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勤妃传陈文心爱新觉罗玄烨,陈文心爱新觉罗玄烨全本在线阅读

小说:穿越之勤妃传

小说:穿越重生

作者:陈文心

简介:女主穿成小秀女,宫斗类型的宠文,性格懒散好吃,却被康熙封为了勤妃,女主表示:我内心是崩溃的
而且康熙这九个儿子居然都是问题儿童?于是女主走上了纠正问题儿童的养儿之路

角色:陈文心爱新觉罗玄烨

穿越之勤妃传

《穿越之勤妃传》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召幸

六月天气,正是暑热难耐的时候。
陈文心摊着手脚,在绣床上躺成一个大字型。
她把丝被揉成团丢在床尾,身上只穿着一件水红色抹胸,一条白绸的亵裤。
望着纸糊的窗子外头斑驳的树影,她在热意侵袭中,渐渐迷糊了起来……
“哎呦我的姑娘,这可使不得!”
储秀宫的桂嬷嬷走进来,看见她这样的睡姿,登时吓了一跳,大叫了起来。
陈文心正有些睡迷糊了,被桂嬷嬷夸张的叫声吵醒,眉头紧皱。
她有起床气,最讨厌被人叫醒。
所以她屋子里两个宫女从来不叫她,每天任由她睡到天大亮。
反正皇上也不召幸,谁管她睡觉还是做什么呢?
当她看清了桂嬷嬷手里提的食盒,在炎热的空气中散发出丝丝寒气,立马从床上跳了起来。
“没人看见的,嬷嬷饶了我这遭吧。

陈文心的起床气瞬间被治愈,从一旁的架子上一扯,一件粉色的外裳,被她三两下穿了起来。
桂嬷嬷看她那张艳丽的小脸,有气也消了一大半。
她是储秀宫的管事嬷嬷,这宫里住的姑娘可多着呢,哪个不要捧着她?这陈氏只不过是个刚进宫的答应,要不是看她这张脸,她哪有亲自提食盒来巴结的。
桂嬷嬷人老眼毒。
陈氏这长相,日后定是要飞黄腾达的。
陈文心的眼睛都快贴到那食盒上了,招呼了桂嬷嬷坐下,便叫小宫女鹃儿来倒茶。
“老奴知道姑娘爱喝冰镇的酸梅汤,这不,亲自去给姑娘要了一壶。
别的姑娘那,可没有这么新鲜的。

桂嬷嬷也觉得奇怪,自从她露出有心巴结陈氏的意思后,陈氏不要衣裳也不要首饰,就要些个冰镇的瓜儿果儿什么的。
储秀宫没有冰山的份例,否则她定要给陈氏弄些来,这才算巴结到点儿上。
陈文心笑眯眯地点头,亲自揭起了食盒盖子。
鹃儿刚被派去煮茶,她房里一共就两个宫女,另一个叫雁儿的告了病假。
眼前就没人伺候了。
“哪能叫姑娘亲自动手。

桂嬷嬷嘴上客气着,也没有拦她的手,只是顺手把食盒里的壶提出来,在瓷碗里倒了一杯。
嘶。
好冰。
她迫不及待喝了一口,只觉得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打开了,它们畅快地呼吸着,仿佛在庆祝终于活了过来。
天知道她有多怕热!
她的身体早就习惯了空调,没有空调起码也要有电风扇吧?
可眼前这是大清朝,别说空调电风扇没有,就连冰块都十分难得。
她贪婪地捧着手里的酸梅汤,瓷碗冰凉的触感让她爱不释手。
四个月前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三月里的天气还是很怡人的。
否则,以这个身体的父亲二等侍卫的官职,哪里能吃着冰镇食物这等奢侈品。
幸亏她选上了答应,储秀宫的待遇比家里还是好了不止一点的。
何况……
还有这个人精一样的桂嬷嬷,常常拿冰镇的食物来讨好她。
她在现代活了二十五岁,看得门清。
不就是看准了她长得美貌吗?
陈文心一面不屑,一面全盘照收桂嬷嬷的讨好。
不收白不收,况且她现在人还在储秀宫,就是在桂嬷嬷手里,拂了她的面对自己也没好处。
她穿越附身的这个身体,是一个十四岁的汉人姑娘。
她的父亲是投在镶黄旗的包衣,现是太和殿的二等侍卫。
她也一样叫做陈文心,容貌却相去甚远。
她觉得自己长得已经算是美貌,大学时的陈文心,身在男女比例极其夸张的中文系,身边的追求者都不少。
可大清朝的陈文心,肤白如雪,杏眼流波,连面无表情时都有一股出尘仙气。
这是凡人美女和美成仙女的差距。
陈文心每每照镜,总要不服气地龇牙咧嘴丑化自己,做完以后又觉得自己可笑。
反正现在这具身体也是她的了,她丑化自己干什么?
神经病。
“姑娘,你也慢些喝。

桂嬷嬷是打孝庄太后在时就在的老人了,她多少汉人嫔妃没见过?
就是没见过陈文心这样好吃懒做的。
虽说出身差些,好歹她父亲陈希亥,也是宫里当差的侍卫。
怎么既没学会满人的规矩,也没有汉人女子的勤勉呢?
进宫来这一个月,针不拿线不捻,半件女红都没做过。
每天睡到日晒三竿,睡醒了就使唤宫女去要点心吃。
其他入选的秀女这么久得不得宣召,个个都担惊受怕掉了好几斤肉,就她舒坦得很。
只怕还长胖了几斤。
这是缺心眼啊还是胸有成竹呢?
桂嬷嬷只看她那张脸,坚定地认为是后者。
储秀宫刚入了今年选秀进来的三个答应,两个常在。
一人分了两三间屋子,答应是两个宫女伺候,常在有四个。
这是她们这些新入宫的。
外有两个答应是老人了,只是皇上临幸后不得宠,没给她们分到其他娘娘宫里的侧殿去。
这大约就算废了,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出头的机会了。
陈文心听桂嬷嬷说起这两个答应,不屑的语气毫不遮掩。
“姑娘,我老实告诉你句吧。
”桂嬷嬷往窗户外头看了看,低声道:“你东边那个屋子,住的是三年前选进来的谭答应。
她连皇上的面都没见上一次,苦哈哈得等了三年。
现在终于解脱了。

“皇上要临幸她了?”陈文心大概是惺惺相惜,下意识希望这个谭答应能脱离苦海。
“哪儿啊。
”桂嬷嬷对陈文心的猜测一脸不屑。
“她要死了。

“怎么好好的就要死了?”不知是冰镇酸梅汤喝多了还是怎么,陈文心打了一个冷战。
“今年还没开春的时候,说是得了伤寒。
她那里缺炭少棉的,可不冻伤了么。
两个宫女早就不乐意伺候她了,求了我好几回,我没答应。
她自己不争气得了伤寒,那两个巴不得她早点死。

“她也算撑得住的,足足熬到现在才死。
”桂嬷嬷说的云淡风清。
陈文心一下子脑子空白,几乎无法思考。
她进宫以来一直抱着庆幸的态度,庆幸能选上答应,储秀宫的生活比她吃不饱穿不暖的家里好多了。
她想起在家里,上厕所用的是旱厕。
胡同里十几户人家公用,坑里的蛆虫肥壮饱满得,让她胆战心惊。
沐浴连个浴桶都没有,只能打一盆水站着擦身。
吃的就根本不用提了,陈家人口多,她父亲的那点禄米,哪里够她和四个正在长个的兄弟吃?
她额娘心疼五个孩子,自己饿的面黄肌瘦。
所以陈文心穿越后知道了选秀这回事,也没有想用生病之类的办法逃避。
自由诚可贵,爱情价更高。
若为生存故,二者皆可抛。
她进宫就是为了活着,就算皇上看不上,能分给一个王公贵族做妾也好,起码能养活自己,还能接济陈家。
——她只在陈家待了四个月,算不上情深义厚。
陈家家贫,待这个女儿却极好,有时宁可饿着她那四个兄弟,也不肯饿着她。
最重要的是,她一直在想,自己一觉醒来就穿越到了这个身体,那么大清朝的陈文心呢?
——此刻也许就在她原来的身体里。
将心比心,她不能看着陈家人挨饿受冻,也希望那个陈文心如果穿越到现代,能照顾好她在现代的父母。
她在现代可是独生女,父母不能没有她。
她本来觉得待在储秀宫挺好的,皇上一直没有召幸她们这批新来的,她乐得自在。
历史上记载康熙爷是个麻子脸,是小时候得过天花的缘故。
她才不想对着一个麻子脸屈意承欢。
可看这情形,皇上要是一直不召幸,她的好日子也就要到头了。
会像隔壁的谭答应一样,年纪轻轻死于小小伤寒,没有人关心照顾,反而别人都盼着她死……
于是她从祈祷皇上没空见她们,到天天竖起耳朵,丝毫不错过一点风吹草动。
进宫的第一个月又十四天,皇上终于想起她们了。
这一天的储秀宫就像过节似的热闹,陈文心听见外头的动静,巴在窗边看见一队陌生的太监,手里捧着各式的物品。
其他几个答应常在的宫女,也有好些挤在边上看那些物件的。
想来正主是不好意思出来看,可谁心里不想着呢?说不定个个都和陈文心似的,巴在窗边上偷看呢。
领头的那个挺胸叠肚,在桂嬷嬷面前也不见谦卑,看来是个大太监。
桂嬷嬷一脸的皱纹笑成了菊花,才没说几句话,就领着那大太监朝陈文心的方向走过来。
她唬了一跳,难道皇上第一个要召幸的就是她吗?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穿越之勤妃传》

原创文章,作者:陈文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1839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