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拐个相公来种田》小说全文在线试读,《秦二婶神仙姐姐》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拐个相公来种田

小说:言情

作者:秦二婶

简介:

狂风夹着暴雨狠狠地敲打着车窗玻璃,誓要把人们从睡梦中惊醒,雷电撕空裂幕仿佛要把天都翻过来。刚加完班的木柔桑摸摸自个儿鼻子,先不紧不慢的去隔壁便利店买了几个肉包子,这才磨磨叽叽的拦了辆计程车回家,….

角色:秦二婶神仙姐姐

拐个相公来种田

《拐个相公来种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001章

狂风夹着暴雨狠狠地敲打着车窗玻璃,誓要把人们从睡梦中惊醒,雷电撕空裂幕仿佛要把天都翻过来。刚加完班的木柔桑摸摸自个儿鼻子,先不紧不慢的去隔壁便利店买了几个肉包子,这才磨磨叽叽的拦了辆计程车回家,谁叫她踩了狗屎运,司机白天没睡。其后果便是,“嗖”的一声,的士从桥上飞进了河里,木柔桑还没来得及吃完手上的肉包子,就这么华丽丽地飞天了。

“妹妹,你醒醒!快醒醒啊!呜呜!”有人在拍木柔桑的脸,她听到有个小孩子在叫她妹妹,她忍不住怒吼,“我擦,你才妹,你全家都妹哦!”,可嘴里发出来的声音软弱无力,一双冰凉的小手摸上了她的脸,尼玛,你妹不够,还要吃她豆腐,什么叫怒发冲冠,哦,应该是红颜一怒,“啪”的一声,抽在了那小孩的脸上。

那小孩非但不生气,还很高兴,抱着她又哭又笑,“太好啦,太好啦,多谢观世音菩萨,多谢各路神仙。妹妹你终于醒过来了!”木柔桑伸出手想推开这个小鬼头,只是,这是谁的手啊,她惊秫了,她仔细的看了看,这是一小孩子的手,是她自己的手,没错,这双乌漆墨黑的小鸡爪,就是木柔桑现在的爪,哦,不,咳,是她的小手。

“妹妹,你怎么样了?可有哪里不舒服?”那小屁孩抱着她左摸摸,右拍拍。木柔桑还在呆呆的看着那乌龟爪子,她不是在的士车里的吗?啊,对了,她奶奶的,那的士司机打瞌睡了,然后她就飞了。当然不是飞上天当神仙姐姐,而是掉水里给淹死了,后悔难买早知道啊,她要是知道有这么一天,她十成十的会去学游泳,那万恶的司机撇下她自个儿逃命去了。

那小屁孩见她不说话,加大了力气摇晃她,木柔桑觉得全身都快散架了,有气无力的朝他喊:“你……能……不……能……再……大……力……点!”咕咚一声,两眼一翻歇菜了!她被打击到了,二货都知道她是穿越成小屁孩一枚。

等她再次醒过来时,她看到了一闪一闪亮晶晶的星星,“唉,今天的星星咋这么亮呢!”还处于当机状态的木柔桑,没想起自己穿越了,只是觉得今晚的星星真漂亮。好半天,她才从那美丽的星空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是躺在地上,哦,不,是床上,而她是透过穿洞的屋顶看到的星星。真不是一般的穷啊,这房顶的洞真够大呐,还能躺着看星星呢。

黑暗中一个东西朝她摸过来,木柔桑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抬起脚一踹,扑通!“啊……”一声惨叫声在这破茅草棚里响起,“哎哟,妹妹,你踢到我了!”一个小孩子的声音传来。“啊?!那个,对不起啊,你没事吧!”木柔桑一点都不习惯这黑漆漆的晚上,摸索着想去扶起那小孩。嗯,摸到了,她抓起一个胳膊扯他,“啊,妹妹,你抓错了,那是我的脚!”那小孩在地上急忙喊。

“啥?抓错了!呃,对不起,习惯了近视,这鬼晚上,黑灯瞎火真讨厌!”木柔桑嘟嚷着去摸他的胳膊,“唔,唔唔!”又摸错了,好像是摸到那小孩的嘴了,坏心眼的木柔桑还顺手揩了把油,软软QQ的真好摸。

那小屁孩实在受不了她了,把自己的嘴解救出来,“妹妹,你坐着别乱动,我歇一下自己起来,刚才从炕上摔下来,我的屁||股都摔麻了!”木柔桑很囧,只得待在一旁的床上。哦,现在她知道了,这不是床,是炕,难道她在北方?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个朝代,早知道,当初上历史课时就不该躲下面爬“19楼”看小说了。

“妹妹,你都睡了一天了,可曾觉得好些了?白日里你都没出气儿了,可是吓坏哥哥了,我就只有妹妹一个亲人,你若是万一有个三长两知,我真不知该如何是好。妹妹你莫要离开哥哥,娘临去前,我跪在她床前发过誓,定是要照顾好你的。”那小屁孩,现在光荣就任为木柔桑的哥哥,正坐在地上带着哭腔告诉她。

木柔桑翻翻白眼,感情这具身体的主人是挂了,她是借尸还魂?咋觉得阴风嗖嗖呐!“嗯,我没事儿呢!”木柔桑觉得除了全身没啥力气,肚子好饿之外,其他的都还好。

那小屁孩开心的从地上爬起来,“太好了,妹妹,今天真的吓坏我了,自打爹娘去世后,我就只剩你一个亲人了,我真的不想跟妹妹分开。村里的秦二婶说你是断气儿了,要找个破席子裹了你,随便在后山找个地儿埋了。我不肯,妹妹明明只是睡着了啦,你睡着之前一直喊冷,我就一直抱着你,捂着,我还让秦二婶回去了,让她不要在这里吵着你。”木柔桑的哥哥带着浓浓的鼻音接着说,:“我真的害怕妹妹不会醒过来了!还好,你只是睡了一觉,呵呵!”

木柔桑从他的话里可以判断出这家里,只有这个瘦不拉叽的唯二哥哥与她相依为命,光看屋顶就知道家境不是一般的艰难。

唉,她真不知怎么安慰这个失去亲人的小孩,他可知,他最在意的妹妹已经魂归佛祖的怀抱了!此木柔桑已非彼木柔桑:“咳,那个,你别难过了,这不是好好的嘛,以后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

木柔桑更像是对自己说这话,来到了这个她还不知道的朝代,她不害怕是假的。这里的每一样东西,包括空气都不是她所熟悉的,她的内心真的很惶恐。

“哦,对了,妹妹,你饿了吧,我给你留了晚饭,来,我们去外面院子里吃吧!”

木柔桑的哥哥木槿之,就着屋顶漏下来的星光,摸索着把她抱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出了大门。

只是……外面比屋里亮多了,这个屋子……这个屋子也太烂了吧,又低又矮又破烂,摇摇欲坠!

木槿之把她抱到院子里的一块石板上:“乖,你在这里先坐着等会子,我先去给你盛饭来!”木柔桑这会儿发现肚子真的好饿,好饿,这小身板没力气百分百是饿的。

想想以后的苦逼日子,她觉得比挑战高考的难度还要大。她这会儿无比的怀念现代的肉包子,给她个肉包子吧,她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木柔桑坐在那青石上双手撑着小下巴,无语地看着眼前的危房,这风一刮怕是要倒了,严重的豆腐渣工程。早知道她会穿,她就去学农业专业,或医药专业啦,偏偏她学的是策划,看看身上挂的跟刀削面似的衣服,她就知道用不上了。

唉,在木柔桑第十八次叹气的时候,木槿之端了一个缺了一个大口的瓦钵出来了:“快快趁热吃,瞧,今儿晚上的饭菜真丰盛,二婶娘听说你醒了,便叫铁树哥送了一把野菜过来,今天晚上你到是可以多吃上些了,这样晚上也不容易饿肚子了。”

木槿之的脸上挂满了开心的笑意,他今儿一直抱着宝贝妹妹不肯撒手,就怕冷着她了,饿着肚子没有出门找吃食,还好亏得有秦二婶叫秦铁树送了些吃的过来。

虽然已是晚上,但木柔桑还是能分清白白的米饭和黑糊糊的菜啊,她翻啊翻,找啊找,呜呜,有木有啊?居然没有找到一粒米。她就知道,她就知道,呜呜,老天爷定是看她不顺眼,才她把送到这狗不下蛋的地方来。

“家里没有……算了,没什么,你吃过了没有?”

木槿之望着碗里的野菜,偷偷咽咽口水,摆摆手说道:“你吃吧,我已经吃过了。”接着还用手轻拍自己的肚皮,只有他自己知道,野菜都省下来给了木柔桑,如今却是装了满肚子水来糊弄她。

木柔桑为了活命,再饿也得硬着头皮吃,娘的,这什么野菜啊,酸得她连胃酸都差点吐出来了:“我不吃了!”刚活过命来,她可不想又挂掉,坚决不肯再吃一口。

木槿之见她不肯吃,心里很着急,木柔桑之所以生病不能醒来,秦二婶说是一直没吃东西的原因。

见她不吃,也只得耐着性子劝道:“都怪我没本事,你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你得吃点才行,乖,听话!”

木槿之端起那个瓦钵拿起筷子想喂她,他心疼瘦小的木柔桑,只得费心思哄道:“妹妹,乖,你吃了东西才有力气,明天,哥哥去山上给你挖猫爪儿。”

木柔桑也知道他说得有理,只能是硬撑着,忍着反胃的恶心感,吃下了那碗里飘着的野菜叶子。又喝了几口白开水,这才把她可怜的胃解救了出来。

木柔桑真心同情这个小男孩,看样子也就六岁左右,瘦小如鹌鹑那般,破旧宽大,不合身的烂棉袄,漏出长长黑色的棉絮来,真看不出来他有八岁了。即然来了,再伤感也无事于补,她还是要努力的好好活着。唯有希望现代的爸妈不要太难过。吃过那顿不叫饭的晚饭,木柔桑才感觉自己,不再那么难受。

她在床上昏睡了好几日才完全缓过气儿来,也传承了这个身体的大部分记忆。这个家真的是破败的不能再破败了,木柔桑的父亲原来是个秀才。在木柔桑刚出生的时候,靠着她爹爹的贡米和娘亲的绣活,小日子过得也顺风顺水,那时他们兄妹俩在爹娘膝下承欢,过得很幸福。

不想一场伤寒,也就是现代的流行型性感冒就要了这具身体的老爹的命,然后在前几个月,她的娘亲因操劳过度也挂在了这伤寒上。还好,木柔桑的爹够文艺,给她哥哥和她分别取名木槿之,木柔桑。

现在木柔桑正饿得眼里绿光闪闪的坐大门坎儿上,这木门坎儿有一尺来高,是用来挡蛇虫爬物的。木槿之一大早就去山上采猫爪儿了,还好这菜不酸,要是用辣椒炒就更好吃了。想着那红椒炒猫爪儿,她就口水直流,更觉得饿了。

木柔桑花了几天才弄明白,她家在村西头最里边,再往西就是一片秧田,她家的后面不远处有一片山脉。这里并不是她所认为的北方,是在南方。而且也不是她所熟悉的历史,是她没听说过的大燕朝,还好饮食所差无几,语言沟通无障碍。

她这会子正无聊的坐在门坎上,撑着小手吞着口水望着天上乱飞的几只麻雀,正想着那麻雀肉好不好吃。

“哟,柔桑,你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活着!”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拐个相公来种田》

原创文章,作者:秦二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24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