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仙尊抖音微信小说范逸许久全文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绝世仙尊

小说:言情

作者:范逸

简介:

落子山巅,山风正罡。巍峨陡峭的山顶上,范逸一手的石渣静静地站在二叔身旁。

晌午时还光芒万丈的太阳此时已被层层乌云遮住,黑云那端,隐隐….

角色:范逸许久

绝世仙尊

《绝世仙尊》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落子山巅赏天雷

落子山巅,山风正罡。巍峨陡峭的山顶上,范逸一手的石渣静静地站在二叔身旁。

晌午时还光芒万丈的太阳此时已被层层乌云遮住,黑云那端,隐隐传来沉闷的轰隆声。

这不是范逸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事实上五年内这是他第八次被二叔带来看雷了。每次情形都差不多,范逸就算没腻歪,也已经失去了大部分的兴趣。

他根本不知道这不下雨,干打雷的境况代表着什么,虽然壮观,但也的确有些乏味。

似乎听到了范逸的腹诽,也许是为了表达不满。远方的黑云愈发密集,沉闷的轰隆也一阵大似一阵地传进两人的耳朵。没多久,一道粗若天柱的紫色闪电从天而降,似欲将天地劈裂一般,挟带着无尽的气势,直坠大地!

许久,那道闪电发出的震耳轰鸣才传了过来。尽管范逸已经做好了准备,但他却依旧被这声音惊得身子猛然一晃,险些被风刮进一旁的万丈深渊。

稳住身子,范逸忍不住脸色变了变,对着前面一直沉默的二叔说道:“这次的第一道闪电怎么好像比上次又大了不少啊?东边那片地方估计又该受灾了。”

双手背在身后,被范逸叫做二叔的中年男人一双星目始终没有离开闪电消失的那个方向,静默了许久,他突然转过身来,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对范逸说道:“小子,这次咱们再来打个赌,赌注跟上次一样,让你先说。”

“又赌?不要了吧,前面七次每次都是我输,这次我认输,待会儿打完雷我下山给你打酒行不行?”听到二叔又要跟自己打赌,范逸连忙摆手,哭丧起脸来小心翼翼地说道。

五年来打了七次这样的雷,从第一次开始二叔便要自己跟他打赌,赌这闪电会劈几下。每次范逸都会输。

范逸从来不认为这雷是有规律的,他只能瞎猜,可每次二叔说劈几下,那道闪电就会在第几下之后戛然而止,听话的就好像他养的那只兔宝宝一样,这让范逸还怎么敢跟他赌?

可范逸又不敢不跟他赌,所以他只能认输。

“三次!”认输是没用的,范逸抬眼看到二叔的表情,身子不由得又是一颤,脸色僵了僵,使劲咬了咬牙,挤出了两个字来。

“两次。”紧接着范逸的话,二叔轻轻吐出两个字来,对他和善的笑了笑,又转过了身去。

听到二叔说完,范逸擦了擦手上青冈岩的石渣,向着一旁的石壁处走去。

二叔的判断从来没错,这次一样肯定也不会错,既然被他极其卑劣地逼自己赌了,范逸只能认命地实现赌约——用双手做十尊二叔的雕像。

真是个奇怪的老家伙!

狠狠地从石壁上用手劈下一块比自己还高一脑袋的石头,范逸回头望了一眼,发现二叔还在静静地望着遥远的东方,一双微薄的嘴唇紧抿着,长发随山风飘荡,衣袂不时飞起遮住他那双修长的手。还真有些山下茶馆里评书人说的那种仙风道骨。

范逸并不是只有赌雷的七次才会给二叔做雕像,事实上上他经常会“被”打赌,而每次结果不出意外都是他输。

输的赌注,自然是二叔的雕像和一壶山下的窖子老酒。

落子山山腰里的那处大坑中,早已摆满了面貌相同,但形态各异的雕像,都是真人大小,全部出自范逸之手。

范逸的一双手自小便在石头里打磨,但连范逸都感到奇怪,他的手到现在还都是白嫩如婴儿的手一样,没有一处老茧。

落子山多是青冈岩,青冈岩有“石精”之称,原因无他,这种石头太硬了,可堪金铁,甚至许多铁匠都希望能用一块青冈岩来做铁锤。

范逸自小就生活在这座山上,活动的范围从来就没出过李家集那个小镇子,他自然不会知道天天被他当泥一样随意揉捏的石头竟会有这么奇异的特性。他只当这里的石头就比镇子里那些盖房的土坯硬些。

每每想到自己能跟说评书的那个老人口中的武林大侠一样可以手劈大石,范逸就觉得很是兴奋,仿佛因为这一点他就可以跟那些人一样也可以飞檐走壁、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名了。

就算自己劈的石头软些,可终究也是石头不是嘛。范逸哪里会知道,他天天劈着玩的石头,就算是现在武林中最彪悍的家伙,也没法像他那样随意地整治。

他更不会想到,一直被他当作是隐居高手的二叔,究竟有着怎样的身份!

二叔在范逸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传授他自己独特的内功心法了,小到范逸记事的时候他就已经能把手指插进青冈岩中了。不过一直到现在,足足过了十一年了,范逸最擅长的,还是玩石头和瞎跑。

速度是范逸现在唯一能拿上台面的东西,那部内功心法练到现在,对范逸最大的好处貌似也只有这两点。如今如果有人说范逸跑得跟兔子一样快那绝对是在侮辱范逸。因为范逸现在跑得可比兔子快多了。为了追求打猎的乐趣,范逸可是经常欺负兔子玩儿的。

有时他明明看到兔子就在眼前了,就非得跺一下脚,等那兔子跑得快没影之后,范逸才会动身,但不出二十息,兔子绝对会被他提着耳朵乖乖受俘。还有的时候,范逸会故意绕弯子,本来兔子使劲地向前跑,可没多久,它就会撞倒在范逸的腿上。

毕竟范逸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他可以每天跟二叔喝酒喝到醉生梦死,但一个人的时候,他还是会表现出一些少年的心性的。

转头又看了一眼二叔,范逸察觉到了他今天似乎跟往常不大一样,表情好像严肃的过头了些。

一个比石头还懒,只知道压榨自己,从小就让自己打猎维持生计的老家伙能有什么正经事情?在范逸的印象里,他能够有清楚记忆的十几年里,二叔醒着的时候加起来估计都不到两年。

可今天二叔的表情的的确确跟往常不大一样。心里叨叨了几句,范逸没敢说出来,一双不大的手迅速的拂过石头,不断地有石屑掉落下来,而石头的最顶部,很快就出现了一个人头的形状。

雕像最后是要被验收的,如果那个老家伙觉得自己有损他形象了,不但要重新做一块,还得赔他一壶老酒作为“形象损失费”。

范逸不知道二叔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么多奇怪字眼儿,反正每次自己学他那样说出来的时候,山下的那些人们总会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自己,好像自己在说疯话一样。

没管那么多,范逸一副心神全部集中在了雕像上面。这是范逸最大的优点,不管做什么事情,他都会集中精神,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把他做好。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范逸才能把雕像做的惟妙惟肖,形神兼似。

说实话,这也是二叔给逼出来的。

一块石头在范逸的双手翻飞下,很快就露出了一个大致的人形,范逸有些满意地退后一步,拍了拍手上的石渣,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转过头去,他想着让二叔鉴定一下,每一步都得到他的认同,这样最后翻工甚至重做的机会才小些。可等他转过头去,却突然愣住了。

也就过了一炷香的功夫,远处原本阴沉沉的天却骤然又晴朗了,万里之内竟是一片云彩都没有,更别提刚才还给范逸带来震撼效果的紫色天雷了!

“你……输了?”心中十万分的不相信,范逸只觉得今天莫不是二叔被那道天雷给吓呆了,从小就没赌输过的他今天竟然……输了!

“你也没赢。”闻言转过身来,二叔脸上没有一点气急败坏的样子,往常范逸跟他对着干的时候他可总是会找借口好好拾掇拾掇范逸,可今天他竟然只是笑了笑,然后说了这么一句。

“知道这是第几次我看到这样的雷了吗?”看着范逸一时没反应过来,呆呆地望着自己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二叔心中发笑,坐到一开始来的时候吩咐范逸做的石凳上,从石桌上拿起酒壶倒了一杯酒,喝了一口才问道。

“第八次,五年里咱们来看了八次雷了。”被二叔的问话惊醒,范逸往身上抹了抹石渣,走到二叔跟前,想伸手敲敲他的脑袋,看看是不是坏掉了,可看到他那杀人一样的眼光,范逸老老实实地把手收了回来。

范逸从小就怕二叔的眼神。

“错,那是你看到的次数。这是我第三十次赏雷了。”不知是感慨还是要想到了些什么。二叔的神情显得萧索了许多,沉闷地喝了一口酒。

百年之内三十次,估计那些小家伙儿们也该知难而退了吧。

“哦。”听到这个数字,范逸并没有感到震惊,一者他根本不知道那一道道紫色天雷代表了什么,另外他从小就跟着二叔过活,对于这些事情是不是该属于这个世界范逸根本就不知道,二叔从来没教过他这些。

现在范逸心中一直认定这样一个道理:凡是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我要走了。”两人又沉默了许久,等到二叔把壶中的酒全部喝完之后,他才说了这么一句话。

“咱们去哪儿?”心中一丝小兴奋涌起,范逸连忙开口问道,根本没有注意二叔说的是“我”而不是“我们”。

抬起头来看了范逸一眼,二叔的又换上了那副招牌似的笑容:“酒没了,去给我打壶酒去。”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绝世仙尊》

原创文章,作者:范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171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