旖旎田园:丑夫种田忙徐贞贺义,徐贞贺义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旖旎田园:丑夫种田忙

小说:言情

作者:徐贞

简介:

冷,好冷,谁来救救我。

冰湖里黑漆漆的,徐贞上下浮沉,想透过那个裂口,呼吸一些空气,肺叶收缩,好似婴儿导致的宫缩,又疼又冷,要死了。

她喉咙被水堵死,发不出声,上面有个人….

角色:徐贞贺义

旖旎田园:丑夫种田忙

《旖旎田园:丑夫种田忙》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节 穿越农家

冷,好冷,谁来救救我。

冰湖里黑漆漆的,徐贞上下浮沉,想透过那个裂口,呼吸一些空气,肺叶收缩,好似婴儿导致的宫缩,又疼又冷,要死了。

她喉咙被水堵死,发不出声,上面有个人影落下来,占据了一些光,看着虚幻,不真切。

冰湖上的人一只手举起鱼叉,正欲猛刺下去,堪堪在半空停住,下面的不是鱼,是人!

一张黑黑的脸探进来,瞧着冰洞下的女人:“抓得住鱼叉么?”

女人涨着脸,没法回答,身体力气全无,正往下坠。

男人毫不犹豫脱了外衫,跳入冰洞中,徐贞直觉一个人影从上面掉下来,离自己越来越近,她大脑缺氧,昏死之际,一双大手抱住了自己的身体,往上游去,终于有空气了,她微睁开眼,复睡去。

一股气息灌入口中,直达肺部,这是属于男人的特有味道。

她死不了,得救了。

睁开眼,天光大亮,黄泥做的房子生出几条裂缝,裂缝内藏着虫蚁,面前一人急切地看着她,脸黑,双眼狭长如细条的豌豆,皮肤坑洼,留有青春期的痘坑,模样冷淡,有些吓人。

“你醒了?快,喝。”

男人沉声,端来一碗褐色的药汤,味道极苦,苦得徐贞皱眉头,可是眉头一皱就疼,她摸了摸,还有血:“我怎么在这里?”

“你掉湖里了,昨晚我救你上来的。”

“嗯?我怎么会掉湖里去的?”

“你自己不记得了?”男人想她是冻坏了脑子,想不起很正常。

她仔细想了想,是啊,刚怀了孩子,丈夫出轨,小三上门,婆婆不待见,气得她跑去医院堕胎,当时是严冬,刚堕胎,她一人走路回家,经过一片冰湖,想起和丈夫青梅竹马,一同滑冰的记忆,她红着眼睛上去滑了几下,那时天黑得很,路上已经没人了,徐贞犯蠢,这个时候滑冰,身子又不好,掉冰洞里没起来。

男人穿着粗布衣衫,引起了她的注意,这打扮,有些奇怪,眼生,不像现代人的打扮,徐贞瞅了瞅自己的衣衫,脸色变了变:“我这是在哪里?”

“在我家,贺家村。”

“贺家村是哪个省份?”

“嗯?省份是什么东西,我不懂,不过贺家村是大易国的一个小村落,你家不也是贺家村的,怎么,你真不记得自己是谁了?”

“大易国?”这是什么国家,徐贞脑中一片混乱,搞不清楚状况,她四下打量,一穷二白的家,拿铜镜照照,一张被人撕碎的布娃娃的脸,比鬼还难看的陌生的脸,她颓然坐回床上,自己这是……穿越了罢。

她转念又想通了,前世活得生不如死、尊严扫地,现在有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也许是老天的眷顾,有什么不高兴呢。

现在倒是很感谢面前这个看起来高大精瘦的男人,他虽然黑着脸,长得凶,比关公也不差分毫,但是像个好人,徐贞喝了那碗药,擦擦嘴:“这药闻起来苦,喝起来甜。”

“我怕你女孩子嫌药苦,抓了些红糖放进去。”

徐贞心底一暖,这倒是个外冷内热的男人:“这样啊,多谢贺大哥了。”

贺义收拾了药碗,塞了个暖炉给徐贞,让她卧床休息,却唤她“以柔”,徐贞想,也许“以柔”便是自己现在的身份。

仔细搜索了脑海中以柔留下的记忆,原来自己这副躯体的娘家住在贺家村西南边,家中有三个姊妹,爹娘独宠幺妹君以清,自己排行老二,没带个弟弟出来,爹娘心有怨恨,大抵是夏天来了月事也命她下河里摸鱼给幺妹吃,冬天命她去结冰的河里给一家人洗衣服,幺妹和大姐吃两个馍馍,她只能吃一个,如果别人吃了一个,她就只能吃半个,母鸡生的蛋,娘会藏起来,等自己睡下,偷偷给幺妹吃,就怕幺妹身子长不丰满,脸蛋不白嫩,没法嫁个富贵人家。

爹也时常拿着被火烤红的火钳子打她后背,一打就一道长印子,皮开肉绽,等爹酒醒了,才停手。

徐贞看着这一副躯体上,伤痕累累,扎眼,她眉头皱了皱,君以柔被虐待着长大,生的瘦弱矮小,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五窍流血,满面伤痕,以柔死前,曾被爹娘猛灌药汤,从小做药人,专门给爹娘试药,死了几次,都奇迹般地活过来,大抵被折磨得百毒不侵了罢。

补药都给幺妹吃,毒药却留给自己试,爹爹是华佗在世,高悬的牌匾下藏着她这个二妹的悲惨命运。

徐贞想,这样的家庭,不回去也罢。

贺义推门进来,端来早饭,一碗白米饭,一碗夹着肉块的蔬菜,现在的徐贞是君以柔,她道:“以柔谢谢大哥照料了。”

男人只说两个字:“快,吃。”

他站在原处,盯着以柔吃了饭,瞧出她非常饿,却在控制吃饭的速度,不让自己看笑话,贺义觉得这姑娘挺好的,长得丑,有教养,举手投足不似乡野村妇。

他家只有这一间黄泥土屋,以柔记忆中是贺义主动说要分家,他家还在山坡下面,五间土屋,家中一弟一妹,双亲尤在,地方小不够住,贺义前一个月才搬到这半山腰,独自一人起灶,因为穷,二十二岁也没娶媳妇,沦为村里的笑柄。

屋外忽然传来喧闹声,贺义示意以柔待在屋子里,他大步走出屋子,以柔趴在窗台上往外看,来了一个穿着花布衣衫的中年妇人,身后跟着个精瘦的老头,以柔心底感到不安,这不就是这副身躯的爹娘么?自己刚被救上来,怎么就得了消息,赶来要人?

毕竟是个极好的药人,人活着,就得要回去。

以柔冷笑一声,瞧这狠心爹娘怎么闹。

贺义挡在门口,一张脸黑黑的,审视来人:“有事?”

他气势威严,态度坚硬。

妇人拿眼睛往屋里瞟,早上就听村里人说贺义救了女儿,遂匆匆而来要人,她道:“贺义啊,我听人说我二丫头在你那里,你快把人交出来!”

贺义拿着黑脸摆出一副听不懂的表情:“没有。”

妇人看出来贺义不会交出人,气得胸脯一颤一颤,往里头没见着二闺女,不死心,对身后精瘦的老头说:“你去屋里找,找出来了看我不去村长那里告你偷了我家闺女,本来都是一个村的,见面好说话,你这个后生不懂事,还想霸占我闺女,胆子也忒大了!”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旖旎田园:丑夫种田忙》

原创文章,作者:徐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121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