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先生,宠爱预谋已久》小说角色李总方译桓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方先生,宠爱预谋已久

小说:言情

作者:李总

简介:

沈向晚推开斓金大门的时候,里面场景的不堪超出了她的想象。

嘤咛声不绝于耳,男男女女皆衣衫半褪,桌面上撒得都是钱,到处散落着白色的粉末。

竟还有人能谈笑风生。….

角色:李总方译桓

方先生,宠爱预谋已久

《方先生,宠爱预谋已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错认

沈向晚推开斓金大门的时候,里面场景的不堪超出了她的想象。

嘤咛声不绝于耳,男男女女皆衣衫半褪,桌面上撒得都是钱,到处散落着白色的粉末。

竟还有人能谈笑风生。

呼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再次确认录音笔和防身设备的正常。

能在法庭上唇枪舌剑,字字珠玑,站这里却还是有点紧张。

招手,笑得甜腻,“我来晚了,真是不好意思。”

不着痕迹地扫了扫全场,大约二十多人,却不知哪一个是方译桓。

正打算全场溜一圈,突然一个膀大腰圆的男子一把将她拉过去,按在了沙发上,一手撕扯她的衣服,一双油唇就要亲过来,“不晚不晚!一点都不晚!趁着这轮刚好结束,下把更劲爆的游戏还没开始,咱们先来一场?”

对面人笑得奸猾,连着下巴上的肉也是一颤一颤,正是介绍她进来的李总。

她无法躲闪,却还得赔着笑,简直尴尬至极。偏偏在场的所有人都等着看好戏,眼看着就要被人占了便宜,突然有人道了一声:“这谁啊,李总也不介绍下?”

不啻平地惊雷。

她循着声音望去。

那人高大的身形,英挺的面庞,浓黑的平眉,深邃而修长的桃花眼,笑容里存着一抹若有似无的轻浮,似醉非醉。

无论怎么看,都是容易让人心荡意牵的长相。

而这一问,不止解了沈向晚的围,也是解了他自己的围。

原来他正被美女包围得水泄不通。

两位上围傲人的嫩模,细腰长腿,肤白貌美,一左一右,凑在他耳边柔媚私语。

目光相接中,她思维回转。

这不正是她要找的那位神秘的”方先生”?

连忙从李总酒气熏天的怀中挣脱出来,抓起桌上的酒杯,“方总不认识我,这就是我的不对了!小酌一杯,全当赔罪。”

她走过去。

方译桓这才看清她。

漂亮而光泽的大波浪长发,黑色钩花的连衣裙,身材窈窕,气质迷人。

美艳而熟悉。

方译桓的面部表情一瞬定格,神色错愕。

整个人也如石化一般。

旁边有人起哄:“方总你的魂儿呢?”

“稀奇稀奇真稀奇,方总也会有被迷住的时候?”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这还是我们的方大总裁吗?”

原来他手上的烟蒂烧尽,他竟毫无知觉。

她将高脚杯递给他,笑容极尽诱惑:“方总,请。”

他握着杯子,没做声。

她又倒了一杯,笑意朦胧,一手搭住了他的肩,长发微微掠过他的脖颈,海藻一般的妩媚诱惑:“这可是初次相逢。”

她顿了顿,脸庞越发凑近,呼吸拂在他唇边,“还请您多多关照了……”

他的嘴唇有轻微的颤抖,却不减一丝气度。

“好。”

他笑意清浅,仰脖一饮而尽。

“再来!”

她指甲如蔻丹,捻起杯口,继续进攻。

指尖有意一松,大半瓶保加利亚原产的大马士革玫瑰酒全数洒在了他的衬衣上。

是老掉牙的伎俩了。

但对付方译桓这种来者不拒的男人,应该还是能奏效的吧?

她娇俏地吐吐舌头,温热的气息暖暖地呵在他脸颊,“方总,人家不是故意的啦。”

伸手就去解他的扣子,胸口更是趁机在他湿透的胸口摩挲了两下,说话的气息越发颓靡迤逦,听来心旌荡漾,“来,我来帮你脱掉……”

却被方译桓一胳膊挡住。

他说,“不用。”

她不依不饶,顺势就软到在他身上,一手揽住了他的脖颈,手指有意无意在他锁骨上摩挲,另一手揽住了他的腰际……

他一把握住她的胳膊,手掌炙热。

她却笑得更加妖娆,“做错了事情,就应该补偿啊。”

他加重力道,捏的她生疼,“等着。”

沈向晚一愣。

他将她掼到李总身前,“李总你带的人,让我也分享下?”

“这么百年一遇的时刻,我哪有不给的道理?带方总去空中酒店。”

李总虽然不知她的底细,但毕竟是他带进来的人,还能迷住了方译桓,自然就是对他有好处的。立刻就摆出了大老板的姿态来,对着沈向晚训道:“好好伺候!敢怠慢方总,当心我剥了你的皮!”

她朱唇一笑,挑逗地斜睨方译桓:“自然不敢。”

电梯空旷,一路向上。

他一言不发,面色阴沉可怕。

一入客房,他就甩开了她,沈向晚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就跌进了沙发里。

她扶着沙发扶手,就准备起身,他却一下欺身过来,一把扯掉了沈向晚的假发、她的睫毛,掐住了她的下颔,让她逼近自己。

根据之前的调查,方译桓至少也是个家教好、风度好的人,怎么私下里是这样粗暴?沈向晚万万没料到事情是这样的走向,心下一紧,立刻挣扎起来,“你要干什么?”

他却死死将她的手高举,按在沙发上,“老实点!”

逼仄的空间里,古龙水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压迫性的气场,让她神经紧更加张,呼吸急促:“你放开我!”

他像根本没听见,用看研究品一样的眼光梭巡着她。

不过几十秒,却恍如几十个世纪般漫长。她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只是看他薄唇微抿,眸光专注,平静得像是风雨欲来。

平静中,他的眸光却一点一点黯淡下来。

他的手也一点一点冰凉下来。

压抑的怒火,被紧咬的牙关和手背凸起的青筋出卖。

他眯起了眼睛,语气嘲讽:“李总也是费尽了心机!李代桃僵这样的手段都能想得出来!”

沈向晚心下一惊。

李代桃僵?什么李代桃僵?

两颊酸痛不已,使劲掰着他的手,可他的手劲很大,带着齑碎一切的势头,紧蹙的眉头让英俊的五官看起来格外凌厉。沈向晚如今骑虎难下,不能说实话,却还得逢场作戏下去,挤出一个苍白的笑:“方总,我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嘴角微弯,眼里却是深沉的怫郁:“少在那里装!”

沈向晚明白,这种时候,不解释,反而最好。

神智缓慢恢复,她也知道论力气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吧。

手轻轻勾起了他的领带,唇慢慢上移,脚也挣脱了高跟鞋,丝袜轻轻蹭着他修长笔直的腿:“方总,咱俩这样的姿势,适合翻云覆雨。可真不适合说话。”

言外之意,要说话,就先放开她。

“好。”

他果然放开她,不耐地拽开了领带,随手一掷,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一手潇洒地扶着沙发靠背,衬衣领张开成恰好的弧度,带着卓然的气场:“现在说吧。你是谁?”

沈向晚眯了眯眼睛。

不会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吧?

解释并不是好对策,万一他并未发现,岂不是自曝身份?

不解释也不好,万一这位方总有什么变态的嗜好,那她可就死在这儿了。

“我最后问你,你是谁?”

声音沙哑低沉,阴森可怖。

沈向晚被他的语气惊住,恍然间老实回答:“沈向晚。”

“沈向晚?”

他努力在脑中找寻这个名字,但不是的,他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不由嗤嗤笑起来,光影流动中,英俊五官有些阴翳,气场强大,让她喘不过起来。

他起身,一手将门拉开,“走吧。”

她自然不甘心:“方总真的不要我陪了吗?李总可还让我好好伺候您呢?”

他皱眉,面露嫌弃:“伺候?”

沈向晚点点头。

“不必了。”他的目光瞥到她衣领里的黑线,一把将其扯了出来,丢进了垃圾桶,“这种伺候,我可无福消受。”

她还要说什么,他已迅速签了支票单,甩给她:“我不管你是记者,还是商业间谍,或者其他什么身份。十万,闭嘴?”

“够了。”

她收下支票就走。

出了斓金大门好久,还是心有余悸。

作为律师,她见过形形色色的人,但像方译桓这样,只要他不笑,整个气氛都能结了冰的人,还是少。现在回想起来,他严肃的眉目,还是十分骇人。

不过,这一晚上的接触,初步可以断定,方译桓并不如外界传言的那样正直完美,身上可以挖掘的点并不少。

比如,已掌握的出轨,与人同居。

再比如,今晚上涉及的赌博,淫乱,piao娼。

说不定还有……吸毒。

她摸了摸包里的杯子,这是刚才顺手牵羊从包厢里偷来的,上面定然留有方译桓的唾液。

有没有吸毒,明天化验一下就知道了。

捋了捋两鬓的碎发,微微一笑。

这案子这么劲爆。

也难怪明明是一起离婚诉讼,当事人却要请她一个刑辩律师来代理了。

拿出手机,拨号:“江小姐,你这个离婚案子,我接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方先生,宠爱预谋已久》

原创文章,作者:李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130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