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景天,赵海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婚了头》最新章节

小说:婚了头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京祺

角色:陈景天,赵海棠

简介:三年的婚姻囚笼,让她深陷泥淖。资助了五年的女大学生,竟和自己的丈夫暗中勾结。一场蓄谋已久的车祸,她被迫顶罪,人生绝境处,他带着光缓缓而来……

书评专区

婚了头

《婚了头》第3章 嫁祸免费阅读

车子上路,外面的天气骤然风雨巨变,原本潮湿闷热的夜晚,落起了大雨。

雨刷在挡风玻璃前来回扑闪,犹如我糟乱的心。

我已经顾不得陈景天和白晓晓的淫荡关系,相比父亲身体的安危,我只希望父亲平安。

为了快速抵达医院,我抄了小路。

途中,医院的看护不停地给我打来电话,几经催促下,我险些发生车祸。

陈景天见我情绪失控,喊了停,“我来开吧,这么晚了也不可能有交警,没人查驾照的。”

后车座,白晓晓附和,“是啊海棠姐姐,让景天哥哥开车吧,他虽然没有驾驶证,但开车没问题。”

陈景天代替我驾驶车子,我这才稳下心来,专心同医院沟通父亲的状况。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雷闪交加。

内心焦急的一路,我忽然接到刘律师的电话。

刘律师得知父亲的状况,他比我还要焦灼,因为此前,父亲曾拟过一份遗嘱,唯独差了父亲最后签字确认的环节。

律师言说,要赶在父亲还清醒时,把遗嘱落定。

我从未听闻父亲立过遗嘱一事,刘律师心急火燎,“海棠小姐,你的家庭关系复杂,劳烦你务必保证赵老爷子的身体状况。否则,这份遗嘱就作废了,原本属于你的牙科诊所,很可能会成为你后妈的资产。”

电话的声音很大,正在开车的陈景天,听闻父亲把牙科诊所留给了我,他急忙冲着电话开口,“你放心刘律师,我们马上到医院,我们会按着你说的去做。”

陈景天加快了开车的速度,可见,他对我父亲名下的那家牙科诊所,有多贪念。

电话挂断,我侧头看向这张熟悉却陌生的面庞,不禁开口,“你和我结婚,到底是因为爱我,还是因为你看中了我父亲的势力?”

陈景天侧头瞥了我一眼,回答的随意,“你想什么呢,别胡思乱想,我当然是爱你的。”

我开口道:“所以,如果我放弃父亲留给我的资产,你也无所谓,是吗?”

陈景天忽然一脚踩下刹车,车子猛的颠簸,他面露凶色,“赵海棠你又在无理取闹什么?”

我摇头冷笑,“没什么,开车吧,我急着见父亲。”

陈景天再次发动车子,阴暗的小路,连一盏路灯都没有,雨天道路湿滑,陈景天不由得放慢了车速。

突然,“咚”的一声,陈景天再次猛然刹车。

那厚重的撞击声,仿佛是撞到了什么庞大的物体,或许是人,或许是行过马路的山羊。

雨刷在挡风玻璃上来回滑动,受到惊吓之余,我看到了挡风玻璃上渐渐浓郁的血迹。

我尖叫出声,白晓晓跟着嘶喊惊吓。

驾驶座上,陈景天一动不动的对着车窗外发呆,他瞠目结舌,整个人如同失了魂。

我探头看向前方路况,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卧在路边七八米远的位置。

那是一个人,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

我这才清醒的意识到,陈景天撞了人。

我吓的浑身发抖,转头冲陈景天呼喊,“你还愣着做什么!下车啊!报警救人啊!”

陈景天脸色煞白,坐在位置里没有丝毫反应,他好似灵魂出窍,完全没了知觉。

我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即刻打开车门,顶着大雨,朝着那个被撞的男人飞奔而去。

愈加靠近之时,我反而不敢前行,地上的血水和雨水混杂在一起,蔓延到我的脚下。

不知不觉中,我因为恐惧而流了泪,我强迫自己向着那个男人靠近,他没有任何反应,脸上身上全都是血。

我不敢正视他的面孔,只敢伸手触碰他的呼吸。

可悲的是,他没有了呼吸,似是已经死亡。

我恐惧不已,瘫坐在地,狂风骤雨在这一刻席卷而来。

陈景天终于下了车,他朝着我走来,嘴里呼喊,“海棠……他他……他还活着吗?”

我茫然摇头,声音颤抖,“景天……报警吧,快打120,或许还有救。”

陈景天定在原地,在他看到我摇头的一刻,他不安惶恐的面容,覆了一层寒冰。

他冷漠的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尸体,随即看向我,“是他自己撞上来的,和我无关,这不是我的错。”

我低头从兜里拿出手机,试图报警,可陈景天两步走到我面前,他伸手抢走我的手机,狠狠砸在了地上。

眼前的陈景天,如同变了一个人,他像是一个嗜血杀人的魔鬼,让人惧怕。

他指着我的脸,憎恶着,“你想报警是吗?你想让我坐牢是吗!赵海棠你好狠的心啊!如果不是为了去医院看你爸!如果不是心疼你,我今晚根本不会开车!更不会遇到这个倒霉到家的死人!”

陈景天的情绪开始失控,他踱步在原地,在雨中胡言乱语,“那个死人不是我撞的,车也不是我开的!我根本就没有驾驶证,我也不会开车!这条路没有监控,没人能证明,他是我撞死的!”

趁着陈景天发疯的间隙,我捡起了被砸碎的手机,好在,手机还能用。

我试图二次报警,陈景天却忽然朝着我的小腹猛踢过来。

我因为剧烈的疼痛,蜷缩在地,他蹲下身,一把抓握我的衣领,狠然道:“赵海棠,你竟然还想报警!你想毁掉我吗?我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地位和成就,你是想毁掉我吗!”

我冲着他狼狈不堪的面容嘶吼:“你撞了人!再不报警,他就没救了!”

我未料到,陈景天一巴掌扇在我的脸上,他满脸的雨水,满眼的嫌弃,“好啊赵海棠!你执意要拖我下水是吧!好!等警察来了,我就说车是你开的!人是你撞的!”

陈景天面目狰狞,威胁着我,“你是不是忘了,你那个还在重症监护室里的父亲?他现在奄奄一息就快死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只有我能救你父亲?他的手术,整个医院没人敢做!只有我能做!只有我知道,你父亲他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如果你不想你父亲死,就给我乖乖听话!”

说罢,陈景天弯身捡走我的手机,转头朝着车子而去。

我强撑着从地上站起身,滂沱大雨下,我看到陈景天走回车旁,我亲眼目睹,他用抹布,将驾驶座和方向盘,里里外外擦了个遍。

他在抹除他开过车的痕迹,一如他刚刚所言,等警察来到这里,他会放话说,车是我赵海棠开的,人也是我赵海棠撞死的。

这一刻,我深觉自己沉陷在无尽深渊之中,出轨、算计、陷害、谋杀,一个个冷血可怖的词汇,全部由陈景天赐予给我。

我看到车子里的白晓晓拿出了手机,她坐在车里,同我对视,她那么干爽安逸,而我在雨中湿透狼狈。

她对着手机说了几句话,看向我的目光,似是愧疚,似是得逞。

我想,她应该在报警,她会帮着陈景天,对警察说,车是赵海棠开的,人是赵海棠撞死的。

小腹的剧烈疼痛,让我连走路都倍感吃力,浑身上下,如针扎般刺骨。冰凉的雨水,带走了我身体的全部温度,我开始觉得意识模糊,头痛欲裂。

我试图朝着车子走去,可发软的双腿,阵痛的腹部,让我没办法前行。

我看到陈景天处理好了车内的痕迹,看到他全然镇静冷漠的同白晓晓交流,我似是听到远处传来的警鸣声,我不知如何自救。

倏然,身后响起沉重的喘息声,回头的一瞬,刚刚那个断气没了呼吸的男人,一把抓住我的脚踝。

他满是伤痕的脸上,仍旧在流血,他双眸微睁,嘴唇微启。

我听不清他说的话,而他抓紧我的那只手,愈加用力。

原创文章,作者:京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kxxzz.com/10065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