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云天抖音微信小说江诚蒋婷全本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不见云天

小说:奇幻玄幻

作者:花池鱼

简介:神魔大陆亘古纷争,遗祸人间,终于在神女的牺牲下以无上神妙阵法换来天地一片安宁
江小瑶欲外出游历,却逢母亲无故离去
寻亲路上,人间暗流涌动,世间安宁难道要被打破了吗?

角色:江诚蒋婷

不见云天

《不见云天》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江小瑶

自上古时期,天地混沌,灵蕴充沛,不分有无。后天地初开,以上为天,以下为地,孕育万物。

云天之上,兹有神、魔大陆,云天之下,谓之凡人间,武之大陆。

神、魔族纷争由来已久,神族认为以天地灵气为修,自然而立,魔族主张以勇武之气锻造吾身,怒气为值。两家修身法门不同,意念相争,魔族勇武好斗,神族久而久之,不堪其负,倾以全族之力,讨伐魔族,意求图灭其族,还天地一片安宁。

故此千百年,云天之上纷争不断,神法魔力撼动天地,其中银水石火滔天遗落而下灾祸凡间,致使凡人无端受累,流离失所。

在此期间,神帝之女感怀苍生流连于神魔之战之苦,亦不忍神魔世世代代苦伐无谓的征战之中,遍寻天地七彩神石,列北斗七星排序为阵,自焚其身,以精血滋养,以魂魄之念为引,化成横隔天地、神魔无上神妙大阵。

自此七百年,神魔大陆被阵法横绝,纷争亦止,凡间武之大陆被阵法封隔护佑,休养生息。

相传,天地大阵的阵眼乃神女之泪所化,遗落凡间,不知所向。

凡人间自此七百余年,以兵家、佛家、道家三大派系为主鼎足而立,分管人间秩序。世人以兵武鉴、须弥山、无量山各自向往,为心中圣地。

江诚原本为兵武世家,于七百年前天降横祸,从此家道中落。家传打铁铸剑为生,铸造技艺高超,方圆百里莫不闻其名。

江诚在三十五岁的时候,与一姑娘蒋婷相见联亲,二年后,诞得一子,取名江小瑶。

江诚和蒋婷两夫妇对小瑶偏生喜爱。话说江小瑶长得秀气满满,三岁时便能说唱,对诗书乐曲之类尤为喜欢。蒋婷请江诚亲铸一把宝剑,送予乡中诗塾师者李闻青,邀请他逢三就五前来教小瑶诗书。李闻青本就喜好剑器,便痛快答允了。

时至小瑶八岁,李师觉得平生所学已经教授无几,便请江诚蒋婷另托付他人。可是乡中已经没有其他人可以担任小瑶的老师,小瑶也年纪尚小,不便远走他乡求学,教育这一事由此暂搁。

骊山脚下,风景秀丽,山川清泽,物产丰美,乡村太平,人们在这里偏居一隅,日子也是轻松快活。清风徐来,一片白色幡布在风中渡来渡去,一个黑色笔划苍劲有力的“武”在空中飘摇,这正是江诚的打铁铺。

传来一阵一阵打铁的砰砰声。“小瑶,你仔细看。”江诚一边打铁一边与身后的儿子说,“这铸剑,冶铁火候,打铁力度,都是讲究。火候讲究时长,力度讲究次数,不可多一分,也不可少一次。”小瑶看着父亲打铁,只是觉得这打铁铸剑毫无生气,不如书中大千世界来得美妙多彩。小瑶边看边听,唯唯诺诺点头,也不吱声。江诚反身一看,这小瑶虽然眼睛盯着火烫发红的热铁,心思不知道跑到哪一层云霄去了。

“小瑶!”江诚呵斥一声,“你是听也不听,看也不看。这门技艺乃我们家中祖辈亲传,可不能到我这一辈后继无人。你虽然是热爱诗书,但是这铸剑,你还得学去。”小瑶被父亲这么一喝,脸色猛然一惊,心思拉缩回来,稍稍正色道:“爹,你所说的铸剑技艺,我已经一五一十,全然牢记于心了。只不过天天看着,觉得有些枯燥乏味,刚才不小心走了神。”说罢,小瑶将平日江诚所教技法一字不差讲给父亲听。江诚听完脸色难看,小瑶将铸剑技法了然于胸,一时间心头有如大石压胸,不知道如何去批评小瑶。江诚想,也罢,与同龄少年相比,小瑶智力过人,实诚来说,胜过许多大人也不为过。江诚说:“这样吧,你娘常说,你身子羸弱,打铁铸剑尚不适于你。而今你也十岁有余,你既然已知铸剑诸方技法,你何时打造出一把属于你自己的佩剑,我就不再强求你在这里继承家业,放你去游历他乡,求学尚教去。”小瑶听父亲这番说,心中喜悦,连忙点头称是。江诚摸着铁锤笑着说:“你也别高兴太早,这一来,铸剑看似简单,亲力亲为可是难度大增,想来你自小缺少锻炼,身子骨羸弱,铸剑需费些时日,剑成之日,我来检验是好是坏,兵以利,形以勇,就算你通过,坏则不必说,你还是要留下来,将祖先这门技艺牢牢锤炼清楚才能放你出山。这二来,你娘十分疼惜你,你出远门,你自己也是要想一番说辞取得你娘亲同意。”小瑶心想,铸剑想来并非难事,只是娘亲这一关卡不好过,非得想好说辞不可。

日落黄昏,彩霞飞天,有三两鸟语。江家炊事袅袅青烟,蒋婷已经备好饭菜等丈夫儿子回来。三菜一汤,色味俱全,好不勾人食欲。江诚酷爱饮酒,蒋婷拿过酒壶为丈夫酒盏斟酒,三人一同吃食,一片祥和。晌午之事,一时之间,竟然无人提起。

江诚又饮完一杯酒,眼色往小瑶一挑,似乎在提醒他是不是忘记什么事情了。小瑶心领神会,只不过话到嘴边又一口咽进喉咙,噎着不敢说,脸色一阵青一阵红。蒋婷察觉这父子俩眉来眼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其实,江诚一家,在外主事的是江诚,蒋婷一概不管,只是家中之事,蒋婷反倒是一家之主,说一不二。

时年江诚三十四,从郾城都送剑回乡。路途野林,亲眼见到亭亭玉立的蒋婷将拦路欺人的武七段的两名山野强盗打得跪地求饶,而且不伤及自己一根瀑流青丝,衣装白净平整,还不费劲。蒋婷尚武爱剑,见江诚呆头呆脑,却为人诚恳,心地不错,打得一手好剑,相处日久,也不知何由,竟然心生爱意,便与他结为夫妻。新婚之夜,语气平平,但是威胁之气环绕喜庆婚房,“江诚,我只对你说一次,我会武功之事切记不能与任何人说。”

世间以武功十段、佛法上三乘下三乘、道术七级论断个人修为。江诚武功七段,但是对蒋婷武功段数究竟几何,完全不知。他性子憨厚,只知万不可惹妻子恼怒,相安无事即可,从未想过与妻子交手试炼一番。武功七段、佛法下三乘与道术七级,可摧木裂石,健走如飞,修为再往上,江诚境界未到,也不知道是如何效果。他知道,武功七段以下,诸如八段九段十段只不过平常人家健身炼体,到武七段却犹如一道巨大沟壑,没有机缘或者名师指点,难以跨越。江诚凭借家传铸剑要领,日复一日打铁铸剑,练得躯体坚实,心智专注,全心全意,虽是重工却实为大巧,终于在三十岁忽然一夜醒来,跨过沟壑,心领神授,到达武功七段。

蒋婷见父子俩只顾吃食,不说话,无所在意地说:“心中有事不说,他日说起就不作数。”小瑶一口饭差点没咽下去,放下碗筷,站起来,朝娘亲鞠了一躬说道:“娘,今日我与父亲商说,若我铸得一剑,形美器利,父亲允我出外求学。尚且征求母亲意见。”蒋婷眉头一皱,挑了眼色看江诚,心说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事先跟我商量。江诚低下头巧妙躲过蒋婷的质询,扒了扒碗中的米饭胡乱往嘴里吃。小瑶再说:“娘,铸剑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想来剑成达到爹的标准也是不易的事。娘亲担心我年浅尚幼,身子羸弱,不愿我出门缘由。我也未尝不知。只是孩儿求知若渴,待我剑成之日,娘亲未必不会放心我,诗说,男儿志在四方。游历归来成为堂堂男子汉,想必娘亲也会心生欢喜。”蒋婷听小瑶通情晓理,言辞旦旦,竟然毫无还口之力。心说小瑶心智成熟,着实非一般人可比,出门历练一番,也许能有一番大造化也说不定,何必将他紧紧拴在身边。孩子终究是要长大的,只是这天地万物、世间人情又哪里是他读了几年诗书可以通彻理解得了的。蒋婷心中顾虑重重,只愿这太平天下能够长久些。她叹了一口气,对小瑶说:“既然你已然想好,那就按你们说好的来。只是,”她回头对江诚说,“剑若铸好,必须严格审查。有一丝瑕疵就是不可通过,我且要二次查验。”

小瑶见娘亲应允,长舒了一口气,向她又是鞠了一躬,方才坐下继续吃饭。江诚看了一下孩子的俊俏无邪模样,心中说,我这一关你尚且过得了。一般寻常剑哪里能进你母亲的法眼,只怕残剑短剑又是无数。

轻云悄上月色,月影蒙纱,倒是平静的一夜。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不见云天》

原创文章,作者:花池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18282.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