最后一笔,她便袅娜着身体前去开门,时间正好,她的身体软软地倒在来人坚硬的胸膛里。

苏烟的声音高亢清丽,她伸开双手,挂在他的脖子上,两眼弯弯,“将军,我想死你了。”

杨峰听到这句,原本冷峻的脸上多了一抹温暖的笑容,柔和地化开来。他把手搭在苏烟的腰上,双手顺势一抬,将她整个人横抱过来。苏烟的头仰望着天花板,她的右手下意识地去扶住自己的发髻。

很简单的越南髻,五岁女童都会盘,但挽头发的簪子极珍贵,是托人从国外带回来的,造型精致,簪子内里也很锋锐,是个利器,上次苏烟把玩的时候,稍不留心还伤了自己的手指。

没办法,苏烟喜欢,何况美的事物往往都有侵略性。

苏烟被重重地扔在了床上,杨峰也趴了下来,手放在她的咯吱窝处,作势就要解开她的扣子,苏烟怕痒,喉咙里便发出了咯咯的笑声。

“妖精,真不害臊。”

声音很轻,但苏烟还是听见了,来自那个十五岁的小侍女。那个侍女站在一旁,穿着件碎花袄子,低着头,握着手,嘲笑她。

可是她又懂什么呢?她怕是还没有过男人呢。苏烟还真就不害臊地想,也许她还是羡慕的呢。

这边,杨峰已经闭上了眼,整个身体轻轻地伏在她的上面,开始亲她的唇,还是像以前那样,用力地吸允,痛感让苏烟忍不住**。

口腔里很快涌进来一阵甜腻的血腥味,苏烟想躲,可她不能,她睁着杏眼,转而迎了上去,唇与齿交缠,温柔又暴烈。果然,杨峰也开始情绪激烈起来,乱世纷飞,他们把欢爱都演绎得像是打仗。

呵!

苏烟平静地躺在床上,看着杨峰欲仙欲死的样子,她像是个渔人,早早地坐在河边,投下了自己的饵,如今鱼已经缓缓地靠近了,剩下的,不过是选择一个好的时机来收线。

就在杨峰快要碰到饵的那一刻,苏烟瞅到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她腾出左手,扶住杨峰的右肩,右手则顺势扯下了发间的簪子,然后猛地一下,对准杨峰大汗淋漓的胸下方,狠命地插了进去!

要杀一个人,就在他最放松的时候,这是杨峰教她的。

苏烟大笑,男人的重量压在她的身上,让她喘不过来气,可没了力气,还有本能。她索性豁了命,大叫一声,撕心裂肺,右手又用了十足十的气力,把簪子再往里面搅动,刺得更深了一层!

胸口下方两寸,是心脏,是人最重要的器官,这也是杨峰教她的。

簪子上抹着剧毒,毒是她从医院里弄来的,毒会和血液产生化学反应,半个小时后杨峰会彻底僵死。

杨峰瞪大眼睛,脸色煞白。他不是没有防备,是没有防备会在这一刻。

苏烟笑了,这么久了,杨峰一直想得到她,可终究到死,也没能得到。

苏烟轻轻一推,杨峰的身体便翻转过去,像条死鱼一般躺在地上。簪子刺中的那个地方涓涓地冒着血,如小泉,咕咚咕咚。

杨峰的喉咙里发出浑浊不清的叫喊,“苏烟,你好——”

最后一个字是什么?

苏烟没听见,怕是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再听见了。

木簪子刺进杨峰心脏的那一刻,她身心俱疲,耳朵也仿佛失了聪。

那么多年过去了。她再也不是那个一无所有的流浪舞女了。哪怕她多希望自己还是。

整个世界终于寂静了下来,晚风吹拂,唯有那一抹带血的天鹅绒被风轻轻地裹挟起,悠悠地飘出了窗外的天空,也飘向了她命运最开始的地方。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野玫瑰》

原创文章,作者:杨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255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