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郡主快跑,王爷又来提亲了》小说全文在线试读,《郡主快跑,王爷又来提亲了》最新章节目录

小说:郡主快跑,王爷又来提亲了

小说:言情

作者:于梁

简介:

“于梁浅,你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嫡女,我和二姐从小最想做的就是,有朝一日将你踩在脚下!”

盛京城外的破庙里,于荣妍以纤纤两指捏住于梁浅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自己。

于梁浅跪在….

角色:于梁于荣妍

郡主快跑,王爷又来提亲了

《郡主快跑,王爷又来提亲了》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我来替你活

“于梁浅,你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的嫡女,我和二姐从小最想做的就是,有朝一日将你踩在脚下!”

盛京城外的破庙里,于荣妍以纤纤两指捏住于梁浅的下巴,迫使她抬头看自己。

于梁浅跪在地上,被两个壮汉死死按住双肩,反抗不了,她冷声道:“于荣妍,你们姐妹把我骗到这里来,是疯了不成?”

今早,于梁浅收到了未婚夫张公子送来的书信,说是天一黑在渡口见。

信件是二妹于荣锦亲手交给她的,应该不会出错,然而在渡口,她等到的却是一脸茫然的冯表哥。

没等问清楚,三妹于荣妍便带着几个壮汉把他们押上船。

快靠岸时,表哥被他们打个半死丢下,她被带到这个破庙来。

“不是我们疯了,而是长姐你傻!”于荣妍甩开她的下巴,顺势抽了她两个巴掌,竟有种扬眉吐气的畅快之感,放声大笑。

“镇国公府来要孙媳,总不能交不出人吧?过了今晚,二姐就能将你取而代之,成为嫡女,嫁给张公子,就连爷爷也无可奈何!”

于梁浅脸颊红肿,仍挣扎着要起身,她恨声道:“你敢打我,张公子呢,你们把他怎么样了!”

“你整日学医真是傻了,我们敢把张公子怎么样?”于荣妍讥讽道:“你难道看不出,张公子和二姐才是情投意合吗?否则,你今晚怎么会见不到他?”

于梁浅怔住,那般温文尔雅的张公子,竟然和她们姐妹串通一气来骗她吗?为什么!

或许是看到于梁浅被逼入绝境无力反抗的样子很有趣,于荣妍双手环胸,俯视着她,索性挑明了。

“今晚你一死,明早我们就会放出风去,你和你表哥私奔被抓了现形,一死一伤。到时候张公子就会圆场,说他爱慕的人是二姐,这样一来,皆大欢喜。”

怪不得,怪不得于荣锦对他们的婚事十分上心!

于梁浅压下怒火,冷嘲道:“你能得到什么?你还是那么蠢,总被你二姐利用!”

“你!”于荣妍气冲冲地打了她两巴掌,很快平静下来,笑得怪异:“为了补偿,爷爷也得将你的嫁妆给二姐,我们早就和张公子说好了,嫁妆一分为二,我和我娘占一份。”

于梁浅的生母早年溺亡,她是商户之家出身,很早就留给女儿十抬巨额的嫁妆,原来早就被曹姨娘这母女三人盯上了!

但却没想到,那张公子张鸿朗竟是个人面兽心的qinshou!

“那是我娘的东西,你们谁也别想染指!”于梁浅怒道,尽管她不稀罕金银财物,但她也绝不会给这些人渣。

“说起你娘……”

于荣妍恍然想起,咯咯笑着:“当年于宅的荷花池那么浅,你娘为什么就会被淹死呢?”

“我娘安排了识水性的人躲在水底拽住你娘的腿脚,她自然是爬不上岸了!哈哈哈……”

于梁浅的瞳孔逐渐放大,仿佛看到了母亲溺水时的绝望。

“你们这群……丧心病狂的混账!”

豆大的泪珠滚落,于梁浅奋力挣扎和嘶喊:“我要去告诉爷爷……”

于荣妍将她一脚踹倒在地,嗤笑道:“让你去见爷爷,我们怎么做嫡女?怎么能得到你的嫁妆呢?”

说罢,于荣妍后退两步,从角落钻出两个脏兮兮的乞丐,他们两眼放光,一边解着裤带。

于梁浅惊恐后退:“滚开,滚……”

于荣妍有些许兴奋和狰狞,“于梁浅,看在姐妹一场的份上,死前让你做一回女人!”

乞丐撕扯着于梁浅的衣裳,肮脏的手指划过她的皮肤,令她几乎作呕。

她的一生,竟然要这样肮脏不堪的草草结束吗?

不,就算是死……

于梁浅眼疾手快,一把夺过乞丐靴子口别着的匕首。

众人反应未及,她已经扬着匕首,朝于荣妍飞扑而去。

“啊!”

于荣妍的左脸被划破,鲜血流了满脸,她疼得嘶嘶抽气,气急败坏道:“抓住她!”

只差一点就杀了于荣妍……

于梁浅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却恢复了素日冷傲无双的神情。

就算死,她于梁浅也不会死在这帮人渣手里!

刀光晃了壮汉们的眼睛,一道血花飞溅到他们的脸上。

于梁浅直挺挺地倒在地上,怨毒的目光仍望向于荣妍的方向。

圆月当空,却霎时电闪雷鸣,血泊之中的于梁浅早已断气,却闭不上双眼。

恶毒的诅咒,在破庙之中久久回荡着:“你们这些害我之人……将永生永世,不得善终!”

……

周围很吵闹,一声声焦急的呼喊终于将她的意识拉回现实。

于梁浅缓缓睁眼,望见夜空中依旧是那一轮冷清的圆月。

痛苦,仍然没有结束吗?

“小姐,你醒了!”一张稚嫩的脸凑到于梁浅的眼前,瞬间喜极而泣。

看着这小姑娘,于梁浅能立刻反应过来——这是她的贴身丫鬟,采蝶。

“瞧瞧,荣安郡主摔了一跤,又傻了!”

“人家是千金小姐,娇弱一点很正常……”

“说的是啊,丞相府的长女,皇上亲封的郡主,自然比咱们金贵!瞧郡主的身材便知道了!”

许多带着嘲讽的低语都落入于梁浅的耳中,令她呆住。

突然,她的脑海中涌进很多画面,不受控制地接收了大量信息——

她叫林知晚,是丞相府的长女,也是皇上亲封的荣安郡主。

今天是兵部尚书花大人的五十大寿,盛京城有名望的人都齐聚在花府。

她要去厨房找吃的,正迷路时,一个闷棍打在她的后脑勺,她还记得那种痛感,这之后就不省人事了。

思绪正在混乱时,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白白胖胖的双手,怎么也不敢相信。

她清楚地知道,这是南越国启贞三十二年。

她清楚地记得,出门前爷爷说要去参加尚书府的寿宴。

也就是说,她在破庙被害和今天的寿宴是同一天?

于梁浅死了,林知晚被打了一棍也死了……

难道,她借着林知晚的身体,重生了?

巨大的喜悦令她瞬间清醒,看来是上天怜悯,让她借着林知晚的身体重生。

好,上天都这样帮她了,她怎么能不去为自己和亡母报仇雪恨?

你们这些杀我害我之人,一个也别想躲过,我不会让我的悲剧重演!

林知晚,从此刻起生死荣辱,我替你来活!

震惊之时,全身被水浸透的那种冰冷令她不自觉地颤抖起来。

可是,她为什么会在水边呢?

正在此时,一件长衫披在了她的肩头,遮盖了羞耻,带来少许温暖。

她抬头,顺着肩头那只白皙秀美的手望上去,是一张温柔到极致的美人脸。

尚书府的嫡女花望舒,她人美心善是盛京城人人公认的。

花望舒似是松了一口气,投来关切的目光,柔声发问。

“郡主,你没事就好。那么,季元薇小姐哪儿去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郡主快跑,王爷又来提亲了》

原创文章,作者:于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175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