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开局继承修真界青楼》周浮生 慕容瑾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开局继承修真界青楼

小说:玄幻

作者:英俊潇洒特别能打

角色:周浮生 慕容瑾

简介:修仙+废材+逆袭+穿越+逗比
修真神州大陆,杀手组织天罗堂年轻一代最强杀手意外身亡,蓝星普通白领魂穿复生,金丹破碎,气海干涸,被组织安排管理情报机构青楼一座。从此,被迫营业,搞建设,苟发育,开启无敌之路,屹立大道巅峰。

书评专区

开局继承修真界青楼

《开局继承修真界青楼》第3章 开局一个碗免费阅读

开局只有一个碗……

感受着脑海中再次被系统强行塞入的一个空空如也的24格储物袋。

已经遭遇连番打击的周浮生愁眉不展的回到繁花楼五层的花厅,沮丧的想要肆意咆哮一场,发泄一下心中的苦闷。

抬眼看到慕容瑾侧影,仍然端坐在花厅内,在茶案前神情专注的摆弄着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玉瓶配置药丸,肩背笔挺,显得上围浮凸高挺,坐姿拉伸出的腰臀曲线,纤细而又圆润。

看到有这样一位姿容美艳的“奶娘”仍在关心着自己,就像冬日里最后的一片暖阳。

周浮生暂时抛去脑中的一片烦乱,坐到了慕容瑾对面希望能寻求一丝安慰。

“红色玉瓶内共36颗疗伤丹药,切记每月吞服一颗”慕容瑾把红色玉瓶推给周浮生并不抬头。

“你要走?”

“宗门传信,七日后内门聂长老会来金陵为你再行诊治,事后我会随聂长老离开金陵”

“宗门给你安排了其他的搭档?”稍微思索后周浮生有点明白了。

天罗堂作为架构严密的宗门,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一般是最少两人搭档,一人是“刀”负责对目标输出成吨的伤害,一人是“望”负责扫尾及向宗门长老汇报任务的过程。

周浮生作为天罗堂年轻一代最杰出的一把“刀”,自然也搭配了“望”,并从小一起培养建立默契,主修恢复治疗的慕容瑾虽然不是最顶尖的“望”,但却是天罗堂年轻一代最优秀的“奶娘”。

既然刀已断,那么慕容瑾也就不需要再待在周浮生的身边,从此一别两宽,天涯相忘。

“先吃药吧”慕容瑾刻意的回避了这个话题。

马丹的,AD跪了,连青梅竹马的辅助奶娘都要跑路了……

想想自家奶娘以后要再去服侍宗门其他的“刀”……

好像头顶就要变化出青青草原……

周浮生再次遭受暴击。

“外伤虽已恢复,但经脉内却是留下了暗疾,需要仔细调养,三年内不可,不可进行……房事”慕容瑾俏脸微红,再次紧张叮嘱。

“会咋样?”一头黑线的周浮生已经生无可恋。

“重则缩阳入腹,爆体而亡,轻则经脉断裂,药石无救”慕容瑾轻咬红唇,一字一句吐出,不经意的扫了眼周浮生的下半身。

周浮生短短时间内遭受到了双重暴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感受到这个仙侠世界充满了无边的恶意。

“你乾坤袋里面还有多少银子?”看破红尘的周浮生手忙脚乱的吞服了一枚丹药。

“五百两银票,还有少许碎银”

“晚间陪我去逛一逛秦淮河的其他青楼吧”周浮生思索片刻后再次补充道:“计划做几个肥佬,外门的人我现在信不过”

既然没得选要执掌青楼,那就也要看看其他同行的经营模式。

毕竟周浮生只想逛青楼,不想送人头,无奈之下邀请辅助奶娘同往。

“到床榻躺好,我帮你易容”慕容瑾眼神清澈,坚守住辅助工作的最后的七天。

天罗堂的内门弟子都精通易容之术,外出执行任务大多易容化名,周浮生也不例外,不过是和慕容瑾搭档以来已经很少自己动手来做,早已习惯了把自己的身体交给另一个人来打理。

天罗堂内的好手都有自己的花名,互相之间的真名实姓也只有高层长老知道,除非是最信任的人。

比如周浮生在大魏皇城司设立的金丹战力榜上就被称为”刹那公子”,形容其雪饮刀快,身法飘渺,刹那之间生死立现。

历来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花名,只是现在的周浮生对“刹那公子”这个快男花名很是厌恶。毕竟男人嘛,持久才是王道,懂得都懂。

秦淮河两岸的十里风情是金陵府乃至江南一带最富盛名的所在,街道两边歌楼妓馆林立,秦淮河中花船连舫,入夜之后更是一片鳞次栉比,灯火辉煌,丝竹之声不绝于耳,是大魏有名的“销金窟”,名士、巨贾最向往的寻欢去处。

周浮生与慕容瑾一身儒装扮相,携手流连于热闹的夜市之中,宛如多年的同窗挚友,最终一起进入了预定的目标“怡红院”,开启了今晚的“狩猎”。

饶是前世流连各种高端会所阅人无数,就连什么异域风情的金丝猫啊,黑玫瑰啊都见识过许多的周浮生也在“怡红院”被惊艳到了,作为金陵府排名前三的老牌青楼果然不同凡响,内院中楼台精美,庭院深深,里面的舞女歌姬、仆妇婢女一个个容貌不凡、能歌善舞。

面无表情但心神激荡的周浮生在交付了100两银子开桌费后,随着青衣小厮的引领下,穿廊过阁,来到了一所名为”闻香阁”的宽大院子,雅致的庭院中小桥流水,繁花似锦,在淡淡的月色下吐露芬芳。

闻香阁是怡红院花魁莉美凉的住所,散客到这里的开桌费用每人要50两银子,在金陵府也属于高端消费会所了。

怡红院的花魁共有九位,姿妍各异,莉美凉偏爱文人雅士,号称诗琴双绝。

闻香阁宽敞的花厅之内已是传出了郎朗笑声混杂着流水般的丝竹之声,人头攒动,已经开了两桌,十几个客人正在饮酒、高谈阔论,场面十分的嘈杂。

一位伶俐的小婢,领着周浮生二人进来,众人纷纷打量起新来的二位青涩的儒衫书生。

周浮生顿时笑容满面,自来熟的朝众人一礼,随口胡诌:“在下兰陵秀才笑笑生,各位兄台有礼。”

在场的众人多是锦袍的豪绅,少有几位书生公子样貌的打扮,随意的打趣了几句周浮生二人,就再次开始品头论足的讨论起昨晚秦淮河上九龙浮尸的血案。

慕容瑾眉头微蹙,使唤小婢重新开了一桌酒宴,才与周浮生落座默默不言。

周浮生神态自若的给慕容瑾斟酒布菜,压低声音道:“一起盯着屋里的肥佬”,随后开始不动声色间侧耳细听其他两桌人的谈话。

两刻钟左右,花厅之内已经摆满了四桌酒宴,众人喧闹之间,珠帘轻挑,香风阵阵,一位佳人翩然而入,一窈窕女子穿着桃花色锦裙面色含春,嫣然巧笑,目流神采,屈身一礼:

“妾身莉美凉,见过各位官人。”

还不错,要是以慕容瑾的姿容为参照物的话可以打个8分,但是青楼环境的熏陶下,顾盼间的妩媚神采,却又是别有一番风情。

随着阵阵清脆的琴音拉开序幕,花魁莉美凉开始翩翩起舞,扭动着纤细的腰肢和丰满的臀儿,眉目流转,面带一丝欲说还羞的笑容,桃色的纱裙若隐若现,把娇躯包裹的恰到好处,显现出玲珑浮凸的成熟身段。

一支舞曲结束,花魁莉美凉作为令官,盈盈落座,临时起意以桃花为题目充当今日的诗题,答不出就要罚酒,若有诗词佳作,可为今晚的入幕之宾,一时间花厅内觥筹交错,气氛愈发浓烈开来。

“桃花开春风到,不及花魁对我笑”公子大才,花魁媚眼含情,娇声夸赞,展现出极高的职业素养。

“桃树随风摇,花瓣飘啊飘,一片粉红白,陪我共逍遥”当真羞煞妾身了,花魁夸张的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

……

周浮生大概听了前面两桌高人的大作,心中已有计较,看起来这个修真世界的精神文明建设简直是”LOW B”,满屋都是”大聪明”啊!

“这位兄台,今日你我相遇有缘,小弟敬酒一杯”

周浮生满面诚恳,眼神真挚,面对同桌的一位锦袍的肥佬豪绅举杯道。

“小兄弟已有佳作了?”一身酒气的油腻肥佬语气不耐,仍在抓耳挠腮的思索佳作。

“偶有所得,但今日乘兴而来,这金陵花魁有些丰腴了,不合口味啊”周浮生开启浮夸的表演模式。

“哦,大作不妨说来,为兄替你品鉴一二”油腻肥佬内心开始鄙夷身旁的酸腐书生,毛都没长齐的小白脸,懂个卵蛋的女人!

“唉,我兄弟二人同好娇俏纤弱的姑娘,就算今日所得佳作能得花魁青睐,也不愿做那入幕之宾”周浮生一脸的惆怅,顺手揽住了慕容瑾的肩头。

“贤弟佳作若是能让为兄今夜成全好事,愿重金求购,开个价”看到花魁已经款款来到第三桌前,油腻肥佬急了。

周浮生不再言语,伸出三根手指微微一晃。

“贤弟爽快,那就三千两!”

……果然豪横啊,周浮生内心吐槽,本来以为能换个300两,抛去开桌费用,还能挣200两。

”不瞒贤弟,为兄在怡红院已经睡了7位花魁,就莉美凉太过矫情,几次都未能如愿,快快把佳作告知我来”

特么,这油腻肥佬还是个集邮爱好者啊,周浮生一脸的黑线。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

闻听佳作后,油腻肥佬,一把出手抓住了周浮生的手掌,开始不停的摩挲,目光神往,露出了一脸的“痴汉”像。

MMP这是什么鬼?这特么是个男女通吃的货么?这算是引火自焚了么……惊呆了的周浮生一时没反应过来。

“一世人,两兄弟!有贤弟在愚兄曹大富何愁不能平推秦淮两岸温柔乡!”

油腻肥佬曹大富,随手掏出一把银票和一张名帖塞进了呆愣的周浮生手中。

“你我兄弟改日再叙,为兄去也!”

说罢,豪情万丈的曹大富举杯迎向花魁,眼神睥睨,迈出六亲不认的步伐,朗声吟诵桃花诗,瞬间气场全开,霸气测漏。

原创文章,作者:英俊潇洒特别能打,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10903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