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不是什么魔教妖女最新章节,小绿儿 方景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我可不是什么魔教妖女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月宫首席

角色:小绿儿 方景

简介:《女装大佬+玄幻穿越+古风末日》
方景穿越成为魔教教主,十年牢狱之灾,十年锥体之痛。
一觉醒来,他成了一介废人。
若非靠着一张倾国倾城的脸蛋儿沦落在烟花场所卖艺为生,怕是早已曝尸荒野。
斩妖卫道?天下太平?
对不起,以前没得选,现在我只想在这风花雪月之地,做一条咸鱼。

我可不是什么魔教妖女

《我可不是什么魔教妖女》第3章 知道绿茶吗免费阅读

嘉平将末,临着除夕前三日,终是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大雪。

听闻昨日府衙传来消息,昱王奔袭千里,终于赶在大雪封路前回到皇都献上所擒夕兽,于天台祭祖敬神,为南国请愿,避灾迎祥。

近十年,南国未有擒获过夕兽。

此事传出,着实狠狠地鼓舞振奋了一把南国百姓与官兵将士们的心气。

值此之际,举国欢庆,共度年关。

这南庆楼里今年似乎格外热闹,小绿儿自打成了他的贴身丫头后,方景还是头一次见她顶着可爱的小酒窝楼上楼下欢脱的忙碌着。

纵使是一颗七窍玲珑心,也不过是个小姑娘罢了,在这种载歌载舞的气氛里,哪有不贪玩的。

这几日离了小绿儿在身旁,方景倒是乐得清净自在。

平常也就白日里能与这楼里的“近邻”们打个照面,可到了这晚上,着实有些难熬。

这年代,没有什么娱乐设施,年轻人火气大也实属正常。

但这房间的隔音实在是差了些,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这样设计。

昨天入了夜,右边刚认的“绢儿姐”就让方景几乎一夜不眠,那喉咙里挤出的哀婉呻吟一声赛一声的高。

再加上吱呀作响的木床摇晃声此起彼伏,俨然一场堵在房门口的人伦交响乐。

一个多时辰后,这动静不减反增,终究他还是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受的痛。

他垂着眼睑,生硬的串了个门。

在绢儿姐得意又挑衅的神色中,他耷拉着脑袋,告诫着那个男人小声行事。

就算天赋异禀,也莫要如此张扬!

天一亮,也不知怎么地,今儿天水城便有了流言四起的话头,片刻功夫就传了开。

什么天仙坠凡尘,落在南庆楼。

什么南庆顶楼住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般人物,但凡有幸见过一眼,无不为其容貌所惊叹……

于是乎,自打南庆楼今儿午间开门起,便有无数公子哥揣着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气势,砸着重金踏上顶楼那层,只为目睹一眼那位仙子的真容。

“哟,今儿这些公子哥们改口味了?平常白日里人影都见不着一个,现在才晌午就一个个杵在走廊上,这是准备来个户外表演给除夕日助助兴?”

“那可要不得!这么多人看着,多丢人呐这事!”

“是呀,我可不兴这口味!得加钱,起码得再加十两!”

“……”

一时间,楼下迎客的姑娘们就莺莺脆脆叽叽喳喳地聊个不停。

“都给我边上去,瞎起什么哄,一个个浪花蹄子似的,也不害臊。”蓉妈妈见到这反常的景观,再瞥了眼顶楼正中那紧闭的房门,倒是忽然有了些明悟。

她叮嘱了声厨子开火起菜,便清了清嗓子,扭着腰,朝着楼上那些三五成群的公子哥方向走去。

人还未到,那特有的谄媚声就传到了楼顶走廊的公子哥们的耳朵里。

“哟哟哟,各位爷,怎么都在这聚着呀!楼下好酒好菜已经备着了,这午食点儿都快过了,可不能在我这南庆楼饿着几位爷的肚子,那我可是大罪过了!”

小绿儿不紧不慢地跟在蓉妈妈身后,看着男人们东张西望似乎在找寻着什么人似的,心思细腻的她转眼就明白了这些人的来意。

她顺着蓉妈妈的话,向前几步,行了一礼,说道:“几位爷,快楼下请,好酒好菜都上桌了,咱们先吃些点心,时日还早,莫要饿伤了身子,这边儿要小心台阶……”

小绿儿话还未说完,那为首的公子哥纸扇一收,便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左手搂腰,右手掐着她稚嫩的脸颊。

“小丫头长得倒是可人,看这嫩样儿,还未出阁吧,本公子今日不妨拿你先开开荤。”

那为首的公子话音刚落,一群男人便哄堂大笑了起来。

小绿儿缩着脖子低着脑袋,看不清神色,扭动几下无果后便不再挣扎。

蓉妈妈可知道这杨公子的嗜好,动手从来轻重不分,连忙说道:“要不得,可要不得啊,杨公子!小绿儿是妈妈我的贴身丫头,如今还未到出阁的年纪,望您高抬贵手呀。”

那杨公子见蓉妈妈说得诚挚,低头又见怀里鸵鸟状的小丫头像被吓傻了一般毫无动静,随即挑了挑眉,兴致缺缺地松了手,招呼着身后的好友们先下楼吃酒。

“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今儿若是在这南庆楼里不见到那位传得咋咋唬唬天仙下凡似的姑娘,我们几位可就不那么好打发了,蓉妈妈。”

“是是是,一定一定,几位爷定要尽兴而归!”蓉妈妈连忙赔笑,扯了扯小绿儿的袖子,便追着下楼去了。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惊扰了方景的清梦。

被隔壁的“身乐课”教学了半夜的方景,揉着惺忪的眼睛从粉色的床帐里走了出来。

他一屁股坐在前厅的圆桌前,倒了杯水,一口饮尽。

“咦?小绿儿今天不忙吗?”

方景惊奇地看着小绿儿低头站在门前一动不动,开口问道。

两杯白水下肚,小绿儿仍旧一言不发,一动未动。

方景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起身来到小绿儿身前,看着她抖动的肩膀,恐怕是出了什么事儿。

“小绿儿,怎么了?被谁欺负了?跟你景哥哥说,我帮你治他。”

方景看着小绿儿终于有了动静,正要松一口气,却见她默不作声的抬头望着自己,一张梨花带雨的小脸上赫然有两道猩红的手指印子。

小绿儿纵然会经常卖弄些小聪明,但乖巧伶俐,举止可爱,事事都极为贴心,心思也不坏。

这几日忙前忙后,伺候自己,从不言苦。

自己简单的三言两语就能把她逗乐半天。

她笑起来眯成月牙儿般的眼睛,还有一对小酒窝挂在脸上,将他被富婆们玩弄破碎的心治愈了不少。

“谁干的!”方景心里一揪,拉着小绿儿扯着衣摆的小手就要推门出去。

哪知小绿儿突然回过神来,抢先一步,摁着门框,疯狂地摇着头,说道:“不能出去!不能出去!”

“……”

方景看着小绿儿的动作,哪还会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定是被客人欺负了。

南国律例,女子年未满十六,不得违反本人意愿与其发生男女关系,如有此例,当地所在府衙有权直接收押行刑,罪行严重者可直接处斩。

小绿儿今年十五,从小不缺吃食,小家碧玉般的样貌早早就长了开。

虽说离出阁还有一年,但以她出落得现在这般模样,定是少不了觊觎之人。

而其中有些人,除了觊觎之外,更可以凭借家族势力,罔顾国法礼节,在这天水城一带,一手遮天!

“杨公子!您尝尝这个,这个是今儿早上才到冰鱼,厨子特意为您准备的。”

姑娘们围绕着这几位公子哥,对领头的杨公子更是极尽谄媚,婀娜裸露的身姿始终摇曳游弋在他身旁左右。

“噗——什么玩意儿!”那杨公子吃着姑娘喂到口中的菜肴,还未咀嚼,便眉头一皱,一口吐了出来。

他一把将菜品打翻在身旁的姑娘身上,一耳光将另一位女子抽倒在地。

姑娘们哪见过这样的阵仗,吓得惊声尖叫出声。

霎时间,热闹非凡的南庆楼里一片死寂。

“……”

枪打出头鸟,谁也不愿意做第一个打破僵局的人。

更何况是为了一群青楼女子得罪这天水城大名鼎鼎的杨公子。

就连蓉妈妈一时间都愣在原地,不敢去触那杨家大少的霉头。

“都愣着干嘛?接着奏乐,接着舞。”

一道清冷凛冽的声音从纱幔遮掩的楼梯上传来,打破了凝固的氛围。

抬头向着楼梯处望去,一只不着罗袜的纤纤玉足率先探入众人的视线之中。

五颗足趾匀称排列,圆润修长,每一粒都如豆蔻般白皙透粉。

新月般的足弓微微拱起,隐隐显现着一条条青色的脉络。

仅此,便已撩拨了在场所有男人们的心弦。

“这位杨公子,由我来作陪可好?”

方景扶着栏杆,双眸微凝,居高临下地看着那群一脸痴迷的公子哥们,嘴角勾起了一抹浅浅的笑意。

“麻烦蓉妈妈让伙计收拾一下,给我们杨公子还有这几位公子哥,重备一桌佳肴。”

“景儿?”蓉妈妈见到身着亵衣亵裤,连鞋袜都还未穿就扶着栏杆下楼的方景,不敢置信的说道。

“是的,是景儿。”方景学着后宫剧里的模样,优雅地对着蓉妈妈委身行了一礼。

他侧目看着这一地狼藉和被打倒在地的女子,脑中就不断闪现着小绿儿被掐着脸颊梨花带雨的样子。

他不禁暗暗咬了咬牙,眼中闪过一道暗红的涟漪。

“景儿,你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没好,怎么就下楼来了,你这能陪杨公子喝酒吗?”

着实是方景苍白而又绝美的面容,和那步履蹒跚迎风弱柳的身形让人不得不在意他的身体状况。

“早就听闻杨公子的大名,今日景儿只是与杨公子小酌一杯,不妨碍的。”方景造作地捏着嗓子,慢声细语地说着,声音如同小猫爪子似的撩拨着在座男人们的心头。

“咳咳咳…”

方景装作轻咳的样子,指缝里露出殷红的血丝。

杨公子?

我让你好好感受一下21世纪绿茶女表的攻击力。

原创文章,作者:月宫首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10654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