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思淼 毛依冥渊:余生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冥渊:余生

小说:悬疑

作者:0号万界店主

角色:顾思淼 毛依

简介:纯新手制作,满足自己的兴趣,如果能让您得到一时读书的乐趣,不胜荣幸……传说世界上真的有神,只是我们未曾见过。世界复苏了,各种诡异突然出现,在一个名为《余生》的公寓中,众多拥有诡异能力的人生活在那里,完成一个又一个神奇的任务,获得积分,作为自己活下去资本,那里很少有正常人,即使是正常人在哪里也会变得不正常。……一个疯子眼中的正常人如同一个疯子一样……

书评专区

冥渊:余生

《冥渊:余生》最新章节全文阅读免费阅读

跑,不停的跑,我不能死在这里。

杂乱的脚步声丝毫不能掩盖我内心的恐慌,那个东西就跟在我身后,脚下的木板被踩的吱吱作响,可我根本不能让我的脚步变轻一点。

转过转角,就下到了楼梯,楼梯扶手应该很古老了,楼梯很潮湿,但这里没有光,有的只是溜进来的一点月光。

只能听见脚踩上去发出啪啪的声音,应该是哪里漏水了吧。

我下了几节楼梯,眼睛稍微向身后瞄了一眼,在月光,应该是月光,一个红色的身影在楼梯间的夹缝里显得特别的鲜艳。

我奋力一搏,直接越过栏杆向下跳去,弄出一阵巨大的声响,此刻也不怕这个楼层的所有诡异听见,又往下走了几阶楼梯,我看向一间房间,在冥瞳的作用下,房间里应该没有什么强大的诡异。

我拿起手中的餐刀劈向房门上的锁。

时间太稀少,没时间执行更细致的操作。

所幸餐刀够结实,门锁也被腐烂的差不多,打开门的一瞬间,整栋楼发出一阵嘶吼,我赶紧进去把门关上。

门外的嘶吼声渐渐混乱起来,我低头一看,黑气如头发一般,一缕一缕,通过门缝向我脚踝缠过来。

手中餐刀一削,黑气断裂,纵然餐刀已经有不少的缺口,但是刀上的黑暗气息依旧骇人,但长时间的握着这把刀快把我的手臂冻掉了。

屋内没什么危险,环视一圈,普通的三室一厅房型。

门外咚咚的脚步声响个不停,混乱且繁杂,好像有不同的人来回走动。

黑色如液体做的黑色丝线依旧从门缝往里探过来,手中残破餐刀一削,黑色丝线齐齐断裂。

我心中一狠,又是几刀下去,然后举起餐刀狠狠的把餐刀扎在木质的地板上。

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引发它的愤怒。

很意外,也许是很幸运,黑色丝线竟然不再往房子里探过来。

我长舒一口气。

这黑丝不属于这栋房子里的任何一位“房客”,硬要说的话,这黑丝应该属于这栋房子本身,类似于末梢神经,眼睛一类的存在。

整条手臂都被餐刀上的阴气冻的僵硬,冻得发紫。

衣服中手机亮起,这突如其来的亮光惊的我心脏差点没跳回来。

“还活着!还有人活着!”

我心一激动,手机拿出来一看,八个名字被黑色框子圈起来,已有六个灰了下去,只有两个还亮着。

“顾思淼?”

我记得这个人,是一个大学生,唇红齿白,身材高挑,但很娇贵,很公主气的那种。

屏幕又是一亮,那个女大学生,她发来消息。

【顾思淼:大哥,你在哪?】

【我:我很好,你不要出来,你在哪?好好呆着,我去找你。】

【顾思淼:你在哪儿呢?我好害怕。我应该在五楼,在西边的卧室里,应该很安全,刚才怎么了,好大的声音。】

【我:没事,就是有些房客出来走动了。确保安全,不要乱走动。】

【顾思淼:好。】

我把刚才的对话删了个干净,关上屏幕,揣在兜里,梳理起自己的情况。

三张不知名的可以焚烧诡异的黄符,对一些诡异起秒杀作用(虽然不知道对哪些起作用,只能胡蒙),一把带有强烈怨念怨气的餐刀,基本辅助性质的冥瞳(今天还可无代价使用一次)。

以及此次任务的盒子。

盒子有巴掌大小,好在兜上有拉链,装在兜里不会掉。

盒子里是什么不清楚,晃一下刚啷刚啷响。

走到窗户前,往楼下看去。

“楼层应该不高,三四层左右,到时间可以直接跳下去。”

我又看向房门,犹豫要不要使用冥瞳。

冥瞳可以测量出眼睛所视之处阴气的浓度,非常宝贵的能力,并且还拥有一定的透视功能。

犹豫一下,决定使用。

躲在房间里是不可能了,根据不确定规则,躲在房间里的最小值是7分钟。

冥瞳是在左眼,我闭上右眼,左眼眼睛聚焦,慢慢地模糊的视觉清晰起来。

黑暗,一团黑色的东西,盘踞在门前。

不同于走廊的黑暗,这股东西很熟悉,是刚才那个红衣服的那个诡异。

那个女人看了过来。黑暗里是个女人,很漂亮,属于纯素颜的清纯唯美,古风系美女。红色婚服却在这里让人觉得心头一紧。

“呃啊!”

我捂住左眼,血液从指缝里流出来。

冥瞳经不起如此厉害的诡异直视,已经超出了某种上限。

冥瞳是我第一次执行任务得到的诡异物品,是从一具尸体上挖下来的,对它非常不熟悉,现在只能起一些辅助作用,但根据提示所说,其上限很高。

其余的刀和黄符,是从已经脱离战场的队友那里“继承”过来的。

咚!

房门处传来了敲门声。

咚!

又是一声。

咚!

又是一声。

声音很平常,就像有人斯条慢理的在很有规律的敲着房门。

正奇怪时,心脏猛地一紧,随即口中喷出大量鲜血。

“哇!”

“心脏……是那个女人,究竟是为什么,我没有让它碰到。

唯一的可能,就是这个声音。”

我挣扎着爬起,对生的渴望暂时压制住这滔天的疼痛。

疼痛加快了我的思考,我没有别的选择。

一步一步走到厨房。

咚!

敲门声响起。

“唔啊!”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身体快要倒下了,好在厨房就在窗口一边,不过几步,好在这户人家不是吃西餐的主儿,有几把筷子。

依着灶台双手各拿一根筷子,对准耳朵,毫不犹豫刺进去。

倒不是不痛,但和自己心脏被掐着的疼痛相比,算个毛。

依着灶台大口喘着气,世界一片宁静。

“呵,赌对了。”

带着胜利般的愉悦心情陷入沉睡,眼睛已经睁不开了,也不知也不在乎能否醒过来。

鲜血铺满着整个地板,粘稠的感觉在指间回转,耳边鲜血流淌,敲门声已不再响起。

一团黑雾越过餐刀,从门缝渗入,一双小巧的玲珑小脚从黑雾中走出,紧接着,是别具一格的红色婚服。

女人招起手,黑雾似化作手掌,兜上的拉链打开,一个小巧盒子飘了过去。

盒子打开,里面是一颗水滴状的饰品,其上显示着一对恩爱夫妻的合照。

女人把饰品取出,从手上取下一枚戒指放了进去。

然后,一切恢复原样,门外若有若无的脚步声也消失不见。

原创文章,作者:0号万界店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1090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