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 华少《佛魔同体我不是我》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佛魔同体我不是我

小说:玄幻

作者:踏剑寻雪

角色:小林 华少

简介:一个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在因缘巧合的情况下,意外进入了别的时空,由此展开了漫漫探索生命真谛的故事。以现实为基,想象为辅,作者希望通过主人公的历程,带引读者一起进入在更广阔的世界,去窥探人生的百态,谛听命运的声音!

书评专区

佛魔同体我不是我

《佛魔同体我不是我》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五年级时一次4个要好的朋友去游石印庙,其中有个朋友雅性大发,追慕古人桃园结义,名留千古,提议也拜把子。小孩子心性喜热闹,大家轰然叫好。于是跟附近店里讨价还价买了些黄纸蜡烛香,在那尊年久失修面目难辩菩萨面前一字摆开跪下。点了贡品,依次的说了生辰八字,‘咚咚’的扣了几个响头。随即破旧立新,你哥我弟的热乎。我忘记我是排老几了,反正铁定是做不来老大的,要不,我肯定不会忘记。

六年级的时候,拜把子兄弟倾慕邻家小碧,央我牵针引线。兄弟的终生幸福大事啊,我自然不敢怠慢,每天是跟着小碧马前鞍后不停替其说好话送信。不过事与愿违,小碧貌似挺讨厌我兄弟的,在他面前给脸色不算,还三翻四次的警告我不许带其窜她家门。要命的是,我那兄弟却把一切失败的原因推在我的身上,于是背着我密谋了一个教训我的计划。

事发的当天一个很普通的朋友曾经塞过一张纸条,嘱咐放学后哪都不要去。我茫然不明所以,想要问个清楚,那人却躲远了。

放学后兄弟叫我去宿舍商量事儿的时候,我完全没有把这2件事联系起来,直到兄弟的一招看家本领“黄狗撒尿”一脚重重踢在后背,打响了平塘中学著名6。32战役的时候,我那死脑根才终于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挨了一身揍,但那一刻,我的心里竟充满了感激。

我感激那个给我塞纸条的朋友,在烽火连天的日子里,那是唯一可以让我感到温暖的名字。

后面的故事跟主题无关,就省过不写了,廖廖几个看客的时间宝贵,我也实在不好意思长篇大论。这件事的后遗症,让我对人与人之间的友谊产生了很大的怀疑。

生活总是惊人相似的重复着。

初中的某一个夜晚,在朋友亲戚废弃旧居里,我和3个朋友躺在冰凉阳台上看着残缺的月亮在广阔无际的宇宙里悠闲地散步。忘记是从什么地方开始扯起了,只记得聊着聊着,突然有个人说:“我们那么要好,不若八拜相交,也不枉相识一场。”另外2位齐声响应,我向来民主,4人中3人赞成,我只好保留意见了。

屋子年久没人住,正堂中虽有香炉,但大家惧于晚上见到香炉上面那位诡异严肃的老奶奶遗像,是以谁也不敢提起去那取些残香。最后我只好提议以香烟代替,大家都是80后的人,也不怎么拘于形式,于是各自点了支烟摆在一起,盘腿说了些日月为证苍天为监,此情海枯石烂终不渝之类的话,各自取回摆上的烟,接着抽。

按照大家的意思我是应该排老一的,因为我当时略有几分臭名。我是深谙枪打出头鸟的道理的,坚持按年纪排。一翻推桑后小林谦虚地接受了老大这一雅号,我想叫老四的,因为‘老四’跟‘老细’谐音,听起来更有派头。但大家不同意,而且按年纪排也是我提出的,只好老老实实的叫老三。小华排第二,因老二这个雅称别义甚多,自号‘华少’。小强最小,我们就直唤其名,虽然他一直在我们面前强调他是‘老细’。

写到这里我还是先介绍一个关于这个屋子的事,因为这里将是故事上演的重要舞台。

屋子是小林一个姑婆的奶奶的爷爷留下来的,按年份算,大约建于国民期间。在文革时候屋主做了个挺大的官,于是全家搬到省城里去了。屋子一直托付些邻居亲戚照看,但随着年月推移,亲戚日渐疏远,邻居也尽般进新居,到了最近已是实在无人可托了。逢巧小林升上中学后在附近就读,熬不住一顿酒饭几句盛誉,小林半醉半醒间稀里糊涂接下了看顾老屋的重任。

屋子坐落在半山腰,四周林木茂密荒无人烟,就算是白天里,也不免显得阴冷。前门进去是一个院子,越过荒草丛生的院子来到大厅,印入眼中首先是挂在中堂的一副遗像。我肯定遗像是出自名人之手,因为画得太逼真了,以至于有一次我疑望的时候竟然感觉像里的人在笑。像下面是一个三足铜鼎,怕有二百来斤,一次兄弟闹经济危机的时候,我曾经开玩笑说过,那东西拿去卖,就算当烂铜算,也足够我们4人挥霍一学期了。案里灰上插满了残香蜡烛,好像最近才有人来拜过,这和满屋蜘蛛网灰尘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让人感到特别的不自然。大厅向左转是厨房,右转是客厅,一切家具具全。经历了那么久的岁月洗礼,竟瞧不出半点腐败痕迹,除了惊异这里地质特别以外,家具的材料也很让人惊叹。

穿过大厅沿梯而上是一个阁楼,四房一厅格局。房子里被辱整齐干净,蚊纱半挂,箱子衣柜外虽然铺了一层灰尘,但不减半分油色。中厅里挂满了照片,有老有少,窗前的一张桌子摆着一个老式的手摇唱碟机,机子的上面是一幅巨照,照片里一个女孩侧着脸拉小提琴。

屋子外墙由石砖堆砌,里面青砖间割,谁都能想得到,创建屋子的主人在当时一定是既富且贵的。

我们是在小林接受这一艰巨任务后一个多月才知道有这么一个去处的。那时候珠江台正在热播《新龙门客栈》,时间是晚上九点开始十一点结束,2集连播。有一个晚上我们照例看完想从学校后墙溜回宿舍的时候,意外发现在原本布满锋利玻璃碎片墙头竟又加高了一米多钢丝网。这实在让一向自负身手敏捷的我们有点望网兴叹,小强爬上去试了一下钢丝网能够承受力度,微一晃动,周围‘乒乒’作响,几束照明光集中射来。小强狸猫般跃回地面,对我们摇了摇头。

我们都是从最少十公里以外的地方来这里就读的,华少建议不若去他家过夜,走得快的话,4个小时间就可以完成征途。沿途有果场农场,如有雅兴,也尽可见机牵带些。大家听了心里都有些活跃,小林提问:“一去一回8个小时,我们如何赶得来上课?”华少胸有成竹:“明天请假。四人一齐请病假事定然难叫人相信,我们一人称生了急病,3人护理,再去医疗所找老张开张假证明,那就天衣无缝了。”小强赞成,我没异意。那时候镇里不像现在,除了旅馆,基本没有外人过夜的地方。小林缓缓说道:“我有个去处可以省掉许多麻烦,但那地方有点阴森,怕你们不敢睡。”我们自然说不怕的。

第一次来到老屋大家都有点好奇兴奋,那时候没有准备照明用具,是靠借着打火机的微光一路磕碰过来的,也因此错过了许多屋子里的风景。第二天早上起来,看到大厅那幅遗像除小林外大家都感觉有些不自然。但谁也没有去深究,我们毕竟只是一个过客,屋子里有些什么特别,跟我们没有太大的关系。

从那以后,我们基本上天天在那里过夜。荒凉自有荒凉好处,我们在那里随意嘻哈打闹,篝火烧烤而不再需要去担心会有长者来干涉批评。阁楼不高,我别出心栽做了2条绳梯垂于院子。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绕过大厅直上阁楼了,说实在的,在那里住了一段时间,每次经过大厅我还是会浑身感到不自在。从大家都很乐意由绳梯上下阁楼我也知道,我们的感觉是一样的。

自从拜把子后除了称呼不一样外,华少也让人感到越来越不一样。最近他显得太安静了,有时候还会在我们聊天的时候突然走神。象这次我们从外面进来,就看到他直愣愣的勾着门外,表情复杂。小林问:“怎么了?”华少没有反应。小强用手在他面前晃了晃,还是石象一般的没有反应。我知道他向来诡计多端爱捉弄人,有心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冷不防对着他的耳朵吼:“有鬼啊!”小林小强在我哈哈笑声中惊得鬼叫起来,华少全身一阵哆嗦抽搐,茫然看着大家。我意识到这次怕真的要发生什么事了,华少再神,也演不了那么自然。我捉住他的双肩看着他那惊恐的表情,感觉自己也正在一分一分逐渐被感染:“别怕,大家都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华少回过神一把捉住我的衣领嘶叫道:“快跑!。。。”窗外一道闪电划过,接近而来的雷鸣淹没了一切。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倾盘大雨不适时宜的不请而至了。大家都是朝夕多时的伙伴,知道现在不是追问的时候,小林打着电筒当先开路,我拉着华少,小强断后一行默默向楼下走去。将近大厅,小林突然站住,我知道必有事端,但楼梯夹小,小林又比我魁梧高大太多,我看不到情况。我沉着问:“怎么了?”“铜鼎。。”小林有些口吃:“铜鼎。。。在跳舞。”“往楼上走,从绳梯下去。”小强折而往上,大家紧随,猛地小强一声惊呼,转身就往我们冲了过来。楼梯之中哪有躲闪的余地?我只得勉力去挡,但小强下冲之势何等威猛,我站立不稳,跟着就要随势向下滚了,腰间里突然有人一托,小林抱着华少,华少抱着我,我抱着小强,四个人总算抱着站定。“又怎么了?”三个声音六个眼睛不约而同的投向了小强。小强铁青着脸,叫道:“有鬼啊!”华少哆嗦道:“你也看到了。”

其实从看到华少特别异动开始,我心里就隐约感到今天怕遇到些传说中的事了,但过于离奇,不免难信。现在听得华少那么一说,便再无怀疑。一切尽在意料之外,又在意料之中。我努力稳住自己道:“简略说下二边情况。”情绪是可以感染的,大家都回了三分神。小林道:“楼下出口处供香炉挡住,并在跳舞。”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说句话都不利索。我转过头看小强。“有三个人背对着楼梯口观雨。。。。。不不,是三个鬼。”人鬼分不清就打报告了。我略一对比便道:“往楼下走,挡住,就跨过去,不高的。”

小林微一犹豫就往下冲去,让人高兴的是,楼梯尽头再没有出现会跳舞的香炉,借着窗外忽闪的电光,已经隐约可见大门伦敦就在眼前了。

原创文章,作者:踏剑寻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10972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