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1978》小说全文在线试读,《重启1978》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重启1978

小说:都市文

作者:正神一

简介:一事无成的中年男人一梦回到了轰轰烈烈得1978年,他发现很多遗憾可以弥补,很多在乎的人正身处黑暗的泥潭,很多以前看不见的机会正在发生,他有足够的时间去弥补遗憾,去抓住机会,去指引彷徨无依的亲人,只是有着四十年阅历的重生人士太优秀了,以至于他无法低调得隐藏人群中……

角色:张卫东张良川

重启1978

《重启1978》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关乎父亲人生的一碗羊肉

张卫东站在门口,用力把破棉袄往身上裹了裹,刺骨的寒风还是透过棉袄穿刺到了身体里,五脏六腑瞬间被冻得透透的,不由激灵灵打了个冷战,没好气地骂了声:“狗日的,真冷。”
这老练的语气实在不应该是个七岁的孩子发出来的。
确实不是孩子了,虽然外表看着还是,内里却已经换成了四十岁的中年人,可怕的中年成熟的灵魂,承载在七岁的幼童的躯体上。
没错,他重生了,前世的他勉强在京城买了个小房子窝着,事业却毫无起色。
来到1978之前,整整四十岁,大城市职场历来有三十五岁的魔咒,就业毫无优势加上年纪已到四十,再想找合适的工作基本没可能。
处境很尴尬,回家去吧,两手空空没脸回去,留在京城吧,穷困潦倒日子过不下去。
前天晚上接到三姐打来电话告诉他,大外甥偷偷把车子房子都做了抵押贷款,还借了不少高利贷暴力催收者的已经上门,她无助地哭声让张卫东心力交瘁,一梦醒来回到了1978。
人到了一定岁数,当能力跟不上家庭需要的时候,真是一件悲哀的事情。
1978年的皖北冬天滴水成冰,雪从他来的那天就在下,连下了二天二夜,足足有一米多厚。
别说孩子就连大人不小心踩空了,陷进去也会出不来,据说邻村已经冻死人了。
所以七岁的张卫东被他妈关月玲强硬地禁足了,要是敢作死跑出去,老娘一定会让他屁股会开花。
皖北在南北分界线上,属于南方生活习惯却是北方的,气候寒冷,以馒头面条等面食为主食。
可惜1978年的农村没有哪家有白面吃,重生三天来,顿顿吃的是黑乎乎的杂和面,豆面玉米面红薯面,粗粝的食物吃下去拉嗓子。
可即使是这样的东西,还是吃不饱,全家个个面黄肌瘦。
张卫东虽然是张家唯一的宝贝儿子,并没有得到什么特殊优待,照样吃不饱,穿得破破烂烂。
虽然条件很艰苦,他还是很快乐地接受了现实,1978年,物资匮乏的时代,感谢老天爷,这个年代蕴藏着多少机会啊。
前世的张卫东是生活的失败者,没有能力过问家人的生活。
母亲因为他自卑不敢出门见人,那可是个一辈子强势的女人啊,到老却变得胆怯自卑懦弱,卑微得让人心疼。
想起前世的家张卫东不觉泪流满面:“我的亲人们,上辈子欠你们的,这次就让我用一辈子还吧。”
话音才落,就从里面传来一个小姑娘喊:“咚咚,外面那么冷,你不进来我告诉妈。”
他回答了一声:“来了。”然后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七岁男孩纤弱的身体,不觉叹了口气。
年纪还是太小了啊,营养不良造成的后果是他个子很小,现在连独自出门的权利都还没有呢,别说赚钱养家。
1978年,国内还处在变革的晚期。
知青上山下乡,土地没包产到户,生产队大锅饭,商业行为被严厉禁止,到处都在打击投机倒把的混子。
计划经济的时代,是工人阶级的天下,家家都拼命生孩子,五六个兄弟姐妹的家庭很常见。
全国人们的日子都过得很困难,不过从后世重生而来的张卫东知道,这个时代其实蕴藏着太多的机会,只要敢想敢干,一定能出头。
才转身准备回家身后却又有人叫他:“咚咚,咚咚。”扭头看见亲奶奶黄氏在门口叫他。
黄氏跟张卫东的妈关月玲不和,从来不进媳妇家,喊完就站在门口等他。
“你舅爷送了点羊肉,今儿晌午炖了,我闻了香的很,奶给你留了快去吃。”
奶奶在他的记忆中已经模糊了。
现在的黄氏看起来五十多岁,穿着打着补丁的衣裳,样子看起来要比实际年纪老很多。
张卫东跑到她跟前,她亲昵地抚摸着,粗糙的手冬天长满了口子摸在身上很刺挠,再次感受亲人无私的爱,张卫东心里无比温暖。
握住黄氏的手触摸裂开的口子,叫了声奶难过得说:“这么多口子呀?摸着大口子眼圈微红。
黄氏顺着大孙子的眼睛看见了自己的手,收回来说:“乖孙,这是怎么了?奶不疼呀,快跟我去吃羊肉,别凉了。”
羊肉,很长时间张卫东不愿意想起,前世他的父亲张良川就是因为一碗羊肉,被十五岁的大堂哥石头打断了腿。
要知道石头是家里男孩的老大,他最疼的后辈,却伤害他最深,以后几十年,石头见他就绕着走。
父亲的个性本来就懒,气管炎加上瘸腿让他更加自卑颓废,窝窝囊囊的活了没几年就抑郁而终。
这件事就发生在父亲的三十五岁那年,而今年似乎父亲正好三十五岁,悲剧就是今天吗?
因为河工得了气管炎不能下地,父亲张良川被村里人戏称痨病鬼,他悲惨的人生已经够惨了,没能想到还能更惨。
不行,不能让悲剧重演,也不忍吃奶奶牙缝里剩下的东西。
“奶,舅爷送来的羊肉不多,你跟我爷你们吃吧。”
“我的乖孙真懂事,奶吃过了,这是给你留的,多得很哩。”黄氏其实没舍得吃,有好东西她基本不会吃全留给了子孙。
再见老人,张卫东的心里激动、内疚各种复杂的情绪交替闪烁,不孝子孙,奶奶走了三十多年,他去老人坟前的次数屈指可数。
黄氏不知道张卫东的复杂心思,只以为眼前还是她七岁的孙子,拉着就走。
看方向正好是要路过二婶家,快到的时候她像是做贼似得看向二叔家的方向,二婶正走出家门,吓得她又往回一缩,没被二婶看见。
黄氏很怕这个不讲理的二儿媳妇,她担心,张卫东其实更是在揪着,被二婶祝兰芝看见了,父亲的腿可就保不住了。
事关亲爹后半辈子的幸福,张卫东决定还是踏实换条路,消停点别出事。
祝兰芝为什么这么强势?因为她生了四个儿子,张卫东家则是四个女儿只有一个儿子。
祝兰芝觉得自己给老张家添丁进口开枝散叶,是张家的大功臣。
二叔身体又好,在生产队是壮劳力,比老大那个病秧子强太多了,家里的好东西都应该是她的。
因为处处占优,她就想处处占上风,但人的感情是最复杂的东西,张卫东却是幸运的是被爷爷奶奶偏爱的那个。
有什么好东西,黄氏都会偷偷塞给他,农村这种事根本瞒不了人。
祝兰芝恨老头老太,更烦张卫东,只要看见他去爷爷奶奶家,就在门口指桑骂槐地大骂,死老太婆偏心老大和老三家的孩子,真是个老不死的。
家庭的矛盾从来不是表面表现出来的那样,黄氏是有点偏心,祝兰芝更不是省油的灯。
张卫东主动表示要绕到西边的路上的时候,黄氏一愣,宠溺地跟着走了过去。
祖孙俩走得小心翼翼,上天好像听到了他的祈祷,到门口的时候,祝兰芝已经进去了没在门外,两人同时松了口气,又都听到了对方的喘息,心照不宣地进家去了。
爷爷张秉忠正陪着舅爷在喝酒。
2021的张卫东记忆中,爷爷死了三十多年,他的样子几乎想不起来。
前世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出去读书,跟爷爷的感情很淡漠。
舅爷是个老迈的瘸腿老汉,农村三代以后的亲情基本剩不下多少,他活了很久很久,但是张卫东没看过他几次,这与经济条件不好有很大的关系。
人说富长良心,穷长心机,自己的事都没搞定,没有能力管到别人。
现在的爷爷和舅爷年纪都在五十岁上下,要比记忆中年轻很多,爷爷看见他进来也没说话,舅爷笑着说:“咚咚来了。”
张卫东见这老兄弟俩的桌上只有一盘花生米和一碟霉豆,一瓶当地的头曲已经去了大半。
“爷,舅爷,你们少喝点酒,多喝点汤,天冷了,暖和下身子。”
舅爷夸奖说:“好孩子,这么小就疼人。”
爷爷刻板的脸也笑了说:“跟你奶去厨房吧。”
厨房还是记忆中的厨房,二个大地锅横在中间,边上一张黑乎乎的矮桌子。
奶奶从灶火中拿出一个小罐子,又拿出一个黑乎乎的碗倒了满满一碗汤放在灶台上说:“慢慢喝,别烫着了。”
虽然画面很温馨,可张卫东惦记着可能发生的危险,哪有心思吃就说:“奶,你也没吃吧,给我留这么多,我吃不完。”
拗不过大孙子的爱,黄氏干瘦的脸泛出笑容,摸了摸他的头喝了一口就不愿意吃了。
张卫东吃完了那碗可怕的羊肉 放下碗抚摸着黄氏手上的大口子说:“奶,烧点热水泡泡会好点。”
黄氏笑说:“庄稼人不都这样,不疼。等天暖和了,手自己就好了。”
现在才是12月份,天暖和至少要三个月,黄氏说得像是只要三天似得。
“奶,等我去城里给你买蛤蜊油抹上,就不疼了。”
“嗨,那得多少钱呢,奶不要,都留着给我孙子买好吃的。”
张卫东眼睛湿润,前世的自己太混蛋了,多好的老人,处处为自己考虑,他怎么能忘了老人对自己的亲情。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重启1978》

原创文章,作者:正神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21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