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当道:一品丞相夫人》小说角色庄子宋安柏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嫡女当道:一品丞相夫人

小说:言情

作者:庄子

简介:

“没钱,我让你没钱!”一声中年男子的醉喝声打破了午间的宁静。刚吃过了午饭,四喜胡同无事的女人们正坐在树底下乘凉唠嗑,听到这声,都闭了嘴巴,接着骂人的声音越来越响,里面还夹杂着女人的恳求声与小孩子….

角色:庄子宋安柏

嫡女当道:一品丞相夫人

《嫡女当道:一品丞相夫人》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原来

“没钱,我让你没钱!”一声中年男子的醉喝声打破了午间的宁静。刚吃过了午饭,四喜胡同无事的女人们正坐在树底下乘凉唠嗑,听到这声,都闭了嘴巴,接着骂人的声音越来越响,里面还夹杂着女人的恳求声与小孩子的哭闹声。

“胡大又打他媳妇了!”一个妇人捻了一个瓜子,下巴冲着不远一个黑漆的大门挑了挑,稀松平常的语气就好像这与吃饭睡觉一眼普通。

“他媳妇也挺惨,据说原来是个千金小姐,结果嫁了这么个玩意。”另一个妇人带着三分怜悯七分讥讽的说道。

“千金小姐,谁知道这里面有什么腌臜事呢!”先头的妇人说着,挤了挤眼睛,众人心领神会的咯咯笑出声。

而大门里,原本是千金大小姐的应珂正趴在地上,穿着沾满灰尘的粗布衣裳,脸上有两块明晃晃的青紫,嘴角还有血痕,而被称为胡大的男人正站在一旁撸起袖子,嘴里还不依不饶的骂着,通身带着浓重的酒气。

“爹,不要打娘了,求求你了!”躲在门后的小女孩跑了出来抱住胡大的大腿,满脸泪珠。

胡大一脚把孩子踢开,指着应珂嘴里不清不楚的说着,“今天你不拿出钱来,我就把你这赔钱的小杂种买到jiyuan去!”

应珂一把护着孩子,“我真的没钱了!你要卖卖我!不要卖宁儿”

胡大抬手给了应珂一巴掌,“你以为我不想卖了你?要不是二小姐!”说了一半,胡大好像一下子清醒了过来,马上闭上了嘴巴。

“二小姐?应珊?”应珂听到了关键的话,扯住胡大的衣服,“跟应珊有什么关系?”

胡大自知说错话,一把推开应珂,在屋子里又翻找了一番,还是没找到钱,又给了一直跟在自己身后询问自己的应珂一巴掌,才醉醺醺的出了门。

留下应珂被打倒在地上,头磕到了门槛,隐隐的有鲜血流出来。

应珂躺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淌,她是怀远将军应如霄的嫡长女,因为那件事,被赶去了庄子,后来父亲又把她嫁给了庄子的管事胡大,去年胡大带着她回了京城住在四喜胡同里。

“娘!”小女儿被胡大踢得一脚,嘴里也吐出了鲜血,她爬到应珂的身边,小声的呼唤着,喊几声,就咳一下。

应珂看着面前这个跟自己长得八分相像的女儿,心里更难受了!只能抱着她哭,小女孩也跟着哭,咳的也越来越厉害。

到了晚上,胡大又喝的醉醺醺的回到家,推开大门就看到应珂抱着孩子坐在门槛上。想到自己又没要到钱,胡大脾气又上来,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应珂面前,“给老子去打酒!”

应珂抬起头,眼睛布满血丝,胡大被这样的一双眼睛吓的一惊,又看见应珂把孩子放在地上,缓缓的站起来,又觉得得意,什么大小姐,不过都是一个贱货破鞋!“快点,快点!不然老子打死你!”

应珂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已经僵硬了的女儿,从身后掏出一把菜刀,趁着胡大没反应过来,一刀看了过去,胡大只看见银光一闪,肚子就被应珂划了到口子。

这一刀,应珂拼尽了全力,胡大的酒也醒了,睁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瞪着,看到应珂毫无波澜的眸子,胡大才真的清醒,抱着肚子忍着痛,转身就往出跑。应珂怎能让?跟在后面又疯了一般胡砍了几刀,身上溅了许多胡大的血,而胡大也倒在了地上,嘴里还有一口气。

“应珊交代你什么了?”应珂把刀架在胡大的脖子上,冷冷道。

“我说,我说,我全都说,大小姐饶命啊!”胡大颤抖着,嘴里大喊着。

应珂没说话,只是刀逼近了几分,胡大的脖子瞬间被划破。“二小姐说让我狠狠的折磨您,但不能让您死,每个月给我3两银子!”胡大被吓破了胆,一股脑的都说了出来。

“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应珂只觉得心口剧痛,应珊是她的庶妹,只小她三个月,她待她如胞妹般亲近。

“我不知道啊!我真的不知道啊!我也照吩咐做事啊!大小姐饶命啊!”胡大哭喊着。应珂见他如此,也没再为难他,刀狠狠一挑,胡大的哭声就戛然而止。鲜血溅了应珂一脸。“饶命?你陪我的孩子啊!”

应珂把刀子一扔,把女儿的尸体抱到了床上,洗了脸,换了套衣服,出了门。

街道上没什么行人,月光如水,显得分外的宁静。应珂一直走到了宋府,那件事情发生后,应珊代替了她的人生,嫁给了她的未婚夫。

或许是应珂提着刀,小厮也不敢真的去拦她,竟然一直让她进入到正殿,宋安柏不在家,应珊一个人在吃晚饭,应珊一眼就认出了她,猛地站了起来。“你来干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应珂看着应珊娇丽的容貌,这个比自己第三者个月的庶妹,她一直对她很好,只要自己有的,一定会分给她一半,她实在想不出应珊会害她!

听到应珂的质问,应珊只觉得听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大笑过后,应珊挥挥手,让丫鬟小厮们都退下了,整个正厅只剩下两个人。

“应珂,你知道你多虚伪吗?”应珊缓步走了过来,“你到现在还装成一副清高的样子,俯视所有人,你恶心不恶心?”

“应珊!”应珂从没想过应珊会如此看待自己。

“你觉得你对我好吧!你所谓的好,不过是把你不要的东西给我而已,父亲赏的料子,你挑剩下的给我,出去赴宴,永远不能抢你的风头,你是嫡女,我就活该做你的垫脚石。”

应珊的声音尖利,仿佛受了多大的委屈。“我容貌,品性哪里比你差?你做嫁给宋家正妻,还要我要到宋家做妾!凭什么?”

“你不愿意嫁到宋家,你可以跟我说!你怎么能这样!”当年应珂想着两人都嫁到宋府可以彼此照应,而且应珊也同意了,没想到她竟然因为这件事情埋怨自己。

“不愿意嫁?”应珊冷笑了声,“我与柏哥哥两情相悦,你却是嫡女,我怎么甘心?”

应珊的话,让应珂一愣,大婚前她确实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见到宋安柏,可是,可是,“当年那件事也是你做的?”

见应珂反应过来,应珊勾起嘴角,“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傻。”

应珂只觉得膝盖一软,后退了两步,靠在了门上才稳住身体,当年宴会上她被xiayao,失了清白,母亲被气死,父亲把她赶去庄子后发现她怀孕,就把她嫁给了胡大,再没管过她的死活,她在庄子里不敢抬头见人,被胡大折磨凌辱,造成这一切的凶手竟然是自己的妹妹。

“你这个贱人!”应珂看着应珊云淡风轻的样子,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随着怒火冲向了大脑,手中握着的刀狠狠的刺向了应珊。

可她白天被胡大狠狠打了一顿,应珊又早有准备,这一刀竟然刺偏了!应珂不甘心,追着应珊胡乱的挥刀。到了门口,竟真的划破了应珊的肩膀,随着应珊的一声尖叫,应珂也觉得胸口一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应珂躺在地上缓了好一会才喘上气,应珊正伏在宋安柏怀里哭,而方才踢了自己一脚的正是宋安柏!

“柏哥哥!”应珂看到宋安柏,忍了许久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她忍着痛,爬向了宋安柏,“柏哥哥,你被她骗了,她是一个毒妇,是她害我。”

可应珂的话丝毫没让宋安柏心软,抬脚将拽着自己衣服的应珂踹到一边,“你还有敢诬赖珊儿?不知羞耻!”

应珂心口剧痛无比,她只能摇头,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是应珊害她的!

“疼!”应珊带着哭腔软软的声音传进了应珂的耳朵。

宋安柏看着应珊只被划破了一层皮的胳膊,觉得心疼的不行,“来人,将她带下去,敢伤害夫人,拉下去打死!”

马上,就有两个粗使婆子冲进来,堵住了应珂的嘴,将她困了起来,应珂微弱的挣扎无济于事,她淌着眼泪,眼睛依然看着宋安柏,嘴里呜咽着,是应珊陷害她的,柏哥哥你相信我啊!

可宋安柏却连看也不看她。

“等等!”应珊喊了一声,两个婆子立刻站住,应珊又跟宋安柏小声说了什么,才走到应珂面前。伏在应珂耳边,“你以为那药是哪来的!”

这一句话,把应珂不愿意相信的真相揭露了出来,她早就想到了,只是她不愿意相信!应珂越过应珊,看向了宋安柏,回府的匆忙,他官府还未来得及脱,腰间挂着佩剑,银制的发冠将头发束起,与他们初见时一般无二!只是剑眉入鬓,那双眼睛里已经不是深情而是厌恶!

应珂悲从中来,她这辈子,被害,被骗,被打,被舍弃,被嘲笑,被伤害,而仇人却一直笑看她的惨状,应珂心底满满的绝望,这个女人,这个男人,都如此冷血,她曾经竟然对他们那么好。

看着应珊得意的笑容,应珂再也顾不得什么,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猛地撞向了应珊的胸口,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应珊已经被撞到在地,应珂仿佛不要命一样,用头狠狠的撞应珊。

宋安柏见到这,也顾不得,抽出佩剑,直接刺了出去。

应珂被踢翻在地,她浑身都痛,痛的她都麻木了!宋安柏还在安抚着应珊,应珂已经看到小厮们朝着自己跑过来。她活不久了!只是,她的仇人还活着!她不甘心啊!凭什么!凭什么!

“应珊!宋安柏!你们不得好死,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堵着嘴的破布早在混乱中掉了下来。应珂尖利的声音在暗夜里异常清晰。月亮不知何时被乌云掩盖了,一声闷雷“咔嚓”一声劈了下来!院子的海棠树直接被劈成了两半。

宋安柏也不顾的,一剑刺穿了应珂的胸口。应珂的眼睛直直的瞪着宋安柏,呼吸却已经消失了,大雨终于落了下来。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嫡女当道:一品丞相夫人》

原创文章,作者:庄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16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