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蚀骨婚情》小说角色刘明远安静全文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蚀骨婚情

小说:言情

作者:刘明远

简介:

我和婆婆一起,杀死了我的女儿。

婚前,我非常庆幸找到了刘明远这样一个老公。在网络上看多了渣男的戏码,他的包容、温柔和孝顺,就显得格外难得。

所以,怀孕后,我也就接受了他让….

角色:刘明远安静

蚀骨婚情

《蚀骨婚情》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1章 鉴定性别

我和婆婆一起,杀死了我的女儿。

婚前,我非常庆幸找到了刘明远这样一个老公。在网络上看多了渣男的戏码,他的包容、温柔和孝顺,就显得格外难得。

所以,怀孕后,我也就接受了他让婆婆从乡下搬过来一起住的提议。

但这,就是噩梦的开始。

婆婆住进来后,我晚上就再没吃过外卖了。只是不知为什么,她特别偏爱做酸汤肥牛、酸菜鱼、酸萝卜之类的菜。我知道有的孕妇喜好吃酸,觉得这是婆婆一番好意,心里很感动。

但天天这样,没几天,我就开始犯酸水吃不下饭,于是委婉地跟婆婆说,想要吃点辣的开胃。

不知道这话哪里说错了,婆婆当时就沉下了脸。

第二天产检的时候,婆婆非要把我带去一家小诊所,说大医院产检又贵又要排队,她认识的这个老医生,给很多产妇看过,非常好。

我对小诊所并不信任,但不好开口拂了她的意,就给刘明远使眼色想要他说。可他在边上一言不发,在婆婆催他开车的时候,立刻就下楼去了。

我憋着一口闷气,跟着他们到了诊所。

诊所里头很昏暗。一个穿着白大褂山羊胡子的小老头眯着眼睛弯着腰对着我的肚子看,有点儿别扭,不像是大夫,倒像是算命的。

“大夫,你看我这儿媳妇,怀仨月了,一直吃的酸口,昨晚突然说想吃辣的……”婆婆在一旁搓着手,讪笑着。

“妈,我那不是……”

“你别说话!”平常还算温和的婆婆转过头瞪我一眼,又向大夫讨好地笑。

我还懵着,不知道她为什么反应这么大,那大夫突然就把我上衣掀起来,我吓一跳,要抬手阻止,然而手还没抬起来,就被按下去了。

我转头,是刘明远按的。他有点祈求地朝我摇摇头。

算了算了……之前那么多事都忍了,也不差这一次。

大夫又往我肚皮上轻轻敲了敲。耳朵也凑过来,那听肚子的架势,就跟孩子爸爸似的。我强忍着别扭,却感觉到他的嘴唇若有若无蹭过我的小腹。

明目张胆当着我老公和婆婆面的骚扰!我立马弹开,退了两步,用衣服盖住自己,问他:“你干什么?”

那老头对我的反应不以为意,反倒是朝我婆婆摇了摇头,看我的眼神就像看一样货物:“酸儿辣女,她这肚脐凹得厉害,三个月了还这么平,里头也安静,我瞧着啊……”

婆婆的眼神都像是哀求了,老头又朝我瞥了一眼,还是像宣布死刑一样开了口:“是女孩儿。”

我终于明白不对劲在哪儿了。

这不是产检,是在看胎儿性别。

婆婆还在那里问大夫,我脑子里好像嗡嗡在响,伸手拽了刘明远就要走。他看起来有些迟疑,但在我杀人的目光下,还是和婆婆打了一声招呼,说先出去一下。

到了门口,刘明远就不动了。他叹一口气,无奈又温柔地揽住我,靠着他肩膀,我眼泪一下就下来了。

“妈到底是什么意思?找这不知道是什么来头的医生看孩子性别,然后呢?”

刘明远把我从他怀里拉开,双手扶着我肩膀,眼睛直视着我:“子珊,你受委屈了。她一辈子生活在乡下,又只有我一个儿子,对这些事情就会有些较劲。我们先进去,应付一下,我……会好好劝她的。”

“可是那个医生,他,他……”我咬咬牙,还是觉得和他没什么不敢说的,“他亲我的肚子……”

他眉头微蹙起来,迟疑一下:“会不会是你多想了?毕竟是妇产科,有的必要的检查步骤就是会有一些肢体接触……”

我看着他,突然感觉好像不认识这个男人。

我其实是一个脾气有点爆的人,当初和他在一起,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他的温柔和孝顺。

但我从没想到,有一天,这种孝顺会变成他过来伤害我怀疑我的工具。

正值盛夏,外面的阳光有点儿刺眼。我怀孕后本来就有点晕大太阳,现在更是晒出了一脑门虚汗。

我还要张口说什么,婆婆却从里面出来了。

她冷着一张脸,径直往前走了一百米,回头对着我和刘明远喝声:“还不走!等死呢!”

回去的路上气氛沉闷。婆婆走得很快,我怀了孕,不敢走太急,只能拖着刘明远跟在后面。等到了家,开门脱鞋的时候,就看到婆婆坐在沙发上,冷哼一声:“下不出好蛋的鸡。”

如果不是刘明远一直按着我肩膀,我当场就要忍不住了。

婆婆蹭地起身,摔门进了她的房间,刘明远搂着我进了卧室。

“子姗……”刘明远反手扣住门,把我搂进怀里,轻轻吻去我脸上的眼泪:“是我不好,生男生女是男方染色体决定的,我妈不懂,我去跟她说,这个孩子不行,我们再生一个就是了。”

“二胎吗?”我抬头问他。

刘明远有片刻僵硬,刚想回答我,婆婆从门外冲进来。

“什么二胎!宋子姗我告诉你!我废老大劲给你伺候吃伺候喝的不是为了照顾你肚子里那个小丫头片子的!要么就给我打了!生出我孙子为止!”

刘明远赶紧上前拦她,她手还往我身上指着,一下下快要戳到我身上来。我不知道平时有说有笑的婆婆怎么一下像是变了一个人,一瞬间突然觉得无比疲倦。

“妈。”我开口说。

刘明远又用半恳求的目光看着我,我当做不知:“先不说那大夫是否可靠,我自认和刘明远结婚,没有占您家任何便宜,房子是我家的首付,当时您说对我这个媳妇很满意,那么生个和我一样的女儿,又有什么不好呢?”

屋里一下安静下来。

片刻后,婆婆突然冷笑一声:“对你满意?”

刘明远朝我使着眼色,用嘴型暗示我先跟婆婆道歉。我眼看着他搀着婆婆的力道越来越虚,婆婆一脚把我放在地上的瑜伽球踢飞老远,正撞在我的梳妆台上,瓶瓶罐罐噼里啪啦掉了一地。

刘明远真的是个孝顺的儿子。结婚前我就没有看错。

“我去宁筱家住几天,你也劝劝妈吧。”

说完这句话,我就拉开柜子,把平时穿的几件衣服一股脑塞包里。刘明远和婆婆都站着没有动。走到大门口时,我放慢了步伐,耳尖地听到刘明远步伐微动,却又停下来。

并没有人来拉我。

我想假装平静,鼻头却还是发酸。

这,就是我爱了四年的男人。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蚀骨婚情》

原创文章,作者:刘明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1184.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