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家路窄:邪王的倾世小医妃靳玉寒惠妃,靳玉寒惠妃全文在线阅读

小说:冤家路窄:邪王的倾世小医妃

小说:言情

作者:靳玉寒

简介:

云国,万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入夜。

凌冽的狂风呼啸,漫天的大雪飞舞,彻骨的寒冷席卷整个天地,似乎只剩下孤独的苍白。

京城的皇宫内灯火通明,锦素宫富丽堂皇,炭炉正旺,温暖….

角色:靳玉寒惠妃

冤家路窄:邪王的倾世小医妃

《冤家路窄:邪王的倾世小医妃》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一章 楔子

云国,万和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入夜。

凌冽的狂风呼啸,漫天的大雪飞舞,彻骨的寒冷席卷整个天地,似乎只剩下孤独的苍白。

京城的皇宫内灯火通明,锦素宫富丽堂皇,炭炉正旺,温暖如春,和冰天雪地的屋外形成鲜明的对比,到处可见忙忙碌碌的人影攒动,三千宠爱于一身的锦贵妃正在临盆,一个个奴才太医随时恭候,焦急的等着新生儿的降临。

年轻英俊的帝王靳玉寒坐在椅子上,面上有些木,时不时用手轻敲桌子,最宠爱的妃子正在她的寝室中生孩子,似乎他没有想象中那么焦虑。

时不时有压抑的痛呼传来,太监总管路理小心地看着自己的万岁爷,脸上闪过一丝的为难。

现在的这个情况到底能不能说梧栖宫的事,皇上跟惠妃娘娘已经冷战半年了,皇上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惠妃娘娘,一次梧栖宫都没有去过,对于一个失宠的妃子,就算是万岁爷肚子里蛔虫的路理也有些猜不透万岁爷的心思了,在说与不说之间徘徊。

“什么时辰了?”年轻的帝王面露疲态,低声问道。

路理刚要回禀,却听到“哇哇”婴儿的啼哭声。

靳玉寒“腾”的站起,面部一缓。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贵妃娘娘生了,生了个小皇子。”管事的嬷嬷面露喜色,前来恭贺。

虽然不是自己第一个皇子,但是云国的皇上靳玉寒还是连连点头,他猛然站起道:“好,好,朕这就去看看贵妃去,全部赏。”

貌美如花的锦贵妃躺在软榻上,身盖云锦段被,面上露出几分疲态,努力挣扎给靳玉寒请安,被靳玉寒一把摁住,怜爱地道:“爱妃勿需多礼,辛苦你了。”

锦贵妃含羞带怯道:“多谢皇上体恤,臣妾不辛苦。”

屋子虽然收拾干净,迎面传来的血腥味还是让靳玉寒皱了皱眉头,他看了一眼嬷嬷抱来的小皇子,脸上皱巴巴的似乎很丑,于是蹙眉道:“既然爱妃和皇儿平安无恙,朕先回去了,爱妃辛苦了就早些休息。”

锦贵妃心中大急,有些无力道:“皇上!”自己生了皇子为什么皇上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连孩子都不抱一下,锦贵妃面露委屈。

靳玉寒又不由自主地皱了下剑眉,看了一眼榻上的女子,眼前似乎出现另外一个倾色绝成的容颜,瞬间的恼怒让他不知是怪自己还是迁怒别人,声音就没有控制住地响了起来:“爱妃还是早些安歇,路理起驾回宫。”

锦贵妃看着靳玉健壮的背影以及寒毫不留恋的脚步,瞬间咬住了银牙,她微微闭上眼缓解心中的酸意,再睁开时,她的眸中已无波无澜,没有任何的情绪,她冲着靳玉寒的背影恭敬地道:“恭送皇上。”只是无力的纤细手指似乎要被自己捏碎。

外面突然出现嘈杂的声音,靳玉寒一愣,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锦素宫放肆,却听下人训斥道:“滚,滚,这是锦素宫竟然敢大吵大闹,想死了是不是?”

瞬间传来焦急的清脆女声:“皇上救命,皇上救命。”

靳玉寒两步跨出锦贵妃的寝室,眼前一个丫鬟披头散发,全身被雪水打湿,仪容极其狼狈,被侍卫粗鲁地往外拥,眼前之人有些熟悉,却一时认不出她是谁?

靳玉寒高声喝道:“住手,贵妃刚刚生产还如此吵闹,朕看谁不要命了,给朕拉过来回话。”

靳玉寒的火气渐长,似乎胸口有簇火苗宣泄不出,他寒着脸暗暗冷笑:“正好朕不痛快呢!还有不长眼的往上撞,朕就成全她。”

那丫鬟三步两步踏了进来,路理的脸色突然变的惨白,心里七上八下。

“皇上,您救救奴婢家的主子吧!找个太医过去看看,她不好了?”由于外面风雪过大,眼前的人没有任何形象可言,跪在靳玉寒的面前痛哭流涕。

“你家的主子,是谁?”靳玉寒面如寒霜,冷声喝问道,似乎她说错一句话就会被拉出去乱刀砍死。

跪地的丫鬟“砰砰”磕头,面对震怒的靳玉寒没有一丝的畏惧,清清楚楚回禀:“禀皇上,奴婢的主子是惠妃娘娘。”。

靳玉寒身体一僵,手却下意识攥紧,胸口闷的发疼,面容却不动声色,口气讥讽:“你家主子怎么了?不是说再也不要看见朕了吗?这才半年零四天她都受不住了,她自己为何不来看朕。”

路理的心头一怔,皇上竟然连多少天没见惠妃娘娘都记得清清楚楚,自己这次竟然被皇上蒙蔽了,揣测错了,想到此,手心紧张地冒出冷汗。

那个丫鬟泪眼朦胧,一心只在惠妃身上,自然不会觉得一个半年零四天会有什么特殊意思,只知道皇上还在记恨自己家的娘娘,可是不求皇上自己家的主子说不上就没了,只希望皇上能念在旧情得份上救惠妃娘娘一命。

“皇上,惠妃娘娘来不了,她也要临盆了,所有的产婆和太医都在锦贵妃这里,奴婢求您派两个人过去看看,惠妃娘娘可能是难产,已经痛了很久了,情况看起来十分的不妙,惠妃娘娘怀的毕竟也是龙裔,求求陛下开恩呀!”惠妃的贴身丫鬟兰玫声泪俱下道。

靳玉寒“腾”的站起,这才看清楚眼前正是跟安惠一起从凌国来云国和亲的贴身丫鬟兰玫,由于她现在过于狼狈自己第一眼竟然没有认出她,他眼中如淬了冰的寒光让路理吓的一激灵,靳玉寒尤不解气,一脚向路理踹去,路理身上挨了一脚,口中涌上的腥甜被他硬生生咽下,压着翻滚不止的血气还不忘吩咐奴才们:“快,起驾梧栖宫。”

路上大雪没过小腿,年轻的帝王竟然不顾体面,撂下一众奴才提气施展轻功向梧栖宫掠去,剩下连滚带爬的太监宫女太医产婆死命紧跟。

梧栖宫的大门和窗户大开,寒风夹着雪花肆虐,吹起白色的帷幔阴森可怖,整个宫殿安静的宛如都是死人,只有空气中淡淡地血腥时不时地往鼻腔钻,屋外凌冽的寒风都挥之不去。

“怎么回事?”靳玉寒高声喝道,却浑身打起了冷战,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十分不好,他似乎被人点穴般定在那,脸色犹比屋外的大雪还白上几分,竟然不敢踏前一步。

紧随其后的兰玫瞬间冲了进去,安惠安静地躺在床上,有风吹起她身上的裙摆,艳色刺眼,她面色苍白如雪,却一点都不影响她倾城的美貌,安详的可以,似乎仅仅是睡熟了而已。

身边站着一个抱着襁褓的嬷嬷跟一个小丫头,除了脸上的眼泪随风而流,人死死盯着躺在床上的安惠,似乎是痴了,傻了。

兰玫已经控制不住干嚎了起来,靳玉寒仿佛被突然被惊醒,怒斥道:“哭什么哭?给朕闭嘴。”

兰玫咬着唇颤抖着身子噤了声,却泪如雨下,身体摇摇欲坠。

半响,靳玉寒抖着身子靠了过去,他抓住安惠冰凉的手,她躺在他们曾经欢愉过无数次的大床上一动不动,表情安详,走的十分的平静,似乎不带一丝的牵挂。

靳玉寒声音轻柔像是怕吓到什么人:“惠儿,你醒醒,乖我来看你了,你别吓我好不好?我跟你说着玩的,惠儿,你醒醒,你醒过来好不好?我给你道歉,都是我的错,你不是曾经说过要欺负我到老吗?你不说陪我一辈子吗?惠儿,我知道错了,你别这样惩罚我好不好?我真知道错了,惠儿,你不能这么绝,不能不给我补偿的机会,你不能这样对我,惠儿,求你,醒过来好不好?醒过来惠儿!”

不管靳玉寒用朕还是我称呼自己,身边的人再也无法回应他了,年轻的帝王终是任由泪水流了一脸,只能将越来越冰冷的身体死死搂在自己的怀里,刺鼻的血腥味挥之不去,他却想将安惠嵌进自己的骨血之中,跟她融为一体。

可惜的是不管他如何忏悔,如何的痛心,只有一个事实,眼前这个倾城绝色的女子永远不会再开口说一句话了,因为她死了,由于他的任性赌气,任由无根无基的她难产而死。

不知道过了多久,靳玉寒收拾好自己的情绪,将安惠轻轻放下,捋了捋她的秀发,浓情蜜意的时候他最爱扯着她的乌发,又直又长又黑,令他爱不释手,她总是嗔他,现在她却永远不会再冲他撒娇了。

胡乱地擦了把眼泪,他是皇上,后宫有的是爱自己的女人,一个凌国和亲的女子而已,不用太介意的,可是嘴里喷出的鲜红是什么?刺激的他眼前发黑再也无法站起来,耳边充斥着奴才们焦急恐慌的呼喊:“皇上,皇上”,现在谁能告诉他她死了,他到底该怎么办?

“朕错了”缥缈的声音回响在空旷的大殿,剩下所有的太监宫女太医乱成一团。

点击进入整本阅读《冤家路窄:邪王的倾世小医妃》

原创文章,作者:靳玉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105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