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追妻记小说完整版赵凌月赵凌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摄政王追妻记

小说:言情

作者:赵凌月

简介:

“唔……”

从赵凌月的口中溢出一声痛苦的声音,见她眉头紧蹙仿佛是要醒来,不远处三个人脸上顿时出现恐怖至极的样子,双双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大……大哥……….

角色:赵凌月赵凌

摄政王追妻记

《摄政王追妻记》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史上最悲催的穿越

“唔……”

从赵凌月的口中溢出一声痛苦的声音,见她眉头紧蹙仿佛是要醒来,不远处三个人脸上顿时出现恐怖至极的样子,双双瞪着眼睛不可思议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大……大哥……她……她她她……她动了!”

一个身材短小长得贼眉鼠眼的男子声音颤抖着看双手抓住了身边的人,被他抓住的男子身材魁梧看起来很是强壮,此刻却也是双目惊恐,两手冰凉定定的盯着面前的女子。

只见那女子竟拥有倾城容貌,纵是小脸脏乱无比,依旧难以掩盖她如远黛的青眉,如秀美山川的琼鼻,蝶翼似的睫毛微微闪动,映衬着被鲜血染红的樱桃小嘴,此刻在这间静谧的小屋之内,竟有一种妖艳诡异的美。

“大哥……她明明……明明已经死了!”再一旁,一男子长得极瘦,瞳孔瞪得老大,两手死死抓着自己两侧的衣角,牙齿打着颤说到。

“老三……你再去 ……去看看!”那身材魁梧的男子虽说也是害怕,但到底还是要比其他两人好些。

被说到的男子眼神躲闪,瞳孔微缩,脚底下像是被灌了铅似得就是抬不起腿来,一时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

赵凌月只觉得浑身被束缚着难受的紧,而最让她痛苦的当选她的舌头,感觉就像是被生生咬断似得,记忆还停留在最后一刻,赵凌月只当是自己已经死了。

但是转念她又重重叹气,前世本就活的窝囊,这要是再被即将相处的地府的父老乡亲知道自己的死因竟然是被一只驴给踢死的,那她真是没脸活了。

丢人丢到从阳间到阴间啊!

赵凌月务必懊恼和难过,想要大吼一声来抒发自己的情感,却在张口的时候感觉舌头都捋不直。

那只死驴,是不是踢了自己的脑子又践踏了自己的嘴,不然自己怎么感觉现在就跟咬舌自尽似得疼!

“啊!大哥!有鬼啊!”

赵凌月呼痛了一声,离她最近的极瘦男子听到她的声音,一下子跳起来,转眼就抱住了那身材短小的男子。

“啊!啊!啊!”

齐齐的三声惊呼现响彻云霄,三个男子双双抱在一起大叫了起来。

“遇着同胞了?”

听到有声音,赵凌月蹙了蹙眉头,难道是自己被踢毁容了,吓着同胞了?不然以自己的容貌,是不会吓到人的啊。

鬼兄……小妹初来乍到,还请海涵……”

赵凌月也是颤颤巴巴的说出了几个字,还是觉得浑身不舒服,她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此刻的眼睛是被蒙着的。

“贵兄,这地府竟然这般黑啊……”赵凌月睁开眼睛,入目一片黑暗,心里有些委屈,难以接受如此大的落差。

“啊!诈尸了!”

那抱在一起的三人此刻根本听不懂赵凌月在说什么,他们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半个时辰之前他们可是确定赵凌月已经死了,百分之百的确定!

赵凌月眉头皱的越深,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毁容成什么样子了会让人如此惊恐,再说这漆黑一片的,她什么都看不见啊,他们又是怎么看清楚自己的样子的?

但是就在下一秒,赵凌月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仿若有一道霸道的光直直射进来,那强光流窜在她的头脑中,继而向她的五脏六腑流动,明明是疼痛无比,可是眼前却无比清晰的出现了一些莫名的画面。

赵凌月的心,随着那些画面跌宕起伏,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没有一丝快乐,脑袋急速流转过后,赵凌月仿佛被人抽取了精气神,只是心脏钝钝的疼,浑身积聚着一种难以抒发的愤懑之感。

眼泪打湿眼前的罩布,赵凌月这才发现原来并不是环境黑暗,而好似自己被人朦了眼睛,想要伸手拉下罩布,再次发现自己是被捆着的。

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出现方才那剧痛后留下的回忆,同名同姓的赵凌月,却是一个叫凌轩国丞相府的庶女,从小被嫡母和嫡亲的姐姐赵嫣然欺凌,更是在前不久被设计生母周氏偷人。

赵凌月为了母亲去求父亲还母亲一个清白,却再次遭受亲生父亲的辱骂,悲痛欲绝回院子的路上,竟然遭人绑架,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在发现三个小混混要玷污自己的时候,赵凌月选择要咬舌自尽证明自己的清白。

不用多想,赵凌月已经清楚这所谓的绑架是何人安排。

“真是傻!”赵凌月恨恨的叫了一声,舌头根很快传来的剧痛让她龇牙咧嘴疼的感觉都要灵魂出窍,但是很快赵凌月就察觉到哪里不对劲……

咬舌自尽……被人绑架……小混混……赵凌月猛地一个机灵,罩布下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靠之!”足过了半晌,小屋中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咒骂声。

赵凌月手腕用力,不会吹灰之力就挣开了绑着自己的的绳子,丝毫不顾及手腕被勒的青紫的伤痕,一把扯下自己眼睛上的黑色罩布。

虽然屋中光线不强,但是赵凌月还是被刺激到,好半天才适应过来,完全睁开眼后看到的便是跌坐在地上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三个男子。

赵凌月让自己放空了三秒,下一秒她扶着额头看着头顶,忽的大吼一声:“老天待我不薄啊!”

“鬼奶奶,我们不想伤害你的,是你那嫡母和姐姐,您要是想报仇,就去找她们啊,小人是无辜的啊!”

“是啊,鬼奶奶,不关我们的事啊!”

“鬼奶奶,您放过我们吧,小人年年过节给您多烧纸钱,日日供奉着您!”

已经吓得快要失去意识的三个人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对着赵凌月磕头,他们原本只是想挣些钱罢了,却没想到这赵凌月如此骨气竟然咬舌自尽,本就吓得快要尿裤子,却没想她竟死而复生。

赵凌月气的牙痒痒,小拳头紧紧的握在一起怒瞪着面前的三个人。

“给老娘闭嘴!”赵凌月舌头根疼的紧,原本想要气势汹汹的说出这句话,但是现实很骨感,听在三个人耳朵里只是软绵绵的还虚虚晃晃的叫人无端觉得恐惧。

赵凌月心里将原主埋怨了一番,死有很多种,为啥非要咬舌自尽?不过转念又一想,自己一个被驴给踢穿越的废柴,有什么资格说别人!

适应了这老半天,赵凌月仿佛才觉察到自己身上疼的快要骨头散架,稍微感受感受就知道在此之前原主遭受了多大的伤害,愤怒,特别愤怒。

面前的三个小混混还跪在地上声泪俱下的求情,赵凌月的双眼却是流露出一道肃杀的光来。

赵大小姐难得怼人,但一怼起人来,就不是人!

赵凌月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脚下一个晃步,一个虚步。

很好……

半晌后赵凌月看着面前被自己五花大绑的三人,眉眼带着得意的笑拍了拍手。

“本小姐时间紧得很,接下来,本小姐问什么,你们就回答什么。”赵凌月一脚跨在一边的破椅上,一边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撇了撇嘴。

“鬼奶奶,您问什么,小人就说什么!”那三人现在哪里还管得了赵凌月是人是鬼,就冲着方才她只用了瞬间就将三人制服,他们现在已经是吓得裤子都湿了。

赵凌月瞪一眼,缓缓说到:“你们这里,叫什么?”

这一问,三人退下又是一软,七倒八歪的倒下去,顾不得身体撕扯带来的疼痛争先恐后的答到:“回鬼奶奶,此乃凌轩国!”

“凌轩国……”赵凌月再次和原主的记忆回忆了一遍,确认自己是来到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朝代。

原主的记忆太过散乱,赵凌月再次一脸冷冷的开口:“本小姐再问你们,本小姐现在何处。”

“回鬼奶奶,你现身处凤鸣山!”

凤鸣山……赵凌月再一次使用原主的记忆搜索,这一搜索,脸都绿了。

“靠!这老子要何时才走的回去!”赵凌月又是一段拳打脚踢,直打的三个混混晕头转向,从自己所承接的记忆来看,自己这个不受宠的丞相府庶女要从这里走回去的话,至少得走足足三天!

“去死吧你们!”赵凌月看着鼻青脸肿的三人再次动怒,噼里啪啦一阵之后,赵凌月弯着腰喘着粗气,在她面前,已经被打的看不清面目的三人气游若丝,双目呈惊恐状呆滞空洞。

“记住了,姑奶奶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赵凌月是也!”

赵凌月挽起袖子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可走了还不到半个时辰,赵凌月就蹲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还有谁能比她更悲催?心心念念保护了二十年的男生被自己目睹和最好的闺蜜在一起郎情妾意卿卿我我,火旺一切都不过失他们为自己编制的一场骗局。

她堂堂赵家独女,商界天才,竟会落得如此下场!

更可恶的是!就在她悲痛欲绝想要重新开始美好生活继续活出一个春天的时候竟然被一只驴给踢了!

踢就踢了还给踢穿越了!还穿越到一个毫不受宠的懦弱庶女身上,一没爹爱二没娘疼的,如今还要被人绑架还要迷路!

对,天不怕地不怕的赵大小姐居然迷路了!

悲从中来,赵凌月蹲下去抱着膝盖嚎啕大哭,哭着哭着感觉道哪里膈应的慌,在怀里掏啊掏,又一个半晌后,赵凌月看着手中缩小版的驴蹄子,再一次仰天长啸。

“苍天啊,赐我 一道闪电吧!”

想要将手中这罪魁祸首给扔的远远的,赵凌月终究还是没舍得,因为这可能是她回去唯一的突破了。

撇了撇嘴,擦干眼泪,赵凌月将小驴蹄子塞进怀里,骂骂咧咧的开始找出去的路。

而此时此刻,远处一座山头,若是赵凌月眼神再好使一些,定会发现一黑袍男子孑然站着,清凉的夜风吹起他袍子的一角。

那人带着一金色面具,面具之上的图案豹身龙首,嘴衔宝剑,怒目而视,在暗夜中给人一种强烈的肃杀之感,明是清风六月,竟让人忽觉冰霜。

那人的眼睛似幽潭古树,叫人看不真切,墨色的发混着黛色夜色轻扬,若是忽略了那叫人害怕的睚眦面具。

那颀长的身材,只看那日月之姿,定叫人觉得是天上那位神仙下凡来了。

连续五次回到原地之后,赵凌月终于放弃了自己走回去的打算,对着天空中朗朗明月重重的叹了口气。

原本想要气势汹汹的回到那所谓的丞相府替原主报仇,顺便好好教教那和前世的闺蜜面容相同性命相同的好姐姐,却没想到自己还是败在迷路上。

赵凌月又叹了一口气,心中对原主的同情又加深了些。

记忆里这赵凌月从小就因为长得比赵嫣然好看而受到嫡母和赵嫣然的欺凌,后来生母周氏为乐赵凌月的安全便在丞相夫人侯莹舒故意制造的火灾中将计就计在赵凌月脸上制造了一块丑陋的伤疤。

即便这样隐忍退让,但是嫡母和赵嫣然对赵凌月和周氏的欺凌并未因此而减少半分,反而变本加厉。

而那个所谓的父亲,他的眼中,赵凌月和周氏仿佛就是丞相府中的下人,甚至在他的印象中,是不存在赵凌月这个人的。

想到这里赵凌月的双手就紧紧的握着,眼中的光也变得冷冽愤然,从小在一个和睦三观无比正常的家庭中长大,赵凌月最讨厌的便是这种有本事生却没本事养的情况,既然得了原主的身子,那她就有权利为原主报仇!

孰可忍孰不可忍,这家人做的也太过分了。

因为承接了原主所有的记忆,赵凌月知道自己现在应该立刻回到丞相府去解救生母周氏,因为原主正是因为为了生母求情才遭到父亲的辱骂,不仅没有理会她的哀求,还在回自己院子的途中被嫡母和赵嫣然派来的人绑到这里来,才会有她穿越过来的事情。

赵凌月曾在爷爷的影响下几乎所有方面都有涉猎,所以在她看来,周氏虽然被嫡母侯莹舒下了毒,但如果来得及的话,还是可以救过来的,再加上周氏长时间的被欺凌,每天吃不饱喝不足,能进入胃里的毒素应该不足以致命。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摄政王追妻记》

原创文章,作者:赵凌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204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